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踏着佛法-续54~60

【杏子:她们说,只要心中有,时机到了自然会来的。来了以后更要常念叨,抓住不放!她们说,怎么问都行!先去行,然后才能在行中磨我。2010/2/2】

 
踏着佛法-54
踏着佛法-54
 (众学者可以参阅秀菊的原文)采紅菱:請隱中適時插話嘍!秀菊:她給我東西南北陣,但當時給我的感覺是五個點,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就是接不到,可能是觀力還沒到那邊吧!還是情還沒有切進去。
澤金:但是講名非名沒錯啊!因為到最後還是跟主帥回去……
秀菊:就是最後一次的主帥情,記得修書有講到這一點,說妳最後一次妳跟著誰,妳那大靈會找那個,那個就是你要續的。還有天姐也有講到時機未到,雖然是認了但時機未到……妳再講我才想到。
大家討論當時天娘來時,是不是可以問妳跟哪位九宮最親,那個主帥情,是不是可以這樣問?
【杏子:她们说,只要心中有,时机到了自然会来的。来了以后更要常念叨,抓住不放!她们说,怎么问都行!先去行,然后才能在行中磨我。2010/2/2
 
踏着佛法-55
踏着佛法-55
小小:为什么她们让初入观的学者参看有S在场的秋云、玉青、霏霏的初入观记录,却没说参看飞狐的初入观记录?
杏子:她们说——是因为飞狐入观的起点太高了。她们说,秋云、玉青、霏霏……都是从正常的社会人的角度切入修行的,而飞狐是从情一步切入的。
小草:她们说飞狐是个飘花精……又说S已是天心在握,众学人是地心在手……就只剩飞狐一个——给出的图像是,从云中垂下一个秋千,飞狐悠闲的坐在上面荡着。但她们说(飞狐)不能止于此。
飞狐:昨天她们告诉我,要通过行瑜伽来产生自己修行上的又一个飞跃。她们说我行瑜伽就像是跳跳糖,不戳不动,悟道时激动一刻之后又恢复常态了……就像S以前说我练瑜伽是一天打鱼,七天晒网……她们说应该像棉花糖,柔软、轻飘、甜蜜、持久……又一人说,应把跳跳糖与棉花糖结合……她说,跳跳糖就像是射出的三级火箭,这个跳就是火箭的推动力,每推动一次都将火箭送往新的天空……但仅靠推动力还不够,还需要之后恒久的航行——棉花糖。
今天我回顾这一年的修行,瑜伽几乎是没怎么练,不禁叹息自己没有进步。这时她们说:心有进步,光无进步。我问:行观也能聚光,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瑜伽?
她们说:虚空能量与人实质性的容合,必须通过海底升华为光……这就是之后圣火加持和欢喜佛的基本原理。
她们说:五层次入观后学者的春宫图,是虚空万缘帮助其升华自身的色能量,也是一种万缘与人沟通、熟悉的过程。六层次以后,在天心日照下才开始真正意义的双修,进行音与色的升华容合。但这些都是建立在瑜伽行上,建立在中脉的不断冲脉上。
飞狐:为什么能量一定要从海底容合呢?
她们给出图像,人的尾椎……是一只眼。她们说:入洞……你(飞狐)行观初始观到的万花洞……就是这个意思。
S:万花就是万缘……印度古瑜伽认为,人体能量集中在海底轮,剩下的大部分能量在水轮,其他很少的能量分布于另外五轮。
杏子:看来……容是个无底洞,真正的容是从六层次双修开始。
飞狐:她们说,不断的冲脉就是不断的容合,不仅要通过行观情容,而且要通过瑜伽光容。她们说,无情不聚,不聚不容……二者不可偏废。
小小:那什么时候才能修出花来?
飞狐:她们说——三光聚首。
小小:难怪昨天她们说大树和玉青呢!她们说大树和玉青就是急着去死,整天不是想着容就是想着入定、欢喜佛……她们说——释佛十年前说S是个花下等死归(鬼),这虽是瑜伽的最高境界,但也是人世上的真死!挂在嘴边标榜自己的层次是没用的。她们说,花下才能等死归……你们还在破土、生根、发芽的阶段,自己好好沉下心来走好自己的路,不要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空想上。她们最后还说,芝麻开花节节高,芝麻若是不开花呢?那就只能是自然淘汰。
飞狐:昨晚我做了一晚上的坏梦,全是平时心里担心的事。中途梦醒,请小花仙帮我圆圆梦。小花仙摆手说让我继续做梦没关系,说是梦可以把我这些心里的担忧都释放出来,心就轻松了。早上醒了再请小花仙圆梦,花仙从我脑子里拉出一条画满各色图像的纱巾,点火烧掉了。她说一切安好,梦过的就过去了,最好是忘掉……2010/2/4立春
 
踏着佛法-56
踏着佛法-56
飞狐:她们又说,三光聚首——首先你必须相应找到你的光音色,其次要把她们从海底升华为光,还要能使她们聚合、容合……
杏子:天冷了,S让你穿衣服——已经说了四遍了?
飞狐:我也回了四遍——说,穿了!
杏子:S是让你穿上外套,你穿的是背心!
飞狐:哦,马上就穿……
杏子:悟性差,为什么?尤其是在虚空这个领域里,所谓的悟性差就是因为自以为是的设立了法障。2010/2/5
 
踏着佛法-57
踏着佛法-57
小草问S——飞狐的特点是什么?S说,懒。小草:为什么会懒呢?
飞狐:女人没有不懒的!杏子:懒就是屁股沉——惰性,与修行所谓的精进反义。小小:S说,人懒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体质差……然后就是恶性循环,越差越懒,越懒越差。一旦到了60岁以后……追悔莫及。杏子:解决体质差、屁股沉的办法就是瑜伽……可是飞狐懒得做——自甘堕落……却是心比天高。
电热水器已经烧好了,飞狐忙着闲事……S:烧好了。飞狐紧忙抓起一本在网上买的闲书说:我定在8点半洗澡,还差20分钟……S:先去洗,完了再看。飞狐:我上的闹铃是8点半洗澡!
小小:飞狐坐下看闲书……S说恶劣。小草问什么恶劣?S:品质。
小草:为什么?S:其一,端着个我——就不能随机应变,更不能抓机。机在环境,比如热水器就是个环境,人不能随机应变于环境,却是让环境等人?其二,飞狐闹铃在每天早6点起床练瑜伽——大概是没有一天起来瑜伽。表面上看是说以闹铃为标准,其实是以我的惰性为标准……觉得自己了不起。
2010/2/6
踏着佛法-58
踏着佛法-58
2010-1-19记录-这段时间……小花仙总是教我有关芳疗的知识,还让我要自己学习,并做好与芳疗有关的详细记录,可我一直犹豫在学与不学之间。昨天又有些不想学,觉得现在的事都忙不过来,学芳疗做记录又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学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而且S以前说过——这些都是勾。
可是不学吧——又觉得自己在拒绝虚空……心里正在犹豫时就听见虚空中一人十分严厉的训斥:你应该坚信!坚信我们无论怎样勾……都是在把你往天上勾!一条路走下去就不要回头,总是这样摇摆不定——你将一事无成!
说完又给出图像——一个和尚打坐入定,他的面前出现种种不同的图像,但他只是入定打坐一味行观。同时给的虚空意为——要像这个和尚那样顺流而上……他不会说我不想看某个图像,不想和谁交流,或者是必须给我看某些图像……
飞狐:可是之前你们要我学的好多东西我都还没学呢?现在又要学芳疗,我先学哪一个呢?
虚空曰:当下教什么就应学什么,以前你自己错过的时机自己再去想办法……飞狐:但我还是不太懂那个和尚打坐图的确切含义?
S:那个就叫镜如意……无论给什么相你都应什么相。
飞狐:她们说这个就叫相应。
S:你的自以为是的种种想——使你摇摆不定。自以为是的聪明……实际在走弯路。等她们教你芳疗的时机一过,你就是呼天喊地她们也无法教你了——刻舟求剑,这里的剑就是时机——舟为时,剑为机。
飞狐:我现在不去想虚空教我的东西该不该学、有没有用、好或不好……觉得心里一下子轻松多了!看来面对虚空的烦恼都是自己想出来的,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什么叫情动心不动……她们说这就是坐观洞境天。
S:修行本应是顺其自然,你的想——立点在你自己的人我。虚空原本就是轻的,人我则为重……三年了,你到现在才终于半明白不明白的,才找到你的那个我。
飞狐:今天我起了个大早做家务,小花仙们表扬我,直夸我是宝贝!我问要是表现不好是什么?小花仙说——贱人!
吃早饭时我请虚空的她们一起吃,只见那些小花仙们蜂拥而上,手里拿着吃的就往嘴里塞。我想怎么这几天吃饭不见那些选秀的花姐了?这时见一持长枪的披甲女子,像是在守门站岗,她道:各归营门,伺时再选。
S:把这些记下来。飞狐:你记着……写下来不就行了?S:又是你那个我……不知道有多伟大?飞狐:我刚才是开玩笑说的,其实我会记录的,就是一时嘴贱……S:这就是小花仙说的,不当宝贝当贱人。
飞狐:确实如此……我错了。S:你别跟我道歉,去跟她们道歉——给她们上支香,双手合十站一分钟。
飞狐:我给她们上香道歉,妈祖对我说——拜师修行是严肃的事情,一路上应不嫉、不争、不贱、不火。2010-1-20整理
 
踏着佛法-59
踏着佛法-59
飞狐:她们说,当年释佛对S说的花下等死鬼就是——华夏等死鬼……华即为花,即为光——华光;夏即为日,即为艳——光明。她们说华夏即为和尚——明明。
小草:昨天她们给出图像——飞狐在凿山挖路,S将飞狐挖出的黑色石块摆放在道路两旁……虚空画外音说——那些石块就是铺路石,就是S书中记写的各位学人……他们充当路边栏杆的角色,警示后人道上行。
S:铺路石也就是花药栏。这个图像也暗示了……铺路石都是下道的,所以摆在道路两旁。
小小:如果不是铺路石而是道上行呢?
杏子:她们说——那就飞升了!
飞狐:昨天是小年,朋友送来一盆西洋杜鹃,花开遍枝,鲜妍夺目!我立刻将花抱去给S……只见花中走出一位高挑丰腴女子,身姿轮廓似西方人,却留着一头乌发……她脱衣裸身示人,让S给她开光明验。
小小:呵呵……
飞狐:我请教其芳名,对曰:玉含情……笑春风!
杏子:又是个懒……你应该深入与她聊天!
飞狐:昨晚我还趁过小年之机——请虚空说说新春的一年……这时,出现一位白发老妇,身上衣饰素净华贵,她边点拄着拐杖边道:(新春的一年)当精进瑜伽,自勉自励。守本固根,不语闲事。
飞狐:请问该如何称呼您?老妇:就叫祖宗婆婆吧……深天里的。飞狐:请问到底是哪位祖宗婆婆?老妇:三色老妪……
杏子:差劲!!!你到底是忙什么?为什么不能深入呢?
2010-2-7
踏着佛法-60
踏着佛法-60
S:那就是释佛……你现在还靠不上他,相应到了就有话说了。
霏霏:我现在一般都是跟我自己的缘交流,比如观音、天姐、小鹿她们。
S:可以,先守住家的,以后慢慢地上道了……释佛就有话了
霏霏:我有时上香还念叨小J的缘,怕它们没地方去……现在就看见小J家的白虎来了。S:让它跟小鹿搞好关系,别瞪眼。霏霏:难怪小鹿不让我理小J,原来是这样!
飞狐:小花仙悄悄在我耳旁说霏霏——自以为聪明!又用人道狭隘的思想衡量虚空……她以为小鹿不让她理小J是因为跟白虎较劲小家子气?
飞狐:那到底是为什么?
花仙:一切都是为了她(霏霏)……
小小:霏霏自以为是的认为小鹿不让她理小J是因为小鹿的小心眼,立刻跟小J联系,然后立刻的……吵架了。
 
2010-1-8飞狐记录-早上起床没多久,霏霏家的小鹿仙又来说话了——她对霏霏说——S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不是让你来享福的……你那点福享完了也就没有了。若真是想看S好不好……用不着登门,上门最好做点有质量的事……比如行观,没事就赶紧回家。S做的事对你来说是无所事事、没有意义,但是我们喜欢!S是我们的,不是你的!S的时间不是用来伺候你的……你要说话去找自己的朋友,要吃饭去饭馆,要看电视在家看……别用这些小道上的事阻我们的路!
飞狐:小鹿……你说的这些——我可不想把这些话对霏霏说……
小鹿:你可以先告诉S
飞狐:为什么你自己不跟她说呢?
小鹿:她跟我们还没相应到那一步……不熟不好说话。
飞狐:那我就交给S处理吧……请小鹿以后也多指导指导我。
小草:我要是小鹿的话……就说——你也是一样!!!
飞狐:小鹿听我这么一说,高兴得昂起了头,但它又说:你们这儿轮不到我说话。飞狐:我专门请你说……
小鹿接着给出图像——它好像站在趴着的我的背上,用一只前蹄敲了两下,它脚下的我就移动起来。接下来又显示那个背着小鹿的我是一头非常巨大的大象,身体就像是人间那种普通大象的样子,但是象牙显得特别长。飞狐:请问此图何意?小鹿曰:无事为上。
飞狐:又听见虚空中有人说霏霏——上门的女婿不坐凳!你倒好,就像是老佛爷点灯,就差敲钟上供了!
飞狐:什么是老佛爷点灯?
显出慈禧太后很享受的躺在什么东西上,但是已经死了。她们说点灯就是死了的意思。慈禧死了接着就要敲钟,然后就得上供啦!意思是说霏霏在S那儿就像个死人,只知道享受——有人陪着闲聊,有人给做饭吃,有人给安排娱乐生活……就差给她送钱了。
飞狐:请问这些是谁说的?
又显出昨天那个很凶的鹿头,旁边是个叉着腰的小花仙,也是一脸凶相,像个母夜叉!
S:问问这小花仙叫什么名字。
飞狐:她说她是小柳玉……她说是柳玉的孩子。图像是柳玉把她牵在身边……柳玉现在可是熟透了!一副小少妇的样子!
 
杏子:一月八日的记录有个背景……霏霏一直很关心S的安危,得知一切平安——也不放心,要登门拜访。登门后验证了确实平安,霏霏的心放下了,但接着就是长时间的谈地说地,并让给算命,或是吃东西、看电视……
小草:霏霏家的小鹿说她谈的是——七星八卦,没一句正经。
杏子:全是地道……没有天道,没有修行,没有行观……
小草:也没有上香……
 


踏着佛法-续50 ~5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61~6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