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31

硫磺島的英雄們~(flags of our fathers)

今天跑去看硫磺島的英雄們(flags of our fathers)的試映會, 正式的上映是11月3日,只是剛好有票就去看了。 看完後把感想寫下來 接下來要敬告所有要接下去看文章的人 這邊~捏它~而且捏的很大!!~ 不想看捏它的人就不要進來 免得看到我捏它的東西~

看完這部電影的感想,發現根本不是如同預告中所述的戰爭片,想要看戰爭片的人就不要去看了,因為戰爭的場景在兩小時十五分的電影中不但很少且都是採取零碎的回憶方式。這是一部後現代解構的電影,從根本上解構美國人對戰爭與英雄的傳統看法,如同一起去看的朋友所述這是一部『給美國人看的片子』。 片子是從惡夢開始,在硫磺島中豎立美國國旗的六位軍人之一John Bradley的惡夢開始,並不段的跳躍在回憶硫磺島戰爭、豎旗英雄的旅行與豎旗英雄結局三個部分的記憶。

 

美軍二戰的代表照片,也是硫磺島戰役中最著名的照片,六位軍人豎立起美國國旗。 本片藉由跳躍式的回憶片段,讓三個部分的回憶逐漸的描繪出本片所要描寫的東西。 在戰爭記憶的片段中,主角之一的John Bradley不斷回憶找尋自己同僚的回憶,並且回憶戰役的慘烈。這部分除了顯示硫磺島戰役的慘烈外,最重要的還描繪出為何需要豎立兩次國旗以及照片的由來,出現在照片中的豎旗是第二面被豎立在硫磺島上的美國國旗,為何會需要豎立第二面美國國旗,原因竟然是第一面國旗需要被保存而必須拿下來,因此需要豎立第二面國旗。也正式因為這個聽起來頗為荒謬的原因,因緣際會下出現了那張美軍與二次大戰太平洋戰區戰史上相當出名的照片。

 

豎旗英雄的旅行,則是描述那張歷史名照在美國媒體公佈後,所帶來的龐大效果以及那些被媒體與政客捧紅的英雄們。Ira Hayes、Rene Gagnon與John Bradley三位在硫磺島戰役後存活於的豎旗英雄,基於龐大的媒體效果從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軍人變成不斷推銷戰爭公債的推銷員,不停的宴會、演講與作秀,讓這三位『戰爭英雄』陷入了自我感情的矛盾中,尤其是為推銷戰爭公債政府必須隱瞞豎旗人員名單錯誤,並且不斷的讓三位他們眼中的『戰爭英雄』重複的受到心理傷害。而那三位英雄也的確不斷的在心中煎熬,尤其是回憶到在硫磺島上的日子時,那更是讓他們心中痛苦不已,尤其在某個作秀的場合中John Bradley不斷的聽到呼叫『醫護兵』的聲音,更是經典。 豎旗英雄結局,則是描寫到沒有利用價值的『戰爭英雄』最後所受的待遇,Ira Hayes潦倒落魄死於酗酒,Rene Gagnon求職困難終其一生都只能當清潔工,John Bradley算是比較好的先當推銷員最後頂下葬儀社並以葬儀社養大自己的後代。但無論如何,當戰爭結束時,當時代不需要『戰爭英雄』時,『戰爭英雄』終究會變成『過氣英雄』並被放在角落等待眾人的回憶,而經歷那場地獄般血戰的戰爭英雄也不願意主動去面對那個令人心痛的回憶,而記憶就在眾人眼光的角落中被遺忘。 最終,要講的是本片的所要描述的想法,我是認為本片企圖打破美國人傳統對於戰爭的想法,從戰爭是單純的『正義/邪惡,英雄/懦夫,死亡/生存』的美國傳統想像,讓人從這些人的觀點去體驗,對於眾人眼中的『戰爭英雄』戰爭的意義對他們是什麼?尤其,那句『世界上有很多英雄,但大部分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更是一針見血。 本片試圖顛覆『絕不棄同袍於不顧』、『絕不放棄離開戰場』、『戰爭英雄的情操』等傳統戰爭電影所帶來的因素,而顯現『戰爭英雄』們的內心掙扎與對同袍後代的描述父執的事蹟,或許正是想表現戰爭中的真正要素,也就是最後John Bradley所說的『沒有人是英雄,英雄是因需要而被創造出來』。不過,就這樣看來,或許這部片如同友人所說,是拍個美國人看的,對於沉溺美式庸俗文化的台灣人來說,或許只是部片段、零碎又跳躍的沉悶回憶片罷了。



淺談同性戀平權與教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報告記者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