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29

那些年,我們的情竇初開


某日,在街上偶遇一初中男生。幾年不見,當年的小男生已是翩翩少年,俊朗得讓人不敢直視。 “好久不見。”他低頭微笑跟我打招呼,充滿磁性的聲音很是陌生卻又似曾相識。我心里為之一震,真不敢相信,歲月的雕刻如此妙不可言,叫人折服。
還記得幾年前,我們都是愛做夢的年紀。街上有個書店可以出租小說,班里女生都特別愛看,每個星期天放假,總會有人去租上好幾本言情。班上的女生排著隊,一個接一個,一本接一本地看。課上是不敢看的,被老班發現就完康和堂了,不但書被收掉,跑個三四圈四百米是免不了的。小說不能放在課桌裡,老班會偷偷檢查。經過剛開始的幾次偷襲成功後,同學們都學乖了,上課的時候認真上,下課回宿舍後再瘋狂地看。哪個少女不懷春,十幾歲的女孩子,有幾個能抵擋言情小說的浪漫和纏綿呢?
夜裡,宿管大媽走了後,夜貓子紛紛出動,手電筒微弱的光在被窩裡晃動,一頁一頁,看到感動處淚流滿面。大家都一樣,也不怕有人笑。合上書縮進被窩裡,心裡想的還是書中的情節。閉上眼睛,女主角變成了自己,男主角卻總是背對著,不願露臉。每看完一本,大家就在宿舍裡議論。有人認為男康婷清脂素主角好,瀟灑不羈;有人覺得男二號才是真男子,放棄也是美麗。大家意見不一,宿舍裡鬧哄哄的,站在門口的同學看到老班來了,機靈地冒出一句:“大家覺得李白的詩怎麼樣啊?”所有人立刻反應過來,開始投入李白的討論。老班來了,一進門就听到有人說:“李白的詩太好了,豪放。”老班看了大家一眼,心裡很得意,笑瞇瞇地走了。前腳剛出門,愛情討論繼續。李白總是我們的救星,老班也總不會懷疑。待一本書看完該還的時候,已經破爛不堪。書店老闆也不生氣,笑瞇瞇地問這次租幾本。
言情小說看多了,多少會有人想付諸行動,女生們開始尋找目標。班上帥氣點的男生都被視為獵物。怎樣才可以接近心裡的白馬王子又不顯得太主動呢?交筆友不失為一個好方法。有一段時間,紙條,信件滿天傳。男生們納悶女生們怎麼突然這麼大膽,平時都是不愛說話的人,寫起信來卻猶如滔滔江水,大談人生理想。哪個少男不鍾情,既然有女孩子寫信,也不能不回啊,還可以在朋友前炫耀一番,何樂而不為呢?一時間,本是同班同學,男女生卻不說話,有什麼可說的呢?要說的都在信裡說了啊。
信寫多了,作文寫起來也不覺吃女裝短袖T恤力。老班很高興,以為是自己的教學方法起作用了。再加上大家平時練就的傳紙條功夫,作業也認真完成,老師們也就察覺不到什麼。表面看班里風平浪靜,一片和諧,實際上,卻是波濤洶湧。因為難免會有兩個女生對同一個男生有好感的情況出現。這種情況比較難處理。是要放棄好姐妹的感情呢,還是放棄那可能性不大的所謂愛情?有人會選擇友情,只因為那個男生的背影不是夢裡的那個,一點都不像。女孩子是奇怪的,一旦其中一個放棄了,另一個也不會繼續。男生摸不著頭腦,兩天前還是好好的,信還是滿滿的兩大頁,現在卻一個字也收不到了,發出去的信也沒有回音,像是斷了信號似的。兩個女孩子路過男生時,手牽得緊緊的,笑著走開了,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留下一臉疑惑的男生,心里納悶:“上次不是還在信裡說對方怎麼不好嗎,怎麼現在好得跟親姐妹似的?”一段不知道怎麼定義的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可以說是波瀾不驚,無疾而終。
等到初二結束,大家好像突然長大了。不知道是中考的壓力使然,還是真的長大了。小說也看膩了,看得多了,最後發現小說的情節其實千篇一律。最重要的是夢裡的男主角從沒有露過臉,小說看再多也沒有意義。宿舍開始真正的討論李白了,課業突然間變得重要。男生和女生也開始說話了,大多是討論學習,對於過去的那段曾經,大家都絕口不提。那些信也藏到了最隱秘的地方,或者箱子的最低層,或者記憶的最深處。大家的目標就是中考,還有什麼比未來更重要呢?班裡學習氛圍到達前所未有的濃厚,男女生互相幫忙。有了之前的一段無言交往,誰都不能拒絕誰,誰會真正忘記那些理想呢,那些連父母都不知道的可能只告訴了自己的夢。老班很是欣慰,得意洋洋地,到處誇學生聽話,上進。家長也很高興,像是看到了大好前程。
女生們在路上看見那個男孩子,也不閃躲,大大方方地打招呼。那段情竇初開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被塵封在心底。多年後想起,心裡會湧起陣陣暖意吧,誰會忘記那些陪伴在人生最尷尬也是最美好的時段的人呢?偶爾經過那家書店,看到幾個學妹在挑小說,不由得一笑,又是懷春季節。
“是啊,好久不見。”我笑著回答。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驚覺那背影竟和那時夢中的一樣。可是背影不是孤單的。我笑著往相反的方向,我的方向走去。噢,那些年,我們的情竇初開。


我愛的人,從不理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夢筆墨點成弦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