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Hello, dear friends, come here hv a read n hv a cup of tea ?
2008/11/19

此時彼刻(1)

此時彼刻(1)  
武玉挺,男,北京大學法學院本科,現就職於義大利比鄰德立律師事務所(Birindelli e Associati)
我時常相信事物的因果,想一步,再多一步,也許就能夠給自己一個更遠的視野和目標,此時的每一顆小心翼翼剝開的糖果,也許會在彼刻帶給你很多的不一樣。
此時彼刻
武玉挺
大四學生的確是不易的, 正在實習和已經簽約的人每天就是在兩種甚至更多的社會角色中頻繁轉換, 似乎現下就是原來習慣的生活和未來的一個結點。
法學院的本科生和其他專業的學生相比,就業的局限性要相對大一些,本行業領域內要消化掉相當一部分的畢業學生,大概占掉了畢業學生當中的70%-80%,少數人放棄了自己的專業,從事一些其他類型的工作。正因為如此,此時的第一步的選擇對將來彼刻的自己必然意義重大。
我算是比較幸運一些,在工作和出國雙管齊下的情況下,兩邊都拿到了不錯的offer,而且挑選餘地都比較大,在繼續等待出國消息的過程中挑選了大陸唯一的一家義大利律師事務所開始三個月的試用,可以說有一些經歷能夠拿出來與人分享。
求職經歷
這是一個非常辛苦的過程,轟轟烈烈從上年的11月末就開始,一直持續到這提筆時的四月仍然沒有結束。還記得深冬季節的面試高潮,有時一天要安排兩個面試,衣衫單薄的滋味也是這四年生活中不可磨滅的印象。
怎么樣看待這種經歷一直是我想在這裡談到的。不久前遇上一個很優秀的師妹,她很痛苦地告訴我她有一個不錯的機會因為面試不成功而泡湯了;還有一個口才很好的好朋友,他卻屢屢在面試最後一輪的時候意外落馬,所幸他很樂觀。我自己回過頭來想一想,八成左右面試過的企業和大型律師事務所都給了offer,但這並非我在整個求職過程中收益最大的部分。以前有聽過別人說所謂“面經”的流行詞語,我個人認為這很有道理。在不斷與陌生人碰面摩擦的過程中, 得到的並不僅僅是工作的機會那麼簡單。
我把求職過程當中最重要的環節──面試稱之為“一種彼此尊重的聊天過程”,而不是單方面的機械考評。一個優秀的面試經歷在很多情況下往往是一次愉快的交談, 因為只有真正克服了戰戰兢兢或者大大咧咧的心理狀態,整場面試作為一種交流才真正有了成功的前提。按照我自己的經驗,在禮貌上的細節和不做作的,輕鬆的談吐模式是和面試官建立初步溝通,打破僵局的最好的模式。實際上,很多面試官很頭疼那種自動答錄機一樣的被試者,自己從前也曾經習慣於喋喋不休來闡述一些自己事先想好的問題,但之後來看,實際在現場不卑不亢和考官以探討的模式來進行話題的展開才是一種能讓人留下更深印象的方法。而怎樣做到適度,似乎就需要不斷的累積、總結和提升了。
作為一個對社會不是很了解的大學生來說,求職,尤其是面試過程,是我們了解社會、了解行業、了解各種背景公司的過程,面試過程本身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也是不斷認識自己的過程。很多人在上學期就已經把自己“賣”出去了,有些人到現下還在等待,這本身沒有好和壞之分。但是如果進行一次求職就把自己“賣”掉,這本身就放棄了繼續了解社會的過程,“貨比三家”是通常的商業規則,求職本身也是一種交易,在一家企業或者律師事務所透過談話水準測試在挑選你的時候,有經驗和準備的面試者實際也在考量對方真正的企業文化和實力與自己的契合度。我個人做過最大的上海律師事務所之一的面試,當時對方的面試陣營規模宏大,然而,在整個面試過程中,聊的時間很長,可是一直都沒有能夠搭建起一條有效也有深度的溝通橋樑,這和自己之前經歷過的成功面試感覺非常不同。最後雖然也拿到了OFFER,可是自己深知在面試過程中的感受已經足夠能說明一種個體文化和企業文化的不融洽。
總體感覺,面試複雜程度、過程越多、經過多次筆試、英語能力測試、小組測試、一面、二面,甚至三面,也未必就是很好的地方,而往往面試比較簡單的反而可能是很好的機會。複雜的面試往往大企業或者是透過這種複雜程式增加求職者對該工作機會的珍惜程度,而這些機會本身卻未必適合每一個人。在大企業中我們只能是一個環節,更多的是例行公事式的工作,本來把面試工作複雜化就是大企業各個環節細化的表現。而那種非大型企業採用複雜的面試程式,除了說明他們在故意學著正規外,有點“東施效顰”的感覺,更多說明他們對自己辯識人的能力不夠,不能迅速對應其職位需求找出最適合的人,而是透過流程式的東西來達到,這種公司某種角度也不利於創造力的發揮。好在北大的學子沒有被這種外在的東西所欺騙,很多人最終拿到了按照通常看法不錯的OFFER,但最終卻選擇了拒絕,去了按照通常看法不是很好、但很適合他發揮的地方。所以,那些沒有最終拿到某大公司的OFFER的也未必是壞事。
再談外語的重要性
可以想見大多數求職成功的畢業生們都或多或少地得益於英文或其他語種水準的優秀,尤其是進入了各大咨詢公司和跨國金融機構的同儕們。
實際上,法律專業也一樣如此,尤其在近幾年中國的法律服務領域將面對國際律師事務所大開門戶,作為一項專業服務,無論是國內的或是國外的法律服務機構都將史無前例地面對日益國際化的法律服務對於多語言轉換或同時表達的基本要求,同時要求涉及多個國家相關法律條文的相互切換,這樣面臨的將不僅僅是語言的問題,還有法律語言習慣問題,法律條款內涵的不同等等。  eFax| E-FAX| Email to fax| Online fax| Fax to email| Efax service| 電郵傳真| efax-online
繼續閱讀
2008/11/07

血腥瑪莉

“你們樓下有超市沒有。”
“有的。”
“我需要洗個澡,你能幫我買些東西嗎。”
“需要什麼。”
“小號內褲。”說完,林方閃進了洗手間,然後迅速的打開了水龍頭,熱水出來後,林方脫了衣服,開始舒服的洗了起來,內心已經笑到快岔氣,這個男孩子真有意思。
威威現下的臉上可以六月飛雪了,寒氣逼人的狠,他沒想到,心裡剛感動了一下那女人理解他.接下來,就要他出來給她買內褲,她不是麻煩,她是惡魔。雖然這樣想著,他還是朝樓下走去。
林方洗到一半的時候,就聽見他回來的聲音,呵呵,效率真高,她心裡高興的感嘆著。洗完澡,穿上浴衣,走了出去,反正浴衣完全遮著了屁股,怕什麼,再說了,自己一個離婚女人,怕什麼。
威威看見這個女人大大咧咧的站在自己面前向自己要內褲,真的想把她丟出去,扔給她後,心裡只希望她換好後,快點離開。
林方換好衣服後,準備離開這裡了,昨天遇見好人了,才沒出什麼事情,萬一遇見個劫財又劫色的,那就冤枉了。
走到門口,轉回頭對他說︰“我有事情,先走了,真的很謝謝你,什麼時候請你吃飯。再見”
威威可不希望再見,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他躺在沙發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躺了一會,威威就去酒吧了.
到了晚上,那女人沒來,他終於放心了下來,心情開始陰轉晴了。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剛要睡著,就聞到若有若無的香味,是那種冷冷的,淡淡的味道,時不時的襲擊一下自己的鼻子,翻來覆去的弄了好久還是睡不著,威威起來把床上的東西都換了個遍,又拿起來好好的聞了下,終於放心的睡下去了。
第二天,那女人沒來。
第三天,那女人還是沒來。
一個星期了,那個女人還是沒來。
上帝似乎聽見了自己的祈禱,沒再讓那個女人出現。
可是上帝不能做的徹底點嗎,因為這一個星期裡,他已經一次發現自己的洗髮水的蓋子沒有蓋,兩次從自己的床上找到了長頭髮,她穿過的姐姐的浴衣被她掛在自己的衣櫃裡跟那些自己乾淨的衣服一起。最後,還在他茶幾上的花瓶上發現了幾枚指紋。
他真的很抓狂。
一個星期後的下午,威威正在擦拭他的器具,聽到門響,抬頭看見一個人走了進來,隨著這個人的靠近,威威覺得自己有點似乎絕望的聲音在內心吶喊著,她又來了,跟以前稍微有點不同,皮膚黑了很多,真個人看上去很精神,看見自己看她,她露出大大的笑容,白白的牙齒在黑黑的皮膚的襯托下險些晃花了他的眼睛。
林方看著眼前的小人兒對與她的到來沒有絲毫表示,有點不滿了,抬頭對他說到︰“來杯跟我現下形象很貼切的雞尾酒。”
不一會,威威遞過去了一杯酒
“名字”
“血腥瑪莉”
林方的嘴角抽了一下,這小子……算了,自己心情好,不計較了。
“去挖煤了?”
沒想到他會理自己,但是自己那裡得罪他了,嘴巴居然這么惡劣,“哥們,不懂了吧,這是去渡假了,渡假,懂嗎,海邊的那種。”
威威抬頭定定的看著她,然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說道︰“做人要誠實,是去挖煤了就是,沒人會嘲笑你的。”
林方真的差點岔氣了,不過是氣的,慢慢瞇起她的眼睛,對他說到,“小子,我還欠你一頓飯,什麼時間,說吧,跑不掉的。”林方現下真的很惡劣的想狠狠的欺負下這個小子。
威威聽到這話,微微往後退了下,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今天說什麼也不跟她說話的.
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威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跟她說話了,居然帶她回家了,居然想要惡劣的逗弄她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