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Hello, dear friends, come here hv a read n hv a cup of tea ?
2012/04/11

我對已去奶奶的悔恨

時間固定在那一刻,2012年3月5號,茖甴粄茬一個令我呼吸片刻凝固的晚上。我的奶奶去世了。我心愛的奶奶走得很安詳。話還未說完,奶奶由於高血壓導致的腦溢血,安詳地又帶著一點遺憾地離開了。而那一刻,我在千里之外,連奶奶最後的一面也沒見到。那個晚上,時針正指在9:00鐘,爸爸的一個電話讓我徹夜難眠。
而我那時竟然一點預兆也沒有,還在大聲地讀著書。就在爸爸打電話告訴我消息時,我還以為是爸爸在開玩笑,“這怎麼會呢?”我歇斯底里地問。雙手不由得一鬆,書就掉了下去。當得到爸爸確認的回答時,我的眼淚忍不住洶湧而來。
那天晚上,我的腦海裡浮現的都是奶奶的身影。
那天晚上,我匆忙地寫了請假條。
那天晚上,我匆忙地準備了行囊。
那天晚上,我徹底地失眠了。
第二天,5點鐘我就起床了。天正下著濛濛細雨,夜色還未褪去,整片天空黑沉沉,像世界末日般的寂靜。我一個人在外面來來回回地走,只等6:30分鐘公司去火車站的車。而時間的每一秒在此時的我看來都是那樣的漫長。
坐上車,往火車站。一到火車站,我就飛奔汽車站,買去湛江的車票。車上的5個鐘,感覺就像5年。我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回家。而身邊的人和事,窗外的景色,包括城市的有關夢想的掠影。統統地與我無關。我的腦海裡只有奶奶的身影,我的眼裡只有慌亂的來不及擦去的淚水。
一回到家,來到祖祠,我直奔奶奶的??棺前,看到紅色的棺木,隔著不見我的奶奶,我再也忍不住,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媽媽勸我不要太傷心。可是我怎麼能不傷心?
哭得沙啞了。滿臉淚水還是抑不住。這不僅是一種傷心的淚,也是一種遲來的悔恨。
我怎麼也不會想到眼前竟然會是如此的現實。還記得,見到奶奶最後一面時,大年初二時,奶奶還在我家吃了一碗飯,喝了一大口湯。還執意幫我們打掃院子,煮水。我們在問她的身體狀況,竟然沒有把她說的她有高血壓的事放在心上。奶奶也大概是怕我們擔心,淡然的一句,好像她一貫喜歡的叨家常般的語氣。我們都沒有放在心上。直到那一突然的變故,我們才知道這一切已晚。
此刻,我還有多少話未來得及對奶奶說。
此刻,奶奶有多少愛我還來不及回報。
此刻,多少悔恨橫在天上人間相隔。
這天晚上,就在奶奶的祭奠儀式上,在親人內人、親戚們的哭聲中,我忍不住在奶奶的棺前哭訴起我的悔恨。
我恨我。在可以有時間陪她,聽她傾訴的時候,我卻不在她身邊?奶奶你生前喜歡找人聊天。可是你心愛的孫子,我,卻沒有耐心陪你聊天,還厭煩你說的事,是以前經常提起的。所以常常藉著有事,你在的時候,我沒有陪你聊天。遠去的時候,也沒有給過你問候。當你身邊的子女、孫子女們都忙著賺錢的時候,你身邊竟然沒有親人陪你聊天,以致你一次次蹣跚著腳步去外面找人代聊的時候,你的內心是多麼的孤獨呀!而我們竟然沒有覺察你蹣跚的腳步,和你一次次只好和陌生人聊天的無奈。我心裡是多麼的悔恨啊。我多麼想當時時間能回到像小時那樣。可以有興趣聽你每一句叨嘮。聽你說解放初的那些事,文革的浮沉,以及那些對我來說久遠得無法仰望的舊事,和家常里短,軼事俗事,這樣的一些瑣碎的事啊。我那時可以記錄你說的一些事,比如你說的故鄉的河的歷史,記在我的散文《歷史記憶的小河》、《風水寶地》裡。可是現在我竟然已經完全記不清其他你說的事了。你帶著你飽覽世事的經歷,就這樣地悄悄地走了。現在我是多麼想能再次聽你傾訴這些事,並把你說的話,以及你的話裡包含著對世事的感嘆統統寫下來。可是,我沒有……
我恨我竟然沒有在畢業後就業事上順從你,你要我當一個鄉村老師。還到處去打聽能不能讓人幫我安排我的就業事。你的心情我不但沒有理解,反而責怪你多管閒事。還莫名其妙地把找不到工作的責任遷就到你的身上。 “都怪你,在高考前,死活要我報師範專業”。那時,你對孫子的忤逆該是怎樣的生氣,可是我自以為是一意孤行,沒有按你的要求。竟然一個人闖來廣州來了。如今一事無成,還讓你為我的貿然出行和未來的事而擔心。我愧對你啊。你從來都不在臉上表達你的生氣,你從來都是那樣親切,就是我在背叛和責罵你時,你也沒有說話。我知道,在你的眼裡,我永遠只是一個孩子。你對我的疼愛,一直沒有改變過。你希望我將來能平平安安過穩定的小日子就行了,從沒有奢望我將來能做出什麼事業。你這一苦心??,也是對我好啊。可是我為何當初就沒有理解你的苦心呢?
我恨我竟然也沒有完成你的願望。你說希望在你有生之年能看到我成家立業。可是成家、立業,我現在竟然一個也沒有完成。你說,你希望我能做老師,我也沒有。
我竟然沒有感覺時間的殘酷和緊迫。你走時都91歲了,我還以為,你會一直這樣,是哪個偶爾幫子女做點小家務,找別人說這說那的閒不住的老太太。我竟然錯覺,你永遠是那樣親切地笑著,半彎著腰蹣跚地走著路,偶爾還會操勞里外瑣事的好奶奶!竟然忽略了時間的殘忍,高血壓給你帶來的痛苦。我一切的覺悟竟然都是那樣姍姍來遲。
我竟然還來不及回報你的愛。你的愛我還記得呢?這種愛,從我小時的搖籃,到我上城求學時你送別的背影,我畢業時,你對我工作的操心奔走。一時也沒有走遠。
你一輩子,本來在晚年,子孫滿堂的時候,應該被環繞在兒孫的膝下享受天倫之樂。可是子孫長大後,一個個離你而去,到你晚年,竟然沒有誰能仔細聽你傾訴。家庭裡的一些爭端還讓你操心。那一次,伯父家的堂哥和哥哥因為共同經營的挖掘機的所有問題上發生了衝突,你在你的兩個兒子。二兒子和三兒子兩家之間,究竟是遷就誰都不對,你只能吞嚥著兒子相爭的苦,畢竟都是心頭肉。不論如何割捨,痛的都在你心上。那時該是多麼痛苦啊。如今想來,那時多麼無聊的利益之爭啊。奶奶曾經對我說過,她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看到幾家和和睦睦,一直團團圓圓下去.這也是奶奶的苦心和願望啊。如今奶奶走了,也帶著這樣的遺願走了。奶奶走時,拉著二伯的手說,希望你和你弟一家團團圓圓,就像最初的一家一樣。奶奶說話的聲音雖小。但是我爸爸和二伯聽了,都感到了愧疚。不由得都低下了頭。


繼續閱讀
2012/04/03

當別離經過的時候

當離別經過時,我什麼都沒做。錶甴粄茬緊拉了被子,蜷縮著張望窗外的夜色。
卻只是怎麼也睡不著,呆呆、呆呆、呆呆。
夜色是灰色的,透過窗簾未掩的窗戶,遠處的房屋,樹木還能看得很依稀,很清晰。
思緒如潮,無盡的向我襲來:過往的惆悵、現在的徬徨、未來的迷惘、久未聯繫的戀人、漸行漸遠的朋友……心臟在此時似乎已不堪負荷,猛的跳動了幾下。深呼吸,翻個身,強迫性的閉上眼睛,然而這一系列動作是那麼緩慢。
是誰說,傷心時仰起頭,眼淚就不會落下來?是誰說,失眠時,緊閉雙眼時就能進入夢鄉?
我想說,今夜無眠,不眠。
時間陷入了死譚,於是這個世界都沉寂了,只是附近莫名的傳來煙火綻放時炸裂的聲音,它的璀燦,炫爛了夜色,閃爍了我的房間,也閃爍了我緊閉的雙眼,我突然很想穿起拖鞋,趴在窗台上痴痴的欣賞它,但我終究沒睜眼,沒睜眼的結果是煙火的結束。是不是說我們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也會像煙火一樣,帶給我們唯美之後便逐漸消失?
如此,我們是不是應該珍惜,必須珍惜呢?
恍惚中,廣場的大鐘敲了十二下,心裡默默數了十二個數,然後,心(新)的一天開始……
她該困了吧?她該睡著了吧?今天的火車票,請安穩把她帶達。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