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6

百花开情 1-73-15 ~ 1-74-2

花仙说,有张有弛,是个自然,要在不断练习中体悟。
 
百花开情1-73-15
百花开情1-73-15
翠翠:现在镜头又跑到护法神像那里去了,镜头从上往下看,小孩看起来好小。又近景头,小孩的两眼炯炯,小嘴也使劲抿着,手在不停写着记着什么。有人说:展画的是虚空意,展现的是虚空情,可不是人我情。是这个黄衣的虚空楼主说的。她还是坐在大椅子上。现在看她的装束有点像是印度装束,她的裤子是束腿的,鞋子带个勾形,勾形上有个绒绒球。
翠翠:请虚空楼主多说说吧,敬上香茶。有人说:燃灯。看到有人,点了一根红色的蜡烛,是在烛台上的。她的侧面,也就是面对我的是个印度装束的女子,穿黄衣,大大的眼睛,她的眉心有个红点,她向这个蜡烛合十低头行礼。(翠注:整理时请问这个有人说是谁说的呀?出:虚空情,无语人,啰嗦!吓得我又不敢问了。看管带姐抿嘴一笑,她是坐在我对面缝东西的,戴着老花镜,从花镜上面看我。翠:冬蓝姐昨天是谁说的燃灯呀?冬蓝说:心月娘。我问刚才是你说的啰嗦呀!冬蓝姐的点着我的头说:昨天都干什么了,放屁猴精,只顾滚你的屁去了。我问啥意思?她说:不顾虚空情了呗。翠:哦,又急了。2010-4-16
翠翠:感觉这个拿蜡烛的人很神圣的样子,慢慢走过去,才看到这是一个每隔一段墙上就有一个蜡烛的长洞,洞壁好光滑,长洞给人温馨的感觉。持灯的女子慢慢向前走。(翠补记:洞内是以温暖的黄色为主。2010-4-16)这个洞很长,每往前走,蜡烛都会更加照亮前边的路。
翠翠:现在是那个大眼睛的印度女子,她在勾头看着这一切,心出:小天姐。我问你是天姐吗?太好了!她不理我,打开她长长的又粗又黑的长辫子开始梳理。心说:盘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眼,你的眼睛明又亮呀,好像天上的闪月亮。翠翠:她的脸圆圆的,看到她是跪在地上梳理的。她说:小我,存心。她还在继续梳理。她说:不要紧张,万缘活化。(前边的话到打时忘了,又出了现在的话)。哦,她说:不要紧张,不要类比,我还是我,疼还是疼。感觉这个疼,是藤。看她笑笑的插腰站在一片瓜藤下,一手插腰,一手抓在藤上,很精神的样子看我。
翠翠:天姐,要怎样做?我学着的。她就飞快的攀上藤梯,然后一手放下来给我。我跟上去。不知是心想还是心里出的:管它呢!看到天姐的右腰侧有把亮亮的小短刀。天姐抽出来给我看,咬着唇角好狠的样子握着小刀把,眼睛也狠狠的瞪着我。
天姐说:亮剑。感觉她把小刀给我了。我拿在手里变成个大刀,一开始拿不动,后来拿得动了,好重的刀,刀把感觉好沉。天姐看着我哈哈笑,她说:还嫩着呢!现在她已站在瓜藤上了。我心想瓜藤没连到天上?天姐说:你别想一步登天,你不好好修心,可是什么都没有。
翠翠:看到天姐走在瓜藤上,瓜藤上有个圆圆的长柱子,天姐两臂张开保持平衡,眼睛死死的盯着前边的路。她说:保持住平衡,目中无小。又说:张力。她说张力之前有个图像,好像在不断练习飞之前的动作,就是头微低,然后一抬头往天上飞,不断的练习这个动作。
【小小:花仙说,有张有弛,是个自然,要在不断练习中体悟。2010-4-18
百花开情1-73-16
百花开情1-73-16
翠翠:现在图像是在运动场上,她像是运动员在练跑,先是喝水,然后扭扭脚踝。然后又两手相握扭扭手腕,然后是起跑的动作,两眼狠狠盯着前方。然后起跑……跑了几步再回去。又接着练起跑。她说:加强练习,不要灰心。她说:反复几次都是有的。然后摸着一个白衣小孩的头,那个小孩给她递毛巾。
翠翠:请问这个白衣小孩是谁呀?有人说:虚空缘,藤壮壮。我问这个有人说是谁呀?又说:虚空缘。呵呵,给虚空缘请安,请哪位虚空缘教导呀!飞狐:你该问问这位“有人说”的虚空缘是谁呀?别看不起她们。个个都是好汉呢。翠翠:我上面问了耶。飞狐:你先接着观吧,观完再说,没关系的。(翠注:唉,整理时才发现,我落了好多“有人说”。我问这个“有人说”是谁呀?看到壮壮握着杠铃冲我举了一下。2010-4-16
翠翠:有人说:我来!是个白衣人,感觉她提个鞭子。她说:麻绳。我想看看她是谁,她侧身给我看,头上带着白色的很大的帽子。(翠注:当时白衣人来的图像没来得及描述,她很怪的,头是成年人的头,帽子是白边大宽沿的,帽沿上有纱,身子却是小孩子的。2010-4-16
翠翠:她说她是白娘底下的人。呵呵。刚才说“我来”的时候出个白字,我没敢多想。(翠注:想了一点,是不是白娘?但马上打消了。2010-4-17)翠翠:能知道一下您的名字吗?我叫您小妈行吗?她说:你叫我虚空缘就行了。她说我:你是小迷糊,糊长成。翠翠:哦,是呀,请您多教导。她拿个白色的小纱手绢往我脸上轻轻抽打了一下。同时纱手帕也挡住她的脸。翠翠:我想知道您的名字哦,能跟您接着续缘吗?她说:保家常。我说请问小妈,你能告诉我保家常是什么意思吗?她说:常常见面,只要你心在。然后心出:活泼。
【小小:花仙说,应该问问为什么不给你报名呢?2010-4-18
 
百花开情1-73-17
百花开情1-73-17
翠翠:看到有几个小孩在我心里跳舞,心里说:不僵着,合心合意。我说请问是谁在我心里跳舞呀?跳舞的小孩说:光辉色。我说请您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她在那里不段的跳舞,脚上的动作很快。她说:不如你的嘴快。我没听清她说的是嘴快还是心快。她又说:心动。感觉小孩是位上的家仙,出:小乐乐。然后又看到白衣小妈在那边拿着帽子遮着脸,感觉她在那头笑。我说小妈你报个名字嘛!我要与您相应。她说:相应好了我再来。然后她变个白衣女神给我一串小念珠,是套在手腕上那种。
【小草:花仙说,你是不是应该先说明一下你定女神的标准?什么样的形象或感觉你称为女神?2010-4-18
翠翠:她拉着我的手说:不好好听话,打竹板。翠翠:感觉她说话好亲切呀!请问您是白娘妈妈吗?她说:亲切的是心,有心人自得,安乐是家。然后看着远处。有个小孩还是很贪玩的样子在她的手下,在捡什么东西,一看她怀里抱了好多像玩具似的东西。然后那些玩具好像自己掉到地上。又看到几位女神,好像在轻轻摇头,又相互在说着话,听到说免行还是放行的。看到那个小孩的四周掉了一圈玩具,他看着这一圈玩具,没有去捡,抬头看着身边高大的白衣女神,握住女神的手,笑了,很开心的样子,看到他的牙还没长全。镜头一直是他抬头笑的图像……不知从哪里出:牙牙学语,××童心。好像是比目童心。翠翠:请问是哪位虚空缘说的呀?看到管带姐过来,端了一盆水。我说:姐姐,这盆水做什么用呢?她说:静心清脑。然后有个我的倒影在里边,在那里照镜子。管带姐在旁边轻轻拍拍手。是干完活拍手去灰的那个拍手。
翠翠:现在的场景是我的小屋子,好像很清凉,位上家人都去哪了呢?有人说:扫墓。我心中疑惑扫墓?有人说:敬仰。我问是谁说的?说家宝。是家仙美鹅仰着脖子看着我。我说你怎么总显鹅像呢?她说:鹅管鸭,你只管跑。然后图像是,一只笨鸭撒欢在跑,后腿绑个白布,另一头绑在鹅腿上,这只鹅是双臂一抱纹丝不动。那鸭在那瞎跑却没动地方。翠翠:好了,我知道了,再不瞎费力了。看到暗影中的娘亲们在笑。有人说:这一幕还不错,朝天理了。(翠注:再整理时,请问家仙:这个有人说是谁呀?说:白娘。一看是美鹅,大眼睛瞪的好大。我问她瞪眼是啥意思?她没回答,只是瞪着大眼睛往前看,哦,行观时我没瞪起眼,没有好好问询。2010-4-17)然后感觉她们在给仙娘妈妈祝贺说着什么。看到仙娘妈妈的脸上是刚哭过的痕迹。听到一句:有劳伸手。然后妈妈们……感觉是白娘回头看我一眼,手勾在我的脖子上爱爱的绕一下说:好好的学吧,我的孩子。感觉娘亲们起身离座走了。然后……怎么仙娘妈妈又在哭了?翠翠:娘呀,我哪里做不到你就骂,别哭吧好吗?(翠注:唉,好怕看到娘哭,一看到娘哭,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2010-4-17)看到众位家仙围在仙娘身边,感觉她们是至死不渝的战友,她们谁都没有说话,我却感受到一股沉默的力量。然后仙娘站起来说:交给你们了,随打随骂随行。然后也离开了。
翠翠:请家仙小妈们教导。她们说:内敛,好自为之。然后看到天姐,她把刀扛在肩上。感觉她身后是一片黑色,有篝火在燃烧,火光映红了她的脸,她的脸上的表情,我描绘不出。她说:沉静,笨蛋。她嘴里吃着……她说:烤羊腿。我不知怎么问,就笨笨的问一句:为什么吃烤羊腿呀?她说:现卖。我问现卖是什么意思?她说:活受。又说:守活寡。我在想什么是守活寡?迟迟没有打出来,她就往地上挥了一鞭子。她说:共生。又说:没有不怕死的。她又说:守着你的家宝好好过日子吧,守家壁玉的。(翠注:当时感觉这句好像是反话。2010-4-16)又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感觉墙只是一层很薄的纸,已经破开一些了。天姐在墙那边显的像很大。然后天姐在那边好像在刷墙还是给墙上糊纸的,这边这个我在打坐。墙四壁都是白色的,是天姐给我糊了个正方形的小盒子,我在里边打坐修习。然后这个小盒子现在吊在半空中了,是个很长臂的吊车吊的。一看吊车的另一头咬在家仙壮壮的嘴里,他好有力量,两臂往后使劲,臂上青筋爆出,使很大的力气。那个在纸盒里的我却是很轻松的样子,不好好修习,这本书翻几页,那本书翻几页不安心。然后天姐扒开一块地方看她,她又赶紧闭目打坐。天姐显像很大,坐在纸盒外面守着。翠翠:我说:我会听话,好好学。看壮壮好像累坏的样子坐到一边休息了。【小小:盒子……以前S去金兰子学者家时,虚空也说过类似的话,她们说金兰子应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2010-4-18
 
百花开情1-73-18
百花开情1-73-18
(翠注:整理时说壮壮辛苦了。图像里我是弓着腰给他敬杯水,他懒懒的躺在一些大麻包上,示意给管带姐,意思是管带姐更累。我说:我给你们都敬上。看他给喝了。我问这些大麻包都是什么呀?管带姐说:你的心事。翠:指的什么呢?没回音。然后有个小小孩过来扯扯我的袖子说:反正没有我。翠翠:天,她好小,显得我老大个了,我赶紧蹲下,把她抱起来,发现她好柔软,无骨一样的身体。我说:小宝贝,你要告诉我什么呢?她用奶奶的声音说:一心不由二主,你要记得我们。是喊着说的,还挥着小拳头,感觉她好厉害。我说:好。你叫什么名字呀?她说:明月夜,姜子牙。我说:意思是要上勾?她说:上情钩。然后把手腕放在脖下坐着往前看,好像挺着迷的样子。我问你到底是谁呀?她说:我,小。然后两个小拇指一捏,说:一心的。我问一心的是什么意思?她说:天做主。又说:我是小欢欢了。然后就跑一边跟别人玩去了。注:欢欢是个小小的花仙,只有2岁的样子。2010-4-16
天姐说:老话长谈,一心不由二主。我说:嗯,我明白了,听天姐和小妈们的。天姐过来拧我脸,面目狰狞着。她说:咱们谁也不用稀罕谁。然后坐一边看书去了。
【小小:花仙说,一心不由二主——是虚空为主,还是你的我为主。2010-4-18
(翠注:整理时问天姐为什么说咱们谁也不用稀罕谁呢?她说:你都懂了,还用找我干什么?翠:哦,以后会多请教天姐的。她说:不懂装懂,谁也管不了你。感觉她一边说一边追我用手点着我打,那个我就到处跑躲着。我问为什么要躲着呢?天姐说:不情愿露出来呗,还是怕打。又说:有情就不怕打。2010-4-16
我赶紧过去哄她:天姐是漂亮的,我是丑的。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的,天姐别生气哈。天姐看着我……然后镜头是她在跟家仙们说话,围成一团唠家常有说有笑,没人理我了。我说:嗯,跟家人好好亲,不要理“我”。我这样一说,家仙们都围坐过来,有个姐姐给我头上戴红花,她说:你以为你头上的花是谁给你带的?没有我们,你什么都没有。她是位上的巧兰姐姐(翠注:熊仙)。又出香秀(翠注:白狐仙,头上扎个红色的小卡子,眼睫毛很长。2010-4-16),她给我的头上带白花,她说:事事巧成双,明月圆又亮。(翠注:整理时问香秀?如何巧成双。香秀说:绣。2010-4-16)她们在七手八脚的打扮我,等我站起来后,我发现自己穿着红衣服,头上蒙着头盖,身后有人在吹吹打打。然后就被人推入秀房(翠注:秀房是给的。2010-4-16),然后有人在外面给门上锁。管带姐说:收心,进房。感觉意思是一步也不准踏出。图像是穿红裤的腿悄悄想伸出来,看到天姐拿刀在外面。【小草:现在能够理解前面说的盒子和过去说的房子的意思了——绣(修)房。2010-4-18
翠翠:现在是天姐很逍遥的样子,在磨着手指甲。我问磨手指甲是什么意思?她说:打磨,好好上光。我说什么叫上光?天姐说:和月色。【小草:和——应和,月——虚空情,好好相应虚空情。2010-4-18
翠翠:然后我让天姐说说今天的观。【小小:花仙说,又是你那个我!2010-4-18
 
百花开情1-73-19
百花开情1-73-19
图像是我趴在天姐旁边的草地上,天姐坐在湖边,好像在钓鱼。画面挺静的,前面有一轮月。她说:金钩捞月亮,可不是要你这个瞎鳖(又好像是说活鳖)。然后狠狠拧我一下,说:……(忘了)。是笑着说的,感觉她说我笨。又说:弯眉绕月亮,顶瓜瓜。
【小草:弯眉绕月亮——围绕虚空情去观。2010-4-18
翠翠:图像里好像我在照镜子,天姐在打扮我,把我打扮成一个印度女子。又感觉好像天姐就是我的镜子。又有一个印度成年女子笑着给我脸上扑粉,扑的到处都是,然后大家伙都笑闹成一团去了。翠翠:请问……刚想问这个给我扑粉的印度女子是谁?出:管带冬月。我说:你不是叫冬蓝吗?她说:守月。(翠注:整理时又说冬情。2010-4-16)然后镜头是我跟她坐在草原上,她指着头上的月亮给我讲月亮的故事。图像就是这样定格,然后渐渐消失了……
翠翠:我说:请哪位虚空缘教导翠翠呀!出个“虎”字。有人说:虎入深山藏万里。头部前方有个图像,天空黑云翻滚,好像有个什么飞快的飞过去。又是这个人说:一穷望千里。翠翠:请问您是哪位?说:猛虎下山,黑熊将军。我说:黑熊将军好,请您喝茶。她一身熊衣,坐在椅上。一人双手捧茶,低头敬上。她说:抬头低位。有人喊:熊爸爸。翠翠:哈哈,龙爸……看到龙爸好想哭哦!呵呵。又一想别高兴太早,还是问询一下,刚有这个念头,熊爸爸颦起眉头说:这个傻妮子。同时他是双臂举起一个光屁股小孩的。
【小小:花仙说,确实是傻……问讯是如情般自然流露的我小,既然已经开始观了,当然是以观为重,顺水流。小草:这就是虚空说的断虚空戏去问自己那个我。已经自以为了,就更应先把我放下,先去顺着虚空观。2010-4-18
龙爸(熊爸爸)说:抬头看月,低头看心。我说:好的龙爸,俺好像会学习一点了。龙爸说:加油!向着月来,不灰心。我说爸你给俺加油哦!龙爸说已经给你了,图像是一开始那个女子在前边手中拿着烛台的。哦,呵呵,我心问那个拿烛台的女子是谁呢?出:心月娘。啊,谢谢娘哦。呵呵,看到九娘一下子吹灭灯说:没有我也不点灯。(翠注:当时这个图像一出来,我一下子感受到九娘的情,好贴心又活泼的九娘呀!2010-4-16
【小小:S说,在翠翠这里展示的心月狐点灯指的是心月狐给她引路,学者观记中的点灯,比如之前她们跟玉青说的点灯还有跟狗妹、大树、雁南飞说的点灯……指的都是这个引路的意思。虽然形式相同,但并非飞狐观记中的送死,可以放心活着。S说,引路的点灯……就可以是很多人了,心月狐是必定的,你的万缘、天姐、天妈、主缘……都是来为你点灯的,但是需要你放下你自己那个我,你有心(芯),灯才能点。
小草:虚空原本是远远的还没到跟学者讲身后事的时候,也是怕众学者想入非非,结果被飞狐一问给捅出来了。一个花仙说,三月三……漏点风也是应该的! 2010-4-17
 
百花开情1-73-20
百花开情1-73-20
翠翠:呵呵,对不起呀娘,刚才感觉心月娘之前,淡淡的感觉到还有九娘,可是信息太淡,就没打出来,对不住了娘。然后又看到好多位娘在旁边,天呀,就是在神庙里的那些神像。哦,娘亲们,谢谢你们,呵呵,心里好感动哦。有人说:大家都在默默关怀你成长。才感觉到每位娘走前都轻轻摸了我头一下。
翠翠:这个有人说是谁呢?说:织娘。又出:锦娘。看到一人被勒紧了嘴巴,有人说:向心去,只管你去追,不让你心飞,好好修习。然后感觉我又被人踢一脚,那个我的双腿也被绑着,有人说:只准看书,不准干别的。又说:修画。一看是管带姐和家仙天棘(黑马仙),管带姐回头看我一眼进屋了,天棘是傲傲的样子倚在门框上坏笑着看我,那个我很认真的在桌上看书了。然后有个人从静室伸出头来说:闭画。翠翠:闭画?请问是谁说的呀?有人说:天鹰的飞仙,女罗刹。看是天姐一身的黑衣在天上横飞,是翻滚着身子在空中飞。哦,手中还持剑。她说:一心向天去,追随。好像同时说追云溯风。我说怎么追云溯风?她说:跟着我来,平常的点点滴滴。然后透过门帘冲你一笑轻轻说:收线。翠翠:我家静室的门帘是竹子编的,挺清凉的。
飞狐:冲我吗?翠翠:嗯。飞狐:请问她是不是今天就到此呢?翠翠:我前边好像有漏掉没问的。她冲你点头说:收枪。飞狐:好的。你自己下去整理时再行观就行了。翠翠:嗯,谢谢你飞狐,你累不累?还没吃饭吧!(翠注:跟飞狐观完后一看时间是 2222分,心里很心疼飞狐……2010-4-16)飞狐:正准备去做饭呢。翠翠:嗯,去吧,我下去整理。飞狐:好的,那就这样,拜拜哦!翠翠:整理的时候一定废话少些。拜拜,亲!(翠翠整理,飞狐2010-4-18笑对)
 
百花开情1-73-21
百花开情1-73-21
翠翠后记:1)行观结束后感觉还是有些心急,还不会运用花仙说的轻轻松松,淡然快乐和龙爷说的有一搭无一搭,也不是太明白这几句话的的具体做法。但是知道做到这些就是放松有情了。2)问询的还是不及时,落下好多个线头。
3)在行观时也有几次思维飘动,都很快拉回来了。很希望自己能随意而不是刻意,回头重新看飞狐的观就像是跟自己家人说话一样,很自然。还有狗妹的第三次与飞狐的观记,都是很自然的。
4)情不够,所以观到虚空情时不敢问,比如虚空楼主的名字,当时就是因害怕不敢再问的。看飞狐观记,知道她是大日妈妈,感觉到大日妈妈的不怒而威。5)这次整理记录的心态较为放松了,希望能比第一篇观记整理的深入一些。以后得再仔细看百花开情1中的内容,在实际的行观交流中运用。
6)我体味到了天尊天娘的情,……哈哈,好开心!
 
百花开情1-73-22
百花开情1-73-22
今天是417日,想起昨天早晨,即416日梦中知道自己是实习生了。看着后记,突然发现这个后记怎么写的全是那个“我”的感受?明白花仙说的臭是臭在哪里了。通过这次行观和对比飞狐、狗妹的观记,还有位上的实际教导,懂一点飞狐说的“就是请虚空说话”应该是怎样做的了,就是放下自我,专注于虚空的展画。请她们说话时自己不要再加话插话,以后在实际中改进。
翠翠给飞狐留言,请教:1,行观时有很多“有人说”,然后下面又接着展画,那么什么时候接着问这个“有人说”是谁说的呢?2,位上家仙一起说“连上九天的情”。是否需要问都是哪些家仙说的?翠翠:先不用回答哦,呵呵,我再看一遍就发给你,在总结问题呢!
飞狐回复:1.自己下去整理的时候问。2.整理的时候可以问。你可以把这段对话也加入自己整理的部分。翠翠:好。呵呵。【小草:翠翠的这篇观记比第一次的表现要好,虽说还是显出个急躁与杂乱。2010-4-18
百花开情1-74-1
百花开情1-74-1
416下午飞狐与玉青联系,约定今晚行观时间,小小之前给玉青发信问她晚上七点行不行。玉青:在?飞狐:嘿嘿,青青,你是不是晚上有聚会啊?玉青:呵呵,狐狐,是啊,本来有。飞狐:你要是忙,晚上再晚点也是没关系的。或者换个时间也是可以的。玉青:今天是三月三啊,祝虚空大家愉快。飞狐:是呀,本来今天是雁南飞的,可是他昨天就观了。然后心月狐就立马说要你上!玉青:我8点应该可以吧,呵呵,还是天妈惦着俺。飞狐:好的,8点赶不来也没事,晚点也没关系,要注意安全。玉青:好的,到时候见啊。
 
百花开情1-74-2
百花开情1-74-2
飞狐:呵呵,昨天小花仙还骂心月狐……说她一脚把青娘的人给踢了,换成自己人了。呵呵,你现在是在忙吗?玉青:天姐笑呢,说都是一家人。(玉青注:当时天姐低着头笑得有点小得意。天姐:心中有得意就偏废了,怎么不问问为什么?玉青:是啊,不过……也是自身不足,当时要问飞狐吗?天姐点点头:笨,要会借力啊。2010-4-17
飞狐:呵呵,是的,虚空一大家。玉青:嗯,刚忙完坐定,暂且没事。飞狐:哦哦,聊聊闲话也可以的。(玉青注:晚上行观结束时,玉青:对了,关于下午的闲聊部分……可不可以不整理,我刚才问天姐了,她说听你们的。飞狐:当然可以不整理,放心吧。2010-4-17)(飞狐注:聊的都是闲事,与修行无关。2010-4-18
 


空中花雨7-7 ~ 7-14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百花开情1-74-3 ~ 1-74-1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