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暗瘡
2009/02/11

一切都好

大頭請假期間,完全沒有和何薇她們聯繫,其間也只回過楊晴一則問好的短信,簡短的說︰“一切都好﹗謝謝﹗”
由於大頭不在,他的個案必須由另外三人承接,所以何薇和楊晴自從上次去醫院探望之後,就一直忙著沒有再去看過小黃毛。
事發後的第12天傍晚,楊晴突然接到大頭打來的電話,邀請她倆人出去吃晚飯。楊晴掛斷電話後,對何薇說︰“也許是我敏感,我覺得大頭在電話裡怪怪的﹗”
下班後,兩人惴惴不安地往餐廳趕去,看見大頭已經坐在座位上等候他們。三人由於各懷心事,只草草地要了幾個菜就支使開了還在喋喋不休的服務生。
“她的身體還好嗎?”楊晴不敢再玩笑的稱呼她小黃毛,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她的名字。
“好多了﹗畢竟年輕,回家休養之後,身體已經完全好了﹗”
“哦﹗那就好﹗”楊晴松了一口氣。何薇始終沒有說話,只是努力地點頭表示參與。
“咳﹗兄弟我差點就造了孽啊﹗”大頭神情極為疲憊的說。
楊晴不忍見到大頭的失落,柔聲地說︰“唉﹗感情的是是非非是說不清楚的,誰知道這孩子的性格這么剛烈啊﹗你們現下打算怎么樣啊?”
“上個星期天她爸爸從紐西蘭回來了﹗”
“啊﹗有沒有對你怎么樣?”何薇和楊晴不約而同地問。
“倒還好﹗當然是狠說了我幾句。不過她爸爸堅決要把她帶去紐西蘭,他在那兒有個農場,後來結婚的太太沒有孩子,也很贊同把她接過去,還幫她找好了念形象設計的學校。”
“她本人願意去嗎?”
“原來堅決不肯,經過這事之後,她也知道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現下也就認了﹗”大頭的神情看不出有如釋重負的意思。何薇她們知道,大頭雖然有時嫌小黃毛煩,但用情還是很深的。
“我今天找你們出來,一來是謝謝你們的幫忙;二來也是要告訴你們,我決定辭職,等主任找到新的治療師之後就去南方工作,上次那個公司還一直沒有放棄要我去的意思。”
“啊?真的?為什麼呢?”
“只是想換個環境,改變心境後再重新出發,免得總是睹物思人,傷心吶﹗呵呵。”大頭有點不好意思但懇切地說,他知道這兩個好朋友不僅是他的好同事、好哥們兒、也是兩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兒。
說完這話,大頭向服務生要了一瓶紅酒,三人以緬懷一段美好時光的追憶心情,痛飲了幾杯。
10之6
12月下旬,小黃毛在身體完全復原之後,還沒等到過耶誕節,就跟著父親到紐西蘭去了。聽大頭說,臨行前在機場兩人抱頭痛哭,小黃毛還信誓旦旦地說,只要大頭願意等她,兩年之後她一定改頭換面,讓大頭重新再愛上她。
主任對大頭的離開當然有些不舍,他是個很出色的心理治療師,又有著菩薩般的柔軟心腸,許多個案都指定找他咨詢。可是,在辦公場地險些鬧出人命,作為專業心理治療師卻又處理不好自己的情感糾葛,主任當然也有充分生氣的理由。因此,很快地,在耶誕節之前,新治療師就已經開始上班,大頭也正式地離開從學校畢業就工作了十年的診所,準備元旦參加完楊晴的婚禮之後,就出發到廣州的新公司報到。  
繼續閱讀
2008/02/28

十大惡習招來討厭的暗瘡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