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27

菲傭

    菲傭的英語都不賴
    菲傭中絕大部分人既受過高等教育又懂英語,還接受過一定的家政專業培訓,因而素有“世界上最專業的保姆(Domestic helper)”之美譽。根據香港入境處最新數字顯示,截至今年6月,共有逾22萬外來傭人在香港打工,其中女傭的數量就有約11萬人,占總人數的一半。
    由於菲律賓國內就業形勢近幾十年來始終嚴峻,大約有近40%的菲律賓人長期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所以出國當保姆成為很多菲律賓女子的夢想。在菲律賓,許多家庭都認為女性到海外務工是件很光彩的事。更有不少本科畢業生甚至碩士生都加入到保姆的行列。
    菲傭能占領香港家傭市場的大半邊天,也和她們自身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有著密切關系。香港家政服務公司的有關人員介紹說,香港菲傭絕大部分擁有高中或大專以上學歷,不少來香港前還從事過護士、教師等職業,非常適合照顧嬰幼兒,護理老弱病人。此外,由於菲律賓實行雙語教育,所以菲傭的英語水平可想而知。
    記者采訪的一名叫Tiffany的菲傭說,有時她的主人夫婦晚上外出,她就在做完家務後幫小主人輔導英文。因為她從上小學起就在國內學英語,輔導上小學的孩子對她來說還是力所能及,綽綽有余的。
    菲傭為什麼賺那麼多
    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中也出現了外傭雇傭中心,盡管菲傭的身價比“國產”保姆高出幾倍,甚至十幾倍,但她們在高收入階層的家庭供不應求。
    菲傭為什麼能賺那麼多?究其原因,有以下幾個:
    首先,菲傭名聲在外,從上世紀70年代起,就成了不少香港家庭必不可少的幫手。在香港,菲傭的正當權益得到法律保護,除了有最低的月工資標準(大約 3800港元),還能像其他香港人一樣享受星期天和其他公眾假期。此外,每年她們還能享受一次回國探親的假期,往返路費完全由雇主承擔。
    其次,菲傭大多友愛善良,吃苦耐勞,善忍讓,易於適應並融入異域文化和陌生環境,因此很受雇主歡迎。香港人都反映,菲傭都比較講衛生,早睡早起,生活習慣好。據說,菲傭每次遛完主人家的狗,都要認真地給狗洗澡,一次就洗半個多鐘頭,每天要洗兩到三次。
    目前,在港雇傭菲律賓女傭的多為公司老板,海外來港定居人員或是明星歌星等。據他們反映,經過一天緊張的工作之後回到一個五星級的家,不必為家務事和照看孩子等瑣事費太多的腦筋。 
    菲傭在港生活不容易
    對於菲傭來說,她們背井離鄉,遠離親人,感情上的寂寞和精神上的空虛,是最難耐的。她們普遍感到缺少關懷,缺乏理解,有時還要忍受歧視和別人的白眼。平時主人家那個幾平方米的小屋就是她們惟一屬於自己的空間,但是周日中環匯豐銀行對面的皇後像廣場一下就成了這些“灰姑娘”們的領地。
    也許正是情感上的共同需要,每逢星期天從早晨六七點鐘開始,成群結隊的菲傭就會從四面八方湧向這裏,她們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以報紙、塑膠袋鋪地,互報家訊,或換相片,或玩牌娛樂,品嘗自制的家鄉小吃。
    由於星期天菲傭在這裏越聚越多,為了保證給菲傭提供一個合適的場所,香港政府近幾年每逢周日就把皇後像廣場的中間馬路封鎖,專門騰出一塊地供菲傭歡聚。而電信公司則特地臨時增設國際長途電話亭供菲傭使用,星期六下午裝上,星期一上午再撤走。
    說到來港打工,記者采訪的另一名叫Jenny的菲傭很有感觸。她說,一些年輕菲傭因剛來香港,對環境好奇,難免抵不住各種誘惑。她們通過在廣場休息的渠道認識了不少“在香港打工的外籍人。這些人往往會打菲傭的壞主意,主動結識她們,大獻殷勤地博取菲傭歡心後就騙財騙色。
    此外,菲傭外出打工最牽掛的就是家人,但並非每個菲傭家人都能讓她們省心。Jenny說,她有一個同鄉姐妹,辛辛苦苦在外打工幾年後,丈夫寄給她一張照片,告訴她要和照片上的女人結婚。現在,已與丈夫離婚的她,靠自己打工的錢獨自養活家鄉的孩子和父母。  
    一天的工作從五點開始
    在香港已工作兩年多的Amily,是一個典型的菲律賓人,長得黑黝黝的。一談起在港工作情況,她有很多話說。 Amily的雇主夫婦都是從事飲食業生意的,每天早上6點出門。所以她每天5點必須起床。短短1小時,Amily在他們夫婦中忙得團團轉,經常是“太太要找某條裙,先生要找某條領帶,一會要幫忙燙褲、一會要幫忙找襪子……”最後,Amily把雇主的東西提上車,看著雇主的車遠去後,才能舒一口氣。
    接下來,雇主的一個18歲的兒子和一個15歲的女兒等著Amily照顧。平時他們上學,Amily要忙著為他們做早餐、準備校服。但現在正值暑假,兩位小主人要睡到中午12點,Amily就在等他們起床的這段時間收拾主人房間,以及打掃剛才找衣服時的“戰場”。
    主人有時亂發脾氣
    記者觀察到,Amily打工的這戶人家住著一幢有5間房兼有小花園的3層小樓,要全部打掃一遍恐怕相當吃力。Amily笑了笑說,她當然不可能天天為房子進行大掃除,但一定會保持基本的整齊清潔,例如掃地、擦桌子、刷杯子、整理舊報紙等。
    早上9點,記者跟著Amily來到菜市場。一路上,她不停地指著路旁的菜攤說,她剛來香港時,曾害怕出外購物。但後來發現香港人普遍都能以簡單英語溝通,且到超市購物直接到貨架選購就行。看著Amily一路上跟街坊和店員微笑點頭,記者就知道,Amily在香港不只克服了工作問題,還建立了不少友誼。
    事實上,Amily的雇主對她的工作也十分滿意。男主人向記者舉例,在早上出門的那一小時,因為時間緊張,他們夫婦難免會向她亂發脾氣,但Amily都默默地承受了。在挨過幾次罵後,她很快就了解了夫婦倆的脾氣和習慣,現在會盡量在前一天晚上就為他們預備好第二天所需衣物。


印尼女傭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張國榮 一個好難得的哥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