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12

百花开情1-65-28 ~ 1-65-39

S的船上只有天魂、隐灵,没有活人……
 
百花开情1-65-28
百花开情1-65-28
飞狐:现在问问(她们)吧?雁南飞:一问这话就感觉不舒服。青娘说,顺着我飘,感觉她直往上飘,感觉她手里还拿着一盏灯。她说,顺水追问。我问这盏灯是用来做什么的?她说,聚。我问是聚什么呢?她说,一点灵。我问,这点灵是什么?她说,一路追风。【小小:花仙说,若是飞狐不强调要你当下问,你的这些以及以下的感觉就都没有了……人我带来的总是鸡飞蛋打。2010-4-5
雁南飞:我感觉进入了一个白色纯净的天国,有好几尊白衣人盘坐在白色莲花座上吹笛子。感觉她们都是佛。感觉到有好多头上有光圈的仙尊在吹笛子。我怎么看见如来吹着笛子飘过来了,是菠萝头,越飘越近,笑笑的吹着笛子,一身白衣。【小小:所有的佛都能称为如来佛,你观到的这位如来佛是谁?2010-4-5
雁南飞:白衣如来的笛子上吹出来一个小孩。我不断哈欠着。感觉好多仙飘过来了,看到白娘也来了,一身白衣,好多白衣天尊都一个个挨着随之飘过来了,好像是排着队一个个飘过来的。哈欠着,感觉白娘俯身飞在前面,随之有几个仙紧随飘着,她们飞得很快,眼神很坚毅。感觉有人说,疾风知劲草。【小草:花仙说,这阵风一刮……就知道雁南飞是根什么草了。2010-4-8
 
百花开情1-65-29
百花开情1-65-29
雁南飞:一条大船出现了,在一条白色的江上,船很大,白娘很从容很坚定的第一个走进大船,感觉这艘大船要启航。我哈欠着。好像这样观下去会没完没了。还在吗?
飞狐:在呀。不会的,继续观。该停的时候她们就会说停。我在舍命陪君子呢,呵呵。千年等一回。雁南飞:感觉以白娘为中心,很多白衣仙女在跳舞,白娘在中间,很多仙女围着她跳舞。飞狐:这(上面)两句是S教我说的。雁南飞:师也在吗?飞狐:陪着你呢。雁南飞:我想哭。飞狐:S说观!!!【小草:当时飞狐无奈的对S说,雁南飞说他想哭……S说:让他观!2010-4-8
 
百花开情1-65-30
百花开情1-65-30
雁南飞:感觉到白娘在吹笛子,我好想哭。我在哭,感觉到白娘的情。我说,请白娘说说话?白娘就是一直在不停地吹笛子,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在吹。她说,无语问心醉。我问,怎么个醉?她说,百花开,情醉。【小小:花仙说,众尊如何吹也是吹不出雁南飞的情,雁南飞想吹的是牛。2010-4-8
雁南飞:我冷的直打哆嗦。我穿衣服去,冷的不行。飞狐:再去加点衣服,弄床毯子披着会暖和很多,再灌个热水袋,呵呵。雁南飞:我把最厚的衣服也穿上了。飞狐:好的。
雁南飞:白娘说,无心问心语,春风不渡美人关。【小草:花仙说,又是个春风不渡……2010-4-5
雁南飞:她还是在不停的吹着笛子,眼睛一直在看着我。她说,别停下来,继续观。【小小:花仙说,观是最基本的续情……可你连这最基本的情都不愿给,总想偷懒。2010-4-5
雁南飞:我问,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她说,等到百花齐开,你就明白了。我问,为什么你一直吹笛子呢?她说,情关,华,娇娇不醉月儿低。【小草:花仙说,又一个娇娇……2010-4-8
雁南飞:我问什么意思?她说,总该收场了吧。她笑笑地看着老和尚S。白娘说,今夜无眠。有人接话——摆渡春风。白娘很高兴。她说,该收场了。飞狐:好的,那就收场吧。雁南飞:白娘老看着S呢。我问为什么?她说,还不在你师那儿摆渡。
【小草:花仙说,接话的人是谁?花仙说,确实不在S的船上,因为你还在藏心,连自己的心在哪儿、是谁都不知道。花仙说,在不在S的船上,是看心在不在船上,S的船上只有天魂、隐灵,没有活人……狗妹的天姐就在S的船上。小小:之前狗妹跟飞狐行观时,观到西王母的红毯旁站着自己的天姐。事后花仙说,狗妹的天已经是位列仙班了,芝麻的天还不知在哪儿飘呢。2010-4-8
 
百花开情1-65-31
百花开情1-65-31
(过了一分多钟)雁南飞:还在吗?飞狐:在呀,等你说话呢。雁南飞:白娘还没走呢,怎么办?飞狐:接着问问她是什么意思呢?雁南飞:是什么意思?她给个眼神,说,到他(S)那儿去。怎么感觉是让我去你们那啊。不知该如何是好。飞狐:S说,等机会吧。雁南飞:图像,师在双手摆船。在一片白色的芦苇荡的湖里摆渡,白娘让我看着,出现了一只白色的鸡,是两只白鸡,鸡是红色的嘴。这只鸡显了一个很大的鸡头给我看。【小草:花仙问,这只鸡是哪只鸡?为何不抓鸡?伸着脖子让你抓你都不抓!你可真算是天下首富了!2010-4-6】【杏子:白娘是让你的心去S船,S说的机会——抓机方能会。】
 
百花开情1-65-32
百花开情1-65-32
雁南飞:感觉这只鸡径直朝着一个像月亮里的图像走去,那里是白娘和一个白衣女孩在一起,感觉那个女孩是白娘的女儿。白娘在和小姑娘亲昵地说话。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小草:花仙说,“这”指的是什么?你到底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问问那个小女孩是谁呢?2010-4-8
雁南飞:那只白鸡只是回头看我,眼睛很留恋的看着我不说话。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呢?她看的方向感觉是你们那个方向,很留恋,眼圈红红的,也不断的在回头看着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飞狐:请问一下是什么意思呢?S说,问问今天是不是先到这儿吧?雁南飞:她说,长相思守。嗯,就到这儿吧,问问这篇记录要整理出来吗?发过去吗?飞狐:问了吗?白娘说的就到这儿吗?(约一分钟后)雁南飞:白娘说,就到这吧,一切随缘。飞狐:S说你(问是否整理记录和发不发的话是)废话!
【小草:花仙说,行观完后整理记录,虚空说,S说……反复强调整理记录的重要性,之前的狗妹天姐专门教她如何整理记录,就是在给大家一个用心整理的范本,也是狗妹飞跃前进所踩的基石。正是如同白娘所说——就到这吧,一切随缘。凡事不可强求……2010-4-8
【杏子:S说,这就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小草:这篇记录就是个门——入观的学者可以把自己的观记与此对比……如若是达到了雁南飞的水平就是一脚门外;超过了这个水平则为一脚门里。2010-4-9
 
百花开情1-65-33
百花开情1-65-33
飞狐:那今天就到这里吧,听白娘的。你慢慢整理记录,不要删除内容,交给小小她们去调整。雁南飞:好的。飞狐:你看下周你什么时候有空行观呢?【小草:飞狐把S说的话告诉雁南飞后,雁南飞一直没说话。飞狐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找了些话说。当飞狐问雁南飞下周何时有空行观时,花仙们很不高兴!她们觉得飞狐不该主动去问雁南飞,她们不认为短期内会有再带雁南飞的可能。花仙当时说,照他这个样子,还不一定有下次呢!小小:花仙说,关键在长相思守,见不见S面是次要的,首先要看有没有那个机缘,其次还要看你抓不抓得住。花仙说,过去玄女说的跑江湖,就是指的学者之间以及学者和S这边的参禅、交流。2010-4-6
雁南飞:这几天可以吗?我明后天和周一都有空,平时上班九点有空,周末是随时都可以的。飞狐:S说等你把这次的观记整理出来以后,再约定下一次。雁南飞:好的。飞狐:好吧,那就这样吧,你早点休息,做个好梦!雁南飞:好的,晚安。飞狐:晚安啦!再见!(聊天持续时间:约5.5小时。雁南飞整理。飞狐2010-4-5笑对。)
【小小:花仙问,既然你雁南飞的时间那么多,为何几天时间都整理不出来记录呢?小草:当天行观完后,花仙对飞狐说,看看雁南飞发过来的记录整理得如何,如果是下去后还没有转变,那就不带他了。S则直接说,这段时间不要带雁南飞了。2010-4-6
 
百花开情1-65-34
【小草:花仙说,这个雁南飞随着人我的不断膨胀,也有何君的“大弟子”思想,是男人权力欲的表现……可是S早在修行者里就说了,无门派,无弟子。花仙说,当年S拜心月狐为本尊师时,心月狐是一拜二拜不应声,三请四请不点头……最后道:没有师徒之说,只不过是先走一步,后走一步,互相搭把手而已。
小小:花仙说,雁南飞前几个小时观的都是空话为多,属于人我观,虚空在顺着他的人我带他上道。花仙说,如同去求公子爷办事,先要投其所好,喜欢字画的送字画,喜欢美女的送美女……然后才能求着办事。花仙说,但是人我观与我想的掺入虚空是不同的,不能混为一谈。花仙说,虚空前面几个小时给雁南飞讲的那些,其实就是两个字——追风。花仙说,有风才能追,不请风来……你追什么?如同古时的祈雨,雨若不来,你又如何顺水流?所以追风的前提和基础就是低位、主动。
小草:花仙说,学者观得浅显,S这边……少说百分之五六十,多说百分之八九十……一看虚空说的话就能懂。可是知道学者的问题所在又不能直说,除非是虚空给感觉让说,或者是学者那边没有感觉了主动请教。这在前面狗妹与飞狐的行观中青娘已经说过了。可是你雁南飞……虚空说的不懂,飞狐说的不听,只好是绕圈子,绕了五个半小时,还自以为了不起,觉得观的时间很长。殊不知人家狗妹单刀直入,半个小时就搞定。
 
百花开情1-65-35
百花开情1-65-35
花仙说,若说飞狐百分之百懂天意,那就是假话。这不仅是因为飞狐还未得明,更是因为受制于如今的生存环境,多数的能量不能进入人体容合,人体承受不了。今世所修的明,仅仅是指心相印之明,真正的明只能死后月台合。
花仙说,正因为S这边能够听懂虚空话语,又能在观中放下我,顺着虚空意去行,所以才能带学人。所谓的能带学人,正是由于人我的不带学人,顺风行。花仙说,说到底,飞狐并没有带学人,带学人的是虚空……只不过虚空借用飞狐的观与悟,换个角度和层次去与学人交流。比如虚空说了一堆,但是学人不懂,于是虚空说,让飞狐说说吧,飞狐就按照虚空意,把虚空说的话转化为人语白话,帮助学者把情续上去。
花仙说,如今的雁南飞有过去玉青的毛病,玉青通灵后就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要听S的话和为什么要听飞狐行观的虚空意而不停绕圈。花仙说,当时的玉青行观,是S引,虚空勾,虚空再通过飞狐行观去解,去打。这样形成一个平衡。后来由于毛狗追S不能看玉青观记了,失去了引;虚空也不能打了,失去了真……最后则是玉青观记整体失衡,立马落窝——我大失真。
 
百花开情1-65-36
百花开情1-65-36
小小:飞狐在与雁南飞行观的当时,把虚空不断的让雁南飞交心,并说雁南飞假、无情、让他滚等等的记录发给我们看,我们也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我们这边除了看过那几篇已经发出的雁南飞的观记之外,跟他没有别的接触。只是虚空说过,破局要急,须是心刀快斩,她们是根据每个学者的特点去引导、教化。所以我们也都静观其变……直到行观结束后,大家与虚空一起讨论这篇观记时,分析出虚空说雁南飞的假和无情,可能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不忠实,不听话,不服小,不续情。
小草:这几点在小花仙点评观记时都具体指出来了,只是说到不续情……那个雁南飞为何不认青娘呢?小小:可能是跟他之前自己所观的天妈不同?另外就是,妈祖说他是自己的孩子,雁南飞辈分增高,怎一个高兴了得!一叠声的“孩儿”不断……最后又说他其实是青娘的孩子,他在心理上可能一时接受不了?小草:青娘的孩子当然是妈祖的孩子……这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小小:还有可能就是青娘的身价不高,没有玄女、西洋女王等等吃香……你看众学者观记中的天妈,有几个是自己观到青娘或者七仙女的?S昨天就赶紧着让我们把七仙女的话先打出来发出去,也没见翠翠、胡霙和九晴来认娘呀?难怪七仙女从昨晚一直哭到天明。
 
百花开情1-65-37
百花开情1-65-37
小草:我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花仙,双手抱在胸前,扭着脖子撅着嘴,狠狠的哼了一声说:我要是生出雁南飞那样的儿子,就把他丢出去喂狗!我说,你就消消气吧,这是人性……等你生出孩子来,还早呢?她兴致高昂的一挥小手说:今天是儿,明天就是娘!不怕他不服!
小小:那就请这位小娘多说说吧?小草:她说,现在S这边的带学人是把学人从九点往十点带,帮助学人破九。飞狐当初带狗妹,是把狗妹从七点带到九点破九。花仙说,若想S处带你,不管你自认为观得有多好,必须把自己放在丫丫学语,童蒙学步的低位,把自己当做一个初入门的观者,将以前自己观的天妈、天姐、天兄……都放下,否则姑奶奶我们一个都不带,自己一边玩去吧,玩够了好收秋。
小小:花仙说,别以为自己相应得有多好,都是一群甩尾巴的货!这次就是杀雁儆侯,砍了雁头给你们这些侯爷、公主看看,看看排头军的我有多大,你自问如何?花仙说,你们这些侯爷、公主再大,大不过虚空女皇,敢充老大——整死你!
 
百花开情1-65-38
百花开情1-65-38
小小:花仙说,对于学人的我大只有两个方法……她给出图像,一头倔驴,背上驮着很重的东西,站在上坡的坡底不愿上去。花仙说,一个方法就是顺坡下驴,顺着驴哄,把它哄高兴了看看能不能上坡。(图像是,一人牵着倔驴走下坡,倔驴走得很高兴。顺着下坡再走回来,绕了一大圈……可是上坡走了几步还是停在那儿了。)花仙说,另一个方法就是往死里打,让其放下背的重东西,轻松前行。花仙说,第二个方法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身上背得太重,驴也实在是上不去坡,上去了也得累趴下。小草:驴身上背的是什么?小小:花仙说,我……
小小:花仙说,被打的人是幸运的,因为虚空会以被打人的特点传法。比如虚空情为水,众学者为杯子,虚空要按照杯子的形状去倒水。花仙说,这些杯子,有些是当时带不动,只好顺坡下驴绕大圈,但是一旦他们醒悟过来,会比其他学者认识得更深刻,因为是亲身经历过的。就好像上战场打仗,人我是自己的敌人,你虽然一次次败下阵来,但相比其他准备上战场的人又要显得经验丰富……只是,必须要有个前提——人我是你的敌人。否则也只能是屡战屡败,成为别人的铺路石。
 
百花开情1-65-39
百花开情1-65-39
小草:花仙又特别强调说,以后S处要带的人……必须先让其自己消化这段时间S处的点评,尤其是认真消化百花1中的点评,消化后再带。小小:花仙如此强调……可能是因为这次雁南飞表现出的修行素质和行观心态,比起很多初入观的学人还不如?起码是比狗妹差得太多。小草:从观记中也可以看出,虚空对狗妹的展画要比对雁南飞的展画有情得多。行观的当时飞狐就觉得奇怪,飞狐说,这个雁南飞已经是八九点了,怎么比当时才七点的狗妹还不如呢?他经常是观着观着就自己不想观了,虚空对他说的话也都很生硬无情,或者是些空话……小小:花仙说,虚空是面镜子,照出的是他的我……
小草:花仙还说让我们数数这篇观记中虚空说了多少次让雁南飞追风……小小你数数吧?小小:我才不数呢!我看呀,满篇都是,数也数不清!主要是观记整理得实在太差,连最基本的忠实于原文都不能做到,甚至有缺句和改换原文的情况出现。观记中很多雁南飞说的话都没有注明是谁说,跟虚空说的混杂在一起,都是飞狐一个一个打上“我说”、“我问”和“雁南飞”。2010-4-8
 


百花开情1-65-14 ~ 1-65-27←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空中花雨3-11 ~ 3-2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