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3

香飘苦寒64~70



香飘苦寒64
2009-1-5晚,S说玉青是个争强好胜……心月狐说,要破玉青的争斗心,不然走不上前。
2009-1-8-玉青:我不太想和别人(青霞)一起行观,我想当时你帮我们行观的时候,也很郁闷。飞狐:又是你自己想的,我可不郁闷。你患得患失的就是那个我,在你的亲人(青霞)面前也是放不下……玉青:嗯嗯。对对,不能容人。飞狐:唉……是因为你总把天当人,所以你家仙只好跟你说容人。玉青:哦,嗯。对,没有站在她们的角度,要是明白了,就没有这些顾虑了。
飞狐:你就是该把自己放小一点。比如昨天你在那儿讲什么你多管了青霞的闲事,可是那是S让你问的。照你这样说,我们都是管了你们的闲事,也不该管。玉青:嗯嗯。飞狐:那是S希望你能借机训练自己的观力,找一个跟她们续情的机会。玉青:哦。飞狐:你就是把自己看得太大了。你以前的观记里好像没跟大日说过话吧?玉青:嗯,呵呵,对,从来没有啊。
飞狐:就是呀,昨天就是借着这个机(让你能跟大日续上情),而且是S开口让你问……玉青:所以紧张。飞狐:你还在那儿想……想的就是你那个我,想你以前观得怎样。玉青:这种紧张就是分别心。飞狐:这个就叫我大。我在跟你说我这个,你就先听着,别又急着发表自己的见解,扯到紧张上去,那是两码事。玉青:哦。飞狐:明白了就行了。
玉青:嗯嗯。心月狐为什么让我找青娘啊?飞狐:以后记着了,S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要不然就别来找我们。玉青:哦,好的。飞狐:因为你要是不干嘛就是自己错机了,那找S就没用了。玉青:嗯嗯。
飞狐:你应该自己问心月狐为什么找青娘,这就是你的机。你应该自己把这些做个记录,以后累积起来就是你自己走过的路。玉青:嗯嗯。飞狐:回过头自己看看,就可以不犯相同的错误。玉青:我昨晚记录了,今儿的这段待会也记上。飞狐:你弄个复制粘贴就行了,然后再整理,跟修行无关的就不用管。因为记录是你自己的,不要管别人怎么看。玉青:嗯嗯,我明白。
飞狐:你现在每天晚上都去青霞那儿吃饭吗?玉青:也不是的,她们有时候让我们去。飞狐:虚空让你们过去啊?玉青:不是,就是青霞他们。飞狐:哦,我们文里的她们一般是指众宫,最少也是花仙。
玉青:虚空说,这个关系要处好。嗯,我以后注意,免得你误会,呵呵。飞狐:你自己行观的时候,要记清楚,要经常请问是谁说的,不要照虎画猫,那样你就会走弯路,会走更多的弯路。玉青:哦。
飞狐:还有就是,文中点名说了你的,你要好好领悟。玉青:嗯嗯。飞狐:没啦。玉青:谢谢。飞狐说的还是她们说的?飞狐:我说的……玉青:哦。
飞狐:不过也是她们说的。玉青:呵呵。飞狐:应该是我体会到她们的心意,然后说出来吧?如果不合她们的意我就不会说,或者是我说错了,会事后更正的。玉青:哦。飞狐:因为我现在的观……跟你的不一样……玉青:嗯嗯,意观。飞狐:唉,反正是我说不出理论,到了那一步就自己知道啦!玉青:是啊是啊,慢慢行吧。2011-1-19整理
香飘苦寒65
飞狐:你昨天观的时候青霞也在啊?玉青:不,吃完饭就分开了,我回来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时候,想想就给你们发信了。飞狐:哦,原来是这样。你告诉她了吗?玉青:说了。我以前不是观过她妈是大日吗?她说怎么一会是槐花夫人,一会是大日。呵呵,昨儿说完,她还挺高兴的。飞狐:你什么时候观过她妈是大日?就是你观的那个太阳?玉青:我信里有啊。嗯,就是那个太阳。
飞狐:她们早就说了,你就是……别人不说,不帮你的时候呢,你都不会。别人一说,一帮你,你就什么都会了。九天上都是太阳。玉青:哦!
飞狐:S说天妈开口才算认。玉青:哦。我昨天说青霞怎么不像她妈啊,佛王那么大度。心月狐说你也不像我!(小草评论:言外之意就是说迪安他妈是小肚鸡肠。)
飞狐:我看她们真是把你给说死了。你就是总把天道拿来当人道。玉青:嗯嗯。飞狐:人不是佛。人怎么可能跟佛相提并论?玉青:嗯嗯,我明白的,观记里都有。飞狐:一看就懂,一行就错。唉……玉青:还浅。飞狐:没事儿,这是人之常情,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玉青:嗯,都是像你用情这么深的,少!很少很少。
飞狐:你呢,不要看了她们的话……要么是伤心了,要么是一看就过去了。要抓机细细地问,自己去体悟,自己去落实。玉青:对对。飞狐:比如心月狐为什么说你不像她。玉青:观记里有,说我不会抓机,笨。
玉青:说真的,我以前还以为观音是我妈,因为她老出现。飞狐:难怪她们说你不认妈,原来你早就嫌弃雪山夫人,开始找观音当妈了啊……玉青:晕!!又被你发现了!飞狐:哈哈哈哈。唉,反正她们说的全都能印证,而且她们总是先说。玉青:我是觉得嘛,她老是出现嘛。
飞狐:十二宫的全是你妈。而且槐花夫人是大日也没错。是你们自己不懂。玉青:对,对于她们对我说的,我当时认为那个什么的,事后总能印证的,也能更领悟了。嗯嗯。飞狐:什么是槐花呢?怀化。怀就是大日,化就是心月狐。
玉青:槐花说了“佛门高耸入云端”。飞狐:刚才说的?玉青:不是,以前的诗。飞狐:现在少说以前!现在在教你,你就好好的学。玉青:嗯嗯。飞狐:佛门就是大日吗?释佛不是佛门高耸啊?玉青:嗯嗯,你接着说。飞狐:不能光靠自己去猜,更不能总是事后诸葛亮……没了。你要是问题一个个地变少就好啦!一个一个地改。玉青:那还有什么意思啊?没问题就没的聊啦。
飞狐:是说你身上存在的问题。一个个的冒,一个个的破。现在好像还一个都没破?不急不急,你还年轻呢。玉青:别太严厉哦,呵呵。飞狐:我才不管,是心月狐那天非要我找你。玉青:俺下班了,准备走了哦。飞狐:嗯,你快回去吧,外面冷。路上小心,过马路左右看,别拉了东西。玉青:是,小妈。
2011-1-19整理
香飘苦寒66
飞狐:你来了啊,我正准备去厨房。学者制作的X电子书我给你传到网上了,你先下载吧?我洗完碗再过来。玉青:我发了信。飞狐:哦,好的。我待会儿去收。你下载完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玉青:好的。下载完了!!这是谁搞得照片啊!!!S本人比这照片帅多了!真吓俺一跳!
玉青:刚才看里面的图片,看到嫦娥奔月,就见心月狐抱个兔子站我面前,小兔子跳我身上,溶进去了。我想这什么意思?我是玉兔啊?我想问你,后来一想还是自己问——玉兔又蹦出来了,说我想得美!哈哈!情啊情,意啊意,情没到,傻掉了!玉兔说的!!飞狐:呵呵,回来了!两只爪子冻得通红!
玉青:辛苦辛苦!飞狐:你呢也是学人的通病,看到什么首先都是想的那个“我”。玉青:哦!嗯嗯。飞狐:那个照片是很老的照片了,那个时候S可能很劳累,很瘦。我也不喜欢那照片。玉青:呵呵,特别吓人,不柔和。飞狐:太瘦了,就剩一张皮了。2011-1-19整理
 
香飘苦寒67
2008-12-20-从S处观完月亮船回家的路上虚空的她们道:素女下地,玄女坐庄。罗地为魔,观音成佛。以地成天,以天全地。
回想观到的月亮船着陆图时,她们又道:方圆万里,一缕青烟上辽台。芳魂不断长相思,孤灵不忘大(落)日情。
问是何人所吟,无一人报出名字,只隐隐感到是个合体女子。
2009-1-19-上午,躺在床上想大日,见她穿着白衣裙盘坐在我面前,微笑着将一张红信笺放在我额头上。我问那是什么,曰,喜帖。这时见额上的红纸隐现出一个繁体的喜字。问是谁的喜帖,说——你的。又说——你们的。问为什么给喜帖,答:要做新人了,当然就有新的喜帖。
我心想,不知上面写的是什么?立刻出现几个竖着写下来的黑色简体毛笔字——如意观自在行。
我多谢大日,她不言不语,右手持一个缀满各色珠宝的小巧金瓶闭目打坐。我问那瓶是什么瓶,答曰,如意瓶。瓶中隐现出似竹子又似柳枝的植物,她说是文心竹。
后来想到闼骅约S去看一处要出租的房子,我问去不去?白衣大日于胸前立掌,掌心向外,道:欲动止声(身)。须臾又道:欲言止行。
信箱里有学者发来的一位叫小平的作者写的《第二次宣言》,打开随意选看了几段,虚空的她们说:她(小平)的预见成仙不错,但学识尚浅,阅历不足,有已经形成的科学偏见。这种人的思想的束缚,让她看不到事物的本质,对前人的一些话语也只是一知半解。
这个人写道——拿破仑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有力量,一是剑,二是思想。而思想比剑更有力量。
虚空她们说:思想是为剑服务的,因为剑是权力。而她(小平)则未能理解此话的真意,把拿破仑说的思想孤立起来研究。
2009-1-24-明晚就是除夕了,我请她们说说新春寄语。她们道:2010——浪荡之舟天际游。第二天——25日又接道:万花开尽朝日升。天顶鹤舞游水日,穷山碧水天外天。整合起来就是——浪荡之舟天际游,万花开尽朝日升。天顶鹤舞游水日,穷山碧水天外天。2011-1-22整理
香飘苦寒68
2008-1-31-飞狐:她们说的2010——浪荡之舟天际游是什么意思?小草:是谁说的?飞狐:是玄女。杏子:那你好好问问玄女。飞狐:玄女说,坐在家里生孩子。小草:坐在家里生孩子怎么天际游呢?飞狐:玄女说,神游天际。
飞狐问S:坐在家里生孩子是不是说的写东西?S:说的是果,是说你的修行会有果。
飞狐:什么又是浪荡之舟?S:浪荡是美的意思。飞狐:玄女说你说得对。出现很平静的透明的大海,一艘白色的小船漂浮着前行,船上没人……我正想着船上怎么没人,看见一个舵公,身穿白色衣裤,头戴斗笠,在船上摆渡。她们又说,浪荡之舟天际游整句的意思是表示一种大自在,无忧无虑的情怀。
飞狐:她们说舵公是S。又说,跟着舵公自在游。给的意是,我这个我小了,跟着S了,我就自在了……玄女在一旁拍手笑呢。小草:意思就是——说对啦!2011-1-23
香飘苦寒69
2009-2-9(正月十五)零时零分-飘来许多学者的天……S:让柳玉把学人的天都接待接待。飞狐:柳玉一副管家模样,身着长裙,叉腰仰头,指挥大家入座各自的桌席……各位学者的天围坐在圆桌前,像是准备吃饭。
出现几个青布衣的小侍童,如同电影里小茶馆给人上茶的小童,在给她们上菜。大家看起来都很寒酸,柳玉的穿着像小店里老板娘的衣裙,粗布质地,颜色也鲜艳。那房是木头房,桌是木头桌,地板是青石的,看着就让人发冷,没什么装饰和色彩。她们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坐着,连气也不敢大声出。
这时看到天上,热闹非凡!五彩祥云,龙飞凤舞,仙乐飘飘,仙舞瑶瑶(虚空语)……帝、后,妃嫔一一在列。有人道,唉!天地之别呀。
S:问问是谁说的?飞狐:是青娘。她给意说,这些没回去的天,距离还这么远这么远……S:打扮成店小二上茶的那些,会不会都是动物仙呀?
飞狐:是的,有小猴子、小松鼠……大宝、二妞可不给人端菜,门神似的蹲在门口。另外还有几条狗和狐狸也在门口守着,分别蹲门的两侧,像侍卫,尤其像古代衙门公堂里站的衙役——它们都是显的动物相。
飞狐:想起前两天她们说的,狐的相是狗与羊的结合。既像狗又像羊……S:就是狐。飞狐:谢谢大家啦。S:这就行啦,有人照顾就行啦。飞狐:有人说,等着吃团圆饭!是猪八戒说的。
飞狐:在金兰子那里时, S说金兰子的天跟九宫她们可能是一辈的,后来我想,这以后金兰子该怎么称呼九宫她们呢?以前是给碧霞她们喊妈妈,现在该喊什么呢?她的天姐就说还是得喊娘,她说她(金兰子)又不是我。S:对。飞狐:当时在场的有位老先生,他的天是位男性,不知是称呼天哥好还是天兄好?后来他的天说,还是兄弟好——意思是称天兄。
 
飞狐:刚才看神曲,看到心月狐为阿森的事专门去找你,显得很急切,要你帮忙等等,你跟她说顺其自然。这次的玉青也是一样,我就想,为什么心月狐总是那么急?
她显出的样子可丝毫不见一点急,悠闲自在慢悠悠地拿茶盖拨着茶水品茶。她淡淡地笑着,像在盘算着什么。随后给意说,其实哪个都急,只不过演的戏不一样。各按各的方法去演。比如说玄女就是骂,有时候缠着S……反正是各人都有各人的算盘,就看戏怎么演。
另外还给了个知女莫若母的意思。她们自己的种子飘下来,自然知道各自的性情。说他们不成气候,是想让他们快点成气候。说他们本来就是慢慢悠悠,若再给他显个慢慢悠悠……那就不知道到哪年了。比如这个阿森,S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S:96年6月初。飞狐:到现在……13年了,说他可能才开始有了跟当初理解上不一样的新的理解,出现一种质上的变化。同样的,白娘说玉青还要二十几年吧?当时的原话不记得了。给的意是,连她们这样急着催行,也都需要一二十年去沉淀,而且只是破了他前面这一个法障,他后面还会不会有……S:新的法障。飞狐:嗯,还不好说。所以她给意说,看着是她们急,实际上是因为学人的慢她才急。
飞狐:阿森到底破没破当初的法障?心月狐,破了破了。飞狐:破的什么法?心月狐:破的求法……又生新的求法。意为,破了当初的那个求的法障,又有新的关于求的法障。(小草注:有关阿森讨论的背景是,阿森知道S写了新文章后发信过来,信中大意是说这些年没有什么成就,无颜见师,等干出一番成就了再与师联系。2011-1-24)
飞狐:刚才看到神曲上的一段,说的是隐中商讨你搬迁去何处,她们有的让你去小泰山,有的又不太同意,说你要是去了,长江光流带怎么办,隐界回归的事怎么办?我于是不解,你现在也不在长江,她们怎么不提光流带的事呢?
只听她们道,一切在心中。又道,一切唯心造。又道,一切都是法,梦幻瑜伽行——是玄龙说的。你怎么看?S:心里有就行。
飞狐:我觉得现在越来越能体会到她们说的色空观的勾的意思了,越来越能体会到她们说让学人不要执着于分辨真假的意思了。特别是她们说的真真假假演大法,以前觉得是个俗语,是她们随便说的,现在就觉得真的是这样,她们就是这样一路把大法给演过来,而且人无法去分辨。就像是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感觉。
飞狐:昨天想到再过几天就要把花装好带走搬迁时,看到众花仙皆在沐浴洁身,梳妆整理,准备上路。
飞狐:她们先前说,S步入修行时,一路上所遇行观人传达的内容,也就是九天展现的层次……是从观度这个层次展现的,那即是S的起修点。(待续)
2011-1-24整理
香飘苦寒70
飞狐:我问学者杨柳的天魂小月娘是不是以前唱一把弯刀把那孤舟系,寒光闪闪人头落那个?虚空她们说——不一定,因为小月娘有很多,不知道是其中的哪一个?我说我原先以为是一个人,原来是一支队伍呀。
可为什么叫小月娘呢?好像还有个小青娘?现在又给意说小红娘,还有个小白娘。心里觉得这些小娘是那几个大娘的女儿, S你说是不是呀?S:可能是的,比如白娘生的女儿人家就喊她小白娘。
飞狐:为何说杨柳的妈妈是妈祖或者观音呢?月娘是指青娘还是指心月狐呀?S:最早的时候是指青娘,青也是月。飞狐:虚空她们马上接着说,个个都是月,个个都是日。S:出来是月,回去是日。
飞狐:为什么杨柳的妈不是青娘?一个小花仙说,不知道有多少的妈啦!然后又说,慢慢地观,在她自己观的过程中慢慢地去续情,去理情,去放情,去收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飞狐:这不像是小花仙说的?S:问问她是谁?飞狐:她不说。S:好好问问她,请她出来坐坐,喝喝茶。飞狐:是青娘。她坐在你身旁喝茶,穿一身青纱裙。我问,你为什么最开始不去认杨柳呢?
青娘:她(杨柳)还没走到那一步。反正各个都是娘,哪个阶段对她帮助最大就先出来哪个娘去拉她。多认几个娘还怕不好?
飞狐:真是宫宫心里都有算盘,都会打算盘。S:也可能是那个杨柳心高气傲……没把青娘放在眼里吧,妈祖的辈分高——这也是很多学者的心病,正是她们说的那样……情在深处也攀高。
飞狐:青娘转头对S说,你好好跟她(杨柳)说说,把她娇小姐的性子改一改!都已经是个婆婆了,还像个……让她放下小女儿的娇态和心态,返老还童不是这么返的!要持成稳重,镜中观月水中花,别把心都埋到泥里去了。
图像:一个像是放着宝物的木匣子深埋在土里,匣子中有颗不发光的白珠子。木匣正上方靠近地面的地方长了棵小树,就像是花园里的小矮树。小树刚冒出嫩绿的叶子,它从埋匣子的地方吸取营养,但是根还没伸到木匣处。
图像:小树的根穿进木匣,正往球里伸……根须钻进球后,球开始发出微光。
飞狐:青娘对我说,你多担待着点儿,助人为乐。又说,打不死的母夜叉,帮姐妹们还魂,天大的喜事,以后有你的福享。意思是回天上以后姐妹们不会忘了你的好。我心想,天上的事与我无关吧,那都是天的事。接着就看见心月狐捂着嘴窃笑,不知道她笑什么。这两个人呀……弄不清楚。【小草评论:是你自己没弄清楚——青娘又不是对你说的,是对心月狐说的。2011-1-25】
飞狐:心月狐对青娘说,还不是看在姐姐的面子。青娘用手点点她,像是姐妹间的戏语说,少不了你的好。心月狐又笑着说,树都还没发芽呢,你就急成这样啦?她那意思好像说,你看青娘比我还急。青娘说,你的缘分重呀。意思是,现在是心月狐那一脉人的时机,缘分大。
一个小女童走上前去给青娘端茶,是那个叫小红花的——她是上次在金兰子那里见面的一位学者的天姐。小红花现在是规规矩矩的,一点不调皮,她接着又给心月狐端茶,然后站在心月狐身边。心月狐摸着她的头说,你倒是挺乖的。她朝心月狐一笑……也是那种鬼鬼的笑,眼睛又大又亮,不知道有什么诡计!S:滴溜儿滴溜儿的,像玉青的眼睛。飞狐:看起来就是很有主意。她们现在没给新的图像,但是又没走,在慢慢地喝茶。S:就在这儿玩玩儿,休息。
 
 


香飘苦寒57~6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香飘苦寒71~7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