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01

帶走純真再帶走純潔

夜深了,窗外滴滴答答的,好像深秋,可飄落的雪花告訴我已經是冬天了。如同以為自己的心理滯後自己的年齡一樣,季節在我這裡同樣滯後著。前幾天一個同事興致勃勃的計算著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放假,語氣中是快樂和期待,我有些淡淡的焦急,又快一年了嗎?所有的計畫才剛剛開始啊。時間之於我是趕不上的列車。

傍晚準備寫一寫今年的第一場雪,停電。兄弟打來電話,告訴他要“讚美這飄飄揚揚的雪花”,動筆已到現下。滑鼠點擊中我又過去了一個本該充實的夜頭髮護理

出生在北方的我自幼喜歡雪。記憶中的雪漫過腳踝,踩上去吱吱呀呀的,塞進衣服裡涼涼的很精神,融入歡笑中飄得很遠很遠。冰冷的鞋襪在晚上總會被母親烤得暖暖的,讓我第二日仍可以在雪中肆意玩耍。

少年時的雪紛紛揚揚,像梨花似蝴蝶在空中飛舞,如同她潔白的衣著。至今無法忘記在雪中的相約,忘記了寒冷,只有濃濃的雪和青澀的我。陪我去的兄弟說,遠遠看去,就感覺你們兩個小,小孩。轉眼已經不是孩子,彼此卻是陌路噴畫

大學時期的雪是後山蒼茫的松樹上白白的小帽,是給兄弟出主意約某個女孩出去拍雪景,是天飄雪,人飲酒,是雪地裡滾動的足球,是無人入眠的宿舍裡明滅的煙頭和或詼諧或傷感的對話。

現下仍然喜歡下雪,仍然喜歡看蝴蝶般的雪花隨風飄落,高高的白楊晶瑩剔透。可是會擔心住校的妻子會不會冷、怎么吃飯、是否害怕;會擔心班聯會不會玩雪弄濕了衣服,會把打雪仗的孩子叫進教室,看著如同當年的自己一樣被禁止玩耍的孩子沮喪的表情,心裡沒有一絲愧疚。“這些孩子,不怕冷啊”玩雪的快樂自己已經無法體會到了。

我想明天會是個晴天,雪照銀光的世界是個童話的王國。計畫著給自己的學生上一節福祉課,還他們一個被雪花堆砌的記憶Label Printing

如梭的歲月,帶走純真帶走純潔帶走夢幻,留給我匆匆的步履。窗外的風大了起來,冬的感覺隔著窗子滲進小屋。

關鍵字: 快樂 世界 季節 童話

尋夢一個稱心的意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四年在分別時消磨殆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