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2/04

寫給我的好友們

一直以來,我都被一個問題困擾著,就是我發現好友越多,我的煩惱越多,儘管我想盡了辦法企圖解決,卻原來都只是徒勞。此號剛申請的時候,我是沒有準備加人的,特別是新鄉人,不知什麼原因,我對新鄉人一直有成見,總覺得這裡的人和我之前接觸的人群很是不同,讓我覺得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抵觸,所以在填寫資料的時候,我特意選擇了別的城市。信陽是我的無意之選,當時就想著只要不是新鄉,寫哪兒都成。之前我已經有了兩個QQ,上面都是些生活中的朋友,起初的我是不和陌生人聊天的,申請這個號,是想在此試著寫點什麼東西,作為私號用的。可後來有好友請求,我也就接了,加我的好友自然也是信陽居多,慢慢的我也就習慣了網聊。其實直到現在,我依然慶幸自己當時選擇了信陽這座城市,因此才認識了很多信陽的網友。信陽人給人的總體感覺就是熱情好客,對人彬彬有禮,隨著了解的增深,也慢慢的讓我喜歡上了信陽這座城市和那裡的人,儘管直到現在我都不知信陽到底在哪兒,卻對這座城市充滿了深深的好奇與渴望,我不知道是怎樣的一方水土,可以養育出這樣一方出類拔萃的人。不可否認,到現在為止,我的網友信陽人居多,而我聊的來的也大都是信陽人,也許是對那裡的人群有一種深深地喜歡,所以,有時候我也喜歡以信陽人自居,其實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騙朋友,關於這件事我也在《一季隨筆》裡提到過,很多時候都是因為懶得解釋而將錯就錯關節痛

不可否認,在最初的網聊中,誃菏臥我是快樂的,與那些有知識有修養的朋友聊天,真的是一種享受。彼時我大概有五六個聊得來的朋友,工作之餘,大部分的時間就是用來聊天,曾經也一度很是癡迷於那份快樂。可就從前年的九月份,我開始了學著寫日誌,從小就熱愛文字的我當看到自己的文章第一次被轉載,那種喜悅之情可能是別人無法理解的,所以從那時候起,我開始慢慢的淡出了網聊,懷著一份癡狂的熱情想重拾少年時代的文字夢。再後來,我的文字慢慢的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好友請求也隨之增多,那時候我已經不再熱衷於聊天了,把更多的時間用於了寫作,我只想用自己的文字寫出自己獨特的人生感悟,當看到自己的文字也可以為更多的人代言,那種喜悅之情是無以言表的。可就在此時,我發現自己的煩惱也隨之增多,而這些煩惱,都是來自於不理解我的網友。在此,我很想跟新朋友們說幾句話。就先說我使用的頭像。我之所以用,那肯定有自己用的理由,可很多的新網友上來就拿頭像說事兒,要么就直接問我究竟是男是女,要么就問為啥要用一個男人的頭像,有些自以為是的甚至要我更換頭像……任我怎麼解釋卻彷彿都滿足不了他們的好奇,打消不了他們的疑慮。解釋的次數多了,我就累了,煩了,甚至有些抵觸了,我真的很想跟朋友們說,用什麼樣的頭像是我的自由,您真的沒有必要刨根問底,我也沒有義務一遍遍的跟您解釋,我用自然有我用的原因,請您不要再問好嗎?還有就是地址問題,幾乎每個新加的網友在得知我是新鄉人以後,都要問我為什麼寫信陽,當我實話實說的時候,他們反倒一點都不相信,還說我不夠誠實,沒有必要去騙朋友,有的還大有打破沙鍋問到底之勢,弄得我好不耐煩,我想對你說的是,我不是什麼罪犯,沒有必要回答你的任何盤問,我愛寫哪兒也是我的自由。還有,我更不是一個喜歡說謊的人,也許我做不到完全真實,但至少網中的我是真誠的面對每一位朋友,我一直渴望、也力爭能在網絡中活出一個真實的自我,所以,網絡裡,我從不輕易說一句謊言,這一點,那些陪我一路走來的老朋友是最清楚的。所以,親愛的朋友們,希望你能相信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因為我沒有撒謊的必要BBQ燒烤場

其實最令我頭疼的就是網聊的問題了,我說過,一年前我就已經淡出了網聊,所以,我不與你網聊不是因為你不好,更不是因為我有多清高,我只是想在網絡中活出自己的隨心所欲,活出一份輕鬆自在!我不想用敷衍的話語去陪你聊天,那才是對你的最大的不尊重。但有很多新朋友對我的做法根本就不理解,打來招呼我說忙他還會問在忙啥,有的甚至會在我根本不回复的情況下不斷的說話,更有甚者,會因為我沒有回复而說我自以為是,自高自大。面對這些曲解,我真的好無語,老朋友們都知道,關於不網聊的說說我已經寫了不下十條,能理解的朋友自然理解,理解不了的朋友我也無可奈何。我說過,我是一個三個孩子的媽媽,我有自己的工作,還有那些忙不完的家務,我真的沒有足夠的時間陪朋友們聊天,不是我有意要怠慢你們,是因為時間和精力都有限,每天都有很多朋友說話,如果我都一一奉陪,那麼即便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用來聊天恐怕也不夠。所以,我真的希望能夠得到朋友們的理解,如果我沒有回复您的問候,請您諒解!我不網聊,並不是針對新朋友,更不是針對某個人,老朋友也一樣的,只是新朋友不知我的習慣而已,因此,我也想藉此文,讓新朋友對我能有所了解。還有就是,晚上的時間看到我在線,請您不要打招呼,因為我晚上在線一般都是想寫點東西,所以真的不希望被打擾到。就說昨天晚上,我本來很想寫文章,可是有將近二十個好友不斷的打來招呼,我剛打出幾個字,一個窗口抖動就得重來,還有的是上來就發視頻,讓我好不鬱悶。也許我真的不該讓頭像亮著,可我真的不喜歡隱身,最後無奈的我又寫了條不聊天的說說,其實我真的不願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好友,但我的確不喜歡聊天,所以,我希望那些喜歡聊天的朋友們刪除我,因為我無法滿足您的要求,更不想堵您的心,那麼,我就把主動權給您,請您刪掉我!還有那些喜歡視頻的朋友,以後千萬不要給我發視頻,否則,我只能刪了您深圳攝影公司

當然,網絡朋友帶給我最多的還是溫暖與感動。一直以來,我都很感謝陪我一路走來的老朋友們的理解與支持,比如:紫竹苑主、雨中漫步、眨眼的北極星、紫雨,香香雨兒、活潑、浪漫水晶、女人如花、荷韻悠悠、默默守候、寒冰冰冷玫瑰、……等等,我就不一一列舉了,這些朋友,有的我們根本就不曾網聊過,卻一直默默的陪伴在我的身邊,關注著我的動態,這真的是一份幸福的感動!正因為他們的善解人意,才讓我在網絡中倍感溫暖,也正因為有了他們的陪伴,才讓虛擬裡的我不再孤單。在此,一季真誠的謝過,謝謝你們的理解與包容,謝謝你們的認同與支持,我一直堅信,網絡自有真情在,而你們就是網絡賜予我的最好的禮物,是我生命中一首溫暖的歌!


荷花的聯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心經過簡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