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06

憂鬱者的自述

嚴格說起來,我最喜歡逛的blog不是政治類,政治類的東西千篇一律,實在沒有什麼看頭,常常讀標題就知道內容,我真正喜歡的,卻是東璟的「悠悠我心」及爪子的「世界逃亡的瞬間」,這一類帶有靈修色彩的blog,而我過去所寫的投書及文章,多多少少都有New Age,尤其是唐望思想的成份。 但是我卻很少對現實世界的朋友談及這些東西,甚至在網路上也很少談,搞這些東西,你多多少少要承受旁人異樣的眼光,好像你是什麼邪教徒之類的。正統宗教信仰的人對New Age這些並不喜歡,基徒教的人認為那是魔鬼,佛教徒認為那是膚淺小道,總之,很多人都當作那是不入流的東西。

這是發生在我有輕微憂鬱症的時期,我後來在讀及「存在主義心理治療」時才發現,原來生命的義意匱乏,的確會導致憂鬱症或某些精神病,2004年初的那幾個月我過的並不是很順遂,不少與預期相違之事一一發生,讓我對過去信奉的信仰,開始產生動搖,幾近破滅,對事物總懷有負面的想法,雖然沒有看過醫師,但我做過憂鬱症的相關量表,的確得到了極高的分數,我相信那的確是憂鬱症。 但奇怪的是,我即便不知道為什麼而活,卻也總來都沒有想過自殺,總有一種想法,要為終歸虛無的生命,理出一個永恆的理由來,否則無論我做什麼事情,都沒有動力,其後我讀了托爾斯泰的傳記,才發現到他原來也有過這類不知生命意義何在的想法,遭遇的問題幾乎與我無異,因此,我常常會轉貼他的文章,而本站也設有一個分類,專門討論這類的問題。 既然總歸一死,那麼生有何益?而與生對立的死,又有著什麼含義?我開始接觸談「死」的文獻,然而太制式、太冷淡或太學術化的談著死亡,都無法解答我的疑惑,直到有一天,在台北地下街的誠品書局,我逛到了過去不曾駐留的心理類書櫃,過去我身心健康,生活樂觀,根本不用到這裡來,今天這卻要到這個藥櫃來「求醫」,真是可笑,不過總比繼續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好多了,我便拿了幾本書翻了一翻。 最後,我翻到了一本名為「生死無盡」散文集,一開始它吸引我的原因,是那個幾乎讓人感概的書名,以及封面上那位面容滄桑的作者,讀了幾頁,便欲罷不能了。作者是畢業於台大心理系博士班的余德慧教授,然而在書中,他提到了自己同樣曾有生命義意匱乏的階段,也是一個自認為與「主流價值」格格不入的人,他的書中充滿了問題,很多原本我們都習以為常的情事,在他的眼中,卻突然變的很不尋常,如我們常說:「人生一定要活的有價值」,但是要「怎麼活才算是有價值」?權力,或者是金錢,難道就是人存在的價值? 或者是追求所謂的「歷史定位」,才是人真正的價值?如果我們將人生的目標建立之於其上,期待他具有永恆性,會不會到死前才發現「原來我這一生,全部都錯了?」 他的書裡除了對於生命義意的討論之外,亦經常提及一個觀點:「人要活在死亡的隙縫當中」,我初次讀時並不是很懂,何以人要經驗談死,不時的恐嚇自己?這樣不是自找麻煩嗎?余德彗的這一句話,讓我想了很久,才得到理解。 (待續)



書摘-《台灣巫宗教的心靈療遇》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另一個憂鬱的原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