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7

百花开情1-74-3 ~ 1-74-19

花仙说,就是说你大了,翅膀硬了,用不着找娘了!
 
百花开情1-74-3
百花开情1-74-3
416晚,玉青:好,在?我回来没多久,家里人正在做饭。我本来想回来自己简单吃点的,这不在计划中……天姐说赶命一样的有什么好?我8点半再上来吧,那时肯定好了。抱歉了,你看呢?(玉青注:快8点……我一看来不及了。要是先行观,家里人肯定会待会叫我去吃饭,行观也会被打断……我就去问天姐怎么办?天姐让我先去打个招呼说推迟一些。4-17)飞狐:好的,没关系的,你先慢慢吃,身体要紧呢。玉青:谢谢。
810分玉青上线了。玉青:亲爱的,来了。我先前跟你说完就去上香了,供上水果。见一只猴子在那儿抓耳挠腮,说是天姐给的图,我问了图像何意?她说:浑身痒痒,不知道怎么挠是好。我问:那要怎么挠呢?她说:请已经来的都喝茶。我请大家喝了茶——见我这边有天姐等家人;你那边很多人……九宫级的都在喝茶,海祖和乌祖一直在给我显像,她们在慢悠悠的喝茶。释佛在打坐,小花仙们都在香台上蹦上蹦下的玩。(玉青注:吃饭时在虚空天尊们注视下……三口并两口的塞。天姐:不会随机应变,不会请她们一起用嘛?我:是。天姐:以不变应万变,不变的是心。一急就上形,以后别急。2010-4-17【小小:“海祖和乌祖一直在给我显像”,此时应该立马请她俩!!!S说,真是个笨鸭呀。2010-4-19
 
百花开情1-74-4
百花开情1-74-4
飞狐:好的,你继续行观,我这边什么图像都没有,就是一个很大的心月狐站在电脑上,低头看着。玉青:见心月狐穿着白色的薄纱裙,披着头发,她向我这边方向抬了抬手,我看见了她皓月白般的手臂……我:天妈好。她不说话就是看着我,眼神说不上是好奇还在探究……【小草:花仙说,长时间没见,不认识了……S:生了……杏子:走到门前妈不理。2010-4-18
玉青:呵呵,请您说俩句?她垂下眼帘流下泪说:亲不亲,还是一家人。我:是说我心里还没有亲如一家?她不置可否。妈祖说话了,她穿着黑色的华服,她:和你亲妈多说说,你心里也少想着她。有个小花仙在羞脸:这么大了还找娘?(玉青注:整理时问天:为什么小花仙那么说?天姐:如果我大了找娘是没用的,多聊聊多放下。2010-4-17【小草:花仙说,就是说你大了,翅膀硬了,用不着找娘了!2010-4-18
 
百花开情1-74-5
百花开情1-74-5
玉青:呵呵,妈祖妈妈教训的是,心里不亲就不会想。妈祖:嗯,多说说……我:好。见心月狐坐在妈祖身边,像个小闺女一样依靠着。我:是教我什么?心月狐:低小,心里有情才会依靠着想。(玉青注:我问:依靠着想?大迦叶:无聊。我:请教?大迦叶:打坐静思。我:何意?大迦叶:想。我:想?大迦叶:想尽了也是磨尽了。我:想什么?大迦叶:依着观想,想到就放。2010-4-17【小小:花仙说,依着观想,就是顺着风追……追到了,得意忘形。花仙说,跟S这边行观调整了一番,又从S这边请了几座佛去……到底是有些不同了。2010-4-18
 
百花开情1-74-6
百花开情1-74-6
玉青:是的,请您多说话,我们娘俩真的好久没聊了。心月狐:你心里有疙瘩。我:哦,请妈妈给解解?心月狐:随笑春风俏里见,无所谓真或假,心里有,情上见。我:是的,如何心里有?心月狐坐直身:就像今晚,一家人随便聊聊。【小草:花仙说,如同亲情……只管续情,不论真假。2010-4-18(玉青注:整理时天姐插话:随便、随机应变,越能随便越有情。继续往下整理。4-17
玉青:呵呵,是啊。见释佛在旁边合十:惦记着。【小小:花仙说,惦记着虚空画,虚空情……2010-4-18
玉青:惦记着什么?释佛:这重重景,这道道山,孺子可学道,上山寄三年。我:孺子可学道……请您多说说?给图:一道道山梁,我坐在一座山上,搭着手看着远方。我:请问谁给的图?释佛:看远方不如看脚下。【小小:花仙说,等不急让释佛说完?2010-4-18
 
百花开情1-74-7
百花开情1-74-7
我:是,请问脚下是什么?释佛一笑:一双破草鞋,谦恭着来。(玉青注:天姐:再次提醒你放下名,本是啥都无,站高岂不可笑!2010-4-17【小小问S:何为脚下?S:脚下——就是燕子原理。2010-4-19
 
百花开情1-74-8
百花开情1-74-8
我:穿着草鞋和谦恭是何意?释佛:行万山路,不要渡遥远,脚下亦是真理。我:脚下是草鞋、脚下是真理……妈祖妈妈也提醒过我看脚下……小花仙:看脚下就能低头啦。我:哦……呵呵,你是哪位花仙?小花仙穿着粉色小裙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她:你不需知道我的名,我知道你的名,要吓人吗?我才不怕!你现在不过是个生瓜蛋子。我:呵呵,骂也是情,如何不再生?小花仙:生不出来就不再生。又见她打了个喷嚏,她:好冷!(玉青注:天姐:放下名、慢慢熟。2010-4-17
玉青:供你杯热茶,多喝点。一群小花仙们哈哈大笑:终于喝上水啦。有个小仙童:以后少想你的我,多来和我们玩。我:哈哈,好啊,和你们玩什么,教教我。小仙童穿着白色肚兜:嗯……就玩老鹰捉小鸡。我:呵呵,谁当老鹰,谁当小鸡啊。【小草:花仙说,应是玉青当老鹰,去抓虚空鸡。2010-4-18
小仙童:你这么大,你当鸡尾巴!一抓就抓到!【小小:过去佛王说——夹着尾巴做人。2010-4-18
 
百花开情1-74-9
百花开情1-74-9
我:呵呵,谁大就当鸡尾巴……听上去,你是老鹰?那谁当母鸡呢?小仙童:没有母鸡!我:呵呵,那不是一抓就抓到了……怎么才能不被抓到?小仙童:当老鹰啊。我:怎么当老鹰啊?小仙童嘻嘻笑着走了:才不告诉你。和小花仙们聊的时候,见娘娘们都在坐着喝茶,听着……也没乐。心月狐站起来,做了一个让她们(小花仙)回台上的手势,她:常来家看看。我:妈妈说吧,怎么“常”您才高兴?【小小:花仙说,如同儿子对老爸说——爸您说吧,给多少钱您才满意?一千块够不够?不够?那两千块总够了吧?两千块还不够?!我说你也太贪了吧!还讲不讲感情呀?2010-4-18
 
百花开情1-74-10
百花开情1-74-10
心月狐:初一、十五不嫌多,十年、八年不嫌少。我:何意?心月狐:不要定个什么日子,想家了就来看看,过了几年我们就住你心里了。【杏子:常回家看看……小小:花仙说,唉……不知常,又如何长呢?还是思念不够……2010-4-18
我:看看是指……心月狐一点我眉心:意上心头。我:何意?心月狐:总是观着,心开着。切记!有个小花仙远远的喊:不要嫌烂笔头!海祖:多记。【小草:花仙说,最低标准就是要坚持行观,若是止观……一切皆止。2010-4-18
 
百花开情1-74-11
百花开情1-74-11
玉青:姥姥……您好啊。海祖笑咪咪:我在你师这儿挺好。我:我以后一定多请您。海祖:也没个轿子来抬。我:轿子?海祖:没架子喽。我:您是说我抬着架子?海祖:嗯……姥姥架子没你大,转了一圈了,也没见你给我们请个好。我:呵呵,姥姥好。海祖嗯了一声:和你妈说去吧,她一直招你来的,我们就是听听……惦记着你!我:是,听着也是惦记。海祖:也是情,去吧。她(向)心月狐那儿一指……见天姐笑笑的靠在心月狐的身边,天妈在帮她理头发,画面定格了。【小小:花仙说,帮着理妆。2010-4-18
(玉青注:我:以后多请您,海祖:也没个轿子……S:应该现在请。天姐:心里本有架子,有意就多心,放不下,不会顺,转圈。我:当时戏如此……天姐:磨吧,多和她们亲热。2010-4-17)(玉青注:再整理时,大日让我加一句:你和S的立点不一样。要时时记着——不一样。放在一起就是个“求”心——我明白了。我:如何不一样?大日:真明白——你在情中魔,他直接情上勾啦。我:又错了……大日:不是错对。我:是什么?大日:本不同。2010-4-17
 
百花开情1-74-12
百花开情1-74-12
玉青:还在?飞狐:当然在啦!玉青:嗯,呵呵。飞狐:海祖不是说让你跟心月狐说话吗?玉青:见心月狐一直在帮她梳头啊,娘俩好像低声说着什么……我:姐姐,你们说什么啦?告诉我啊。天姐笑咪咪羞红着脸,一直低着头。我:害羞呢!什么意思啊?心月狐笑:你急个什么劲!我:哦!那我等着。心月狐:那你慢慢等吧!我:呵呵,哄您呢,您告诉我呗!心月狐:梳好妆好嫁人啊。我:嫁人?心月狐:日日梳夜夜嫁,心心铺情情通。(玉青注:天姐:一下定义就会急,我急……别急慢慢观。2010-4-17
【小草:花仙说,心月狐在教玉青行观的真谛——梳理,系情。2010-4-18
 
百花开情1-74-13
百花开情1-74-13
玉青:(老公在外面叫门,要看看我在干嘛,我把他“骂”回去)回头见小花仙们都在笑……我:嘻嘻,你们笑什么啊?她们:还嫁人呢,早嫁了,都孩子他娘了。(玉青注:天姐:小花仙在笑你还欠火候,过早嫁只会结人果,修行讲一个巧字。我:嫁是?天姐:以为明白了开始掌家了。2010-4-17
飞狐:S说,你应该把天尊一个一个往你那里请。玉青:嗯,我一定请。飞狐:S说,现在就请。玉青:好!【小小:背景是,飞狐告诉S,当晚一起行观的三个人,小铃铛观的比较理性,大树观的虽说在绕圈但也在上情,还是玉青观的最直接。飞狐又说,玉青说她家没天尊,天尊都在我们这里过节……S说,告诉她应该把天尊一个一个往她那里请。然后让飞狐再加一句:告诉她现在就请!!!飞狐说,好!你是可以随时插话,我没有插话的权利呀,只能干看着……花仙说:幸亏是S加了后面这句,不然那个玉青还呆着……若是下去——以后自己请,请的就不一定是佛了。小草:花仙说,正好玉青喜欢分个你我,其实这也是个比……虚空也就顺着她的好比去带,你看看吧——自己有几两油?2010-4-18
 
百花开情1-74-14
百花开情1-74-14
玉青:先见到释佛一溜烟就过来了。在我旁边坐着笑咪咪的,我刚要打招呼,他让我接着请。见乌祖姥姥和海祖姥姥坐着两顶黑布四人抬的轿子来了。她们一下来,我家管带和大花仙们都过去接了。我给两位姥姥请安,姥姥们拍着安(管带)的手直说她是好孩子,理都不理我就朝台上去了。见妈祖妈妈朝我这儿走了两步,又笑着走回去了。(玉青注:姥姥们为何拍安的手说她好?天姐:提醒你不离不弃的情。2010-4-17
玉青:接着见到大日妈妈……我才看见她,她一直显金身像,我:请大日妈妈!大日妈妈和蔼的笑着,显个巨大的像,在我头顶上,也在你们那边的顶上。飞狐:好!
(玉青注:天姐:忙不过来了?怎么不请大日,她忽然显像肯定有话说?玉青:我现在请?见大日微笑打坐,朝我点点头,然后迅速变成石像。天姐打坐也不言不语。暂停整理,去静坐一下行观。2010-4-17
【小草:花仙说,又是个自以为是,为何不低位求教呢?你总是根据图像的形去自以为明白,这样就总停留在形相应上,而入不了情相应。2010-4-18
 
百花开情1-74-15
百花开情1-74-15
玉青:回头见心月狐显像瘦小,好像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不不,是殷切的目光,我:请妈妈!她一下子扑过来抱着我哭得特别伤心。我也鼻酸啦。飞狐:唉,哭哭也好。玉青:她说她不走啦。飞狐:好呀!玉青:好。心月狐:我虽然不走了,你有心时才能看见我!海祖在后面笑:这个当娘的,什么时候都不忘留一手。唉!可怜父母心。
心月狐不好意思的笑了:看看你那个死鬼爹!(玉青注:我:死鬼爹……是暗指S心的无为吗?天姐:亲近无为心也是情。2010-4-17【小小:唉……这个玉青就像是没谈过恋爱的?小草:谈恋爱的女人可能都说过——死人!狗东西!不要脸的!杏子:玉青要学会通过别人去看自己,别把自己看得比其他学者高。秋云和雁南飞的心门我们无法帮忙,你的心门……我们也无法帮忙。小草:玉青曾在S在场的环境中行观,这是很多学者在与飞狐同观前无法得到的,所以把这些学者与玉青相比——不公平,玉青可以算是过去的头号种子选手。但是现在其他的学者也有在S在场的环境中行观的机缘了,所以玉青不要持着于过去,要记住低头走好脚下的路。2010-4-18
 
百花开情1-74-16
百花开情1-74-16
玉青:见一个显像30岁左右的穿着蓝缎子的男人,留着长发……背着手,闲庭散步般的就走过来了,他说:来了来了。什么时候都惊天动地的,没见过世面。见天姐过去搂着他脖子就哭。见他向后仰着脖子——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很无奈……末了才拍拍她的肩,好像是安慰的样子。心月狐一跺脚:哼,就是跟爹亲。【小草:花仙说,其实照出的是玉青的心境,玉青对心月狐还是有疙瘩……不多说了。2010-4-18
玉青:那男子一脸得意,又坐在心月狐身边。我:是玄龙吗?他:呵呵,不是我,你还惦记着谁?我:呵呵,以后就惦记您!他摇摇头说:儿大不由娘,女大不由爹。天姐一下子搂着心月狐。心月狐:娘心和爹心不一样。我:哦……你们是说女儿还得由娘管?心月狐:最了解你。我:我以后和你亲。旁边玄龙把嘴里的茶都喷出来了,他说:真是有奶就是娘!
(玉青注:我:玄龙为什么说?天姐:有奶就是有求啊,从娘娘们那儿一直求着的是你要明白的心——我要长大、我要明白。虽然在有为中成长,心里始终要亲近无为的情。我:如何做呢?天姐笑着拜东南方:那里是家。我:何意?天姐:系着情……2010-4-17
 
百花开情1-74-17
百花开情1-74-17
玉青:这时见一位高大的女子走过来……在我的左边……刚才那些天尊都在我右边显像。我:请问是谁啊?她站着一动不动,显出了一双勾眉凤眼。我:八妖妈妈?我刚说完,又显出一个小细腰,腰边一柄剑。我:是八妖妈妈吗?她头上又显出一双长长的翎子……看着应该是八妖,可就是不说话。我回头看看心月狐,想让妈妈帮帮我。【小草:花仙说,这个小子也挺精!2010-4-18
心月狐笑着:八妹。那个女子哼了一声就坐在了心月狐的身边了,嘴里嘀咕一句:小没良心的。玉青:呵呵。(不知道说什么好)(玉青注:八妖妈妈为何这么出场?天姐:过去和她的渊源最深……从左边走到右边——往事不可追还是放下吧。我:何意?天姐:放下即平安。2010-4-17
【小草:花仙说,玉青习惯从形上弄个究竟,虚空也只好从形上顺着带。小小:她们说过行观要具体入微,比如青娘展示的工笔画。这个具体,指的是仔细描绘虚空给你的种种感觉。而入微——类似于入神、入情,并不是让你停留在仅仅用形去体会虚空的意思。一定要记住心月狐对你说的,心与情才是你前行的铺路石,要抓住心与情不放。也记住你天姐说的,把形(左边、右边)放下……2010-4-18
 
百花开情1-74-18
百花开情1-74-18
玉青:心月狐拍拍她(八妖)的手说:你别和她生气。然后示意我继续……我看见济公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他跑到你们(大渡堂)那边去了。看见你们那边一大帮和尚……都在那儿闭目打坐。济公跑过去拉拉这个拽拽那个,他们都很客气的回礼。飞狐:哦,那请你帮忙问问济公和那些和尚,这都是怎么回事呀?【小草:花仙说飞狐,插嘴!给你一巴掌!2010-4-18
玉青:嗯!安(管带)给我感觉:济公和尚一直在我台上的。济公回头说:傻丫头,我来帮你结佛缘。我:谢谢济公师父,是不是我佛缘浅啊?【小草:花仙说,又是个我,想得多……2010-4-18
玉青:济公嬉皮笑脸的回头说:那倒也不是……只是佛门中人难得欣赏。我:师父,我哪敢要他们说什么欣赏啊?济公:帮你结了,以后就多请教,别眼里容不下沙子。见这群和尚……都很有儒雅之风笑笑的过来了。都客气的合十,我天姐低低的万福,膝盖快到地了。他们都坐在释佛的边上。玉青:我现在看看你们那边……【小小:花仙说,又是个我!就跟雁南飞请妈祖一样。2010-4-18
玉青:你们那边……妈祖妈妈坐中间,旁边坐了67位娘娘似的人物……特写一位穿着比红浅、比粉艳一点的颜色(非常漂亮的颜色)的女子,上身有结网一样的流苏披肩……飞狐:S说,别有分别心,别光请娘娘,和尚去了就赶紧请和尚说话。
【小小:背景是,飞狐说,济公帮玉青请了一群和尚过去,我让玉青问问是怎么回事,她可能是忘了,没跟他们说话,又看上这边的几位娘娘了。S说,告诉她别有分别心,别光请娘娘,和尚去了就赶紧请和尚说话。飞狐:可是玉青正在观娘娘呢?S:没事,可以先观和尚再观娘娘……要不你先别给她发消息?飞狐:大喘气!你说完“没事”我就发过去了……小草:花仙说,S这是在急救,如同西药,先打进去再说。小小:是因为玉青此后因为家庭环境的不可抗因素,较长一段时间内不太能上网行观。2010-4-18
 
百花开情1-74-19
百花开情1-74-19
玉青:好!飞狐:可以先请和尚说话,再请娘娘,呵呵。玉青:我说完……我打字慢,那位是仙女妈妈。飞狐:好的,不着急。玉青:我听S的,回头看看我身边的,见天姐单莲花盘腿坐在释佛的下首。那群和尚坐在释佛的两边。都低着头……好像闭目打坐。
玉青:释佛看了看我说:妄心轮。他:呵呵,我的这群弟子都是耿直的,你要是能和他们说上话,你也算修的有道。(说耿直的时候,又给了个意思——一根筋)玉青:那群和尚……我刚打到这儿,天姐回头皱眉:别这群那群的……要称呼尊者。我:是,请各位尊者安。他们立刻合十:善哉。我看了看一共有十七位。释佛:都是我当面座下的大弟子,这位是大迦叶。那位站起来朝释佛行礼……秃头,短衣服。(玉青注:当时没描述准确,是秃顶周围有一些头发垂下。2010-4-17)我:大迦叶师父好。他很客气的回礼又坐了。
我心里暗问姐姐:都客气的要死,我怎么和他们说话?天姐皱眉:听着!(玉青注:大日:客气为什么不能聊?可见处处存了“斗”心。我:斗心是?大日:抓住别人的错不放,像你姐姐说的多听再多听听……2010-4-17
【小草:花仙说,虚空是客,只因人我为主。你天姐让你听着虚空,就是教你低位续情,主动请教。2010-4-18
 

關鍵字: 家庭 害羞 安慰 好奇

百花开情 1-73-15 ~ 1-74-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空中花雨7-15 ~ 8-1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