首頁 »
2006/12/15

奇怪的中間選民論調

接觸研究政治學與觀察台灣政治那麼多年 許多東西已經早就不如剛接觸時那麼的相信 尤其跟自己的老闆接觸後更是如此 我實在不覺得人生應該為相信一個東西而忽略自己的極限 此次北高選舉的結果,竟然引來一個《兩極選擇、卻都是如假包換的中間》的結論 http://kuso.cc/0$QU

一個應用社會科學博士候選人的文章,文章中認為消極選民、廢票的出現都代表對藍綠失望的中間選民,所以「哪裡有綁架、哪裡就有自主」。 副總並不贊成此種文章的說法,因為看似稱讚台灣中間選民抬頭的文章中,其實這是篇預設立場極為明顯的文章,因為此種將消極選民、廢票列入中間選民的做法,就是已經愈設中間選民會對藍綠選民不滿、會『自主』的不投票、會『自主』的投廢票。 長期的觀察台灣政治,副總並不相信台灣政治有所謂的自主,台灣的選舉總是戴有強烈的情緒與意底牢結,每次的選舉總是存在某種強烈的怨恨深層結構。那位博士候選人的文章,在高歌台灣的自主與中間選民時或有類似傾向的評論家,他們總是忽略一件事情。選舉分析,永遠只能分析已經投出來的票,我們固然可以藉由過去的歷史來預測可能的投票趨勢,但實際上每個人的投票意願都是在投票的當下表現出來。因此那些沒有投票的、投成廢票的人意識與想法,又豈可一相情願的冠上一個中間選民與自主的帽子? 選舉結果如何,是個明確的結果,但投成廢票與未投票者的意向,究竟是什麼?在一個對人不對事的選舉中其實難以表現出來。一相情願的去認為台灣已經出現中間選民或自主選民,恐怕也只是為滿足某些人對於民主理想的想像,而不是認真的去面對問題。



如果我是國民黨黨主席(副總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轉型正義的困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