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28

另一個憂鬱的原因

(本文談及我憂鬱症的原因,極端灰色,有憂鬱症者勿讀,事先警告,後果自負)

很多人認為我過去的憂鬱和找不到老婆有關,事實上沒有那麼單純。 以前副總曾經談過一個問題:人到底有沒有自由?當然,副總的想法比較接近結構主義者,他認為是沒有的。 我認為人其實是有自由的,然而一個人在社會與結構上所處的角色,會限制他的自由。 我們當然有權力反抗這種結構對我們的壓仰,就像你不認同這個社會,你大可以選擇離群索居,你實實在在的擁有這種自由,但是你將失去與處在這個社會裡,所能得到的利益,我們可以打個比方,我們一直在和結構與體系進行交易。 如同婚姻,結婚將限制雙方的自由,不過人卻可以從「婚姻」這個體系得到好處,例如性供給、繁殖後代,以及兩者結合後,可能得到較穩定的經濟狀態。 我們號稱處於自由的社會,不過人在結構裡,能做出的選擇真的很少,有些時候甚至是讓你所處的位置決定你的思考方式與行為。 各位可能嘲笑游錫堃的言行,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在他那個位子上,以及他所依賴的權力結構,也只能讓他說出這種話了,我不覺得他說的話有什麼荒謬之處,我覺得他很可悲,我同情他,他和我們大多數的人一樣,只是我們的程度比較輕微。 而信仰、以及學術上的學派,也是一種控制人思維,以及使人思想定型的工具,就如同你今天成為某「泛X」的支持者,或者是某學派的成員,你就必須接受某陣營的價值與理念,而且這些價值與理念是如此的神聖,甚至是不容許任何的批判。 我雖然痛恨體系的控制,但是卻也無力爭脫與反抗,我沒有膽量,我只能留在體系裡,繼續過我的日子,偶爾做一點無謂的小動作,嘲諷嘲諷這個體系的可笑,當然,我還是必須依賴與體系的交易,我的反抗不能超過太多。 我認為活在這個世界上,己經有很多的限制,做人?何必活的這麼辛苦,自由己經很少了,還要再拿些無謂的信仰與教條來綁住自己?限制自己思考的方式? 我要說一句真心話,我自己雖然沒有自殺的傾向,但是我並不反對人自殺,對某些人來說,在這個痛苦及充滿限制的世界裡,自殺己經是唯一可以找到出路的方法。


關鍵字: 穩定 經濟 世界 學術

憂鬱者的自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存在主義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