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11

原來我在曾國藩的眼裡,算是這種人

前幾天在網路上找相學資料,找到曾國藩的「冰鑑」一書,我拿我的相去比對,原來我在曾國藩眼裡,是這種人?(以紅字的部份)

「清」而「正」的眼神,在安定的時候,彷彿有如珍珠般內歛的光澤,不受外界的影響;在受刺激的時候,則好像大水將要流動,透露出一股要赴敵般的專注與勇敢,這種人是真正成大器者。另外還有兩種眼神,跟上面的情形很像,但本質上卻大不相同,曾國藩提醒我們要注意地加以分辨:第一種「邪」的眼神,在安定的時候像螢火蟲的光,閃爍迷離,在受刺激的時候則眼波流動,目無定向,這種人「尖巧喜淫」(腦筋轉的快,有小聰明,但物質慾望很高),曾國藩稱之為「敗器」(看起來是個人才,其實不能擔當大任);第二種「邪」的眼神,在安定的時候像是半睡半醒,在受刺激的時候眼光就像是鹿被驚嚇時的眼神,這種人「別才」(頗有智能而不循正道)而「深思」(城府很深),曾國藩稱之為「隱流」(看起來人不錯,其實是個壞胚子)。 我查過紫微斗數,像我這種命格的人,在過去容易成為特務人員,當然不是像007那種種馬情報員,而是比較像電影裡的「東廠走狗」XD


關鍵字: 眼光 情報

乙書居士的時勢預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個很符合本站Style的廣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