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3

香飘苦寒71~75



香飘苦寒71
飞狐:好,休息……释佛来了。S:释佛来了好,接着说。飞狐:小红花上前给释佛端茶,释佛说,难得难得,当初害得我不浅,也有受敬茶的时候。(“我”指的是释佛那方面。)
释佛送了颗珠子给小红花,他将珠子往她额头处一放,珠子就悬浮在她额头上。小红花顶着珠子往心月狐身旁一站,她是什么都收,连声谢谢都没有。S:给什么要什么。
飞狐:释佛看她给什么要什么,又往她脖子上套了一串佛珠。她挂着佛珠,挺着小胸脯站着。释佛又递给她一枝花,她拿在右手上。给她个香蕉,她拿在左手上。那香蕉代表月亮。S:对,代表月亮。
飞狐:这小红花显得很傲气,挺不得了的样子,感觉是到了她的机缘。她跟我说,哼!看着我长大吧!S:她不得了啦。
飞狐:坐在一旁的青娘对她道,你别以为释佛老的东西好收,你现在乐吧!到时候别哭!小红花说,我才不会哭呢!哭的都是窝囊废!青娘说,一匹马驮不了两袋驴。图像是,一匹马,又像个骡子,耳朵有点长,身上驮着两个麻袋。我问什么意思。青娘说,地上行。S:袋子里装的驴呀?飞狐:袋子里像是……驴粪,一颗一颗的,青黑色的驴粪。给的意,马、骡、驴是混合着说的,说的是自己拉的屎又背到自己身上。可这又是个什么意思呢?我还是不明白。青娘又说,马上行。
青娘见我不懂,不屑地把袖一甩说,唉!这都不懂!S:青娘给细讲讲,或者释佛给说说。飞狐:释佛在一旁笑个不停,我看他也是一肚子坏水,只笑不说……她们给意说,一是指小红花色身的修行,二是指她现在收释佛的东西,以后得帮释佛管地上的事。S:收了两袋子驴粪,她还以为是宝。
飞狐:如何理解地上行和马上行?S:地上行可能就是驮着驴粪吧,马上行是轻松,快。驮着驴粪就走不快了。飞狐:哦!现在有点明白了,是让她放下自己的使命感。S:对,放下使命感。要有使命感那就像驮着两袋驴粪,就得在地上爬,走不快。飞狐:比如说她(学者)知道了自己是大丽女之一,上次又说以后要帮着释佛收秋……她们说她的我本来就大,所以上次她天姐一出现就打她。S:她的使命感很急切。飞狐:就像那种以后要帮着做什么事的心态。
S:她那种使命感可能有点像丽娜。飞狐:问了半天总算弄清楚了。
飞狐:释佛和心月狐也说说话呀?她们俩都是笑而不语。小红花在一旁听青娘这么一说有点不知所措了,将手里的东西看过来看过去的。S:没事儿,收下就收下吧。飞狐:她又看看释佛……像是想跟释佛商量商量,能不能还回去?释佛说,我不要!!!
小红花说,拿着就拿着吧,边走边看,得一步算一步。S:对。飞狐:她给的意,反正现在释佛给她东西就是在帮她,对她好,先把好收着再说,以后怎么办以后再慢慢解决。
接着就见心月狐在她头顶处插了一枝花进去,插进去后,释佛给她的那个光球裂了,破了。S:哦,给她破了。
飞狐:然后心月狐对她说,你先少想什么光球不光球的,先把你自己的眼睛睁开,心里系着月,念着佛,行观。
她说,三样东西,一个香蕉——月,一串佛珠,一枝花。你先把这三个解决掉。
小红花显得很乖,马上双膝跪地,给心月狐磕了三个头,嘴里不住地喊道——妈!天妈!大妈!老妈!小妈!亲妈!一串妈喊完后,又起身在她身旁站定。
接着小红花像个母夜叉般说道,让她(学者)好好听着这些,都往心里记着!老娘到时候再去教训她!释佛对她说,别忘了我的人。
青娘对S说,好了,你忙你的吧。S:没事儿,你们接着说话。
【小小:小红花对应的学者是谁呀?小草:就是那年……在金兰子家的一个学者,S叫她——半疯。2011-1-25整理】
香飘苦寒72
飞狐:刚才看神曲里S讲的——远在天边近在咫尺,讲是心是佛,心结不开,心不通,练眼、耳都是虚妄。里面说,若无心通又何以心归,是心是佛,是心作佛,而非是眼耳是佛,非是眼耳作佛。这时我突然记起之前玄女跟我说我还少一点,我更深层次地明白了玄女话里的意思,可是我说不出来我明白的是个什么意思,而我自己又确实就是明白了。S:(录音没听清……小草注:当时S在外边给花草松土,说了一句什么——没录清楚。2011-1-25整理)
飞狐:而且我又进一步领悟了真真假假演大法,深切地体会到凡人不需要在真假这上面去下功夫。S:对。飞狐:不仅是人永远永远辨不清真假,而且这个真假都是相对的,它可能在那个时间段是真,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间段,相对来说,它可能就是假。S:对。飞狐:现在的真,可能到以后我们修行的某个时间段又是个假。S:因为只有宙心是绝对的,出了宙心都是相对的。从绝对意义的观点来说,一切都是假。但是对于当时的时间来说,所有的相对又都是真,所以是真真假假。
飞狐:神曲里还有一段讲随缘,里面说心不是去操的,而是要放下去修行,上天自有安排。我就想到那天在金兰子处见面的另外两位学者(一位老太,一位80多岁的老头),他们一直这么刻苦地修行,从没想过会跟你见面,但是最后还是见到面了。哪怕有的学者不想让他们跟你见面,但该见到面时也见到面了。S:对。
飞狐:神曲里说到心通,我想到之前刚知道的几个概念——色空观,意观,如意观……不知道心通是对应里面哪个?这时玄女道,不是跟你说了吗?心还差一点。我记起你讲到色空观的高层有心通……她们说这个心通不是说的那个心通,是两回事。她们说的我差一点讲的是X书上你说的那个心通,而不是指的色空观的高层次的心通。S:嗯。
飞狐:我现在发现自己真傻,以前什么都问你,应该是先问她们,随问随答。S:本来就是,以前你呆就呆在这里。飞狐:以前只知把你当个宝贝,应该是先把她们当个宝贝,然后再互相讨论。她们给意说,因为她们毕竟是虚空,她们说的一切是纯虚空的。如果说我是个非虚空,我代表一种形态,你呢就属于衔接,因为你毕竟有个肉身。S:对,你光听她们的听不懂。飞狐:对,所以互相讨论着才能懂。S:我是半虚半实。飞狐:对,我还是个实心眼……她们对我说,要我修这一点,就是修成个空心眼。S:嗯,最后是空心语空心,那时你才能够理解她们的话。飞狐:她说——你修到空心眼了,你就是心通了。还说,你慢慢地就跟S平起平坐了。S:那你就更不得了了。你呢,就是什么事别把你那个我掺和进去,一掺和进去就完,就往下坠。慢慢地减少你那个我往里掺和——就变成空心了。飞狐:嗯,还在努力。
她们又道,花花心的外衣,空空心的内在。成就果上果,开出花中花。结得满园春色,一片大好山河。看日看月皆是喜,看人看蚁如同风。风吹山河依旧在,大日大月高空悬。2011-1-25整理
香飘苦寒73
她们又道,花花心的外衣……大日大月高空悬。
飞狐:说花花衣那段时出现图像,有个坐着的我,一身白衣,外面披上一件彩花的像绸缎的衣服,是个古装女子。我问这段话是谁说的,答曰心月狐。
S:她们的话里经常有“一片大好山河”,这个山河指的是什么?飞狐:她说,山河水。S:一片大好山河总的意思指的是什么?飞狐:她说这个山河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寓指,这里指的是佛国景象。S:嗯,佛国景象。一片大好山河指的不是地界的山河,我考虑的也是这样,她们说的山河是九天的山河。
飞狐:哦,我开始还以为是地界的山河。S:不是不是,不会是地界的。另外它又指山河水,这里的山河又是一个解——山河不动,坚定;水表示情。就是心既坚定,又有不断的情。飞狐:你解这句话时出现图像,一座黑山,山脚有着很静很静的像潭一样的水……有水珠从天上滴下,一滴一滴地滴到水里,很静很静……
S:现在几点了?飞狐:两点了。S:正月十五的凌晨两点,也差不多该休息了吧?飞狐:那就休息吧,心月狐说……
 
飞狐:又听见小仙孩在唱——月亮行,行万家,大红灯笼高高挂。图像是一轮明月挂在空中,月亮戴着王冠,显出鼻子眼睛微笑着。它问我,你看我美不美?我说,美。它说,哈哈,说假话!这样还叫美呀?
只见玄龙跑过去,双臂一展,抱着月亮就亲。月亮变得不好意思,化身为心月狐,两人抱着亲……亲着亲着溶入了一团大白光里……不见了……休息吧。
飞狐:青娘又跑过来说杨柳——让她别像个婆媳疯。说今天杨柳要是愿意过来,跟她讲讲,顺便让她自己观,也是抓着S你离开这里之前的机。
紧接着天凤就开始说玉青笨,说的是玉青上次过来总说没感觉。她说玉青还是个刚入门,还是个观自——观的最低层次。天凤说,她(玉青)的感觉本来就是很迟钝,离我们本来就是很远,还不知道最后一次来这里见面了就赶紧请。况且你们还不停地在讲我们,她仍旧不知道请,一直说自己没感觉,笨死了!S:还是不知道请——端着。
飞狐:天凤说玉青还是不知道谁是童蒙谁是天,玉青觉得天应该主动去刺激她给她感觉,而不是她去主动接近天。S:就是她觉得她是山。应该是山不过来我们就过去,她不知道过去,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水……
飞狐:我说玉青可能是想着以后还有机会,来日方长。她不是说以后准备在S那儿打地铺吗?天凤说,她这样想是不对的,跟她讲了多次要她抓住眼下,以后的事是说不准的,各路天神都在忙地上的人,谁都想拉自己的人。天凤说,风云变幻,不知道以后是个怎样的情况——也都是只有个大方向。她说她们的制定是随着时机变化而变的,说玉青应该是抓住一次算一次。S:要抓住眼下。飞狐:天凤(学者玉青对应的天)说,别总想着下一次怎样,以后怎样……
飞狐:这个天凤,真像个长女。天凤说,她(玉青)还看不起我?!真是持宝不知是宝,把宝都教给你(玉青)了。天凤说玉青不知道低位,不知道抓着自己家天姐,总觉得她天凤没本事,嫌她说多了。
天凤说,自己的时机往外推,自己身上几两银子?天天这个大法,那个功利,不知道别人怎么耍着你玩呢!S:哦,玉青刚说过虚空有人教她胎吸大法。飞狐:天凤是泛指的她观记里的各种功夫,炼丹等等。
天凤说,她(玉青)的戏多了,因为她的心不静。S:心不静那就各路仙神耍她玩,拿她开心了。飞狐:天凤说这并不怪虚空的仙神,是因为她(玉青)的心有这种潜在的欲望。S:就是去招这些东西。飞狐:对。天凤说虚空是随心变幻。
S:有的学人求心大就招玉兔,玉兔就给他去装大日如来。飞狐:哦,我还以为玉兔天生喜欢去捣乱呢。S:是他们(学者)招它。飞狐:玉兔刚才蹦了出来,不太高兴,它说,我可没那么坏!我都是助道的。S:对,玉兔都是助道的,都是帮道忙的——我说的可是天道的道,没有反义。飞狐:你一说它喜滋滋的,啃着一个胡萝卜。
天凤说,也是S以前说的,要迷中悟,要经历了再去明白。玉青也是这样,只有当她自己经历了这一段虚,她才明白什么是实。她总要有一个从不信到信的过程。比如说她看书,书上讲了,所有的这个功法那个功法,相对于化光来说都是三界内的功法,但是她为什么潜在的还有这个欲望?就是因为她不信。她不信,就得通过她欲望的满足到失落……再去明白,当然这就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她如果能放下自己的一切思维理论、想,先顺着书去走,她就能得天。
2011-1-25整理
香飘苦寒74
天凤(学者玉青对应的天)又说,如果一个人是无所求,相对的求小,就容易顺着走,容易上得快。她说,都已经说透了,说白了,再就看她自己了。
天凤说,问“为什么”……那个小红花的人(学者半疯)也是喜欢问为什么,那个金兰子学者也是喜欢为什么——都被自己的天姐骂,骂她们不信,不坚定。玉青也是喜欢为什么……天说的没有为什么,天怎么说你怎么做。
飞狐:她给意——举了个例子,以前的僧人到庙里去修道,要你烧水,要你搬柴,你是赶紧去做还是去问个为什么?你问为什么就会被赶出去或者打一顿。再比如你在皇宫里当差,当个小太监或是当个小宫女,上边要你去倒茶,你还问为什么要我倒茶?天凤说,修行是悟出来,行出来,修出来,而不是问出来的。
飞狐:看人家天凤多有水平!S:嗯,因为一说“为什么”就透着一个我,就首先把我给摆出来了。飞狐:天凤接着你的话说,因为是为谁而问呢?是为我而问。S:对。飞狐:天凤说,种种的迷思、不解、困惑……是怎样产生的呢?是因我而生。没有你那个我,也就没有这些思维了。S:对。
飞狐:我刚才想,有时候我们不也讨论问题吗?我们也会去问呀,怎么去跟她说的学者那种问区别呢?天凤说,就是看你顺不顺,你是顺着天而来,去跟她们交流,去请教,自然所有的都会帮你……因为你问的本质不是为你那个我去问的,但是另一个为什么就是我的问。飞狐:我觉得我还是没表达明白。
S:很好理解。比方说有个事情我搞不懂——我的问——我的这个劲儿是往前走,往前问。玉青这是往后别着劲问——差在这儿。飞狐: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体会到了天凤说的意思,但是还没完全表达出来。S:就是你问为什么的这个劲儿,是往前还是往后。飞狐:对,天凤说我没表达出来这个顺水推舟。
S:比方说TW学者双鱼——老问为什么,她是往后别着这个劲。我跟虚空交流,我问为什么,我这个劲儿是往前的劲儿。飞狐:就是天凤说的顺水推舟。S:劲儿不一样,也就是说心态不一样。飞狐:她说立点不一样。S:对。
飞狐:她喝了口茶,把茶杯往桌子上使劲一放——哼!我们雪山女个个冰清玉洁,还敢小看我们!她是说玉青。S:比如说让小宫女去上茶……如果那个小宫女问为什么上茶?这就是反着个劲。如果小宫女问——给谁上茶?这就是顺着劲……好啦,先这样吧。(待续)2011-1-25整理
香飘苦寒75
小草:这份资料还是应该公布出来好,不能见光是不对的。杏子:这又是个老乾坤,看来以前出现的老乾坤现象——以后还会多次重演的!!!小小:那个蓝蓝……看来是稳住了,心没有动!!!
下边就是这份资料——这里有个特殊情况想汇报一下。几个月前我在加小铃铛好友时,结果加到的是心静无求。他问我天妈是谁?我说:碧霞元君。他说:他听了之后脑袋轰了一声。他说:碧霞妈妈给他的任务是,找到三妹一弟。他说:大妹是蓝蓝,二妹是米奇,看来三妹就是我了,还差一弟。他说蓝蓝不太热心,蓝蓝说:人道就说人道的事。米奇跟我说:感觉他有点走火入魔。我也觉得有点问题。所以发给S看看。因为他不让外传,所以我没公开上帖。下面就是对话内容。
2010-12-27 19:53:20 心静无求:小妹好!爱香:你好!在忙什么?心静无求: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提前祝福你了:祝你生日快乐!修行有成!爱香:我都忘了。心静无求:近期主要是与那位月铭同修行观。我负责录音。爱香:谁和谁观?心静无求:我和月铭。月铭学者行观——大日娘、九娘亲自讲法。
爱香:你能观吗?心静无求:二位娘已经下令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关门修心。不准上网交流。爱香:能把你们的观记发过来看看吗?心静无求:本来今天晚上和你打个招呼,以后不能上网了。爱香:你们现在具体怎么修呢?心静无求:观记不准对外发。任何人也不准。具体就是修心空。爱香:我不评论。感觉和s的观点不一样?
心静无求:我们两人在二位娘的教导下静修。爱香:也好。要是能趟出一条路来……重要的是,你自己要能入观。只听别人(月铭)的,还是不行吧?心静无求:5年后连录音带、书——由我传出。是大日娘亲自定的。爱香:哦,祝你成功!心静无求:炫龙老爸也亲自给我讲了,5年后的路子怎末走。爱香:能信进去,就是能修进去,应该能出成果。心静无求:请你相信我既不是使命感,也不是胡来,大日娘、九娘讲的都是从未讲过的,是第一次在世间公开的心法。公开的时间是5年后。
爱香:2016年公开?应该是静下心来深行,可是不跟着s的脚步,我也不知对不对了?心静无求:现在由我们两人先实修实证,给后人留下修行的资料。爱香:难道说,S书里的心法,讲的还不够吗?心静无求:师已经知道了。两年后和师见面。大日妈妈已做了安排。爱香:S怎么知道的?心静无求:我现在只能和你说:修行的路子就是修心空,放下世间的一切:才、色、名、利。爱香:是的。那你说,我现在应该如何修呢?心静无求:入空才能接上天缘。今天晚上已经和你说的多了。前天和珠妹联系时,也没敢多说。爱香:行观不是接天缘吗?入空,不也是为了观吗?
心静无求:放心吧。我已能行观,但不让我观,因为这本书是以学者月铭的修行过程为全纪录,我的任务就是录音,整理资料,纪录全过程还有录像的。爱香:你们都很自信,是好事。等着你们的修行成果。心静无求:大日娘的开示、九娘的开示、还有天父的开示,一旦允许外传时,我会先发给你们的。爱香:好的,关照。心静无求:行观只是为和天尊交流打基础,只有心空了才能真正的接上天缘,标志就是亲娘和你时时在一起了。爱香:嗯。应该是。亲娘,万缘,无处不在,一念即到吧?心静无求:给你指导行功加持,放下世间的一切修心,你的心什麽时候和天娘同步了,就是修成之日。不是一念就到,而是时时和你在一起,看着你的心不准乱想。
爱香:能和天娘相应上就不错了。能和天娘同步了,那不就成了吗?和天娘一样了吗?心静无求:有个思想准备吧,一旦到了哪一步,就断掉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娘和万缘们时时看着你。我现在就是这样了。这是最后一次上网,师傅们同意的。爱香:哦。心静无求:你说的不错。就是要修到和娘一样。爱香:我也希望能断掉一切联系,希望心空。心静无求:修成后再让你到世间了缘。你现在还不到时候,孩子的牵挂是你第一位的。爱香:好,那你们先行一步吧。
心静无求:我现在说让我走,我拔腿就走!爱香:光你走了有什么用?万缘还没聚齐呢?心静无求:你先放放看一看自己的心里能否放下?我是打个比方,也是真的。万缘是娘给找来的,你以为是自己找的?爱香:能跟着s的脚步走就不错了。完全放下是不可能的。s也还都放不下呢。所以,s也不走。说的对,自己根本没法找。心静无求:5年后师就完成任务了。找地方隐修了。大日妈妈说的,别外传。
爱香:s还需要隐修吗?心静无求:别的我不敢说了,师傅们在看着那。爱香:他已经处处是道场了呀?心静无求:修心。天上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爱香:哦,这我就不知道了。心静无求:修心不在道场里。随时随地,点点滴滴中,就是日常生活中。我们的修行就是了缘。爱香:不是说修行是为了聚缘吗?心静无求:等你都明白了,你也会感到:修行就这麽简单。又是最难。是聚缘也是了缘。难在什么地方?放下!爱香:嗯,没错。
心静无求:你放放试试看?不是说你能观了,就是接上天缘了,就能回家了。放不下就回不去!爱香:嗯,说实话,这个观,也还是不那么自信呢。心静无求:这是大日娘说的,心不空的也回不去,个人领会吧。你说的我都经历过。
爱香:都能回去,只是回法不一样吧?心静无求:不是的,等你以后听到录音时,你就全明白了。爱香:好,期待着。心静无求:我给你透漏个信,不是修女神功的都能回去,有任务在世间需要留下的,早都定了。爱香:嗯。现在先不说走不走,先解决入观,接关系。心静无求:就是师说的那个数,也不能全回去。大日娘说有些心修的不行,到了断魂关就知道了。爱香:能到断魂关,就已经不是人了。还有什么心不心的?
心静无求:你不用急,就是每天静心念天龙八部我爱你,也可以念管带姐的名字。有空就念。你看看昆仑位上的仙们和你是怎么亲,还有就不说了,到时你就知道了。走的回归的是心,心不过关怎么能回去?爱香:好,我试试。心静无求:不是试试,而是真心对待他们。爱香:对。要做到真心,真信。心静无求:好了,说的不少了。再说要挨训了。再见了。也可能3年后,也可能5年后。祝你和珠妹精进。(珠妹=学者米奇)爱香:好的,祝你们成功!心静无求:到那时肯定都能见面,我也在期待着兄弟姐妹们相聚的那一天!再见!
2011-1-25 
 
 


香飘苦寒64~7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蝶仙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