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1

百花开情1-73-1 ~ 1-73-14

就是S说的,卖韭菜搭青草,卖大米加沙子。

                                  百花开情
1-73-1
百花开情1-73-1
2010-4-15翠翠与飞狐行观记录-时间:行观时间大约2.5小时。(大约从晚20点左右至2222分,不算闲聊时间。)背景:飞狐请翠翠联系一下大树,以便约定和大树同观的时间。翠翠联络上大树后,因为教了大树一会儿——大树还是不会用MSN,于是翠翠发急开骂——笨死了!!!飞狐说别急……
百花开情1-73-2
百花开情1-73-2
翠翠:呵呵,嗯。我被自己晕死,呵呵,跟着急,你看出来了哈。我啥时能不急呀!位上说:慢慢锤练。翠翠:好滴,还是不能急。亲亲飞狐!!飞狐:呵呵,慢慢来吧!有她们陪着就好。翠翠:嗯嗯嗯,呵呵,现在知道得依靠她们了,嘿嘿。我先从慢慢打字开始好了。一看她们(位上家仙)的样子很不屑。哦,这样又是自我做主,把她们甩一边了。她们是处处教呀,处处都要小我哈。(翠翠整理时看到是家仙美鹅(天姐的坐骑马仙,但总是显鹅像)歪脖看我,问她说点什么?她说:会会心,然后就进静室了。不过,呵呵,她还是在竹帘后看着我的。2010-4-16【小小:这个翠翠认识到自己太急性了,自以为是的认为把打字的速度放慢就可以不是性子急了。杏子:功夫还是往形上走,手脚利索与心急火燎是两个概念!2010-4-18
 
百花开情1-73-3
百花开情1-73-3
飞狐:呵呵,打字快点是好事吧?好多年纪大的学者都愁不会打字呢!翠翠:哦,还是心上事哈,心上事只能靠她们了,得令!飞狐:呵呵,要多问问她们。翠翠:嗯,养成这个习惯就好了,谢谢温柔的飞狐,我现在又体会一条了,温柔就是小,就是情。哎呀,不说嘴了,真刀实枪的干才是真的。
飞狐:呵呵呵呵,翠翠很坦诚啊!翠翠:嘿嘿,我是大实心眼子不会绕弯,也不会品,做事比较糊涂,依赖性强。我跟你说件事哈,应该不能算是告状吧!飞狐:呵呵,你说吧,没关系。翠翠:我整理记录时,C偏要把咱们头一天的几句话放在观记里,我说不太好吧,那是我自己观的,可以另作一篇发给飞狐,C说那是完整的一部分,我就没再说话了。我想说的还不是这件事情……【小小:就是S说的,卖韭菜搭青草,卖大米加沙子。2010-4-18
 
百花开情1-73-4
百花开情1-73-4
飞狐:呵呵,你很听C的呀,哈哈。翠翠:嗯,我想说的就是——我已经是没有原则性的听他的。飞狐:呵呵,你多大了呀?你慢慢打字不着急,打完了再回答我就行。翠翠:所以他说,以后分开记录,以前他认为行观是我的事,而我认为整理和理解虚空意是他的事,而我们的矛盾也很多,分岐点也多,相互的毛病又缠在一起。我马上就30多多了,东北娘们耶!飞狐:S以为你才23,哈哈。翠翠:前两天梦中花仙告诉要我们分别观记,可CA/C是一体的,不能分开。唉,我的心理年龄极不成熟。哈哈,我的年龄要颠倒过来。呵呵,亲亲S,我就23了。(翠注:梦里感觉是飞狐那里的花仙。2010-4-17
飞狐:那你跟C最后怎么决定的呢?翠翠:就是决定要分开记录呀!飞狐:哦,那C不是会生气?翠翠:C说他要学着自己观记。C:不会生这个气的,依靠翠翠太狠了,得学着自己观。飞狐:呵呵,对,要靠自己。这样对翠翠也好,不然两个人都是缺一半,谁都不懂。翠翠:嗯,我是早就这样提议的,他不同意。翠翠:C被虚空骂得可狠了,哈哈,他要受不了了,嘿嘿嘿嘿。飞狐:谁骂他呀?翠翠:哈哈,花仙哪,哈哈,他平时脸皮可厚,这次花仙骂到点上,可整住他了。
 
百花开情1-73-5
百花开情1-73-5
飞狐:总要让你们都走过这段路他才会心甘情愿的同意呀!没有经历哪有感受呢?翠翠:就是,呵呵。这个缺一半好像懂一点了,我们都只做了别人做的一半,还是要从头学才行。飞狐:嗯,是呀,缺一不可呢!这个是功夫,你们都少花了一半功夫,哈哈!翠翠:嘿嘿,偷工减料哈,呵呵,懂了。飞狐:嗯,希望大家共同进步!翠翠:跟你观这一下子,让我的问题全暴露了,真好,得好好学习,跟大家共同进步。呵呵。
飞狐:嗯,是呀,是个机会。翠翠:我可以有个小小的请求么?飞狐:呵呵,什么请求呀?翠翠:就是,我学习点评时,是否可以跟你……是否可以……唉,说不清楚!就是不懂时,可以找你么?当然我会请教虚空,可也需要你帮忙,可以吗?知道你好忙,没时间可以不理我的。飞狐:可以呀!有空我就上来看,有话就留言。可如果我这边没话说(就是虚空无话)那我也没办法呀,哈哈。翠翠:你放心,我不会依赖你的,这个请求好像有点过份……啊!你同意了,呵呵,我都觉得说不出口,嘿嘿。
飞狐:呵呵,没关系的。翠翠:哈哈,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哦,不过,S说不让我说起来没完,我记得了,呵呵。飞狐:没关系,现在有空,你说吧!翠翠:呵呵,花仙的点评总是一针见血。飞狐:嗯嗯,是呀!
翠翠:我在整理时,尽量的还原我当时的心态,可有的还是没有发现,花仙一点我一看,就是这个样子的。飞狐:哦,是吗?!翠翠:整理完后,觉得好像还有没说到点上,看来就是花仙说的空,是吗?飞狐:啊?好像不是指的这个吧?她们好像是说的你整理时的独自行观。翠翠:哦,你说说。飞狐:她们说还是有些攀高。翠翠:嗯,我看到了。飞狐:她们说的都是你的行观。翠翠:你说这个攀高就是自己演的戏吗?
飞狐:也不是你自己演的,呵呵,是虚空顺着你的情绪演的。也不是说全部,好像就是有几段。有的也观得很好,这是正常的。翠翠:其实观完后我有点自责,觉得自己是不信任你和S,尽管我自己觉得很信任,可一做起来却不是。
 
百花开情1-73-6
百花开情1-73-6
飞狐:主要还是端着个我,想从观中得到什么,想显示自己观得如何。翠翠:你说得对。飞狐:其实你只要不断的主动请虚空跟你说话,你就静静的观就好了。她们不说话的时候你就接着请,或是深入问。翠翠:想想,我以前就有这个潜在心态的,可是却放松自己,让这个念头就这么过去了,不去改掉。飞狐:嘿嘿,初遇的面容难求呀!(翠注:聊天时不是太懂为什么初遇的面容难求,平时以为入观了能观了就是初遇的面容了,现在才知是甩掉我后……见到的虚空真容,呵呵,不知这样理解对不对。美鹅姐姐说:沾点边,还是空的,没有具体实施的情话都是虚的。翠:哦,情需要去做……美鹅说:就是拼刺刀,没有那么多话!2010-4-16
翠翠:嗯,我应该说:请哪位虚空缘来教导翠翠好吗?飞狐:对啦!这个在狗妹的观记里说过多次了吧?翠翠:我当时没有认为自己是在限定虚空,可是实际上就是限定了,我想观娘,唉,真是。啊,我好像都没有看到。观时在那儿想,我怎么说才好?我还得再看再读。飞狐:所以要边实践边看,不然你看一万遍还是别人的。翠翠:嗯,你说看的时候应该怎么看呢?把自已当成那个行观人吗?进入角色?飞狐:呵呵,是说你看完以后要在自己的行观中去实践。翠翠:呵呵呵呵,我是笨人。(翠注:这个大该就是习以为常的找借口吧!咦,找到臭的地方了。管带姐一摁我打字的手说:去做!2010-4-16
 
百花开情1-73-7
百花开情1-73-7
飞狐:学着像百花1里说的那样去问,去做。翠翠:好嘀,去实际的应用学习哈。飞狐:这个就是丫丫学语,童蒙学步。翠翠:哦,是这样。呵呵,谢谢你手把手的教。飞狐:呵呵呵,正好有这个机会。她们还给你举了个例子,小草她们忘记写上去了。翠翠:有一搭无一搭的观,这个心态是怎样的呢?啊,你说说。
飞狐:嗯,她们说:比如你妈在月球,你在地球。你们通过电视电话互相见到面了。你说,妈妈我好想你,我想到你那里去,我一定听你的话,我一定跟着你走。你妈妈说,那你就好好生活,好好练瑜伽有个好身体,然后排队去买票,先坐轮船、火车、飞机到某个地方,然后再如何如何。可是你既不好好生活,也不练瑜伽,更不愿去排队买票,也不去坐那些火车、轮船等等。只会嘴上说,妈妈我想你,要到你那里去。那么,在你妈看来,你只是虚情假意,并不是真的上情上心。能懂吗?翠翠:嗯。
 
百花开情1-73-8
百花开情1-73-8
飞狐:你那天的行观就是这种情况。所谓的你的绕圈子,就是你不停的问你妈怎么相应,你妈告诉了你,其它的虚空都在告诉你,可是你就是不照她们说的话去做,然后又继续问相同的问题,这个就是不相应,好了,说完了,你说吧。
翠翠:哦,我是一直都在拗着的哈。好,那我先从练瑜伽开始,好好相应,好好生活吧!飞狐:呵呵,好的呀!知道了就好了!翠翠:妈妈们的情……翠都不配说情了。
飞狐:你把这份聊天记录整理出来好吗?就从你跟大树急那里开始整理,呵呵。翠翠:好的。看到有人把记录举起来说:请娘看。
(翠注:再整理时问是谁说的请娘看呀?看到一个宝宝举着一张纸在头上。请问你是哪个宝宝。她说:代名词。看到她是跪在地上举着的,往后看了一眼。我顺着她的眼光往后看,什么也没看到,只有茫茫的雾。出:雾中情。看到天姐从雾中走出,雾也渐渐散去。天姐是佩剑的。有个我说:给天姐叩头。天姐说:响应。我又看那个宝宝,知道了他叫绿宝。【小草:花仙问,怎么知道叫绿宝的,肥肥?2010-4-18
然后天姐就坐在椅子上看着跪着的绿宝。我插话问绿宝,你是不是报过名叫绿绿呀?她没理我,就一直是低头跪在地上,看到她手中拿的图,是黄色和绿色描画的画,像是艺术字一样,有种模仿龙凤飞舞的那个感觉,只看到一个角。我说请天姐说话。天姐没说话,用手点了一下绿宝,绿宝的头低的更低了。出:虔敬礼神,犹如亲见。然后看天姐回头看我说:听见了吗?翠翠:嗯。2010-4-17
 
百花开情1-73-9
百花开情1-73-9
翠翠:唉,当下做起,再不喊口号。默才是情是吗?飞狐:唉,不要去注意那些名词。总之是虚空第一你第二,那就是有情了。观也是有情。翠翠:呵呵,嗯,掉进名词窝里就傻坏了,呵呵。嗯!飞狐:你就不断的跟她们交流,特别是你的家仙。翠翠:好嘀!飞狐:交流多了情就流出来了,不一定非要想从中得到个什么东西。就是闲着没事找她们说话,听她们的。翠翠:好,我再问问呗!飞狐:嗯,你问吧。翠翠:以前行观时从不会想要从中得什么,后来会有同修说,你这篇观记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仙尊来要说的是什么,没有内容,没有主题。我一看,是哈,不知是什么?啊!我突然知道了,不求得什么,观的是情。对吗?【小小:主题就是虚空情,没有虚空情就是没有主题。2010-4-18
 
百花开情1-73-10
百花开情1-73-10
飞狐:内容是虚空给的,你越少想,虚空就越能多展画,花就越多。花越多就越美,人我越多,观记就越空,越没内容,越没仙味,全是人味。翠翠:嗯,只要少想就不会掺戏了,我那天——真的是想太多了。呵呵。位上说:失真。(翠注:整理时我问是谁说的失真呀?出:家仙美鹅。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鹅还是鸭,头上围着花围巾。一边蹒跚着走,一边左右摆头,一边像唐老鸭似的扯着哑嗓子唱。这个图像怎么好像说我臭美呢?美鹅说:自大一点就臭。掀起你的盖头来,就是为了让你显真容。不失真,方能显真容。还是低下头来面面观,守着我们才有你的真。翠翠:嗯,依靠你们。2010-4-16
飞狐:关键是要养成平时行观少想的习惯。翠翠:嗯嗯。飞狐:你平时的想会带来幻化。翠翠:我跟你说哈,我那天跟你观,竟然比我平时的想还多。飞狐:与S处行观时,你的想,只是让虚空顺着你演戏而已,顺着演戏带你。翠翠:嗯,知道了。飞狐:可能也是因为你的紧张,多种情绪涌上心头,哈哈。翠翠:嘿嘿,你好懂我哦。那天观的时候,C在一边说我这问的不对,那问的不对,把我说得也心烦,又给我说S的点评,呵呵,乱的。
飞狐:哦哦,原来如此哦。C还说他没打扰你呢。(C:只说了三次话,一个是不要急;一个是说她老不问是谁说的话就急着往下问;一个是说S说的抢海落。然后就睡大头觉去了。反正公主不好惹,好的都是她的,不好就怪别人。翠翠:呵呵呵,C就是这个样子的。然后他又会说我可没不高兴,我是笑着说这些话的。2010-4-17
 
百花开情1-73-11
百花开情1-73-11
翠翠:还是我平时不够低位,家仙顺着我演,要风得雨,要雨得雨,真是到师那就不灵了,呵呵。C只打扰了前段,过来看了几回,可他是一看就忍不住要说话。我今天跟他说了,他说再有这样的机会,他不在家,会出去的。
飞狐:嗯,花仙说你是——到了门前妈不理。哈哈,还是说你无情。翠翠:啊,现在吗?请花仙再多说说,俺这回好好听着的。飞狐:呵呵,她们不说了呢,就是随便插句话。你说你的没关系。翠翠:啊,别呀,我好想听听花仙小妈们说。好吧!我怎么才能让妈理呢?好像不是妈不理我,是我不认妈。
飞狐:就是你妈不认识你啦,长时间不见面,不续情,已经没情啦!翠翠:哦,是说我没情。续情,那就从家仙小妈们开始。飞狐:妈不理,说的是你不理妈。也是说你不认识你妈啦!翠翠:心中说:错情。飞狐:嗯嗯。(翠注:整理时我问家仙,什么叫错情?美鹅说:不搭机。我问怎么才能搭机?说:顺着花上。看到虚空很多的小花连成的串。我知道那都是位上小妈们连成的线。我问怎么跟你们交心呢?她看着我微笑,两手放在腿上……2010-4-16【小小:花仙说,就是让你轻松愉快的观看她。2010-4-18
 
百花开情1-73-12
百花开情1-73-12
翠翠:什么叫错情呀?飞狐:你问问她们吧。翠翠:看到娘的手里有一绺布,就是咱们洗被单后要两人拽一下那种握在手里,下端朝下面的。飞狐:你怎么知道是娘呢?翠翠:我感觉是的。唉,天,又在攀高。飞狐:花仙以前说过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打断你行观的。你要问讯,唉……翠翠:请问您是哪位呢?我看她回身好像是哭的样子,擤了下鼻子,转回身接着握紧手中的东西。脸上是哭的样子。那个布条下面有个小孩在那里翻跟斗玩,就是不拉这块布线。我是不是该问怎么才能拉布?看到她哭的好伤心……
然后心出:心月娘。心月娘过去安慰她。然后回身对我说:拉好线绳,连好你妈的心!然后看到家仙推着我,是家仙她们的手臂举着我,把我往上推。家仙们说:一起连九天。(翠注:这段是问过飞狐后,告诉我整理时可再问询。翠翠:请问都是哪些家仙说的呀?看到一排小宝贝,第一个是花仙乐乐,手里举着一个小红旗子。他说:虚空展画都是情,你要心中有我们,偎着我们的心。说时他是倚在我身上的,感觉好贴心哦。谢谢飞狐,谢谢乐乐和所有家人宝贝们!感觉他倚在我旁边看着我绣花,他的身后有很多家仙,但都在暗影里。2010-4-17【小草:花仙说,怎么不请她们说话呢?她们在暗影里,也就是说你也是在暗影里。2010-4-18
 
百花开情1-73-13
百花开情1-73-13
然后我看到仙娘在把线绳往手臂上缠,娘的手臂都勒出一道道血痕……翠翠:娘呀,俺怎么才能让你不这么受累?我哭呀。她说:心活着。我说:好的娘,我怎么才能让心活?娘说:我心死。翠翠:嗯。让俺给娘揉揉手臂吧!娘说:虚情假意的话别来!我看到画面里有个我弯着腰退到一边了。请娘说说话,俺好好听着。她说:虚空缘,尽虚空。看到图像是一个黄衣人,站在金殿上,两臂徐徐展开,一身金黄色的衣服,面部很柔和美丽,头上正中间插着一把圆形的小梳子,头发是梳成三个发髻的。
翠翠:请您说说话好吗?她说:虚空缘,尽虚空。然后一吹手上金色的小花,把花吹到我的脸上,是小星星形状的小花瓣。我能问问您是谁吗?她说:虚空笼主。笼字是字音。哦,可能是虚空楼主。又说:百花羞残。然后坐在大殿的大金椅子上看我。
【小草:花仙说,也可以说是笼主——养了一笼子鸡!2010-4-18
翠翠:请您说说话,给您敬茶。心出:敬香茶。然后看到有人低头敬上茶,她接过去。心出:蝼蚁。翠翠:跪拜虚空楼主,请您教导,说说话好吗?她轻轻喝着茶,慢悠悠的说:换心情,好心情。镜头在她的后面,好白皙的面颊,乌黑的头发,她好美。她说:美在梳理,好打扮。(翠注:整理时问是谁敬的茶,是管带姐。当时观到虚空楼主时在想是不是西王圣母,觉得不像,她即美又温和,但是没敢问,一听她骂我蝼蚁就更不敢说话了。这就是刻意不随意吧!2010-4-16
翠翠:这时心出:心月娘,她一身素白衣,有一个白衣小孩站在她身前,她双手放在小孩肩上,站在大殿下。然后看到空中楼主很头疼的样子,头支在臂上,然后她说:缓缓吧!心月娘把着小孩坐到侧殿上。看到侧殿有好多神像,都是不说话的。有人说:无语人。(翠注:看到虚空楼主好像有点头疼样子时,翠的心里又在敲小鼓,然后就听她说缓缓吧!又把自己放里了。2010-4-17
翠翠:然后现在的镜头是在侧殿很高的地方,就是刚才心月娘带那个小孩去的地方,看到下面,就是大殿上有人指点着这些神像,是一个人在跟那个白衣小孩说话。哦,近镜头看是虚空楼主。
 
百花开情1-73-14
百花开情1-73-14
翠翠:感觉我的脸怎么变成一个金钢罗刹的样子,就像是神庙中的护法。然后现在的图像就是那个白衣小孩在仰头看这个高高的护法神像,这个神像面目怒张,分不清是左手还是右手举着一个高高的棒子,样子好吓人,身上还有绿色的飘带。那个白衣小孩在一边看着一边记录什么。
(翠注:整理时突然想起上次跟飞狐观完的第二天早晨梦中出一句:威德陀罗姆,黑手党。梦中感觉她是教父里面的人物。记得密宗黄教里面有个大护法叫大威德。刚想接着往下整理,心口突然有慌感,就静静感觉……有人说:威德陀罗姆,是回教历史中的人物。图像是戴黄色的帽子,身体右侧执法鞭,怒目圆睁,血盆大口,身体是蓝色的,头上或是头后是黄色的。知道这个有人说就是大威德本人说的。
翠翠:请您说说话好吗?她说:端着一杯水。翠翠:是让我用情是吗?我头次看到护法像,对不起我有点紧张。她好像不易觉查的笑了一下,然后很豪爽的坐下,喝了一碗水。翠翠:请大护法说点什么?她用手捏着我的下巴说:你就不会用点情?画面中有个女子向她走去,同时回头看我一眼,然后侧身依在她身上轻轻给她捶背。女子目中秋水荡漾。女子说:情要用在心上,不要漂在嘴上。
翠翠:哦,我学着。再请护法您说说话好吗?她说:不问来由。说时身体弯下来,好像让那女子给她挠痒痒一样,看清是在给她按摩。出:揉捏。翠翠问那女子:你是哪位姐姐呀?她说:保家仙,无常。我问什么无常?她说:心无常。我说姐姐你就说下名字呗,好不好呀?出:家仙美娥。我说姐姐这次怎么跟往常不一样了?她说:风情似水呀(检查时说:风清水转呀!),荡!翠翠:我接下该怎么问呢美娥姐?她说:扫堂腿?我问什么意思?她说:保堂。我问什么叫保堂?她说:老堂在心上。我问在心上怎么保呢?她说:同家雀。我问同家雀是什么意思?她说:山不转水转,玲珑心歌。看到护法神的图像远去了,右手心像是托着金色的小塔似的。翠翠:请护法神常来坐。她说:用心,没肝少肺来也白来。我说:俺用心请你来。她说:下不为例!我说那俺给你记到……心里去。本来想说记到本子上,心里出记到心里去。2010-4-16
 


百花开情1-71-16 ~ 1-72-1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空中花雨6-9 ~ 7-6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