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物流
2009/04/28

秉持專著於一的精神

做任何事,只要你邁出了第一步,然後再一步步地走下去,你就會逐漸靠近你的到達站。如果你知道你的具體的到達站,而且向它邁出了第一步,你便走上了成功之路﹗
秉持專著於一的精神
聰明人能夠專注於一地干一件事,直到成功,勒韋就是這樣一個聰明人。
勒韋是美國的著名醫師及藥理學家,1936年榮獲諾貝拉生理學及醫學獎。
勒韋1873年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個猶太人家庭。從小喜歡藝術,繪畫和音樂都有一定的水準。但他的父母是猶太人,他們對猶太人深受各種歧視和迫害心有余悸,不斷敦促兒子不要學習和從事那些涉及意識型態的行業,要他專攻一門科學技術。他們認為,學好數理化,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
在父母的教育下,勒韋進入大學學習時,放棄了自己原來的愛好和專長,進入施特拉斯堡大學醫學院學習。
勒韋是一位勤奮志堅的學生,他不怕從頭學起,他相信專著於一,必定會成功。他帶著這一心態,很快進入了角色,他專心致志於醫學課程的學習。心態是行動的推進器,他在醫學院攻讀時,被導師的學識和專心鑽研精神所吸引。這位導師叫淄寧教授,是著名的內科醫生。勒韋在這位教授的指導下,學業進展很快,並深深體會到醫學也大有施展才華的天地。勒韋從醫學院畢業後,他先後在歐洲及美國一些大學從事醫學專業研究,在藥理學方面取得較大進展。由於他在學術上的成就,奧地利的格拉茨大學於1921年聘請他為藥理教授,專門從事教學和研究。在那裡他開始了神經學的研究,透過青蛙迷走神經的試驗,第一次證明了某些神經合成的化學物質可將刺激從一個神經細胞傳至另一個細胞,又可將刺激從神經元傳到應答器官。他把這種化學物質稱為乙醚膽鹼。1929年他又從動物組織分離出該物質。勒韋對化學傳遞的研究成果是一個前人未有的突破,對藥理及醫學上作出了重大貢獻,因此,1936年他與戴爾獲得了諾貝拉生理學及醫學獎。
勒韋是猶太人,儘管他是傑出的教授和醫學家,但也如其他猶太人一樣,在德國遭受了納粹的迫害,當局把他逮捕,並沒收了他的全部財產,被取消了德國籍。後來,他逃脫了納粹的監察,輾轉到了美國,並加入了美國籍,受聘於紐約大學醫學院,開始了對糖尿病、腎上腺素的專門研究。勒韋對每一項新的科研,都能專著於一,不久,他這幾個項目都獲得新的突破,特別是設計出檢測胰臟疾病的勒韋氏檢驗法,對人類醫學又作出了重大貢獻。  
繼續閱讀
2008/11/07

血腥瑪莉

“你們樓下有超市沒有。”
“有的。”
“我需要洗個澡,你能幫我買些東西嗎。”
“需要什麼。”
“小號內褲。”說完,林方閃進了洗手間,然後迅速的打開了水龍頭,熱水出來後,林方脫了衣服,開始舒服的洗了起來,內心已經笑到快岔氣,這個男孩子真有意思。
威威現下的臉上可以六月飛雪了,寒氣逼人的狠,他沒想到,心裡剛感動了一下那女人理解他.接下來,就要他出來給她買內褲,她不是麻煩,她是惡魔。雖然這樣想著,他還是朝樓下走去。
林方洗到一半的時候,就聽見他回來的聲音,呵呵,效率真高,她心裡高興的感嘆著。洗完澡,穿上浴衣,走了出去,反正浴衣完全遮著了屁股,怕什麼,再說了,自己一個離婚女人,怕什麼。
威威看見這個女人大大咧咧的站在自己面前向自己要內褲,真的想把她丟出去,扔給她後,心裡只希望她換好後,快點離開。
林方換好衣服後,準備離開這裡了,昨天遇見好人了,才沒出什麼事情,萬一遇見個劫財又劫色的,那就冤枉了。
走到門口,轉回頭對他說︰“我有事情,先走了,真的很謝謝你,什麼時候請你吃飯。再見”
威威可不希望再見,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他躺在沙發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躺了一會,威威就去酒吧了.
到了晚上,那女人沒來,他終於放心了下來,心情開始陰轉晴了。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剛要睡著,就聞到若有若無的香味,是那種冷冷的,淡淡的味道,時不時的襲擊一下自己的鼻子,翻來覆去的弄了好久還是睡不著,威威起來把床上的東西都換了個遍,又拿起來好好的聞了下,終於放心的睡下去了。
第二天,那女人沒來。
第三天,那女人還是沒來。
一個星期了,那個女人還是沒來。
上帝似乎聽見了自己的祈禱,沒再讓那個女人出現。
可是上帝不能做的徹底點嗎,因為這一個星期裡,他已經一次發現自己的洗髮水的蓋子沒有蓋,兩次從自己的床上找到了長頭髮,她穿過的姐姐的浴衣被她掛在自己的衣櫃裡跟那些自己乾淨的衣服一起。最後,還在他茶幾上的花瓶上發現了幾枚指紋。
他真的很抓狂。
一個星期後的下午,威威正在擦拭他的器具,聽到門響,抬頭看見一個人走了進來,隨著這個人的靠近,威威覺得自己有點似乎絕望的聲音在內心吶喊著,她又來了,跟以前稍微有點不同,皮膚黑了很多,真個人看上去很精神,看見自己看她,她露出大大的笑容,白白的牙齒在黑黑的皮膚的襯托下險些晃花了他的眼睛。
林方看著眼前的小人兒對與她的到來沒有絲毫表示,有點不滿了,抬頭對他說到︰“來杯跟我現下形象很貼切的雞尾酒。”
不一會,威威遞過去了一杯酒
“名字”
“血腥瑪莉”
林方的嘴角抽了一下,這小子……算了,自己心情好,不計較了。
“去挖煤了?”
沒想到他會理自己,但是自己那裡得罪他了,嘴巴居然這么惡劣,“哥們,不懂了吧,這是去渡假了,渡假,懂嗎,海邊的那種。”
威威抬頭定定的看著她,然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說道︰“做人要誠實,是去挖煤了就是,沒人會嘲笑你的。”
林方真的差點岔氣了,不過是氣的,慢慢瞇起她的眼睛,對他說到,“小子,我還欠你一頓飯,什麼時間,說吧,跑不掉的。”林方現下真的很惡劣的想狠狠的欺負下這個小子。
威威聽到這話,微微往後退了下,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今天說什麼也不跟她說話的.
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威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跟她說話了,居然帶她回家了,居然想要惡劣的逗弄她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