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3/30

我那些高閣裡的花

兩盆仙客來生髮水,買的時候,花嬌葉肥,涊栱厝俥看得人跟著心花怒放,眼前卻葉殘花怠,一副衰敗的慘淡景象;一盆蔥籽僅發了針尖似的兩根,瓜葉菊發了芽卻 不見長勢;不知朋友拿去的報春長得怎麼樣了,對她極度不信任,估計也養得只剩花盆和泥土了。最讓人心痛的還是買時長勢喜人的桅子花,打苞近兩個月了還是花 顏不展,葉子卻長了不少鏽斑,一開始懷疑是炭疽病,後來估計是經不起雲南的大旱,目前也是病入膏肓了。這高閣裡的花如此經不起折騰?
(1)順勢買賣;
(2)以時間及價位“超越平衡“以確定轉勢。四圖表形態訊號一般人了解的江恩理論,是以時間週期及價位比率為主。不過,實際上,江恩決定時間用價位比率是 否對市場起作用,仍然十分注重圖表形態上的訊號。他指出,歷史是不斷重複發生的。因此圖表形態對後市的含意亦是有跡可尋的。當市場完成收集與派發的過程 後,市場一旦超越圖表形態上的突破點,市勢將見快速的波動。江恩的形態分析十分簡單,都集中在轉勢形態方面考慮買賣生意

我想,兩盆仙客來 在花店的時候,花店老闆百分之百給它施了催花催葉的肥料了,不然應該不會那麼快的走向死亡搬屋服務。如今哪一行沒有違背自然而人工干預的成份?而且很多還是公開的 秘密:提高瘦肉含量的瘦肉精,誕生紅芯鴨蛋的蘇丹紅,改變植物原有性狀的轉基因,激素催生出來的飼料雞……人工干預,不勝枚舉,約摸花店對盆栽的干預只算 是皮毛。
仙客來、花籽,本來不寄什麼希望,唯獨對這盆桅子花,可謂之定時定量的“飼養”,還不時吹“仙氣”催它快些吐露芬芳,可它卻一臉漠然的紋絲不動,一幅愁眉 不展千千結的哀怨模樣,讓人無端的觸景生情,於是盟生了送人養罷的念頭。不敢再養了,人如花,花如人,總有太多太多相似的地方牽引著敏感的神經。可是又忍 不住掙扎,某人就不信了,學了三年林業,還養不活一株桅子花?真是怪哉了!
是的,很遺憾,學了三年,如今卻還是什麼都沒有實踐,唯獨想起那些越發生疏卻越發溫暖的專業術語,胸徑、樹高、林分、標準地、材積、蓄積量;想起那些沉重 卻很有意思的儀器:羅盤儀、水準儀、花桿、測繩;想起那些很有意思的實踐:嫁接、移株、大樹移栽、土壤分析……太多太多了,可惜啊可惜,樓林不納綠魂夢。 終究是夢!
我想,有的人性格里必然有野性的成分泰國旅行團,一親近自然就找到了自己,如同脫韁的野馬奔進了曠野,如同掙脫的野兔撒著歡鑽進了灌叢,如同籠子裡的小鳥扑騰著翅膀飛向了自由的天空。若能有一天,翻山越嶺,山谷丘壑,涉水淌灘,到達夢想的終點,興許會狂喜不已。
我想,高閣裡的花,可能也有這樣的無奈,它不想生活在恆溫恆濕的大棚裡,飲露餐風才是它的夢想,可是誰懂? !
不是選錯了專業,是入錯了行,不是走錯了方向,是生活的羅盤偏離了正南方!




業務員的一些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別離經過的時候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