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踏着佛法-续61~65

这个音相是……一般人的幻视幻听、梦,正常人不可见的以及无法使用科学仪器测量的……虚空中的较低层次的能量组织,以及虚空中较高层次的能量组织——光相的影射“物”。
 
踏着佛法-61
踏着佛法-61
小小: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映万物——这是中华人的口头禅了。
杏子:其中的八卦映万物——是我们的说法……
小小:两仪——是什么?
杏子:阴阳,但是——不是我们中华人自古以来认为的那种阴阳……比如正面为阳反面是阴,男是阳女是阴,山为阳水是阴,1是阳2是阴等等等等。在我们的说法里——虚空为阳,宇空为阴……这是以宙心性海为立点。如果是以人为立点的话……宇空是阳,虚空为阴。
小小:这个……宇空是阳,虚空为阴——的概念是什么呢?
杏子:宇空——包括一切可见物以及一切可以使用仪器探测到的物质;虚空——正常人不可见的以及无法使用科学仪器测量的……但是生命有时又会感觉到的。
小小:四相是什么?
杏子:我们的说法是……色相、音相、光相、无相。其中色相就是宇空的一切,包括一切可见物以及一切可以使用仪器探测到的物质。音相——一类是色相的想……一类是光相的影射。这个音相是……一般人的幻视幻听、梦,正常人不可见的以及无法使用科学仪器测量的……虚空中的较低层次的能量组织,以及虚空中较高层次的能量组织——光相的影射“物”。光相是正常人不可见的以及无法使用科学仪器测量的……但是生命有时又会感觉到的。无相——比如心经中的舍利子就是无相之相、生命原图,比如佛等等。
如果把太极图的白鱼比作虚空……把黑鱼比作宇空的话,那个太极弦就是虚空与宇空的临界——宇空这边是光速以及光速以下,虚空那边是超光速……虚空没有时间与空间,虚空是个永恒。
2010/2/17
 
踏着佛法-62
踏着佛法-62
如果把太极图的白鱼比作虚空……把黑鱼比作宇空的话,那个太极弦就是虚空与宇空的临界——宇空这边是光速以及光速以下,虚空那边是超光速……虚空没有时间与空间,虚空是个永恒。
小草:她们说,人与虚空物质的接触要在人类的科学发展到超光速时才有可能实现,在此以前科学对虚空的探索都只是个虚无,无所谓对、无所谓错。因为无法进行科学的物质的实践去证实其科学理论。科学对虚空的捕捉之路是漫长的,是不可等的——还是抓紧现在的光相学(系指NS虚空学)为好。
2010/2/18
 
踏着佛法-63
踏着佛法-63
飞狐:准备去江西老家过年,临走的前一天给虚空上香,香还没举呢,就看见一个个小花仙拼命的抹眼泪,像是生离死别,弄得我鼻头也酸酸的。S对我说,那你就带那些小花仙一起去呀,顺便也把大宝、二妞那些动物仙也带上。
我刚从心里动念带她们去玩,就看见那些小花仙和动物仙们全戴上了旅行帽,背上背着个小背包,准备出发啦!花仙们的手里还拿着串红红的糖葫芦在吃。
S:可以带她们去江边玩玩……
飞狐:虚空中有人说——千江照景,水落花开。乌啼晓明,伴君花开。月圆花好,自有上时。情窦初明,景相初圆。好景常在月有时……心月狐
又见一女子教习瑜伽动作,她双手合十,左腿向后抬起与上半身平行,右腿半蹲静立。片刻后她在伸直右腿的同时轻盈弹跳起身,换左腿半蹲,右腿后抬。她说此式为——丹凤朝阳。
 
到老家时晴好的天气发生突变,大风大雨夹着冰雪迎面而来,伞都给吹折了……可是与我同去的虚空的她们却很开心,大宝等动物仙显得精神抖擞,抖动着身上的毛甩去水珠,小花仙们则都卷起袖筒、裤腿,哈哈笑着互相泼着水玩。她们说这是接风洗尘!我被淋得透湿,只能暗自叫苦。
此时又听一位小仙孩高声道——龙王吐水啦!我忙问是哪位龙王,答曰小龙王。半空中浮现出一条青黑色巨蛇,身上布满鳞片,蛇头上长着一对犄角——她说是江龙女,然后显女相……
 
除夕之时,见玄女一人身着类似古印度女子的服装在天庭跳舞。我问为何只有她一人跳舞。她扭头注视着我,同时手掌朝上的向我伸手道:独舞金堂……你什么时候上来?我心知她是督促我行瑜伽,于是回答说:马上!她满意的笑了,又转回身继续舞蹈。
过了两天又见一位菠萝头的佛在做瑜伽鸟王式(此式未收入九阳,S说众学者年龄较大,不易平衡),她正身做好鸟王式后,将上半身前俯后弯,然后左右扭转直致身体朝后。记录时她说自己是大日如来佛。
 
回老家前S对我说,你也没剩几个钱了,自己省着点花。于是我回家过年自己什么都没买,但心里总惦记着给S买点合身的衣裤和鞋子……因为我见S穿的裤子和鞋子都是十几、几十元的次品……可是有个小仙孩朝我连连摆手,让我先不用买这些。
我接着又想给S香位上插的水竹买个小花瓶,S是用一个小酱油瓶子给插着……这时观音连连摆手说不用……她还笑着说:我们就只喜欢你头上那朵花!我说我一定在新的一年里好好练瑜伽,听虚空的话!小仙孩说,人应该关注自身。给的意是,人最应该关注的是行瑜伽保证自己健康,爱护身体发肤……然后才是那些身外之物。
她们又说,之所以现在从生活的各个细节对我进行指导,一方面是因为我相应到了这一步;一方面也是个勾引;另一方面则是相信我会克服自己的懒惰精进瑜伽……她们说——她们总是长倚大门外的守候着……
 
小花仙和动物仙们跟着我玩了两天就玩腻了,说想去江边玩……空中飘来一位穿粉色衣裙的仙女给她们当向导,那女子的裙摆很长很长,蜿蜒曲折……原来正是那位小龙王蛇仙姐姐。当地的几位土地公公也都是红光满面的出来打招呼,小花仙她们就跟着蛇仙女和土地去玩儿了。
 
回程的那天天气格外好,早上刚起床四海龙王便来送行,这边一位白衣侍女用长方形圆角木盘端上来一盘圆圆的水果,心月狐笑吟吟的接过去捧给四海龙王。画外音说:投桃报李。
回来的路上有小龙王蛇仙女护送,送过一地又换另一地的蛇仙女护送。小花仙和动物仙们都坐得规规矩矩的十分乖巧,她们说此时不乖那就是自惹麻烦啦。
火车快到站时,见一只如楼房般高大的金色凤凰在站台盘旋等待。下站后,蛇仙与金凤均显人形女子,蛇仙朝金凤福了福,与我道别后便打道回府了。我问金凤是谁,答曰瑶池金母,并说玄女也来了……玄女仍是一袭黑裙,头戴四周垂着黑纱的冠帽。她从瑶池金母的身后探出上半身来,像小女孩那样撩起头纱冲我笑着。
我们一起回到S处,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虚空的她们说——人在一起,心也要在一起。心在一起主要是中间那颗天心在一起……在一起了就是个情字。
她们说的同时给出图像,两个“心”字重叠后显出一个“情”字,又特别显出“情”字的——竖心旁。
她们接着又说:中间的心合一了(即竖心旁)才是长青、长情……但合一是指的实质的容合,而不是指某种图像语言。
她们说:(竖心旁中间)那一竖就叫一线牵,又叫一担挑,又叫一碗水端平。只有真正修到这步,才是大地山河一担挑,否则都只是口头禅。
我记完这些赶紧去给她们上香,她们让我上三支香,并说十五以前都让我上三支香,因为她们高兴!我看见她们在摆宴庆贺,于是细问在庆贺什么?她们说:庆贺你新的飞腾呀!
我把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一样样给她们供上,小花仙和大宝她们也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东西来分给大家,说是老家当地的虚空送的……花仙们——人顶一支红发簪,扭着屁股走来走去,说这个叫一顶红!
2010-2-19大年初六(雨水)整理
 
踏着佛法-64
踏着佛法-64
我把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一样样给她们供上,小花仙和大宝她们也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东西来分给大家,说是老家当地的虚空送的……花仙们——人顶一支红发簪,扭着屁股走来走去,说这个叫一顶红!
另外就是……还有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金鱼跟着我一起去老家了,好像就是S养的那几条……一块钱一条的小金鱼的代表,她是典型的国产金鱼样,头上顶着个红红的大泡。
还有……在老家时,小花仙突然跟我说,让我买一幅清明上河图带给小J,让小J心情不好时自己入画。回来后告诉SS对我说:正好前两天小J问我怎样才能通灵,你那边小花仙就告诉了方法——让他入画。
 
蓝藍:請問如我們感知的天姐,是光相的影射物嗎?還是無相,生命原圖?
小草:她们说——什么都不是!小小:什么都不是又是个什么?小草:她们说,是个无!
小小:无又是个什么?
小草:她们不说话了……显出一只大眼睛!然后又说——天姐、天兄都是过去佛,但学者观到的图像不是佛……与其去理论观到的是佛还是相,不如把力度下在少想多观上。
小小:问问S……比如说61集里的阴阳理论以及修行者里的理论——有什么用呀?
小草:S说没用……S说——理论都是给社会人看的,不是给修行人看的。因为社会人总是要个说法。科学必须有人为的理论,但是道法自然、佛法自然。对于修行者而言,应该行观——深入虚空,而不是在嘴上纠缠所谓的理论。如果你对理论感兴趣,甚至热衷于嘴上的理论官司(观死)——表示你尚未涉入修行者之门,表示你尚无虚空情……
杏子:比如你深爱一个女子……如果你纠缠在为什么要爱她?并热衷于考究为什么要爱她的理论……只能说——你对她并没有什么情可言。
小草:很早以前她们就说过,S写的理论是为社会上的初学者、未入门者准备的,因为社会人在入门前需要弄清楚自己要修的是个什么东西,能够从中得到些什么……然后才能判断是否开始起修。她们刚才又说,蓝蓝的问题……就是在判断自己能得到什么。她们说这种心理是每个正常人都会有的,只有在修行的过程中慢慢了知了、熟悉了、有情了……才能逐渐放下自己的不放心,因为那时你已明白无惑……那时方为坚定瑜伽、无上瑜伽……这些是无上佛王说的。2010/2/20
 
踏着佛法-65
踏着佛法-65
玉青观记-21晚睡前看杂书,忽听见金属相击的声音……见一露着胸毛的莽汉跳出来:屠夫卖肉。我嘀咕:怎的来一屠夫?
屠夫:怎么?觉得我们是粗俗之人,只收那些文酸小白脸?我:哈,不应该不应该。屠夫:人粗理不粗,你也不听听我来说说道理?我:好,我接着看,你怎么称呼?
见他拿起砍骨刀摆了个欲砍的姿势说:我就是个卖肉的。没有名字,只知道姓曹。但凡来买肉的也不拿正眼瞧人……来两斤肉(他挥了下手好似在学那些买肉的)。我乘机看了看那砍骨刀上的环数——五个。我嘀咕:卖肉、五个、六个?……这时,见曹屠夫换了黑色劲装在一片树林里舞着一柄开山刀,刀背上铁环哗哗作响——一数是七个。
我:不会又再隐射五、六、七级什么的?难道是在提醒我心里还惦记着这些。天姐显了个虚像,一脸平静:你说“这些”是指什么?我:上层次啊。
天姐:以后不要说“这些”、“那些”的乱指代,不说明就没法深入,不说明也是心打不开。我:嗯,这些图是姐姐给的?
天姐摇摇头:顺着接下去才解意中意,断在此处是因名利心。我:难道这组不是在说五、六、七级的事吗?
天姐:是在说这方面的事,不过意思可就多了。妄想上层次是个错,知耻而后勇,层次也是不得不上,并要真真切切一步步走好才是前行。我:那看图像是说五级是大刀阔斧的砍我,六级是剔骨分离,到了七级就不再卖肉而有了招式。天姐一脸淡漠:意思多了……以后你自己只管去分析,分析了就去行。解的一挂好判词,行得意中明三昧。不怕你不去解,就怕你不知行。我:姐姐说我不知行?
【小小:她们说,精华就在这一句——解得一卦好判词,行得意中明三昧。解来解去,得到的都只是个说法;只有真正去行,才能得法、会意、明白。2010/2/28
 
天姐:不光不知行还无意去行。我:这问题大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天姐:无情重我不知行,意是铺路石,要自挖自垫好行路。你以为你修到一定程度了?真正的路还在后面!我:为什么路在后面?天姐:自挖自垫自开路,路在手下不在脚下,眼高手低就是个完。我:眼高手低如何改变?天姐:说多了无用,先第一步“挖”,你先就盯着“挖”吧。我:一直在挖啊。天姐:得了机缘再教。
26晚——有关少林寺的禅七的电视节目,一个主持人和一个和尚(南怀瑾的徒弟)聊禅和禅七的事。当听到那和尚说(大意)禅不在文字,但通过文字悟禅,我心想有点意思。后见那和尚反复在向那主持人解释“禅”,那主持人用自以为懂的人道观点来附和时,我心想:这和尚难道不知道禅和机的关系?无机不禅。对根本不懂的人直述禅理,不懂机不得味,可见这和尚也是个半通不懂的。
小雅:死机了!我:呵呵,小雅一来我投降,赶快说说。小雅:管他们呢!
我:你说死机是指谁?小雅:我只盯着你啊,只能说你啊!何处不是机?“懂不懂”是人道定论,得机为懂?又绕向人道。我:说的好!小雅:机在自身,得禅则止,这才是禅。你不要止不住,倒不空!
【小草:她们说,止的是个我,倒的还是个我。2010/2/28
 
见一人形在打坐,身形隐晦,覆盖着一个红色光圈并向四周伸出蜿蜒蠕动的细线。我:止不住的原因是?小雅:一旦自以为……赶紧我投降。我:怎么投降啊?小雅:浅尝辄止,话说到“无机不禅”则止,以后处处随机才是趋向正道。你心里有“懂”这个所求……正好被勾着下道。我:是的,心中有这个所求,正好借机放下,谢谢。
28发给S一封瞎贫的信——被S冠以“猜猜我是谁”登出,我回信:“就是我”。发完信,我边翻收信夹边笑:呵呵,斗禅机啊,还猜猜我是谁……就是我嘛。我:病了就想到锻炼,人懒偏要怪形式,是我!不过病也好、懒也好都是人之自然嘛?什么在S看来不是“我”啊。
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后脖……见一白袍男子正背着手背对着我,谁呢?这位左手大拇指有个碧绿的扳指……见他用扳指一下一下的磕着扇骨。他头都没回的说道:一点就漏的闷瓜!
【小草:她们说——还是最开始对玉青说的……漏得厉害。原因就在于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去理解、猜想……又因为自以为是的根源在于我,所以总是不得意,难解禅。前面玉青天姐和万缘的教导等于是白费了,这就是天姐说的“无情重我不知行”。
杏子:S整天闲着没事去找人斗禅机?禅机是人斗出来的吗?花仙说,一听这话就是个外行!还以为自己是个半仙呢?!花仙又摊摊手摇摇头说——难呀……无情是个我,有情又攀高!
小草:攀高还是个我……
杏子:所以刚一有情,我就冒了出来……又转为无情了。这个攀高,可能类似于西方所说人类七宗罪中的“骄傲”,西方说此罪是万恶之源……或许是相当于我们说的自以为是和骄兵必败吧。2010/2/28
 
我:哪位家仙?点在何处又漏在何处?他摇着扇子转过身,五官很清秀:非家非仙一闲人,称君称爷随心变。点在一个“猜”字,偏偏漏在王八嘴。
【小小:花仙说,此位正是玄爷!王八嘴一漏,接不住,那可就白费劲啦!
小草:西王圣母过去说S是“张嘴王八掉进无底洞”,也不知几位学者会得其意?
杏子:要想掉进无底洞……首先要看你是不是王八?若是王八,张不张嘴?若能张嘴,接不接?若接,接不接得住?
小草:我看呀,玉青已经解决了王八问题,剩下的只是后面三个问题。
小小:问题是……若是后面三个问题长期解决不了,王八可能也就不是王八了?
小草:花仙说,不是王八就难办了,那就龟(归)不了啦!2010/2/28
 
我:王八嘴?好像有这个典故,忘了……还是现在请教请教。他摇着扇子:还是上情为要啊!点了猜就顺着追,奈何你松了劲去追S如何,可惜可惜……还是个无情啊。
【杏子:又在说顺……顺着谁追?这个顺着追就是前面你天姐说的行……天姐说——就怕你不知行。2010.2.28
 
他:第一天行观你转啊转的,我骂你一句“大傻瓜”,到了今天还得这机让我骂你“大傻瓜”,真是没长进!哈哈,什么时候能咬定了啊?我:呵呵,什么时候都能啊。他合了扇子点点头:追着想S如何看?修给世人看的?使命感还是要再放。我:是的。
210最后一次会讨论某事,我忽然感悟:我所说所做不过是环境所需,人是环境中的我而已……焦大不会喝咖啡、孙二娘不会唱葬花。
天姐:你才知道啊?顺着环境修,池子才会更大。我:什么池子?天姐:浸在水里保持呼吸,持续不停的游,一旦停下就沉底了。
天姐:环境反照自己,修无上心。我:我总是时时和你交流的,您觉得不够还是?天姐:再专精些,还不够……我:不够什么?天姐:不够明了。切忌流于形式。我:嗯,再明再静。
【小小:她们说,只去理论不去行,就是流于形式。只有在行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明了,而不是什么嘴上喊的明呀静的。2010/2/28
 
215全家出去旅游,飞机上我们四个坐一排……青霞大声跟兴达说着“这个仙那个娘的”,我怕别人听见作势四下看了看,暗示她别那么大声。青霞又问我:“你看她们都来了?”我含混答应着就戴上了耳机叹了口气……
天姐:归根是你有求她明白你的理论。理论是帮你修行的,一步步的扶手而已,别人没有领悟到不能强求。各自的路就各自在何时何地的理论、何时何地的帮扶。理论的形可以相同,但相对每个人的性绝不同。性与时进,时是唯一不变的恒!放下你的所求!
我:是。是不是处世方法也会改变问题的处理?天姐:又采道旁花!修行会由内而外的改变,自然而然的变化。扣准、扣准!”她敲了我好几下头。
217深夜回某人的信,正常回答后不自觉想——天姐:你想到的第一个感觉就应该问问自己。我:问自己什么?天姐:问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我:你刚才还……哦!呵呵,想了就接着顺下去,问你的总是在打横。打这段好象要展示自己就这么和你交流似的,有时索然无味,想让S骂几句,为什么不想不求姐姐骂几句……
天姐:人真是骂无可骂,能扣准自己的只有这颗天心。姐姐去打坐了……
【杏子:花仙说——唉……扣准扣准,难扣难准……先要扣上才能对准,交流的立点扣在何处?真是无话可说,人语难言——鸡蛋碰石头——自爆自弃!
小小:交流的立点……传说寇准七岁登华山作诗云——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可能学者交流的立点大多在云下……2010.2.28
 
天姐:从修行来说,你不知深细,自持自己什么都懂,养成懒得深究的习惯,什么问题扫一眼就过,把理论养在浮面,没能帮你深探自己。理论若是纸上谈兵,与修你无关。我:嗯……的确。天姐:要再上情。我:好。
218峨眉山下雨……迪安:山上有白娘吗?我:有啊,仙在眼前,佛在心中。见小雅回头冲我笑了一下,追着白娘那头像去了。
【小草:花仙说,小雅这就是在教你如何放下你那个我去顺去追!那才真正叫“仙在眼前,佛在心中”!
杏子:花仙说,小雅这也是在告诉玉青——你眼前无仙,心中也无佛!2010/2/28
 
219昨夜飞机到家,睡醒了就去游泳。我自语:好几天没瑜伽了,不过真不喜欢做功,观记也没时间整理。过几天再说吧……
玉泽(家仙)穿着一长身的泳衣在后面跟着。我:包这么严,是说我吧。玉泽喷了我一脸的水:不喜欢做功是因为心不静。我:游泳也能锻炼身体。唉,是鸡同鸭讲,做功也不光是为锻炼身体。游泳怎么和相应结合啊。玉泽:好好相应你的心,小拇指还要拗大腿,没到那个份。你看,我跟着你你跟着我,循环往复才能前进。什么也不说,去做吧。
【小小:唉!玉青的万缘真是好!上次就忘了打上她们说的这几句,她们说玉青有时间游泳没时间瑜伽,还问自己差在哪里?她们说,国外人的运动从外求转为内寻,国内人却总是弃内寻而外求。
小草:可能是国内人的起步低,就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迷花了眼……必须外求过后才能逐渐转为内寻?这个就是她们说的曲步行……学者们借助于以手应心、以形表意去与天相应,若是连手都不举,连相应的形式都没有,又是在相应什么呢?没有相应,又何谈修行呢?2010/2/28
 


踏着佛法-续54~6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百花开情1-54~1-6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