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15

有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有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在茫茫網海,有一隻鼠標,偶爾從我窗口劃過,不經意點擊了我的網名。從此,我的網名就有了靈性,我的心海就有了感應,海面就有漣漪蕩開的圓暈。當漣漪悄然散盡,海面不再平靜,寂寞不再沉默無聲。
金秋的夜,窗外格外寂靜,清風輕叩窗櫺,秋蟲在草叢低吟,月光揮灑營造溫馨,熒屏前就多了一雙迷離的眼睛。鼠標的滑動在網絡裡搜索,窗口所有你的信息都叫沉靜。我搜索了空間的每一個角落,都沒有捕捉到你的踪影;每一次的搜索,顯示的都是查無此人。我始終不能相信與你的邂逅永遠就叫無痕。
有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今夜,我又一次無眠,再一次顛倒在銀屏。在凌晨的曙色裡,我在等待那隻鼠標的跟進。空對銀屏,除了擠進夜色,就是南國遙寄出的大把大把的空靈。我知道,沒有目標的期許是隨風的飄絮,縱是只有開始沒有黎明,我還是在期許——等待著你下一次的光臨。
有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你那輕輕的一點,對你,也許是匆忙劃過的一瞬,而在我的心海,卻傳遞的是千年的約定有,不知你的心是否有異樣的感應?當你俶爾遠逝,我由此陷入深深的苦悶。那波紋優美的線條結出了一張無形的網,我猶如觸網的小蟲,無助地在網中張煌,縱使筋疲力盡,心中還期望你的頭像再一次閃亮在銀屏。
有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你來了,披一身匆忙,帶一身風塵,把我從夢中喚醒。當我倏然面對熒屏,你又神秘地消逝得無踪無影。在行影相吊的失落裡,我再次把散落的記憶拾起,封存在秘密的空間,傳給南國的雨季。然後,獨自躲在熒屏後面想自己的心思。
我不該怪你,是我沒有把塵封的心扉打開,沒有把存放的私語託付給月亮郵寄給你。因為我們還沒有觸網,沒有期遇,始終隔著鼠標與心的距離。
我不該怪你,你是一隻鼠標,劃過窗口,點擊網名,點擊精彩。你永遠不能守候一處,停留在某一個窗口裡。
我不該怪你,你是一隻鼠標,你的生命就是在延伸中點擊,點過天空,點過大地,點過風花雪月,點過花草蟲魚。當你駐足的那一刻,也許就是另一個落英繽紛的秋季。
你是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徜徉過我的空間,付與過真心,淌流過心語;營造過溫馨,傳遞過友誼;凝滯過精彩,憧憬過花季。於是,你不再是鼠標,我也不再是網名。當鼠標再次點擊網名,你就叫做網友,我就叫做知己。
當網友帶著真誠,當真誠付與知己;當網名有了靈性,當彼此沒了距離,即使天涯海角,即使網海千里,即使天各一方,我們也會倍加珍惜。因為,我們是永遠的網友,是地球村里最親近的鄰里!
你是一隻鼠標,點過我的網名。
你的真情如網海一樣深,我的心從此為你沉淪。你的Q號是我夜航的一盞燈;你的空間是一座誘惑的城,我用真心為你痴痴的等。你閃動的頭像吸引我渴望的眼神,你別緻的裝扮是一道獨特的風景。你的再次點擊,拉近了我們心與心的距離;你的頭像再次亮起,我們已經近在咫尺。
從此,我們不再是網絡的陌路;從此,我們不再是網絡最熟悉的陌生人……手帳の交換苦しみ恋愛相談どうぞ季節ですね季節して下さい大学時代時初め当てが外れる、


不離?不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愛的人,從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