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1/14

沒有靈感的隨寫

手老是放在鍵盤上,打個一兩段就停了,近來寫作的靈感很差,可能是功作壓力太大了。

公司正在準備近產品,這幾天要對客戶做Demo,為了將這次的Demo做的盡善盡美,公司裡負責這個專案的幾個工程師們,都忙翻了天,十二點下班是準時,昨天十點下班,還算早的哩。 總算這件事到今天有了個了結,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交差了,接下來就看美國那方面,怎麼做給客戶看了?客戶看了會不會下單?聽天由命吧。 想寫小說,沒有體材,想寫社論,國民黨贏的太多,情勢大好,我反而沒什興趣,而國民黨目前所幹的各種狗屁倒灶情事,自然有別人去罵,用不著我操煩。寫搞笑偽新聞,又沒那個搞笑的心情,因此,這幾我就放著,什麼都別想。 我讀了近一年多《生死學》,想寫些心得PO上來,卻有些猶豫,想來,如果你不曾碰觸過死亡問題,或是遭逢過人生的重大挫折,鮮少有人會對生死學感興趣的,會看的人,我想少之又少。 但我又認為《生死學》,實乃人生至要之學,讀完之後,再碰其他的學科,總覺得變得如此索然無味,似乎唯有《生死學》,才能抓住那人存活之於世的命運裡,那種必須要面對的終極命運的課題,是一種真正貼近「人」的學問。相較之於政治學、社會學、科學哲學等,卻是一種經過高度語言的包裝,反而疏離了對於「人」存在自身的處境。 廢話那麼多,好像都沒講到什麼重點,若有機會,我會將這幾年來的閱讀經驗,以及為何開始研究生死學的原因給一一的寫上來,各位倒是可以瞧瞧,為什麼我會變的這麼的「奇特」(或者說是瘋狂也行)。



假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消失了近一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