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19

那一世;我跪拜佛前


那一世;我跪拜佛前,禪心禮佛,求賜我誠篤靜心,再次輪迴重逢有你。

那一世;我孤獨成客,飄蕩世間,赴盡塵世;顛覆癡狂,又尋你千百度。

--導讀

凡塵幾度,清淚盡千行;明月如霜,雨絲風片,墨滴相思。流水潺潺如煙波畫船,飲酒愁腸,載滿共渡千年的情思,尋覓有你的海角天涯。離歌之音,舞風歡我淒涼。

花事花落,霧裡千尺瀰漫,尋千夢繁華,一紙紅塵淡字寒。相思憔悴顏易老,鬢髮思盡皆蒼白。我渡著穿越時空的雲浮,沉溺在癡情的癲狂裡,只想與你共度紅塵無淚。

筆斷腸句,提筆​​又悲春秋。芳華塵埃鬢染殘絲,清淚濃墨闌珊一度風花雪月。萬般風情緣愁萬縷,一負韶華指沙流年,錯落滿行清淚,遠涉紅塵遙遙長路,猶如西樓望月無言苦思情。

醉知夢迴,寂寥相思無邊緣,我多次尋找一個岸堤,靠近故里,笛聲短歇,與華燈初上漫步行珊。無數次錯過疊凝寒眸光,然、情不情,隨夢千緒碎心淚。

你是我前世的花,在紅塵苦海邊緣將寂寞調謝,縱使流年擱淺如煙花散盡,夢繞千魂在呼喚的思念裡滄海桑田,傾城一顧我所有。漫漫紅塵,注定一生無法忘卻你的模樣。

前塵往事,斷續連接著有你的續劇,一如故事裡的劇本,無論何時何地,主角不缺缺了你。那些曾在愛河裡雲荒苦歇的往昔,在夢醒的邊緣,留下了無痕的嘆息。

題詞窮哀的痛鳴,如小樓煙雨定我意,緣來緣去的吟篇,開在荼蘼的思量裡。芸芸眾生的川流不息,在念起的那一刻,短語無求,當歸宿命,冰融在世俗的引渡裡。

相思無盡,清淚兩行訴浮生能幾何?我禪心地問佛;佛說:世間皆苦,苦難共度,自思量,終難忘,緣來無樣,緣去無影,留影歸心,皈依苦海。

清淚無言,執筆墨淡心能許誰天荒?我苦心問禪客;禪說:茫茫生死,定有天數難劫,皆一切定數從緣始到緣終,之所種植回憶,根植苦老,淡忘相初,難解相思意。

那一朵爛漫的花開,在輪迴路過的必經之旁,曾沉迷我一世歡顏,我用寂寞化作雨滴,濕潤了等待裡的千年古道。那一轉身不經意的回眸,擦肩而過。時而想起,如畫繁華。

朝飛卷霧的夢里花落,千尺幾度顏憔撕碎了誰的一世迷離?似水流年褪去的歌弦伴奏了誰的一世情長?總是就這樣俯首在醉酒月華的黑夜,用思念喚作相思的裳衣,可不知如何去穿越唏噓幾世的清歡。

夢迴曲水,一經流年,歲月闌珊的輕步謝幕著千帆過盡的一片寂荒。那年恆靜無言,綿延在微動的奈何裡,徒增了一段沒有因果的塵緣,一世告白,舉杯一醉方才休。

煙雨江南,秦淮河畔的等待,載滿相思的濃情,十里長亭裡的孤影,像舞起的淚兒一樣微渺,我與愛你的擦肩無數次在相思裡邂逅,倘若踏翻塵世浪,擔負古今愁,那麼會不會相憶相知,相守相望?

萬卷清詞,抒寫著歲月流逝的渴望與憧憬,某一時刻在某個驛站,我們曾停歇,無數次轉身,以為再也不會來到,可終將還是躲不掉時光的安排,細數流年,戀水雲間。

如煙幾度,遙望緒情,寂若安年,繁華忘卻,輪迴裡的夢,紅塵裡的淚;夢境繁華,輪迴心弦。相思的影只重複著風裡的楓紅,依依淚湮阡塵,落定塵埃。

總聽人常說;“緣分開始的時候,一直都是沒有預約的,若心動,淚兩行;所謂繁華,抵不過似水流年的荏苒,念起、萬水千山;念滅、滄海桑田,對望了,相知了,注定只是擦肩,哭過,笑過,也只是曾經”.

很多次,我徘徊在這句話的邊緣,深知;明媚是風雨過後的晴空,蘊含的淚光,是前世淡墨的清香。緣分裡執著的繁思,是情感糾纏裡的倔強,世事的迷局,是太回憶一段過去,而忘記當下的未來。

凝聚的相思,靜守千年,鋪​​開在記憶裡的若影,將靈魂深處的情​​弦渲染成色,裱糊如畫,塵世間的喧囂,在往事的雲煙裡,淡淚隨風,聆聽滄桑淺唱低吟的離殤,在白駒過隙的淺淡裡,唯有清淚兩行。

前世今生,塵緣如夢,青絲暮雪枉然,讓悲傷渲染的金碧輝煌,時光劫裡的萬千風情,被風華迷離的像昨夜幽夢,蕭條不羈,鳳起漣漪,卻怨哀曲,望蒼穹,淡淒恆古,飄眷戀,淚水溢滿雙眸。

此生,循環在輪迴的夢裡,讓相思飄散枯萎的花瓣,在短暫的纏綿里,像悠揚婉轉的清律,憶起;夢里相識,別離;清淚朦朧。纖指紅塵,塵寰闕歌,相思若影,唯情長淚行。

關鍵字: BMI 情感 故事 靈魂 枯萎

一株開花的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著風的腳步悄悄隱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