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3/26

煙花燒


喜歡“煙花”二字,空靈而寂滅。Fashion因爲刹那多了一層吸引。短暫而美麗的東西有一種劇毒似的瘾。比如煙花,比如愛情。

煙花燒起來什麽樣——2010年的最後一天,Star午夜,我在飛機上,僅能裝五個人的小飛機,在太平洋的上空。

忽然看到了煙花,在太平洋兩岸的煙花,Time yearbook像一朵朵絢麗的花朵,那麽亮那麽藍。就這樣跨過了2010年。

午夜鍾聲響起的時候,Millet eat駕駛飛機的美國男人說新年快樂,他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唱著英文歌。而我看著兩岸煙火和身下黑不見底的太平洋,Heart lengthy心裏一陣說不出的悸動與心酸……

這世間,有誰真正了解對方的傷痛和難過呢?最愛のペット即使愛情,都顯得那麽微薄,可以抵擋多少寒流呢?友情和愛情都是用來短暫取暖的,惟有這一片片的煙花燒起來,Summer知道你怎樣疼過,愛過,落寞過。

喜歡臨近過年的感覺,像一個人在熱戀著另一個人,kyttrce兩個人爲新婚做著准備。除夕是新婚,一下子就有失重的感覺,那種渴望呀盼望呀突然到了最高點……然後開始下降了……若有所失。

滿城煙花燃放得多麽繁華。獨自站在窗前,Small fresh發著呆。明天早晨,一地碎屑——殘余的爆竹偶爾響一聲。清冷的早晨,是穿著新衣臉上帶著疲倦顔色的人們,昨夜的狂歡過去了。恰如一場煙花燒,恰如一場最熱烈的愛情,最燦爛的,不知不覺,悄然過去。

有一種酒,很烈,也叫“煙花燒”。不知怎麽起了這麽烈豔的名字,三個字分外醒目,燙人的眼。一口下去,有種莽撞的疼。kyttrce.overblog.com離開它多年,舌上落落寡合。劣質酒,有一種放縱的刺激,像初戀,一切還不懂,所以,才敢說生生死死的話。兩個人吵了架之後,連活都不想活了。

其實,哪有什麽生生死死呢?多年後,平淡地走在街上,看著煙花那樣寂了滅滅了寂,風吹起粉豔豔的風衣,心底裏卻還是安靜的。做了外豔內涼的人,再也不掙紮,自己內心的煙花燒,也過去了。


我們那份愛是否還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有些人真的不值得你對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