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1

空中花雨4-29 ~ 5-10

花仙说,关键不是有没有S,关键是有没有你那个我……当你的那个我高于虚空和S时,就不可能有什么定心丸……
 
 
                             空中花雨4-29
空中花雨4-29
2010-4-23,梦云补注:早上450,家仙把梦云叫醒,梦云给飞狐留言:亲爱的师、飞狐:你们好!昨晚状态很不好,早早的家仙们就把我叫醒,强烈的要求再给一次机!家仙胡青曰:是骡子是马也得上!打不倒的是心,问不倒的是情!你给我上!无论是隐态的家人,还是显态的家人都深深的给了梦云无限的支持,老公不让梦云上网太晚,是对梦云的关心,昨晚一听说(梦云补注:飞狐的搭手)开始了,(老公)马上帮助烧水、让房间,(心中说的:)家仙们苦苦的辛苦、苦苦的等待,那个我就是不安心!(梦云)哭着给你们写信,深深的要求再给一次机。等着你们回音。她们都哭了。天姐说: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是什么?眼泪都哭干了,没有情,无情难上天!!——梦云携家人同上,她们说:一敬天,二敬老祖!
 
                           空中花雨4-30
空中花雨4-30
2010-4-23补注:早上梦云开机,见飞狐留言。)飞狐:亲爱的梦云,你可以先把昨晚的观记整理好,发到这个小小的MSN邮箱,请花仙们点评后可以看看自己的问题在哪里。然后我们再一起等待下一次的机会。梦云:谢谢师与飞狐搭手!
2010-4-23中午做饭时,记起昨晚行观时,感觉到她们很生气,心中就问谁最生气。心中曰:玄娘。玄娘曰:要不是我护着你,谁理会你!不是个东西!心中有人给的感觉:母鸡护小鸡,护犊!梦云:是谁说的呢?心中曰:妈祖,刘英。(备注:梦云整理记录时,不丹来电话,梦云:不知刘英是谁?还没问呢。不丹:流云飞水是断桥。下午不丹又来电话告诉梦云:上午发的短信“置地而后生”是西王母说的。梦云再整理时问:请问妈祖奶奶,什么是刘英?妈祖说:流云飞渡,行万里船。再整理时,妈祖说:刘郎已老,英年早逝。感觉妈祖在提醒人生苦短,抓机顺行。2010-4-23)梦云:妈祖姥姥给讲讲吧!曰:寸心安情。给的感觉:无根。梦云:怎样有根?曰:扎根,安营扎寨,升火做饭。(梦云补注:当时给的感觉是升情。2010-4-23
梦云观后总结:一到实际时,一错再错,处处迷情,困于人我,阻隔了天(虚空)的交流,不知道天大我小,把虚空为上化为了口中情,嘴上功夫。急躁、无情,把生活中的情绪也带到了观中。情太散乱,不知抓住一点问,到处都是话头,却不会抓机,晕菜了!家仙花青曰:到处都是机,伸着脖子让你抓,你都不抓。
2010-4-24,今早做瑜伽时,想起422飞狐带梦云行观的记录中的时序整理的很混乱,不丹昨日看过记录,说梦云把423当成422了,再次打开记录时,发觉梦云修改后的日期也很混乱,天姐说:改的是心。改!梦云再次改完附上!梦云整理2010424
                           空中花雨5-1
空中花雨5-1
2010.4.23中午-玉儿注:前一晚翠翠发来信息问玉兒有没有时间和飞狐行观,第二日翠翠又做了中间人——让飞狐和玉兒连上了。
飞狐:在不在呀?玉兒:在哦。飞狐:联系上好不容易呀,呵呵。玉兒:嗯啊,抱。刚才一直没办法给你发信息。好奇怪。飞狐: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亲亲今晚定几点行观呢?玉兒:啃完饭应该7:30之前吧,就7:30好吗?飞狐:呵呵,好的。完结时间是限定在10点吗?玉兒:嗯……这个哦,平时我爸妈都会催我的,不过明天是星期六,她们应该不会催我吧。这个要看我妈妈,阿门。应该是说,说不准吧。她们不叫我,就可以不用限定时间。飞狐:好的,如果你妈他们叫你睡觉你就直说啊。玉兒:嗯嗯,不好意思,挠头。飞狐:没关系的。玉兒:嗯,好的。【小小:这个玉儿是处于被保护状态。2010-4-25
 
                           空中花雨5-2
空中花雨5-2
(玉兒整理时补漏:这段不知道要补在哪里。当时和飞狐说上话了,就看看亲亲们怎么样了,有没什么要说的。就看见我家的兔兔在腿上抹眼泪,看看天姐姐也是呢。问她们是怎么回事,兔兔说是太想飞狐了。后来问她们有没什么要说说的,说等晚上再说,我就继续和飞狐聊天了。其实一直就以为正式行观在晚上,这会儿就是闲聊,没想到后边就观了。)【小草:有感觉为什么不说呢?难怪被帕斯了……杏子:与那个梦云相同——不能做到物来则映。2010-4-25
飞狐:你白天上班不忙吗?玉兒:最近稍稍有一点,不过不算太忙。就是路上的时间加上上班时间,自己的时间就很少了。飞狐:哦,可能是路上花的时间多。玉兒:嗯,是啊。我早上5:30起能练套功再出门,不过回到家吃完晚饭就要7:30了,到个1011点的就必须去睡觉,之前还要洗澡什么的准备工作,有点赶。不过发现现在都快起不来了。嘿嘿,其实我都有进了被窝再偷偷到比较晚。飞狐:呵呵,早上起不来,那就晚上练瑜伽呀。玉兒:嗯,晚上有一点时间一般都拿来看曲,好像还不够。刚上班没多久,还要调一下,安排下时间……呜呜,姐姐现在不忙吗?飞狐:啊,我一直都在忙,呵呵。玉兒:哦,啊啊,那就先不打扰你啦。(玉兒整理时注:当时以为飞狐说的是她当下就在忙。)(飞狐注:确实是当下就在忙呀。2010-4-25
飞狐:上次大树给我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有空一起聊聊。我说你可以直接把想聊的内容发过来,因为可能很难碰到我有空的时候。玉兒:嗯嗯。飞狐:呵呵,所以没关系的。如果忙不过来我就会直说,你要是忙也可以直说,以工作和生活为重。
(玉兒整理时注:其实这点一直不会。因为从小就有点避世,又不会拒绝人,所以经常不管啥环境都有点硬着头皮上的。也不是硬着头皮,就是没有能够觉察出环境的不顺。后来被月影教训过了才改过来点点,不然可能还是很白痴。)
 
                           空中花雨5-3
空中花雨5-3
玉兒:喔,好的,呵呵。其实……如果就我一个人,那到是没什么可忙的……呵呵。飞狐:亲亲,什么叫“如果就我一个人,那到是没什么可忙的”呀?哈哈,看来我老了呀,跟不上你的思维了,呵呵。玉兒:没有啦,是我最近比较闷,说话都怪怪的吧。飞狐:为什么闷呀?是因为月影吗?哈哈。玉兒:嗯啊嗯啊,大部分是因为她。因为其他人不在我心上啊,就不会想也不会烦恼不会闷啦。飞狐:呵呵,是的。要学会调整自己的情绪。把情续在天上就比较容易平静。玉兒:嗯,学习中,谢谢姐姐。飞狐:唉,人间的情缘人其实很难去把握。玉兒:嗯,是呢……虽然一直知道知道的,不过遇上了还是有点棘手,呵呵,可能因为我还是小孩子吧……飞狐:你也不小了吧,哈哈。
玉兒:其实还小呢,戳戳。飞狐:呵呵,慢慢就长大了,在生活中去磨练,嘿嘿。玉兒:嗯啊,姐姐怎么长大的,也这样吗?不过好像都看不到你生活的一面,会以为你是从来就已经长大了……飞狐:呵呵呵呵。也确实是有原本的那一面,不过我也是在生活中不断去磨呀。生活中不磨,修行是修不好的,行观也是观不深的。玉兒:嗯嗯,叹气。
飞狐:S也是经常把我骂到哭呀,就是骂的生活中冒出来的我。玉兒:喔喔,你也常哭啊……(20:53玉兒整理到这里时,水水提醒我慢慢整理,一点一点用心整理。玉兒:请水水说说吧。水水:看曲,以后再说。)
 
                           空中花雨5-4
空中花雨5-4
飞狐:只要我生活中人我一冒,S就骂我。也不常哭啦,现在哭得越来越少了。玉兒:啊,果然是要求好高哦。飞狐:最开始的时候差不多天天哭呢。玉兒:嗯嗯,还没见过你梨花带雨的时候呢,嘿嘿。捂脸,好坏好坏,哈哈。飞狐:还是不看比较好,哭的时候都好丑呀,哈哈。玉兒:嗯嗯,喵。
飞狐:晚上行观别紧张啊。玉兒:喔喔,我尽量哦,现在好像不紧张。飞狐:嗯,就像现在这样就好,回家的路上也别赶,迟到了也不要紧的。玉兒:嗯啊,谢谢姐姐。嘿,我会尽量不迟到哒。刚才想和你说什么给忘了……飞狐:哦,不着急,慢慢想。有一搭没一搭的。玉兒:嗯嗯,我想想哈,脑子总是不太好使……飞狐:呵呵,好的。玉兒:只记得是和月影有关的,具体是什么就忘记了……不过也都是些闲事,算了吧。
(玉兒注:整理时想起来了,有两件事没来得及说。一件事:想和飞狐说,她没来找我之前还在想着——还好还轮没到自己。因为最近这段情绪不佳,连自己都觉得我大大的,还没调整好呢。二件事:以前玉兒一直很开心很开心哒。不过后来发生月影因为自己和别人行观生气的事之后就有点闷起来了。有时候会突然发现,以前很热情很开心的和别人说“亲亲”,“抱抱”之类的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会觉得像是做错事了,好憋闷……)
飞狐:说闲事也是不要紧的,可以通过闲事去看自己那个我,这也是在生活中修行。玉兒:哦,这样哦,嗯嗯。哦,对了,有个行观上的问题请教姐姐,那个闲事,想起来就告诉你!嘿嘿,我以前和同修行观的时候有发生过的,就是观着观着图像太多了,像是哪里都有人,谁都来接话,我就不知道到底要看哪里了,就像是环顾四周到处都有那种,然后就会卡了。也不是每次都会发生,看情况的……飞狐:哦,就是观的时候虚空人多吗?玉兒:嗯,是啊。有时又像是个大场景,不知道要往哪儿看,谁又是主角。
飞狐:流水飞红也问过相似的问题。谁都是主角。你可以看看她们当中哪个图像亮就先接哪个,或者请她们谁给你说说话,谁跟你说你就听谁的,听完了再请。玉兒:嗯嗯,好,这下就明白了,谢谢姐姐,嘿嘿。飞狐:如果是同时有几个人跟你说话,就好比是你在MSN上同时跟多人聊天,开了好几个窗口,谁的信息来了你就接谁的,回复谁的。只要你忙得过来,有本事接,哈哈。玉兒:哦哦,嗯……这样呀,下回遇到试试,嗯!飞狐:好的,多多尝试去实践。玉兒:不过可能会昏头,啊……嗯,多尝试。飞狐:没关系,机会多得是,随时都可以跟虚空交流,呵呵。玉兒:嗯啊。飞狐:亲亲你慢慢打字,我先去吃个饭啊,一会儿过来看。玉兒:嗯啊,好的。摸摸,吃好好哦。
 
                            空中花雨5-5
空中花雨5-5
(趁空档的时候玉兒回忆刚才要和飞狐说什么,不过没想起来。于是就留了言给飞狐,不过却发错地方了,发去了另一个号。那个号的名字和飞狐的是一模一样的,不过结尾是“.cn”。之前玉兒就一直给那个号码发信息,所以飞狐一直收不到。)
【小小:一开始你给飞狐发消息飞狐没收到,那时她就说,玉儿不会是发错人了吧?后来想想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也太小了……所以就没跟你说。2010-4-25
飞狐:嘿嘿,我来啦!玉兒:嗯啊,刚想去厕所。飞狐:呵呵,快去吧!玉兒:好哒,么么。刚才有两条留言打去别的地方了。
玉兒转来了刚才的留言——玉兒复制的记录里遗漏了其中一条,没有了,麻烦姐姐补上吧。哦哦,再问个问题。解决问题的最正确方法,是不是就是不把月影放心上呢?可如果我不把她放心上……然后我就老在这个问题上转圈圈……WC下先。刚才就是一直给那个号发信息才错开了,都找不上对方。飞狐:哦哦,原来如此。亲爱的,你现在如果不忙,就可以把你问的月影的问题问问虚空。因为我们比较不了解你们之间的具体情况,但是虚空了解。玉兒:哦哦,我问问。飞狐:呵呵,好的。
玉兒:天姐姐一直在旁边的,我问她,她说:难说。好像还微微皱个眉头,这两天我观见她们也常带皱眉的。然后她给我一根羽毛,我感觉是说……是说心事应该轻如鸿毛?飞狐:你直接跟她们交流感觉,有不懂的就问,没关系。打字可以一句一句的打了发过来,不用打很长一段了再发过来。
玉兒:嗯嗯。好的。我家的小兔子很干脆地把羽毛拿过来放在我怀里,说:你啊,就接下这根羽毛,轻飘飘的往上飞。刚才就是我看着姐姐的图,傻呆呆的不知道要干嘛,小兔兔就直接来了这段。飞狐:嗯,好。玉兒:哦,好。怎么往上飞的?我又看看姐姐。就见她左手拉着一根从天上垂下的细丝,整个人就像是飞天一样,
(玉兒整理时补充:在空中飘着,整个人并不飘逸,有点点懒得动的感觉,就任由这么吊着似的。)右手像是在撒着花。不过镜头却是斜向下视角,她说:还是牵念你。她的眼睛像是看着自己撒下去的花瓣,有点……好像带点小哀愁唉。飞狐:哦哦。玉兒:怎么觉得这个图像又像是映出我的心态……抹汗。
(玉兒整理时注:当时有两个感觉。一个是姐姐在说她牵念我呢,让我记着回。第二个就是上面写的。)呜呜,不乱想了。姐姐就看着我笑笑,我请她再说说?她说:没了。小兔子说:这件事就算完。我问怎么算完啊?她说:不去想,就完。小肥兔子跑去姐姐那里了,她脖子上好像还挂了串珍珠,是她跑过去的时候我看见的。飞狐:嗯,好的。
玉兒:然后看见兔子把自己脖子上的珍珠串解下来交给姐姐,姐姐自己带上了,朝我一笑就转身走向一个光亮的背景里。我看见光里是道阶梯,姐姐就拉着裙子抬步上走,兔子跟在旁边还回头看看。兔子回头看的时候镜头就跟着反打了,然后就看见后面有好多人哦……(玉兒注:当时的感觉是,后面都是万缘)嗯,我仔细看看哈……飞狐:嗯,好,描述得很清楚!玉兒:比较明显的是看见一对人,(动作)是这样。一个女子(比较像一般的女仙子)搀扶着身边一个人,那个人全身都打了绷带,好像还撑个拐杖。就是像那种出车祸的人,病人。我想和那个女仙子说说话,刚说了句请问姐姐……她就开口说:跟着。她就是帮着那个人往上走,后面还有蛮多人,不过情况也不是都这样。镜头又打回,回到阶梯上面的方向。同时有人说:希望的曙光。我好像还看见那个光里面有张人面。飞狐:嗯,你慢慢观,慢慢打,尽量把感觉都具体、细致的写出来,我在这边陪着你。玉兒:是一个男子的(人面),整个看起来像是卡通画里的太阳老公公。他就呵呵笑笑,然后把嘴巴张得老大老大。大家沿着阶梯走,最后都是走进他嘴里。
 
                            空中花雨5-6
空中花雨5-6
21:20玉兒整理时注:……(小注:当时上句“注”什么内容没来得及打,想到观时漏了很多细节没话,她们就来说话了。再回头要打“注”时已经不记得要打什么了。)
想到漏掉很多细节没话,天姐来了,说:是漏掉挺多的,心漏了。【小小:这个玉儿是心上长草……乱的很呢!2010-4-25
 
                            空中花雨5-7
空中花雨5-7
见天姐说着话走过来,好像抚了抚我胸口。我看见自己的胸膛里原本心脏的位置,现在是一堆黑色的珠子,像珍珠那种。然后哗啦啦在往下滚,沿着腿脚漏出去好多。玉兒:姐姐,这个图是什么意思?她剥着指甲说:看不懂啊?看不懂用心来。感觉她似乎不是很高兴?天姐坐下有点小生气的说:哪能高兴的起来,这么好的机会就放过了。玉兒:啊……我完全没准备……天姐:还等你准备好?
天姐敲敲桌子说:大机不错小机不过那是好,才能守得住。玉兒:请问姐姐这次是因何而错呢?她一鼓脸说:不正常,尽在说你那个我,好好反省反省。突然想到在观戏的时候,越到后来心里越毛,就是一种没底的感觉。姐姐说:S在你还不放心呐。玉兒:哦……(小注:其实当时……好像是忘了这件事。忘记去吃定心丸了,汗……其实回想下,这种没底的感觉以前都已经找到方法解决了,不过受最近情绪的影响,良好的心态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应该说是心一直停留在那个心事里,滋生百病,也没法集中,总是会飘逸。不过有发现在一点点改善了。)
【小草:花仙说,关键不是有没有S,关键是有没有你那个我……当你的那个我高于虚空和S时,就不可能有什么定心丸……2010-4-25
 
                            空中花雨5-8
空中花雨5-8
玉兒:这个给的是个全景,稍侧面的。可以看见长长的队伍,沿着阶梯走到他嘴里。这段好像就没了。然后停顿了一下镜头唰地从云上快速的下落到了地上(玉兒整理时注:是草地上)的一个花皮球。看见那个皮球是被一个小男孩子在玩着,一跳一跳的。还听见有别的女孩子的声音,像是说:你拍一,我拍一。然后就看见周围有两个女孩子在玩拍手游戏。男孩子过去想和她们一起玩皮球,女孩子不愿意,一撅嘴,扭头说:哼,你自己去。男孩子有点尴尬的挠挠头。然后看见个女子,比较成熟的样子,像是妈妈之类的人(玉兒整理时注:从远处走来)。
然后就刮起了大风,镜头像被刮跑了,跟着风中的一片绿叶子翻飞。因为刚才刮风,她们说什么话我就没听见了,不过想回过去再看看的时候,好像是感觉那两个小女孩跑过去女子身边,叫她妈妈的吧。飞狐:哦,好的。
玉兒:哎呀,那我现在是跟着树叶还是看回去啊……不会了。我家的好像说跟着树叶好。飞狐:好的。玉兒:那就跟着树叶。然后看见那个树叶飞着飞着就飞到天上一位慈祥的老奶奶那儿。也不老,她坐在一把像白玉做的椅子上面。那树叶就飞到她手里,像是被她收回去的。她接着的时候还呵呵笑。我开始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像妈祖妈妈?还是问问她。她就稍弯个脸看我(玉兒注:应该是稍侧个脸),半天没说话,然后说:心花花。像是在叫我。不过她的样子很慈祥的,有点笑意。然后就招招手说:来。就看见个小孩子被她领走了。那个树叶在小孩子手里,她好像就拿着玩。没说清楚,就是从镜头走出去的小女孩。飞狐:好的。
玉兒:然后吧,我想还没看清楚那妇人的样子,就再看了看。是穿的几层的衣服,最外面是白衣。头发像是灰色?稍厚的发包上有个歪髻,上面插个簪子。开始是看她带着孩子上去的,不过后来发现就那孩子一人在刚才的椅子上坐着,玩着手里的树叶子。然后画面就变啦。
(玉兒注:当时的具体细节回忆下应该是这样。起先是看见妈祖牵着孩子的手一起坐到位置上面。不过这时候我脑袋里就打鼓了,不知想了什么干扰了图像。应该是闪念想了下怎么可以跟妈祖坐一个位置上,回神的时候就剩那个孩子一个人坐位置上了,还以为先前是自己看差了。分析还是把那个“我”带进去了。观完回想的时候觉得,可能是之前闲聊讲自己的事讲太多了,这几天的思维又整天围着那个我转,很会动脑,结果“我”太入戏了,忘了旁观别掺和了。)
 
                            空中花雨5-9
空中花雨5-9
在那椅子上坐着的女孩被空中伸来的锁链给绑了,然后就被拉下去打板子了。画面一下变的黑呼呼的,和到了阎王爷那里一样。好像还打的挺严重,打的流鼻涕。最奇怪的是打完拉回去以后撅嘴说:妈祖坏。然后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抽抽着跪着合十,像是终于安稳了。
(玉兒注:这里也有很多细节漏掉了。我的脑子最好是不转,一转就会有点停不下来的趋势,所以事发时其实发展了很多图像,都是沿着我的想去说的。就像是拍戏的时候中场休息,演员穿着戏服和工作人员说戏外话的情况类似。要举例子的话……比如这边正看着戏,看到一半想这台词是不是念错了。然后穿戏服的人就会回头对我说“没错,是你记错了”之类的戏外话,然后继续回去演戏。另注:这里打板子的人穿一身黑衣,头戴方帽,拿的板子是很长那种,不过感觉扁扁的就是薄片子?上面还带链条。因为演的时候脑子还在一边想呢,所以当时有点手忙脚乱,在键盘上停了许久,就漏了很多。这可能算是我行观时最糟糕的状态,就是一边讲着戏外话,一边继续看演戏,这次给凑上了。而且发现一点,其实自己有开小戏的习惯?
21:50玉兒整理时写完上一句,身后来了位白衣妇人,说:就是不专心。玉兒:是不是妈祖妈妈?妇人:难道不是吗?傻孩子。怕不怕我?她说话的时候还摸着我的头发。玉兒:不怕,很喜欢您哒,就是白天犯傻了。她一点我头说:是想我想多了,下次别这样,好好的机会就错过了。玉兒:嗯……谢谢妈祖。请您再说说?妈祖:一边看吧。
玉兒:为什么我觉得你显得老了?她还咳嗽了几声。见一个小女孩上去扶着她,还问她是不是病了。这时的场景又变了。妈祖像是躺在一辆带大盖帽的马车上,病怏怏的样子(整理时亲亲们说其实是操劳的样子,不是生病)。那个女孩子在旁边握着她的手,不过已经渐渐变作大人模样了。她把妈祖的手贴在脸上,在那嘤嘤的哭泣。妈祖抹了抹她的眼泪说只要她没事,她就放心了。然后就闭目睡了,女子趴在旁边像是大哭。妈祖抬眼瞅她说:我又没死呐,哭成这样。那个女子马上就笑了,好像很会讨好人的样子。然后就坐着妈祖的车子陪她。
玉兒:这个图什么意思?隐中:往日情啊。正想问说话的是谁,就见一位身上挂了许多粉色丝带的姐姐提着一盏灯笼过来了,说是“掌灯宫女”,是妈祖殿前的。然后看见妈祖笑笑的接过宫女手中的宫灯,交给了镜头前最近的一位(就是差不多镜头在的位置)。看见还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提着灯,走进一个殿堂。像是太庙啊什么的地方,堂上好多的灵位。女孩子把灯放在一侧,在牌位前合十跪着。这个屋子黑黑的,一点光线也没有。正这么说着就感觉屋子亮了起来,金光一片。排位后面是一尊……一尊像道观里道祖啊还是谁的像。给人的感觉已经过了一夜。
 
                            空中花雨5-10
空中花雨5-10
妈祖打开了殿门,进了屋,来给女孩子梳头。她说:明天就要出嫁了,还(是)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子转身趴在妈祖身上就哭了。小仙孩说:出嫁娘,哭鼻子。不羞不羞。说的时候还刮刮自己的脸。小女孩冲仙孩撅撅嘴,好像拿了鞋底要去打他。仙孩赶紧跑了说:还是这么没风度,不知道谁要你!
女孩子没好气的在原地跺脚,好像是妈祖拦着不让她去?最后她还是乖乖坐下来听妈祖教导。妈祖捋着她的头发说:乖乖把自己打扮好,才能讨人喜欢。
女孩子侧个头,很娇羞的样子,还脸红涅。然后跟妈祖乖巧的点点头,这时候才发现她连唇膏也已经画上了。那个小仙孩又出来一刮脸说:装。女孩子又冲他鼓脸,瞪着他。妈祖看完女孩子就走了。然后有段好奇怪的图像……女孩子在那个屋子里自杀了。赶来的妈祖惊恐万分,不过也只能过去抱着女孩子的身体,表情好哀伤。仙孩在一边摇头说:唉,死了。玉兒:请问仙孩,这一整段的什么意思?他又刮刮脸说:嘿嘿,意思就是当家花。玉兒:啊?什么是当家花?他低个头撅嘴说:欢乐花。又说:好了,今晚记够多了,歇会儿吧。然后见他从我手里抽走了毛笔,舔了舔,拿着在自己面前纸上画画去了。)
23:18再次整理到这里时背上跳,看见只瘦兔子,说自己是笑笑。她说: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我摇头,她继续说:不观不净(也可能是静字)!玉兒:那要怎么办?笑笑:多说无益,继续行观。)
 


百花开情1-68-29 ~ 1-68-4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空中花雨5-11 ~ 6-8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