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踏着佛法-续50 ~53

杏子:她们说文美的这段话道出了天机……说圆了此次回归修行的全部……
杏子:她们说,这个文美不简单!又是一个罗刹女!好好的跟她学吧!

 
踏着佛法-50
 
踏着佛法-50
杏子:昨天她们说,学者应该高度重视S在场的观记,那就是明灯……要细细品味,并在前行中反复揣摩。她们说,虚空画得最清楚,一步步如何走全在观记之中。学者们不要依赖于对自己观记的点评,更不要着迷于种种理论说法,固步自封、止步不前……要学会自己走路。
她们说,学者看见点评中有关之前观记的内容就应回过头去再细看此观记,并对照自己的观记去不断领悟虚空意。她们说要先把自己放小,不要首先就用自己那个我的自以为是去理解虚空意。
她们举例说——例如霏霏的观记中出现了警示,随后玉青自己的观记中也出现了警示。如果玉青有心,就应该赶紧再仔细研究霏霏观记,转而去领悟自己应该注意什么,自己是不是也处于断桥的状态?
她们说,再比如撒花的图像语言,霏霏观记中也出现过。如果玉青当时能把自己放小一些,就不会把自己后来观到的天缘宫撒花图像理解下道。
她们说现在学者们都比以前有了进步,知道了虚空是在借种种人的不同的具体的表现形式去说法传道,这就是路不同但道相同。正因为S观记中记写的是大道,所以学者们的条条路都可借道通天,因为道容万物。比如霏霏的路是姓名学笔画算命,玉青的路是社会生活名人俗事——路不同,切入的角度不同。但借助于S在场时虚空所画的大道可知——皆是断桥。
她们说小红花的追问很好,只要抓住虚空不放,低位求仙,自己的缘就会根据你的具体情况一步步带你前行。
她们又叹了口气说,学者们少有学习、研究的认真态度,一个个都像是去赶集的。(小草:犹如北京的赶集网——都是二手货。)
杏子:她们今天又接着说,如果还要通过种种形式约束自己去上心,那就是还没有真正上心。比如找人督促自己练瑜伽……如果是自己真心相应瑜伽,就不需要别人督促这个形式了。
她们说其实学者们就是借桥上路,借道上行。她们说桥和道指的就是S以及S记写的文字,此次所有学者的回归其实都不是单靠自己的本事……
小小:今天早上飞狐上香时听见虚空中说——远望青山春有色,近听流水水无音。随后见观音显像,她头戴形似剑锋的金冠,上缀五彩宝石,从冠顶垂下白色轻纱……飞狐问观音这两句是什么意思?观音说:不知道,S知道。
2010/1/31
接下是学者的记录
上網看到顯君問自己的問題——利用虛空。文美:典當虛空不值錢。
娟兒:家仙對娟兒來說是無價之寶,也是最佳的訴苦對像,亦師亦友,踏上這條路讓我改變了很多,以前總是默默的去承受一切沒有朋友,現在不一樣有自己的看法跟想法,不管它對不對但總是慢慢在改變自己的看法想法。尤其是心中鬱悶時跟自己家仙聊天是件極為幸福的事,祂們也會適時的教導。感覺祂們說:貼近我們妳會更幸福。
看踏著佛法39中提到,從來沒有想過不要算計、利用虛空,不然會形成斷橋,最終落得求死不能,求活無門!不知這樣算不算是在利用虛空?
文美:立點不同位點不同各有各的看法。那文美姐姐對我的看法又是如何?文美:不夠上進心,一走一過終不可得。娟兒:會再加油一點,請姐姐多多教導。文美:耍嘴皮子人人都會要看有沒有那個心。娟兒:是的姐姐。文美:曲終人散,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去完成心願。
看踏著佛法41,小小:對於深陷其中的學者,也就是只即不離——一定要每天念叨……一切唯心造。對於自以為是、自以為明白的學者,也就是只離不即——一定要念叨……物來則映,因為你的這個所謂的明白就是物來不應。這個就是手,這個手就是握,就是把握住分寸。
文美:握住寸草心,心為不亂。娟兒:要如何才能得當?文美:行觀為溝通的橋樑,沒行觀搭不起橋樑,日為照心為眼,日月相映(應)才能成真。上行天,斷橋已搭鵲橋,共搭彩虹橋……五湖四海皆兄弟。
【杏子:她们说文美的这段话道出了天机……说圆了此次回归修行的全部……2010/1/31
文美:情轉音。娟兒:為什麼是情轉音?文美:勾。娟兒:喔。那娟兒應該屬於只離不即?文美:對半,心不應手不離,軟硬適中才是最佳狀態。
娟兒:有點難,很難拿捏。文美:心硬(應)手軟。文美:觀國之光萬象千輝。
【杏子:她们说,这个文美不简单!又是一个罗刹女!好好的跟她学吧!2010/1/31
以下是她们今天对毛鹰观记(踏51)的点评——毛鷹:那妳也可以教我保養嗎?天姐搖搖頭:這事別問我,問問花仙吧!或是蛋兒她們吧!
【杏子:她们说这个就叫求,属地不属天,所以天姐摇摇头。她们说,为什么说了尽量别往地道上靠却还要求地道呢?她们说,其实学者自身的层次、水平不需要别人去评判,自己的观记中写得明明白白……
她们说,其实一切就是个心道自然。心在道上则无处不瑜伽,无事不自然。心在道下则事事皆为错,处处总是我……只能以手去应心。若是以手不应心而应我,那就永远是道下行。
她们说,以手应心就是佛门的三十六戒,戒除人的种种贪求之心……但是佛门行到后来,不知为何而戒——不入观,找不到自己的心,戒仅仅是只剩下个形式,守(手)的不是心而是我——自己作为修行人能得到的种种利益。 2010/1/31
【杏子:她们说,这个毛鹰和狗妹也就是个半斤八两……还不能够顺畅沟通,都是六七点钟的太阳。戏少是初入观学者的普遍现象,因为那时情也少,互相都还不熟悉。这些学者应该参看秋云、玉青、霏霏的初入观记录,看看她们是如何沟通,如何逐步深入,S又是如何引导她们深入的。2010.1.31
 
踏着佛法-51
踏着佛法-51
一直存在個問題:與狗妹一起行觀的時候,到底要怎麼帶領狗妹,才算是搭把手呢?直到晚上邊作娃娃的小衣服,突然想到可以問問天姐或是家裡的仙呀!(補充:以往一起行觀都是狗妹帶毛鷹,最近一次開始要交換了,但是那一次行觀被毛鷹搞得一團亂。)
感覺天姐來了说:對狗妹要有些耐心。毛鷹:請問來的是哪位呢?
【杏子:明知故问?小草:大陆叫做犯贱,女人通病。小小:男人也经常这样呀?小草:那叫做犯闲。2010/1/30
我的右肩上停了隻貓頭鷹,接著天姐顯了人型,她的裙襬有些圖騰還鑲了羽毛。毛鷹:天姐,請教教我要如何帶狗妹,還真不知道怎麼下手?
天姐笑了笑(今天比較溫柔):要多些耐性,你這個急驚風遇上了慢郎中,還真有得瞧。這樣也是好,狗妹慢歸慢但是很持久,不像你一頭熱,又是一陣冷,要試著體會她的節奏(指行觀的節奏)就像妳現在一個字,一個字的打,慢慢標上標點符號,就是說的慢些,也不會少甚麼,知道嗎?
毛鷹:好像懂了,就是像現在這種節奏,我慢慢的打字,並且把標點符號都標上了,先前我為了求快,怕漏了哪句話,標點的位置總是空著。
【杏子:应该这样……先记下来,整理时再标注。小草:不能像是拉屎,拉完了自己都不愿意看。不整理自己的记录就像是拉完屎不擦屁股。2010/1/30
天姐:快的慢。除了體會狗妹(行觀人)的節奏,還得站在她的立點想事情。
毛鷹:嗯。我知道這裡的立點不是人道的,是要以她的天及她的萬緣的立點。
天姐:人道上的也是多少要有些(顾及)的,不然無法平衡。圖像:一根棒子給折斷了。天姐:還有要輕鬆。
毛鷹:我有經驗。前幾天與狗妹行觀後,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終於知道過去就是那些使命感讓我不輕鬆。那天一聽到要帶領狗妹,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麼作?有些過往遇上的經驗全浮上來,但我知道不能這樣對待狗妹,會讓她多繞了好一大圈的。天姐點點頭,坐在空中翹著二郎腿,抽著菸。
毛鷹:嗯,我今天有讀到小小他們給大樹觀記的提點。
天姐點點頭:要學會表達,也是個關鍵。有時候帶領一個行觀者,是要藉此調整自己的腳步與思維,回頭望月。
毛鷹:我一直不太懂回頭望月的意思。圖像:一個人手上拿著拐杖,回頭望著一輪很大很大的月亮。毛鷹:就這樣?就這個意思?天姐:就這樣,回頭望著月亮。毛鷹:月亮是誰?圖像:一個白衣的古裝男子,跟一個女子。
毛鷹:今天有讀到,是羅地與心月狐。
天姐附在我耳邊說:還有九宮大日,還有妳媽,還有……釋佛、大顛,哎呀!想回去一個也不能少,還有我,別忘了我是妳的天,妳的一切。
毛鷹:不知為何,聽到最後一句很感人耶!天姐也哈哈大笑:很多事都要學習。毛鷹:那妳也可以教我保養嗎?
天姐搖搖頭:這事別問我,問問花仙吧!或是蛋兒她們吧!
毛鷹:對了,我才要謝謝花仙幫我照顧玫瑰,最近有開花了。
天姐滿臉鐵青加上黑線:又來了,心思又給飄開,現在與我說話,就是專心一意。毛鷹:難怪,今天大家都不敢出聲,飛鼠蛋兒都把嘴給閉緊了。
天姐:是該練習專注了,不然妳怎麼應付狗妹?她專(牛角尖)的要命。
毛鷹:也是喔!她說一不二的。
天姐:散,妳以往的觀很散,是該聚(焦)了。毛鷹:我不知道要怎麼問話?天姐用手撐著臉:還是一句老話,心與情,輕鬆。毛鷹:感覺我也太杞人憂天了。天姐:妳少來,天都塌了,妳都還遲鈍呢,少根筋。毛鷹:也是我的神經都粗到門口啦。天姐:這叫胖。毛鷹:胖還有個月。哈哈……不過我不知道我在笑甚麼耶!哈!天姐邊笑邊搖頭,一手還是撐著臉,靠我挺近:傻妹。
毛鷹:上個廁所去。天姐:我看差不多了,妳的耐力快撐不住了。
 
踏着佛法-52
踏着佛法-52
杏子:她们对玉青这篇记录只说了一句——记的很认真……2010/2/2
朝花夕拾(三十二)-玉青观记……天姐停下手中转着的佛珠:终于要进圈了吗?你要是真进来了才值得我挥一挥鞭子。在外面跑……越抽你越绕了,只能顺着你说。天姐:顺着我就是顺着心,顺着天心修有为。人在世的每一天都是有为的,在有为中见无为……说不得啊。
天姐:全在一个心,是道自然。没有把准这颗心……那就怎么都是下道的。
天姐:这里有一个词叫“领悟”,那就是不要生搬硬套。生搬就是对比——出发点就是“比”。套路就是分析别人的我如何,紧跟着就是分析自己有没有、有多少!那就偏了。这就是生出了比较的心,进而就是名利心、使命感。
天姐:前提是“观”,是问我们。但不是来问我们你有没有……实际上你一定是有的,因为人的本质都一样。应该来问我们你在这方面表现在何处……渐渐的深入。我:为什么人一定有啊?天姐:我说的是本质。观自的过程就是找出本质,一边找一边借手深入,可你一边找到一边丢,从来不珍惜。我:嗯,要珍惜。被她们棒打的这次让我有些恍然大悟。
天姐:就说你自己。老是想着别人如何,你就永远在比。再说,修行总得有一个坐标的,你跟着S跑才能跑到最后,你跟着自己跑只能天马行空了,那个我已经变成哈哈镜了。我:是呀,现在才知道姐姐是个宝,我以前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天姐:认真的有为,开心的无为。(略……众学者可以参阅玉青的原文)
 
踏着佛法-53
踏着佛法-53
学者大树记录-不语的是心(众学者可以参阅原文)-飞来了一只白鸽子说:我叫丽雅,从遥远的东海来,衔来一枝柳枝,还有一封信。
信展开了,上面画了三根鸡毛。打开信上面写道:亲爱的二哥,海上风浪很大,把握好方向,请直行……小妹渔夫
【杏子:她们说,怎么不知道赶紧请教这位小妹渔夫呢?什么是鸡毛信?为什么又要你把握好方向?这就是给相你不应——不相应!2010/2/2】
丽雅:是海的女儿。以前是等信,现在是盼了……盼着你归海。大树:什么是归海呀。丽雅:入情入深,海族的人来报名了——以后报名交流是长期的事。
【杏子:她们说盼着你入情入海,你却是不闻不问——这个就叫“道下行、海外飘”……找不到自己的根,何时归家呢?2010/2/2】
来了一对小松鼠说:一个叫风月,一个叫无边。
【杏子:她们说,风月无边,情意无限。2010.2.2】
又来个小鹿说它叫吹风。大树:以后你给我多吹吹风。吹风:好风呀好雨,还有呢。【杏子:她们说,风雨归人路……2010.2.2】
大树看了看,还有一只鹿她有点受伤了。大树说:怎么都是两个两个来的呀。花仙说:成双飞
【杏子:她们说,风雨归人路——成双飞,不要落单。2010.2.2】
来了一只小蜜蜂,她说:叫风雅——我采的是山花蜜,百花蜜。花仙说:众学者的记录就是百花。大树:嗯。怎么采呀?风雅高兴的说:飞来飞去呀,不知倦——百花酿的蜜才香。
【杏子:她们说,万缘就是你的百花……万缘都是在引导你,不要以为她们展示的都是废画,那是助你飞花……2010.2.2】
只见众家仙……跑到画里玩雪了。家仙丽姐:这幅画你留着别给别人。
【杏子:为什么让你留着画?留的是画也是花。画中有花才让你留于心中,守好家珍。若是心中无花,画也就只是个物了……别以为是说自己画的那副画有多好。2010.2.2】
大树:谁给的图像呀虚空中说:妈祖。
【杏子:又是个我大!怎么不接着请妈祖说话呢?!是妈祖求你呢还是你求妈祖?是童蒙求我呢还是我求童蒙?2010.2.2】
蓝花婆婆:这是个信物。大树仔细看了看背面,上面仿佛波光粼粼的大海。
蓝花婆婆:月是故乡明。大树:你是海祖。蓝花婆婆:留有余地。
来了一群小鱼,她们吐着泡泡说:酸文鱼——美美和兰兰。大树看了看,是蓝色的海水,蓝色的海底。美美说:自由,大海里的鱼——大海才是你的心。
【杏子:让你归海、修月。如何修?素观——莫采道旁花,去酿百花蜜。如何素?朝向你的故乡、你的原始;百花——一篮鸡蛋,你的万缘。由你的万缘带你去走这条路。你的心若无万缘,则入不了海,更蜜不了心。2010.2.2】
有人说来了就应打哈欠和有感觉就应。若不来硬去记录——去追求!
【杏子:她们说你大树把“求”自以为是的固化了,反而自设法障,自碍自行。她们说,你不主动来找我们,还要我们主动去找你?什么叫童蒙求我?求的是什么?小小:这个求好像在之前的镜如意里记写过?
杏子:她们说,你和玉青为什么是如此惧怕有我?这个惧怕的根源是什么?到底放不下的是什么呢?要像你之前观到的那位裸女一样……从心中放下,才能同她共举明月……她们说,过去的罗女……就是共举明月。2010.2.2】
 


踏着佛法-续44 ~4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54~60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