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Hello, dear friends, come here hv a read n hv a cup of tea ?
2011/08/31

開出一朵小花來


繼續閱讀
2011/08/26

相愛容易相守難


繼續閱讀
2011/08/24

在華山之巔迎來日出

一直憧憬的時刻,在華山之巔迎來日出的感動,源於在一篇回憶祖父的散文中我曾經這樣寫道︰最難忘的是山鄉夏天的夜晚,血紅的夕陽慢慢地在西密山頂墜落,晚霞染紅了天空的雲朵,在西密山顛神奇般地出現了一座座高高的山峰,依稀可見在蒼松翠柏掩映下的山廟古剎。現華山羅﹗現華山羅﹗﹗從地裡收工回家的人們呼喊著。若干年後,我才知道,那不是華山,而是什邡的華山。或許什麼都不是,不過是山市蜃樓形成的奇異幻景罷了。
在兒時,華山已經在我腦海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時光荏苒,年複一年,離開家鄉多年,這樣的美景我就再也沒有看見過。不過,華山的雄姿還經常縈繞在我的腦海裡,出現下我的夢中,成了我心中一個永久解不開的結,一個永永遠遠的期盼。
我走過大江南北,到過天涯海角,遊覽了萬水千山,就是沒有去過近在咫尺多少年來魂牽夢縈的華山。這不能不說是我一生中的遺憾。
早就聽說華山是一座可以和峨眉山媲美的名山。論海拔,她比峨眉山還高出100多米。自然景觀十分卓絕,除了看日出賞佛光觀雲瀑品聖燈,還可以欣賞雲海霧海林海和花海。明清詩人早就形象地描繪過華山的旖旎風光︰“群鳥一呼佛光現,擁出大園光如電,朱碧青黃射大千,此身逼入廣寒殿。”“雲氣綿互數十裡,霎時聖燈忽然起,始疑星綴搖晴空,繼疑螢火點秋水。”如今華山已經被列為“省級風景名勝區”。
日思夜想,這一天終於盼到了。甲申八月,金桂飄香,陰雨連綿的季節,應驢友健哥之邀,租車前往華山,實現了多年的夢想。
汽車一過紅白,青山綠水,滿目疊翠;鷹飛燕舞,野趣盎然。在這裡,山還是那座山,路還是那條路,沒有任何人為雕琢的痕跡,純粹一塊未被開墾的處女地。
汽車來到峽馬口,道路坑坑窪窪,就像多年沒有維修過的鄉間機耕道,汽車無法前行,不得不下車。我們背上旅行包,打聽上山之路。這時,後面來了一大二小三位背包拿傘的人。不用問,肯定是上山之人。
打上煙,便和來人攀談起來。得知來人姓李,人很隨和,就叫他李先生吧。李先生是成都某廠職工,喜歡攝影,這是他第三次登華山。第一次是在沒有成家的時候,這兩次是帶著兒子和兒子的藏族朋友扎西來的。
聽了李先生的介紹,一是覺得慚愧,二是感到慶幸。慚愧的是人家是外地人,人也比自己年輕,已經三上華山了,可自己還是開天辟地第一次呀﹗慶幸的是,這可不用問路了,找到好向導了,省卻了許多的麻煩﹗
一路上,我們走在山間石板小路,聽著潺潺的山澗流水,欣賞著沿途原始自然的風光,說說笑笑,一點也不覺得疲勞。
我最喜歡藏族小朋友扎西,他雖然長得胖乎乎的,但人可機靈了,很是健談。他說他的老家在甘孜州道乎縣,隨父母親遷到了成都,同路來的小朋友是他的鄰居,平常很要好。這次隨李先生出游,先到了歡樂谷,然後爬華山,最後,從華山取道遊覽銀廠溝。
道乎這個地方我並不陌生,上個月參加單位組織的“重走長征路”我才去過。說起道乎,自然覺得幾分親切。對藏家的風俗習慣鄉土民情,更是倍感無限神祕。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爬涉,我們一行來到華山第一個歇腳點新廠。這裡有一排用木頭搭建起來的工棚式的平房,地面潮濕無比。在這裡,可以吃飯住宿。店家是一位林場職工,長年生活在這莽莽的原始森林。生活用品全靠肩挑背磨,從山腳下運到這裡。
早上趕車起得早,沒有吃早飯就踏上了旅遊征途。走到半路,就感到飢腸轆轆。我要了幾碗速食麵,給同行的三位小朋友一人一碗,買了單,繼續前行。
道路的確不太好走,有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路,全憑直覺來感應。有的小路懸掛在峭壁,下面是深不可測的萬丈深淵,隨時都有塌下去的可能。我們一行麻著膽子,緊貼峭壁,摸索著前進。回頭一望,不覺嚇出一身冷汗。
離金蓮池不遠,有一條從山腳修上來的公路毛坯,從中可以看到一點開發華山的跡象。據說四川省民眾政府已經把華山列為對外招商的合資項目,計畫投資8700多萬元,用於開發景區和基礎設施建設,還準備鋪設一條觀光索道。如果計畫能夠實現的話,那麼攀登華山就不是一件很難的事了廉價機票
來到金蓮池,已經是下午一點過了。說是金蓮池,但不見池在那裡,蓮在何方。不過,一個地名的由來,總跟一段美麗的傳說分不開。據當地人講,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采藥人夜宿這裡,見到一個水池,裡面開滿蓮花。霎時,池中金光燦燦,照亮了整個山鄉的夜晚,因此,就把這個地方取名金蓮池。其實,這裡不過是一個山灣,樹木蔥郁花團錦簇雲霧繚繞百鳥爭鳴視野比較開闊罷了,站在這裡可以把  華美景盡收眼底。
遺憾的是這裡的食宿地跟新廠差不多,簡易得不能再簡易了。不過這裡的服務態度還是滿不錯的,除了食宿,還為上山的遊客儲存包裹,準備了開水旅遊圖手電筒什麼的。這裡的飯菜也滿好的,蕨菜山蘑菇山臘肉,純正的口味,純正的家常菜。特別是那山臘肉,香味撲鼻,肥而不膩,吃了頭回,還想著二回呢﹗
出金蓮池不遠,有一條通往銀廠溝的小路。聽李先生講,從這裡到銀廠溝比到峽馬口還近得多,而且,還可以省下一筆門票費用。銀廠溝對我來說,真還有一定的吸引力。徵求健哥的意見,是不是明天下山時,順便去一趟銀廠溝。健哥說他們一家早就去過那裡了,我感到非常失望。將就點吧,哪叫咱們是驢友呢﹗
華山的植被以金蓮池為界,往上走,漫山遍野的劍竹和針葉林,把整個山麓裝點得郁郁蔥蔥。2003年9月,當地村民在這裡發現了大熊貓拉下的糞便和足跡。據當地林業部門的人士透露,因為這裡的氣候相當適宜野生箭竹的生長,華山中可能存在著一個不為人知的野生大熊貓種群﹗這年年初,在與華山山水相連的彭州市境內也發現了野生大熊貓的蹤跡。
過了觀音堂,山勢更加險峻。山路寬不過米,兩邊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幸好路邊生滿茂盛的劍竹,遮住了游人的視線,不然的話,恐怕會把游人嚇出毛病來的。

在通往華山頂的山路上,我們遇見了一位外地在金蓮池打工的小伙子,他背著一大背  糧食和菜蔬,行色匆匆地朝山頂趕去。他告訴我們,他們幾個旅遊點早就形成默契,只要有游人上山,就會自覺地把生活用品由一個旅遊點背到另一個旅遊點。因為這裡沒有電話,手機更沒有信號。在這裡手機簡直成了聾子的耳朵,跟外界失去了任何聯繫。屬於那種“通信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照明基本靠油”的原始封閉狀態。所以,他們不需要山頂旅遊點的通知,游人的到來,就是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很可靠的信號。
到達華山頂的時候,夕陽快要西下。置身於斯,有一種一覽眾山小,把酒臨風,心曠神怡之感。放眼望去,雲海茫茫,遠處偶爾露出一座座山顛,就像煙波浩渺的大海中浮出水面的一個個島嶼。夕陽慢慢從遙遠的山峰墜落,給黛色的山巒繡上了一道蜿蜒曲折的金邊,這樣的美景我還是第一次享用到。
其實來這裡享受美景的游人並不多,聽旅遊點的人講,來這裡觀光的多數是身強力壯充滿朝氣與活力的青年學子和一些華山周邊地區的登山愛好者。如果沒有體力和毅力,休想登上山頂。粗略計算,這20來裡山路,按一般的速度,走走停停,大約要走10個來小時。跟從淨水經萬年寺清音閣洪椿坪到峨眉山山頂的時間差不多。
今天,除了我們一行7人外,還有什邡籍大學生4男2女,再有就是2個挖藥材的山民。山頂上,奇冷無比。真可謂山頂山腳兩重天啊﹗在山腳,穿著短衣短褲還嫌熱;到山頂,穿著棉大衣還覺冷,一個個凍得縮頭烏龜似的。吃過晚飯,我們早早爬上了床,鑽進濃濃的棉被窩。可睡了半天,也沒有把被窩睡暖和過。
兩個小伙子睡得真快,不一會兒,扎西就打起了山響的呼嚕。呼嚕聲,加上外面嗚嗚號叫的風聲,此起彼伏,鬧騰得一晚上也沒有睡好覺。好不容易睡著了,隔壁又傳來了嘎吱嘎吱的聲響,把我從沉睡中驚醒。我在心中詛咒著這該死的不隔音的木板房,詛咒著累不死再苦再累也忘不了那在華山頂唯一可以娛樂的活動﹗
外面傳來了踢踢踏踏的腳步聲,我睜開眼睛,看到房頂上已經露出了一絲絲晨曦。我叫醒李先生和兩位小朋友,趕快起床看日出。
穿戴完畢,出門一看,山頭上蹬著幾個人,面朝東方。不用說,就是昨天來的那幾個青年學子。
這時,只見東邊雲海茫茫,雲霧繚繞,天邊出現了一絲絲紅色。我想,那恐怕就是太陽將要升起的地方。我架好DV,把鏡頭慢慢拉近,隨時準備攝下那驚心動魄的一刻招牌設計
瞬間,白雲邊上了一道道金邊,潔白的雲朵猶如花季少女的臉龐。“日出江花紅似火”的詩句,在人們的心中油然而生。一輪鮮紅滾燙的驕陽,好似躁動於母腹中的嬰兒,隨著人們的一聲聲呼喚,脫穎而出。在華山之巔迎來日出的感動,頓時,人聲鼎沸,  光閃閃。雲海花海霧海林海,更加波浪壯闊,洶涌澎拜,多么壯觀的華山日出啊﹗
繼續閱讀
2011/08/02

線條優美的背部是不可缺少的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