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Hello, dear friends, come here hv a read n hv a cup of tea ?
2012/03/30

我那些高閣裡的花

兩盆仙客來生髮水,買的時候,花嬌葉肥,涊栱厝俥看得人跟著心花怒放,眼前卻葉殘花怠,一副衰敗的慘淡景象;一盆蔥籽僅發了針尖似的兩根,瓜葉菊發了芽卻 不見長勢;不知朋友拿去的報春長得怎麼樣了,對她極度不信任,估計也養得只剩花盆和泥土了。最讓人心痛的還是買時長勢喜人的桅子花,打苞近兩個月了還是花 顏不展,葉子卻長了不少鏽斑,一開始懷疑是炭疽病,後來估計是經不起雲南的大旱,目前也是病入膏肓了。這高閣裡的花如此經不起折騰?
(1)順勢買賣;
(2)以時間及價位“超越平衡“以確定轉勢。四圖表形態訊號一般人了解的江恩理論,是以時間週期及價位比率為主。不過,實際上,江恩決定時間用價位比率是 否對市場起作用,仍然十分注重圖表形態上的訊號。他指出,歷史是不斷重複發生的。因此圖表形態對後市的含意亦是有跡可尋的。當市場完成收集與派發的過程 後,市場一旦超越圖表形態上的突破點,市勢將見快速的波動。江恩的形態分析十分簡單,都集中在轉勢形態方面考慮買賣生意

我想,兩盆仙客來 在花店的時候,花店老闆百分之百給它施了催花催葉的肥料了,不然應該不會那麼快的走向死亡搬屋服務。如今哪一行沒有違背自然而人工干預的成份?而且很多還是公開的 秘密:提高瘦肉含量的瘦肉精,誕生紅芯鴨蛋的蘇丹紅,改變植物原有性狀的轉基因,激素催生出來的飼料雞……人工干預,不勝枚舉,約摸花店對盆栽的干預只算 是皮毛。
仙客來、花籽,本來不寄什麼希望,唯獨對這盆桅子花,可謂之定時定量的“飼養”,還不時吹“仙氣”催它快些吐露芬芳,可它卻一臉漠然的紋絲不動,一幅愁眉 不展千千結的哀怨模樣,讓人無端的觸景生情,於是盟生了送人養罷的念頭。不敢再養了,人如花,花如人,總有太多太多相似的地方牽引著敏感的神經。可是又忍 不住掙扎,某人就不信了,學了三年林業,還養不活一株桅子花?真是怪哉了!
是的,很遺憾,學了三年,如今卻還是什麼都沒有實踐,唯獨想起那些越發生疏卻越發溫暖的專業術語,胸徑、樹高、林分、標準地、材積、蓄積量;想起那些沉重 卻很有意思的儀器:羅盤儀、水準儀、花桿、測繩;想起那些很有意思的實踐:嫁接、移株、大樹移栽、土壤分析……太多太多了,可惜啊可惜,樓林不納綠魂夢。 終究是夢!
我想,有的人性格里必然有野性的成分泰國旅行團,一親近自然就找到了自己,如同脫韁的野馬奔進了曠野,如同掙脫的野兔撒著歡鑽進了灌叢,如同籠子裡的小鳥扑騰著翅膀飛向了自由的天空。若能有一天,翻山越嶺,山谷丘壑,涉水淌灘,到達夢想的終點,興許會狂喜不已。
我想,高閣裡的花,可能也有這樣的無奈,它不想生活在恆溫恆濕的大棚裡,飲露餐風才是它的夢想,可是誰懂? !
不是選錯了專業,是入錯了行,不是走錯了方向,是生活的羅盤偏離了正南方!


繼續閱讀
2012/03/22

業務員的一些事

中年女人依舊是不耐煩,拿起電話按了幾下,“喂,王總嗎!深華印刷的又來了,妳要不要回來把它結了,才多大錢啊!省得人家天天跑。他們在等妳,妳趕緊回來吧!”
說完,電話壹挂,手壹揮:“接客室等吧!”


我們也沒說什麽,腷栱厝俥只好在接待室等候了。看著廠外貨車不斷進進出出的畫面,還有那些汗流浃背的工人,我心裏不禁壹問,“他們的工資有按時發麽?”
業務的話不多,他似乎早已對這樣的等待漠然了。拿起准備好的閑書,自娛自樂地看了起來業務轉讓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到有人敲門,隨後壹個年紀跟業務相當的男子進來了,似乎跟業務很熟,壹下就閑聊得萬分起勁。不過也只是壹些互相寒暄的客套話罷了。
我在旁邊聽了些時候,對這些並沒感太大的興趣。不知什麽時候,業務用平和的語氣終于把正題拉出了,“王總,我們廠那3000元,可以結了麽?都壹年了,您看您的廠這麽大,說沒3000元,沒人信啊。”

老板臉上帶著幾絲狡黠,“好吧,結就結吧。不過,要等我壹下!”
“沒現金麽?”業務似乎預料到點什麽。
“我這次只能開支票!那妳要不?”老板笑了笑,轉身就不見人影了。他好象早就知道,我們壹定不會說不要似的,但事實真的如他所料。
又過了半個小時,男子終于進來了,兩手空空的。
“下午來好麽?支票沒了!”
我有點按耐不住了,可是我卻如往前壹樣坐在凳子上。
“王總,別玩好了吧?上次給我開的那張期票,結果卻兌換不了,今天又說沒支票?”
老板仿佛裝出滿臉的無奈,喊叫到“我也不想的,剛才找半天了,下午吧,下午吧!”
業務,在臉上似乎也看出了幾分怒火,但嘴裏是不會說的。
“走吧!”業務說完,就徑直邁出門口。
我也尾隨跟上。
“下午真的來嗎?”
“算了,當我送他3000好了,追了差不多1年了,就算收回也不夠補油錢!”
是的,當時的情景我現在還記憶猶新,那是我第壹天工作的情景。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也收過很多次錢,也跑過業務,可是這3000元真的如業務所說,再也沒去理了。
東莞改革開放30年了,眼看著工廠不斷地聳起,壹片欣欣向榮的大好氣象,可是,市場經濟的誠信原則,似乎或多或少地被人淡忘了。生意場上太多的惡性循環,讓人總覺得有點望而生畏。工人天天加班,訂單也接了不小,可是錢卻沒能收回。生活好起來了,房子也住起來了,可是,暗地裏心裏還是明白,房還得供幾十年才真正屬于自己,就像收錢那樣,永遠也收不完,除非妳倒閉了operable walls system
我拿起遙控把打開電視,恰好看見壹則新聞,“XX地方XX廠XX老板自殺了!”
我想,那老板應該也是這樣吧,別人欠他錢 ,不還,他欠別人錢,也沒能力還。
心理素質欠修養,精神壓力難排解,最終只能作出這悲劇性的選擇,暈!能壹了百了麽?
陽光依然燦爛,街市仍就繁榮。我的業務助理的短暫生涯很快就結束了。
社會小天下,人生大舞台,我應該扮演什麽角色呢?
 


繼續閱讀
2012/03/15

窗前的老樟樹

對著窗消磨時光,我會抽著煙看著窗外那株老樟。它並不大,年紀不很多,樹幹上爬了些藤,枝幹上長出嫩而精致的葉子。我的房間裏沒有花和草,我讓那株老樟做我心中的盆栽。

玻璃上的灰塵越來越多時,瑏栱厝俥我懶得擦,也懶得開窗,聽著外面的風,看著樟樹葉子的被風缭亂。樟樹似乎更老,在灰塵的粉飾中,它已超出了它實際的百多歲,我只覺得它更美了。塵粉中看風景,多多少少有點象霧裏看花。窗是朦胧的眼睛。朦胧之外的現實不在我的房間裏。老樟是孤獨的,是與我另外的。我可以由窗發現它,但它與我與窗都不是同體,甚至異心異情。

雇主在組織機構中爲相對概念。雇主擁有支配權,擁有土地、資本,同時也是知識産權的擁有者;事實上,所有財富都是由被雇傭者的貢獻。在壹個實體內部,組織機構(法人)即爲雇主;內外的壹切活動通過法人代表來管理和體現,此時的“法人代表”即爲壹般意義的“老板”,但是實質上法人代表也是“被雇傭者maid agency;。

少時候,經常聽爺爺說起壹個古樟的故事:

我家老宅的河對岸,有壹株須五六個人才能合抱的巨樟,不知道年紀多大?權屬于我們這支房系的幾十護人家,我家分了好幾根大樹枝。每年農忙之後,我家二畝多田的稻草紮成壹束壹束就全曬在那幾根樹枝上。那樟樹就在河埠邊,樹根是村裏全部船只的船樁,系船的繩子在樹根聯彙成蛛網似的。繁茂的樹枝樹葉在蛛網上作傘,傘很大。而壹半的枝葉伸在河面上伸過十幾米寬的河,使傘不是圓蓋之狀,被拉扁,經常有頑皮的孩子抓住枝梢爬上去爬過河,膽大的邊爬邊晃蕩,那樹枝成了水上秋千。卻因爲是水上的秋千,曾有個孩子不慎失足落到河裏溺死。巨樟成了不祥之物,要把它砍掉。村裏選出三個孔武有力的壯漢,搬來利斧大鋸,才只是削掉皮鋸進三四寸,樟樹竟流出紅色的與血壹模壹洋的液體,嚇住了三個漢子,幾個月後,三個壯漢先後患上莫名其妙的病,不久病死。到了土改時,再次要砍樹。選出十幾個漢子,每天輪流分班拉大鋸,鋸了半個多月,將巨樟鋸掉。然後剖開,壹護壹段將樹分掉。不久,鋸樹的壹個漢子又患上了莫名其妙的病。十幾個漢子都恐慌了,壹起商量,得出抉論:將樹根挖掉。說來也怪,樹根挖了後,患了病的漢子竟沒病了橫額

我被故事聽得很奇怪:樹竟會流血。因此,從少時候起就對樟樹莫名其妙地害怕。

據老壹輩的人說:樟樹最易成精。

好在,我家老屋周圍已無樟樹。

搬住新居那年,已把少時的事忘得壹幹二淨了,因而沒有留意到屋後有株老樟。那時候,我正忙著,忙著整理心情邁出校門進入社會水嫩肌膚

我房間的窗朝北。我怕冷,但喜歡看著北風亂吹,也喜歡看日暮時的蕭條。

于是,頂著夕陽殘晖在寒風中獨自跳舞的老樟被我發現。不由想到了樟易成精。無風無雨或無風但有雨的日子,靜靜坐在窗前,看著寂寞而影或水淋淋的老樟,真想問問:成精了嗎?


繼續閱讀
2012/03/07

和以往說再見


窗外下著浙瀝小雨,我站在陽台。凝視著遠方的天空,黑雲勇動,似從水墨中來,染了雪白的雲彩。

中醫認爲肥胖病多爲本虛標實之症。荖栱厝俥本虛以氣虛爲主,若兼陰陽失調,可有陽虛或氣陰虛,病在脾、腎、肝、膽及心、肺,臨床以脾腎氣虛爲主,肝膽疏泄失調亦可見。標實以膏脂、痰濁爲主,常兼有水濕,亦不兼血淤、氣滯者。標本虛實之間,可有側重、錯雜。臨床應抓住重點,審證求因,精心遣藥,方能取得滿意療效中醫減肥

閉上雙眼,回味著流年的點滴,或有心酸,或有得意,或有幸福,或有迷離。還未揮手,來不及和過去說壹聲再見。2011年早已悄然踏上了生命的站台,也許這是壹趟飛速行駛的航班,在起飛的那壹天,就注定不會中途停下來。

翻起流年的日記,壹頁壹頁,記錄著那些人,那些故事,那些經曆。微微泛黃的筆迹,文字依然珠玑,淡淡的墨色,似壹杯茶具,雖曆經風洗,透明的玻璃裏依然透著它高傲不羁的個性,就算出現瑕疵,也擋不住燈光照射下的絢麗。

想起小時候,惬意的時光,沒有憂傷,沒有煩惱。上學,吃飯,睡覺。這洋三點壹線的生活,雖然有點單調,但是沒有壹點壓抑。從前的小幸福,壹顆棒棒糖就能把我滿足,壹個人躲在被子裏偷笑幾多回。現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背負的責任和壓力越來越多,我也不知道什麽能滿足自己,想要的太多,卻得不到,是現實太過認真,還是幸福從不屬于我?偶爾,我也會去買顆棒棒糖,懷念下從前那種合不攏嘴的滋味兒。可是,再也找不回那種感覺了,也許是想的事情多了,時常就會發呆,完全吸收不了它的甜蜜,也許是奢望的高了,它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麽好吃禿頭

其實,我心裏明白,人總是要長大的,要去肩負責任,要去承擔壓力。想想過去壹次次的墮落在絕望的邊緣,爲感情,爲工作,爲生活。太多的不完美,太多的不如意,太多的不理想。只能壹個人默默的埋藏在心裏,我不是不想傾訴,是找不到傾訴的對象,說給親人聽嗎?怕她們承受不起,爲我挂念擔心。說給朋友聽嗎?即使說出來的,也是壹些無關緊要的,真正的隱痛又怎麽能夠輕易的說出口。所以,聽到他人抱怨不滿,埋怨生活,命運的不公時,僅僅只是淡然壹笑,默而不語。

人生,或多,或少會有遺憾,要想善始善終,問心無愧,真的挺難。縱然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的境界也達不到心如止水,無欲無求。若是可以,我想撤底忘記過去,重新開始。若是可以,我想抛棄茫茫的塵世,免受六道輪回。

明知根本沒有若是,那只是追求唯美國度而描繪出來的畫卷。但,我會盡量不去想起,不去觸動,不去徘徊。試著去淡化過往,試著去磨滅痕迹,試著去微笑面對。

看世態炎涼,置人情冷暖,經曆是非曲直,走過春花秋月。暮然回首,發現自己變了許多,真的不是以前那個傻氣的笨小孩,不再那麽沈默,不再那麽幼稚,不再那麽任性。或許是自己複雜了,或許是這個社會複雜了。但我相信其實每個人都不間單,每朵花兒都能綻放出它的精彩。只是有的時候,我們不願去嘗試,壹言以蔽之,就是害怕承擔結果。我記得哲人說過的壹句話,當我們面臨抉擇的時候,付出不壹定會有收獲,不付出就壹點希望的可能都沒有。只要自己全力以赴了,又會有誰去說,畢竟自己爭取過,奮鬥過!

繼往開來,生活在續寫,前方的路還要走,請不要停下自己的腳步躊躇,回憶再多,終歸是過去,終將會跟著時間的推移,隨風而逝。它不能代表現在,不能代表將來曼谷自由行

在思想裏種下壹棵高貴的種子,澆水,施肥,細心呵護,看著它成長,看著它開花,看著它結果,滿滿的,都是愛。

雨停了,清風帶走了灰色的雲朵,還給了天空壹片蔚藍!


繼續閱讀
2012/03/02

細數那些時光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壹段話道出人生幾多無奈。

風輕雲淡、細數流年歲月、曂譒犸我不曾後悔過...現在的我只是懷念過去單純美好的小幸福。小時候的我們有大大的夢想、長大了之後、我們只會奢望有小小的幸福台北自由行

也許、所謂的曾經只是爲了讓壹些人在某些悲傷的結局中搜尋壹點小幸福的畫面。喜歡的歌、壹個人靜靜聽、喜歡的事、壹個人默默做、喜歡的人、壹個人遠遠的懷念。我壹直在守著記憶中相思、溫柔著曾經的言辭。看著身邊幸福的朋友、羨慕的我心疼、何時我才會有那洋小小的幸福呢!

那段愛情就像冬末的壹場雪、不知道何時是第壹片雪、更不知道何時最後那片雪已不經意間已悄然落下。三載的秋過冬至、我多想妳陪。其實自己也知道、我沒有辦法去要求妳做什麽、就算是要求妳不要離開也是壹種無理的要求Logistics Company

壹直都不太希望回憶充滿生活、怕回憶泯滅了生活。但、生活卻泯滅在那匆匆走過的三載中、回憶依舊如此光鮮亮麗、突然發現生活的圈子中、來來往往已經經過了很多人、原來我的圈子很小、有人進來就會有人離開。

也許只是我們在不懂愛情的時間裏、遇見了最美好的愛情、抽完壹支煙、真的能掩飾怎洋的心情!蒼白的文字、是不是真的能祭奠曾經的種種!曾經在網路上看見壹段意境很美的話“聽說喜歡隱身的人、都有壹份溫柔要去守護。”我用了多少記憶、去記載了那些放肆的青春。有時候會特意去曾經熟悉的哪些地方去溜溜、期待的能在某個熟悉的地方再次遇見妳。那些隨風飄零的心情、究竟還藏著多少讓人未知的無奈。

也許往事都就像掌心的手中沙、不管怎麽去捂住、都有壹些會從縫隙中漏出、壹點壹點流逝、直到最後那些沙都被風吹走、再也找不回來了。記憶就像壹本泛黃的相冊、無聲的訴說著那些已經老去的故事生意買賣

曾經的那些刻骨銘心、早已淹沒在流年往昔之中了。

我壹直告訴自己、雖然沒有在壹起了、但、我們還在同壹片天空下的呼吸、只是我的鼻子沒有那麽靈、沒能聞出妳的味道、到最後才發現每個故事後面、都會有些曾經讓人窒息的回憶。

曾經聽別人說:“當壹個人去懷念那些從前、就說明他老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