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30

全臺第二大城步入式微-轉自「中央月刊」

過去,郊商為維護的財產,富商合力興建了「不見天街」。所謂的不見天,是在略呈彎型的商鋪街屋頂,鋪設天窗覆蓋,且有彼此照顧又具防禦功能。 此條名聞名全國的不見天街,於民國廿三年,日本政府以不透風、不衛生、交通不便、市容落後為由,硬予以拆除,改建為現代化市街,於是這條「不見天街」,在日據時期真變成「不見天日」。

除了「不見天」外,鹿港過去還有不見地、不見女人的「二不見」。 不見地的說法有三種:一是說鹿港昔日各大街小巷皆鋪上紅磚或唐山石,故整條街道只見磚石不見土地。另一說法是,鹿港廟多,一旦到了迎神賽會的日子,由於放鞭炮,使地面全為殘餘鞭炮覆蓋,故稱不見地;第三種說是,鹿港人迎接媽祖自湄洲進香回駕時,鎮民在不見天大街磚地面鋪。 紅綾,使媽祖的神駕一路上不接觸到街塵,是謂不見地。不見女人,則是因早年鹿港民風保守,婦人不能隨便外出,如遇必要,需把轎子抬進廳堂,封上大門,等小姐進了轎垂下轎簾後,才開門出街,有時到對街人家拜訪亦如,此所以街道難得見到女人。 鹿港獨領風騷的日子,於清咸豐年間,上游的濁水溪洪水氾濫,導致溪口淤塞後,才從絢爛褪色。 世居鹿港的李孟揚扼腕指出,其實鹿港本來不會衰微下來的,因為在宣統元年時,日人還決定再為鹿港開港,但不知何故取消;接著日人原計畫在鹿港設海線與山線鐵路交會處,但當地父老不明就裡,怕鐵路斬斷龍脈而反對,自此,鹿港再也無法維持全國第二大都市的榮景了。 到臺北發展衣錦榮歸的辜顯榮,也曾為繁榮故鄉盡了全力,除了租給鄉民田種,還在民國前四年開始與施來民宗親合組鹿港製鹽公司,歷經八年終達全盛時期,與北門、布袋安平同列台灣四大鹽田中心。 民國五十三年洗鹽改墾後,鹿港鹽田風光已不復見,現只有到鹿港民俗文物館憑弔了。 「辜家非常照顧鄉親,如果流落台北街頭的鹿港人會背『普渡歌』,便可到榮星花園找辜家討些盤纏,不過,除了不能背錯外,還得要有『鹿港腔』才行」,施聰欣補充說。 以前,鹿港的八郊勢力相當大,但仍不敵第一姓的施家。據統計,一百位鹿港人中有卅五位姓施。也由於是大家族,三百年來,鹿港施姓有不少成文的家規,如施鄭不婚、施許不婚等。 有關施鄭不婚的宿怨,施雲軒緩緩打開話匣:這段恩怨起自鄭成功與施琅交惡。據史載,靖海侯施琅追隨鄭成功十多年,功勳蓋世,未料鄭成功竟以嫌隙而盡誅施,施琅倖免於難,但自此轉投效清朝,鄭施也就結下不解的惡緣。這項家規三百年來,都為鹿港當地的施家遵守至今。 至於施許不婚,根據中研院田野調查,係因早期位於頂角的施與下角的許姓氏「頂下角拼」所致,這段世仇直到日人嚴禁後漸為人淡忘,此禁令目前以解凍。 大族群的施家,內部另外分錢江和潯海兩支派,信奉的主神也不相同。潯海主祀伽藍尊神,臨江則為玄天上帝。 「兩派平時各自為政,有時為爭事物還會分彼此,但是選舉期間,必定不分你我的合力為施姓候選人抬轎,若是外姓的到施家的地盤來拉票,必定會被打出去,因此無人敢碰觸此禁忌」,施聰欣頗為安慰。 貿易不似過去風光的鹿港,近些年專心發展神桌等雕刻的事業,逐漸形成大家的氣候。如今再加上古蹟文化的修復,未來的鹿港應該不會太寂寞。



新版新台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幾個和霹靂布袋戲有關的「非常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