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11

水扁王朝之力挽狂瀾

播出時間:2106 標題:不是歷史! 片頭曲:得民心者~得天下~看江山由誰~來主宰~ 場景一:「水扁王朝之力挽狂瀾」第二十五集,駙馬爺建銘犯了貪污之罪,被判死刑,格格幸妤連夜前往玉山官邸為其夫求請。 幸妤:「皇~~~皇阿瑪,你當真要斬了建銘?」 水扁(痛心疾首貌):「幸妤,妳又豈非不知?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社稷法度,豈容輕縱?凡此惡例一開,我又何以面對天下眾人、黎民百姓?」 幸妤:「可是,阿瑪呀~夫君他不過是貪圖一時小利,罪不應至死,皇阿瑪,您要當真明鑑呀。」 水扁(怒斥):「就因為他是皇親國戚,知法犯法,更該罪加一等。」

扁妻淑珍:「幸妤,你要體諒你皇阿瑪的苦衷,他也是有千萬個不得己」(低頭掩泣) 幸妤(倒退數步):「難道,這就是身在帝王家的悲哀?皇阿瑪你眼中只有江山社稷,只有黎民百姓,卻沒有我這女兒,怎可叫您的外孫,我肚子裡的這個可憐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父親。」 水扁(低頭不語,轉身背向幸妤,仰天長嘆,心中更是天人交戰,不管幸妤再如何的泣訴,拉著水扁總統的衣角,仍不為所動)。 幸妤:「既然阿瑪這麼鐵石心腸,那麼孩兒只有告退了。」(說罷,幸妤便在眾人的扶持下,走出玉山宮邸,徒留內心痛苦煎熬的水扁總統) 扁妻淑珍:「唉!幸妤~我的苦命兒呀~」 場景二:幸妤夜探土城看守所,為見夫君建銘最後一面。 建銘:「幸妤、幸妤,妳怎麼來了?孩子們怎麼了?」 幸妤:「孩子們都好,建銘,我為了你,特別去求了皇阿瑪,饒他網開一面?誰知,他怎麼會如此鐵石心腸~」 建銘:「幸妤,什麼都別說了,我自知死罪難逃,做錯了事,自然要付出代價,只怪、只怪我一時被利益給昏了頭,拿了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幸妤:「你別說了,皇阿瑪他原本是可以救你的…只要他…」 建銘:「幸妤,相信我,妳皇阿瑪也是身不由己,記住,日後千萬不可拿這件事,來為難妳皇阿瑪,妳的皇阿瑪己經夠孤獨了,要是妳再離棄他,他就真的只會剩下孤伶伶的一個人了。」 幸妤:「但是你走了,要我怎麼辦?要我們母子們怎麼辦?肚子裏的孩子,還沒,還沒見過他的父親。」 建銘:「幸妤,我只拜託妳一件事,將我倆的孩子們給養大成人,讓他們成為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讓他們不丟趙家,也不丟妳皇阿瑪的臉,可別像我這樣…..」(低頭不語) 幸妤:「好,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語畢,幸妤握著建銘的手,這是他們倆,在世界上最後相處的一刻,說怎麼來著,也不懇放開。) 獄卒:「兩兩六洞,時辰到了,好上路囉」(說罷便有數名獄卒齊來,將他倆人強行拉開,可是兩人都知道這一別,就是永恆,說什麼也不願放手) 建銘:「幸妤~幸妤,放手吧,別忘了妳對我的承諾,讓我一路好走」 幸妤:「不~~~我不要~~~」 在獄卒仍將駙馬給強行押走,行付刑場,空留跪地掩面長泣的幸妤。 旁白:正所謂「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燕,老翅幾回寒暑回。」人間至情,莫過於此。 「卡!」 助理:「導演,怎麼我們演的水扁王朝,橫看豎看,活像是清宮戲,可咱們演的是民國時代?再來,我查過歷史,趙建銘從來都沒有被陳水扁給斬了呀,他還活到九十幾歲吔」 導演:「這你就不懂了,要是照史實來編,那還有誰會看呀,而且能看嗎?搞這種歷史劇,就是要煽情,要懂得製造爆點跟衝突點,你去看看一百年前的老片子「霍元甲」或「黃飛鴻」,那一部是按照史實來演的?有戲劇張力嗎?觀眾又不是歷史學家,他們只是要娛樂,要找點樂子,給他們這些東西,己經很夠了。」 助理:「萬一我們要是被真正的歷史學家給批了呢?」 導演:「那就說我們這個不過只是「戲說」或「秘史」就好了?只不過是改改歷史嗎?又不犯法,況且按照歷史來拍,你不怕觀眾看到睡著呀?又怎麼會有收視率?你要我們都喝西北風呀?」 助理:「導演教訓的是,在下受教了,受教了」 導演:「這還差不多..你看看,歷史劇那麼多,怎麼演 ?亂演呀。」



2106的陳水扁熱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106七劍下雪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