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15

走過各自努力的同窗

我工作了,但巧合的是,我大學的老師是我們廠的外聘工程師,當初的師生變成了今天的同事,由他關照,我進了我廠的技術部,著手新產品的研發工作,但是,在學校我乃熱血少年,有干掉牛根生之志,至於課內的工程軟體更是不在本小爺關心範圍,學的是一塌糊塗,而今此技能有用武之地,方恨當初輕薄怠慢。心痛之時,吾師對我說“你們在學校學的那一丁點皮毛不實用”,聽君一席話,讓我一陣好驚招牌設計

想不到我已經是走進社會的人了,這么快,以前在寫作文時總是說“在未來我們踏入社會----- ”,然後到“在我們即將踏入社會 --- ”,而現下我已經離開了學校,是不是真正意義上踏入社會了那,而以前所說什麼棟樑之才究竟有沒有實現那? 只是國家棟樑在現下我看起來怎么那麼抽象那,是不是所謂的愛國只是將給在上國小的國小生聽得那。現下,我只想關注的是我那可憐的工資什麼時候發,又是發多少﹗呵呵 ,悲劇不shops in hong kong

理想是現實的殉道者,羙歲埗姷泰想想看有多少理想被現實撲滅,踩的粉碎,理想與現實的巨大落差又使多少熱血青年夢斷從公司面試出來的那一剎那,繼而抱怨社會真** 不公平,老子為何落得今天這幅田地。鑑於這種狀況,對於曾經熱愛學習,熱愛勞動的我心中的三好學生我無話可說,你也只能怨在這社會太黑暗,怨李剛有太多干兒子。但是對與上大學的百分之八十的人說,有今天的地步你應該感謝這個社會讓你清醒,尤其是從農村出來的孩子,家庭條件不好的孩子,你們要知道,在我們這個年齡,是應該獨立的時候了。不要說,做人太累,只求瀟灑走一回,這不負責任的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關愛你的人。當然,人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存狀態,是選擇充實自己還是選擇頹廢自己,這是別人所無法干涉的,只是到最後包不要抱怨這個社會沒有給你機會,也許你又是思想很矛盾,但我要告訴你︰“哥們,人本身就是個矛盾”。勸君別多想啦,抓緊干點實事吧。理想無成本,但同時也很廉價。

高中是個神經病醫院,患者病症大多是神經過敏,神經過度緊張,這種病不是先天性的,而是後天在社會大環境下太多的人強加與無辜的患者的,我記得我在那個時候,我+ 也病的挺厲害的,但有太多太多的人比我病的更厲害。那個可怕的年代想想我們不到六點就要起床,有的患者五點出頭就爬起來了,然後,迎著朦朧的還未亮的白天立馬去操場跑早操,在未開跑之前,原則上是放鬆心情的時間,但是有的患者這時間舍不得浪費,口袋裡要放個小本子,在這個時間要背英語單字,要背誦物理公式、化學公式、數學公式 。 而這些東西中的大部分,歷經我十年五載調查發現下將來的今天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根本用不到(此數據不具有威權性),而在他們的影響下久而久之形成了主流,一個操場的人都變得神經兮兮,病情越來越嚴重。然後早讀,早飯。當上午上第一節課之前還要宣誓,對於這每天兩次的宣誓我極為反感,麻木。在我看來對於認真的人是洗腦對於不認真的人也就是那麼個形式,就像當官的透過各種形式收紅包一樣也就那麼回事,接著就是一整天的治療期間,患者要接受炮轟濫炸似的被動性知識灌輸,在患者還未形成獨立的思想之前總是聽神經科醫生的,醫生說是不用管,早學習好了早出院裝修公司

大學,我現下對大學也沒有一個可以讓自己很明確的定義,從過去得向往,到現下的悵惘,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很多, 我的生活模式在此時有了一個質的轉變,就像雛鷹開始了飛翔一樣生活開始獨立,自已養活自己意識在此刻變得尤為強烈,在思想上也相對於以前可以用顛覆來形容,以前在潛意識裡翹課的都不是好孩子,都是混子,可是現下我們班要說曠課我可以做頭把交椅,好像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不曠課有點不正常,我不明白,現下的放縱是不是對以往的束縛的彌補和叛逆、挑戰。

大學這兩年裡,如果定義不那麼嚴格的話,我感覺我就是一位修道士、是一位苦行僧,一步一步的實現著自己兒時的夢想,因為我有足夠的空間足夠的時間去完成這一切,大學為我的夢想提供了一個寬廣的平台,這一是我最喜歡最推崇的地方,在這期間,我接觸了街舞,還學會輪滑這些比較新潮的東西,由於課余時間比較多,再加上曠課的時間,我可以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閱覽室裡看自己喜歡看的書,可以唱很多很多的歌,可以嘗試著去學習素描,可以在三天之內看完一部長達三十多集的電視劇,,可以去打工,然後將掙來的錢,報仇一樣揮霍掉。。。所以,我的大學生活也是充實的,儘管我的專業課學的一塌糊塗,但是據我了解,在全國各大學府不曠課的人所學專業的專業水準,也是那麼回事 ,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沒上過大學的人都知道,正直燒光年華,豈能虛度,至於人生事業啊、社會主義建設啊這些渺茫而抽象的事情想想都覺的時光虛度,更別提存去實踐啦,基於這樣的心裡,莘莘學子在上課的時候要養精蓄瑞,抓緊時間睡覺,因為課後還要遊戲、還要戀愛。還有許多在這個時候比上課更重要的事情。 在我的經歷中我的學校還算民風淳朴,而一些大學在我看來就是網吧、旅館與妓院三位合一的高度集成,想想在這個時候,只是皮毛現象的出現,也就不必大驚小怪了。

和我一起朝夕相處的同窗,現下都已經去實習了吧,我很珍惜和你一起走過的日子,懷念和你們一起吃的每一次不尋常的飯,懷念和你一起漫無目的的踏了不知多少次的莫名湖畔垂柳下的小路,懷念我們一起唱過的歌,懷念我們的輪滑,懷念我們的文學社,懷念我們的閱覽室-。,明天,我們將帶著我們所擁有的這一點皮毛去獨立的闖蕩社會,過去的值得懷念的將她放在心上,其他的統統忘記,最重要的是不要對過去有所遺憾,請帶著一顆勇敢自信的心 。- 上路。


四年在分別時消磨殆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飛逝的愧疚無法彌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