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27

同性戀平權淺論

最近因為同性戀的平權問題,讓教會的同性戀討論顯得鬧轟轟。 感謝迷幻機器的anarch提供不少資料,讓我們有機會討論此點。 第一篇大概會寫的很淺,而且語無倫次~~~ 起大家多多見諒

根據我觀察的項目,包含長老教會的報告與相關的議題看法,身為一個二代基督徒(甚至不能說是很虔誠)的自己,稍微發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大致上來說,同性戀平權運動我是可以接受且非常體會且明白同性戀伴侶間的法律上與人權上的需求,但到底開放的限度到何處是應該被討論的。 如同個人認為可以開放同性戀結婚與相關的法律權限,但不應該開放同性戀認養小孩。 我所採取的觀點其實很簡單,就是如果當同性戀者可以強調同性戀是天生的因素時,對於同性戀是否能夠認養小孩就應該採取自然的因素。亦即當認為性傾向為自然天生時,那麼同性戀就不應該違背自然而要求有子嗣。 畢竟,在自然界當中,同性戀就是種基因自滅。(並非歧視僅是陳述事實) 如果說,同性戀是先天與後天的交互作用結果時,我還是否對同性戀領養小孩。因為同性戀認養小孩有可能影響到小孩本身的性傾向(我承認這邊的觀點預設異性戀為正常),而此點可能危害到小孩本身的權益。(對於領養小孩是否應該有權選擇父母他篇再述)。 其實歸根究底,我所採取的看法最根本的關鍵在於這世界上是否存在『絕對』的權利(力),關於此點我是抱持懷疑的態度。目前許多追求人權的運動,都有將人權絕對化的傾向,亦即人權是可以無限上綱的。但在現實的世界架構中,其實根本不存在任何絕對的權利(力),此種對於絕對權利(力)的追求會讓整個運動碰上瓶頸,因為自然的社會就不存在『絕對』。 當人心中存在絕對的觀點時,縱使上帝在其面前,其心中依然抱持憤恨不平。 人的智慧是有限的,邏輯的推理亦是有限的,當我們再利用這些有限的東西時,是否真的能夠得到無限則是相當的困難。而今天許多人權運動正陷入此種困境,亦即用有限的東西去追求無限,此種最法最終會得出什麼結果我採保留的態度。 回歸同性戀的議題,同性戀能否追求與異性戀完全相同的權利,我認為應該有待商榷,尤其在牽扯認養小孩的問題上,畢竟在自然中是找不到任何同性戀會自然產生後代的可能,而異性戀至少還有自然產生後代的機會。此時,我們是否應當尊重自然的道理,而非人類與邏輯有限的智慧,恐怕是需要深深的討論與思量。



1010腳踏車倒扁日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淺談同性戀平權與教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