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3/22

業務員的一些事

中年女人依舊是不耐煩,拿起電話按了幾下,“喂,王總嗎!深華印刷的又來了,妳要不要回來把它結了,才多大錢啊!省得人家天天跑。他們在等妳,妳趕緊回來吧!”
說完,電話壹挂,手壹揮:“接客室等吧!”


我們也沒說什麽,腷栱厝俥只好在接待室等候了。看著廠外貨車不斷進進出出的畫面,還有那些汗流浃背的工人,我心裏不禁壹問,“他們的工資有按時發麽?”
業務的話不多,他似乎早已對這樣的等待漠然了。拿起准備好的閑書,自娛自樂地看了起來業務轉讓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到有人敲門,隨後壹個年紀跟業務相當的男子進來了,似乎跟業務很熟,壹下就閑聊得萬分起勁。不過也只是壹些互相寒暄的客套話罷了。
我在旁邊聽了些時候,對這些並沒感太大的興趣。不知什麽時候,業務用平和的語氣終于把正題拉出了,“王總,我們廠那3000元,可以結了麽?都壹年了,您看您的廠這麽大,說沒3000元,沒人信啊。”

老板臉上帶著幾絲狡黠,“好吧,結就結吧。不過,要等我壹下!”
“沒現金麽?”業務似乎預料到點什麽。
“我這次只能開支票!那妳要不?”老板笑了笑,轉身就不見人影了。他好象早就知道,我們壹定不會說不要似的,但事實真的如他所料。
又過了半個小時,男子終于進來了,兩手空空的。
“下午來好麽?支票沒了!”
我有點按耐不住了,可是我卻如往前壹樣坐在凳子上。
“王總,別玩好了吧?上次給我開的那張期票,結果卻兌換不了,今天又說沒支票?”
老板仿佛裝出滿臉的無奈,喊叫到“我也不想的,剛才找半天了,下午吧,下午吧!”
業務,在臉上似乎也看出了幾分怒火,但嘴裏是不會說的。
“走吧!”業務說完,就徑直邁出門口。
我也尾隨跟上。
“下午真的來嗎?”
“算了,當我送他3000好了,追了差不多1年了,就算收回也不夠補油錢!”
是的,當時的情景我現在還記憶猶新,那是我第壹天工作的情景。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也收過很多次錢,也跑過業務,可是這3000元真的如業務所說,再也沒去理了。
東莞改革開放30年了,眼看著工廠不斷地聳起,壹片欣欣向榮的大好氣象,可是,市場經濟的誠信原則,似乎或多或少地被人淡忘了。生意場上太多的惡性循環,讓人總覺得有點望而生畏。工人天天加班,訂單也接了不小,可是錢卻沒能收回。生活好起來了,房子也住起來了,可是,暗地裏心裏還是明白,房還得供幾十年才真正屬于自己,就像收錢那樣,永遠也收不完,除非妳倒閉了operable walls system
我拿起遙控把打開電視,恰好看見壹則新聞,“XX地方XX廠XX老板自殺了!”
我想,那老板應該也是這樣吧,別人欠他錢 ,不還,他欠別人錢,也沒能力還。
心理素質欠修養,精神壓力難排解,最終只能作出這悲劇性的選擇,暈!能壹了百了麽?
陽光依然燦爛,街市仍就繁榮。我的業務助理的短暫生涯很快就結束了。
社會小天下,人生大舞台,我應該扮演什麽角色呢?
 




窗前的老樟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那些高閣裡的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