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0/10

有喧嚣的光和热


身居鬧市,心卻渴望著覓索一片清淨幽雅地,哪怕是很小的緊容單人的空間,無論是自然,還是室內,心已十二分的滿足了。

晴日,六時即起,便開始了我的尋訪路,天已白亮,但周末的校院人形疏落的,大概是夢魘擾人吧!空氣中充斥著一股股青春味,我知道春已走過一大截了,漫無目的的神遊,不用思維步子向右還是向左,不用考慮游向是朝東還是朝西,總之,在這良辰美景裡,那裡多一個或是少一個我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就這樣便茫然的踱步在龍吟湖畔。遊人並不少,遍畔播散著DJ版的現代快音樂,觸碰到我的耳膜時,我絲毫沒有為著一茬搖頭晃腦的人的生態覺著幸福或是滿足的。在我的內心柔弱處,總覺得幸福是古樸的原始村落裡迷糊著眼雙手互拱袖筒裡的曬太陽的黎黑的老農,抑或滿足是早春節侯黃土地裡犁地的老農在犁溝間的黑甜一覺,但是在這日新月異的時代背景下,這樣的幸福或是滿足已日漸淡出了農[B]村,逐漸成了難得一見的原始風貌,成了奢侈…,是的,是高科技的東西奪走了這一茬搖頭晃腦的人的安寧祥和的生活。

沿畔勾留了大半圈,忽然的覺著沒有人會在意我的到來與離去,彷彿我與他們毫無瓜葛,我們只是生而平等的人罷了,在這個充填著冷漠的人際裡,其他人並沒有義務去在乎一個陌生人的,一切靜極,清極,秀極。但是並沒有一星一絲的失落感無端奔上心頭,只因水在,樹在,我在。萬物把我調諧在自然的溫存與愛光裡,我便又次滿足的微醉了,才在鵝卵石平舖的羊腸小道,走上假山,翠滴滴的木葉子摸索了我的頭,彷彿是母親的那雙溫厚的手拂拭過一般的愜意,林子間一星半縷的花,有的綻放,有的打著骨朵,彷彿是朗朗夜空下的幾宿星子,只是換了背景罷了,可以分別的是此時是有清香的味兒的,而夜下是沒有的。輕柔的摸碰一下它覺著葉莖的冰力,微闔雙眼,鼻子湊近,感覺淡淡的清香汩汩的注入你的骨與髓,倍感清爽舒宜。大自然總是把最靚麗的姿色毫不吝嗇的呈現給世人。

走上假山,一泓清泉穿透葉障現顯在我的目前,四圍沒有有人的喧囂。我想攤坐在這水湄的石頭上閱讀該是心曠神怡的事吧!隨手掏出夾在腋下的張曉風的散文集,她的文字清秀雋逸,是充滿靈氣的,文集的開篇便是她的﹤我喜歡﹥,深深的勾引著我的心魂,有一段“我喜歡冬天的陽光,在迷茫的晨霧中展開。我喜歡那份寧靜淡遠,我喜歡沒有喧囂的光和熱,而當中午,滿操場散座的曬太陽的人,那種純樸而原始的意象總深深的感動著我…”,這種觸摸我心靈激起共鳴的文字除了巴金先生的小說外,她是第二個人了,我深深的為著偉大的文字覺著敬畏。

池水約莫半米深,伸手捋一把青洌冰純的水,輕輕地撒向水中央,彷彿是天雨落下一般,聆聽水珠碰擊水面的聲音,是天籟之音吧!我久久的屏氣凝聽,這種毫無人加工的的聲音也該是一種巨大的奢侈!難得的享受吧!它值得我用崇敬的心靈去讚美。

沿池邊小走幾步,伸伸腰板,隱隱的察覺到東方的天際格外的紅,太陽就要穿透雲層照徹大地了,回頭展望來時的路,風景似乎散漫了一點。小市裡的群動,這時候已經開始,我也該回校了。

我覺著文字與自然是那般的純粹,悠遠。它們清純溫馨的如同一泓清泉。在文字與自然的交接下,我覺著了心靈的寧靜。慰安與溫情。我喜歡活著,生命是如此的充滿了愉悅。

一種鄉居的倦怠無端襲上心頭,只是一剎那
用最簡單的方式生活 爲了繼續而生存 塵埃落定的季節 找尋生存的緣由 曾經折柳清風飄蕩 轉身時光遠去 埋葬在森林的神秘 手中的扇,古老的故事 飽覽群山環繞 最後停下筆觸 相逢在命運中妥協 偶爾回憶你的時候 放手回憶翱翔天際 在痛苦中了解愛 唯我風景依舊 擺脫孤獨的背影 岸的那頭分隔你我 站在在分叉路口時 在沒經歷過以前 心照不宣的離去


一切都經不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被遺忘的溫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