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12

(轉載)民調一路領先,但..郝市長,你準備好了嗎?

文/游淑惠‧費若本 近些年來,許多人都擔心台灣政治上「非綠即藍」,衝突、對立、甚至仇視都沿著「藍/綠」分界線在撕裂台灣,「選民板塊」成了決定選舉勝負最關鍵的力量,永遠有一部分人都投藍,也永遠有一部分人都投綠,祇要在議題操控技術上運用得宜,固定的「板塊」就幾乎決定了選舉的勝負。 這種藍綠板塊愈來愈凝固的局面下,其實和民主有著根本的牴觸與矛盾,優質民主是不可能在台灣誕生的,民主預設了人民會因應各種狀況做出判斷與選擇前題;民主是建立在信任人民透過各自理性後的集體選擇將會產生績效的邏輯,設定了「服從多數」的正當性。但「板塊」卻存在高度的「惰性」,「板塊」選民不考慮政黨的階級屬性,也不在意政黨的政策方向,不思考候選人的素質與能力,「板塊選民」堅定祇選一個政黨,認黨不認人,積極追求自己支持的政黨得到最大的權力,爭奪到更多的資源。

在這種板塊政治主導下,台灣的選舉雖然過程熱鬧,但也愈來愈可「預測」,祇要抓得住「板塊」,基本票源已經底定,選舉已經不再是一場開創性的活動,反而愈來愈僵化,成了權力分配的無聊遊戲。在這種無聊的權力遊戲之下,有意參選的候選人,其實是被「縱容」的,他未必需要準備好政策,也未必需要扎好根基,祇要滿足了所想要爭取的「板塊選民」所好,在選舉過程中,運用激化板塊選民熱情的議題與語言,無災無難都能當選,至於當選之後要做些什麼,或者是怎樣替自己的參選尋找一個較高視野的理由,其實,都不重要了。 特別是在藍板塊遠大於綠板塊的台北市內,藍六綠四的懸殊比例,讓國民黨的提名初選特別受到關注,有許多國民黨的高層都很有自信,在「馬英九現象」崛起,泛藍重新回歸「大一統」之下,五月底,祇要國民黨的提名初選結果揭曉,祇要落敗者沒有反彈,十二月底才要投票的台北市長選舉,不僅僅是國民黨內,在春節前一場許多媒體主管相聚的場合中,大家都預言:「五月底,新任台北市長幾乎就可以確定了。」大多數人都相信,當「板塊」成了選舉主角後,國民黨提名誰,誰就有了九成以上勝算。 沈葉民調落後卻不志短 沈富雄相信,他的「逆向思考」可以說服選民,打破台北市民的「板塊政治」;葉金川相信,市民關心什麼更重要,基層關心的是生活。 毫無創造性與想像力的選舉,難道選民不會厭煩嗎?候選人諸公中,難道沒有辦法或意願給選民新的選擇嗎?新春時節,為了爭奪北高市長寶座,群雄戰火喧囂四起,在眾多候選人中,兩位目前在民調上都不具優勢的候選人──葉金川與沈富雄,面對這場角逐,正嘗試提出新的想像空間,沈富雄認為自己的參選,是替馬英九與國民黨當「防腐劑」,因為要是二○○八年馬英九拿到執政權,又有台北市與去年底縣市長選舉的大勝,國民黨會「驕傲」,所以儘管不被看好,沈富雄執意一博,他在乎的是這過程,他相信他的「逆向思考」可以說服選民,打破台北市民的「板塊政治」。 在民調上仍遠遠落後的葉金川則是相信,「市民關心什麼更重要,基層關心的是生活,是周遭的小事情。把首都市長拉到那麼大的格局,那是在選總統,我不是要選總統,我是要選市長。」他說,他宣布參選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為宋楚瑜,「我並沒有批評宋先生的意思,他曾做過省長,能力當然有……,但宋先生參選的意義,很多人當然也包含我,並不知道何在?justification(正當性)很低。」葉金川自我定位他的參選將是一場「七分市政,三分政治」的選舉,他相信經過這些年的波折,選民會願意回歸基本面,「民眾應該會後悔,現在應該會更支持技術官僚」。葉金川想要透過參選的過程,證明這些年來當道的政治風氣,人民已經厭惡,新的「非政治」風格絕對有空間。 在台灣板塊政治僵固的當下,兩位目前勝算都不大的參選人,都嘗試替年底的選舉,找出一些新的創造性因子。勝算大的參選人有同樣的思維嗎? 郝龍斌形象好勝算最大 一年多來,各媒體、各有意角逐者進行的民調,郝龍斌都是領先群雄約二十到三十個百分點,在這場賽局中,郝龍斌居於遙遙領先的地位。 國民黨台北市長選舉提名初選中,郝龍斌和馬英九的形象最接近,家世良好,謙恭有禮,沒有什麼明顯可以被攻擊的缺點,而且還擔任過民進黨內閣部會的首長,施政滿意度常居榜首,因此一直是民調上被視為是接替馬英九的台北市長寶座的熱門人選;前客委會主委羅文嘉一度想要參選台北市長,但幾波民調下來,如果郝龍斌與羅文嘉對決,羅文嘉卻幾乎在台北市的每一區都輸,更慘的是,連羅文嘉應該可以占優勢的婦女票、青年票和客家票,羅文嘉都沒有勝算。羅文嘉因此放棄了二○○六年角逐首都市長之戰,轉戰台北縣後敗給了周錫瑋。 同樣的情況,對於目前號稱「九條好漢」在競爭的泛藍陣營中一樣雷同,郝龍斌一直是民調上最有威力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在國民黨的初選辦法,民調占七成,黨員投票占三成的比例中,一年多來,各媒體、各有意角逐者進行的民調,郝龍斌都是領先群雄約二十到三十個百分點,在這場賽局中,郝龍斌居於遙遙領先的地位。 局勢如果不變,五月底郝龍斌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機率最高,依照「板塊政治」的邏輯,郝龍斌幾乎也祇離「郝市長」僅一步之遙了。問題是,郝龍斌做好掌理台北市政的準備了嗎?這場選舉,郝龍斌有嘗試開創台灣選舉的創造性與想像力嗎?郝龍斌說,一九九五年間,他擔任立法委員,當時統、獨對立明顯,但是在立法院裡是可以相互合作的,如今政治上卻因為藍、綠間的二元對立,大家都祇能「選邊站」,中間卻不能連結。 新黨色彩太重難跨藍綠 一名多次在台北市輔選的人士說,新黨從成立以來,就和綠色陣營鮮明地在對抗,郝龍斌身旁盡是「深藍」人物,「板塊政治」一發酵,怎麼可能不激發綠軍的同仇敵慨呢? 後來,他在紅十字會擔任秘書長時,發生了南亞海嘯,他看到台灣民眾們沒有所謂的族群撕裂,也沒有藍、綠之分,想的是如何踴躍捐錢給災區的人。他說,那時就有一位清潔工人,連續三天到紅十字會捐款,這讓他印象深刻也很感動,郝龍斌說,這就是「生命共同體」的概念。他以前認為這是政治口號,但他從中看到台灣社會其實充滿了愛、關懷與希望,因此他覺得重要的是創造一個人民「共同的願景」,然後讓民眾可以一同朝向這個共同的目標一起前進。 郝龍斌沒說出這「共同的目標」是什麼?他祇說由誰出來「喚起」,或許需要的是一個藍綠都認同的人,郝龍斌在經歷上可能是比較接近這樣條件的。因為郝龍斌到民進黨政府擔任環保署署長,當時有人說他「會被綠軍出賣」,也有人告訴他「會被藍軍砲轟」,但他希望自己是「多做事」,而不是「搞衝突」,因此雖然當時有些媒體喜歡找郝龍斌,郝龍斌都是堅持「不表態」或者「沒意見」,因為這樣的態度,郝龍斌的幕僚說他「沒有出賣過藍軍」,也沒有批評過執政當局。 「不表態」或者「沒意見」如今變成了「左右逢源」,兩邊都能接受是郝龍斌自信的能量來源,他又舉例說,七二水災的時候,雖然執政黨是民進黨,而地方首長是國民黨,因紅十字會沒有色彩,加上郝龍斌的兩面人緣,讓他有能力連結不同政黨的中央與地方政府,在一百零五天內,就蓋好了原本需要花十四個月才能完成的四十棟房屋。 問題是,郝龍斌的雙面逢源能用在救災上,但政治上也管用嗎?「不表態」或者「沒意見」能突破藍綠割裂的「板塊政治」亂象嗎?幾位國民黨中央慣戰都會區選戰的組織幹部可不是這樣看,當他們看到郝龍斌宣布參選時身旁羅列的盡是新黨人物,近來的活動範圍仍是不脫新黨,國民黨黨中央這些組織、文宣戰將們自稱:「心沉到了谷底。」新黨從成立以來,就和綠色陣營鮮明地在對抗,郝龍斌身旁盡是「深藍」人物,「板塊政治」一發酵,「怎麼可能不激發綠軍的同仇敵慨呢?」一多次在台北市輔選重要戰役的人士說,他們擔心的是,郝龍斌的新黨色彩要是不想辦法超越的話,今年的選舉在台北市雖然可以依仗「藍六綠四」板塊,但也將勢必是「藍綠對決」混戰,靠著「板塊政治」,郝龍斌依然有很高勝算變成「郝市長」,但過程中,正努力要跨越「藍/綠」分界的馬英九,在輔選過程中將被迫往深藍靠近,等到二○○八年,全國可是藍、綠「五十對五十」格局,加上「閩南籍/非閩南籍」七比三的懸殊比例,馬英九要成為「馬總統」將增添艱困。 票源可能重疊分裂藍軍 郝龍斌若無法擺脫「新黨」黃旗色彩,橘旗選民也一定有相當數量選民會挺宋楚瑜到底,原本有機會擺脫藍、綠對決格局的選舉,可能還是對決慘烈。 郝龍斌的另一個隱憂則是國民黨中央組織幹部最擔心的,雖然目前大局是「橘子藍了」,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參選動作儘管頻頻,但其他人選代表國民黨出線,國民黨中央都不擔心。但親民黨與新黨的票源重疊,恩怨情仇千絲萬縷,郝龍斌若無法擺脫「新黨」黃旗色彩,橘旗選民也一定有相當數量選民會挺宋楚瑜到底,今年年底則「有可能」成了分裂的藍軍,原本有機會擺脫藍、綠對決格局的選舉,卻可能還是對決慘烈,而且深藍群眾還因此裂痕加大。 對於新黨色彩問題,郝龍斌說,當初他父親郝柏村希望他加入國民黨來參選,就是因為他父親是一個忠黨愛國的人,希望「泛藍大團結」,他自己也認為讓泛藍大團結是一個當前共同的願景,因此加入國民黨參與初選。但如何用實質作為使得「泛藍大團結」有更超越的目標,而不是以對抗綠軍為號召,以及如何化解黃旗飄飄下,造成「板塊選民」對立更甚?郝龍斌目前沒有提出解答,他祇說,距離初選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他定將「全力以赴」,爭取黨內提名,他認為將自己做好最重要。 此外,郝龍斌雖然在各項民調上占盡優勢,卻不是沒有包袱,例如拉法葉艦的軍事醜聞案,選舉之中,不免又會舊事重提成為對手攻擊的箭靶,是郝龍斌必須面對的。對此,郝龍斌說,他老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他父親也曾經說過:「我坦蕩蕩,沒有做過會讓家人蒙羞的事。」郝龍斌認為,司法會還他父親清白。 未來市政計畫仍無方向 郝龍斌說,現在已擬請一些熟悉市政各領域的學者來進行上課,有哪些人選,他表示,「還在規畫之中」。至於未來要提出的相關市政計畫,他還是說,目前也「都還在積極規畫之中」。 還有,要是真成為「郝市長」,郝龍斌要帶給台北市民怎樣的新願景?對於加強「市政專業」方面,郝龍斌雖說現在已經擬請一些熟悉市政各領域的學者來進行上課,課程也不是祇有單一學者來指導,而是延攬各方意見參酌。至於有哪些人選,郝龍斌表示,「還在規畫之中」。至於未來要提出的相關市政計畫,他還是說,目前也「都還在積極規畫之中」。他又講將要打造一個便利、衛生的台北市,一定要讓台北市「make difference」;第二是讓台北市成為一個安全的都市,郝龍斌強調自己在紅十字會,對於救災與防災是有經驗的;第三則是要有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台北。一切實質問題都在「規畫」中,郝龍斌真的做好準備了嗎?答案有點虛無飄渺起來了。 但這樣的虛無飄渺,在「板塊政治」庇蔭下,高民調與藍大於綠格局下,郝龍斌的勝算依然被看好,更可能在年底選戰中奪下台北市長寶座,讓藍板塊的選民因泛藍權力更大,資源確保而雀躍。 但這樣的勝利對台灣民主發展,真好嗎?在黨內,目前還處勢弱的葉金川,在綠軍中,對手很可能是沈富雄,他們兩位在這麼艱困不利的格局中,都嘗試面對台灣「板塊政治」的亂源,把自己的參選當成是一場突破台灣當下惡劣政治文化的一場實驗。明顯優勢的郝龍斌,宣布參選至今,卻顯現出仍未仔細思考自己的創造性定位,反而更像僅僅滿足是坐享其成的「板塊政治」受益者姿態,豈不可惜。



二○○六政界預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北市長選舉的初步評估(泛藍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