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踏着佛法-续36 ~43

【杏子评论:你的想法是什么?阅你观记的学者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什么,又如何从中借鉴、体悟虚空真意?】

 
踏着佛法-36
 
踏着佛法-36
小小:玉青的记录里虚空她们说——老僧不入定,入定不老僧。小雅:我们所说的空是性空,而不是态空也就是物空。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情绪不稳定?如果不了解根本,一切都是徒劳的。玉青:你是说我在追求情绪稳定?小雅:因为你不会装……真的追求了知生命本真,在到达真相之前情绪是不会稳定的。
玉青:真相不就是……哦,你说到达……小雅:是的,到达需要经过。你想想你情绪不稳的表现是什么?犹豫、左右为难……等等表现,其实你在追求空……空能生惑?性空无惑!玉青:无惑……智慧。
小雅:空生阴阳,阴阳生万物。人是颠倒梦想,梦想究竟涅槃?应如是阴阳成对生、对生回见性,我相择生惑。玉青:对呀。这样那样哪边是空呢,哪边都不是。这样那样合起来是空?小雅:不要把“合”自以为是的理解为追求一致,是立于空而不是合于空。
小小:什么是——老僧不入定,入定不老僧?
S:第一个老僧是个人,第二个可能就不是人了,是个不老的——“僧”。
2010/1/9
 
踏着佛法-37
 
踏着佛法-37
学者大树的记录-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小王母说:夜深了,正是静的时候,心要保持住午夜的寂静。把握住就是作对。什么是胜券在握?把握的住。
丽姐说:从一而终,三生有幸。不明不白的时候更需要好好把握。道只有一条,路有很多,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却不多。
大树:黑到什么地方?丽姐:太极图的鱼眼,晶莹玉白当中黑。
妈祖说:存心如意镜入画,那是一粒沙。大树;什么沙呀?妈祖:珍珠中间的一粒沙,不用去问,在中间。
花仙说:赶早不赶晚。先保证记录的情况下再行瑜伽,视情况而定。尽力而为,适可而止,不用去争一日之长短。花仙:以调心为主,是心是佛,别忘了。
大树:你们有时说的不一样呀。比如前天说东,后天又说西。
花仙:前天和后天的方向不一样,修就是在先天与后天中间去调整。让你怎样就怎样,你只管行下去就行了,不用去管前天和后天的事。平静源于自然。
这两天瑜伽没有完成——花仙们笑了。小玉说:先轻松呀!不能急,急就不自然了。你行瑜伽的动因是——一看飞狐五个半小时,你也想加码,结果时间保证不了,反落个急。
【杏子评论:道一条,路无数,各人有各人的路。可以参考,但是不必照虎画猫。】大树:是这种心态。
小玉说;不用急呀!(当发生)令人心急的事情(时),就先放下。心静时(行观以及瑜伽是)最好的,在静的情况下自然行。飞狐行五个半小时是自然行。先是静心,然后行。你行45分钟到一个小时是自然行,但行两个半小时就急了,失静了。
【小草评论:S说小花仙说得对,这个就叫路不同道相通。如果不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而去照虎画猫的话,那就是路虽同而道不通了。很多学者模仿的是路……若是把道比喻为大树干的话,路就是众多的树枝。道通向树根,枝通向树干,树根通向水源。】
大树:妈祖为何说我要正常行两个半小时?
小玉:那是要求。比如你开始不行瑜伽,就要求你行,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加。(先)是前面的的一个目标,等你自然行到两个半小时了,就再有一个目标。
小玉说:顺其自然——其就是平(静)下的自然。急就不是顺其而是逆其。
小玉:平静的心去做事是自然,失去了平静轻松就不自然了。
花仙们说:见缝插针。缝在哪里?你一天到晚的混,混的时间就是缝。和别人闲聊过嘴瘾的时间,看电视睡懒觉的时间都是缝。而不是在晚上去寻时间行瑜伽,还抱怨没有时间。
【杏子评论:花仙说得很对。S也常对飞狐说要利用零碎时间行瑜伽。】
【杏子评论:记录的背景是什么?是在什么背景下小王母说的这些话?不要又记成了几年前你的梦幻曲那样的流水账。小花仙说,在记录上偷懒——害己且不利人。
小小:记录的简洁明了不等于偷懒。S几年前就说过,记录一定要有背景,因为虚空她们的说法都是具体的,都是结合当事人的种种背景来说的,所谓的背景就是当事人的具体情况。】
小王母说:希望就好,不要变成渴望。一旦做事情觉得沉重,就不是七分希望了,变成十分渴望了。轻松——若即若离才轻松。
花仙说:进去了才会知道深,所以不能背负太多,(要)不断的放下。责任、任务……使命感都是(因为)放不下。
小王母说:什么也不用想才能轻松。希望,但不一定非要做成不可。修行是自然,生活是自然,在自然中行。不自然的行------沉重。忘记自己,不断不行。小王母说:凤坡山下凤凰城,雨后山前一点云。那就厮守吧!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大树:嗯。看到一辆旧式的马车,渐渐的远去。
花仙说:香车系在谁家树?归寂才是行程的开始。
观音给了一个字:安。观音说:平安。
观音说:空镜雨山前,镜中宝匣开。入观,从平静开始。
她(从)莲台上拿起一朵莲花在手中,然后花瓣一瓣瓣飘落,最后只剩下了莲蓬。花仙在旁边说:从一而终。
花仙说:情绪过去就过去了,不用去管它。有我就有情绪。花仙:你还没有死。想找死呀?根本不用去管!过去了就了,安心过日子吧。把身体搞好就行了,其余的------纯属多余,庸人自扰。
【杏子评论:观音和花仙对你说这些话的背景是什么?不仅是我们看不懂,不用过多久,就连你自己再看也是不知所云……那观音她们的话就白说了,这样的话,你的记录也就是走个过场,为了完成任务,无心无情。】
大树:是。花仙说:肉包子打狗,不用从中作梗,你只是一片莲叶。收起你的想法——过日子,把每一天过好,过顺心。
【杏子评论:你的想法是什么?阅你观记的学者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什么,又如何从中借鉴、体悟虚空真意?】
有人说:老死不相往来。花开日落圆,大日金光照。大树:你是谁呀?
回答说:道祖。给你指条道。道祖:无为心无为,不关身的事。修心修行,是一条道。心在行中修,却又心不为。大树:不好把握呀。
道祖:掌握,天地掌。大树:对对,还得请教大家。道祖;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大树:没有了。道祖:那就上道吧!任它风吹浪打,心不动一线牵。你看那牵牛花,无论如何的拧,始终是在线上。大树:哦,知道了。道祖:相应。其余的皆是随着时间一走一过。
【小草评论:除了相应……其他的种种想,皆为道下行。】
大树:嗯,谢谢你的开导。道祖一甩拂尘说:归人多忘事。放下来,松开手,琵琶有声耳不闻。摇首出红尘,莫恋道花香。系紧了,魂若灵风筝。
【小草评论:一位花仙说——花香犹如勾魂索。】
大树刚想说话……道祖:莫言莫言。把话放在心里,绝口不提。吃饭打茶,日日经营,到家的话才是行话。
大颠来了……大颠说:归元性一真,不要学我死了才知道。大树:你讲讲。
大颠:烂到心里也不要说。(姑且把)知、识都扔了、忘掉……余下的就是佳话,家话了。花仙说:到哪里去呢?守住家吧,雪山口的营地。
大树:是什么?花仙:大本营,登顶前的大本营。大树:守住大本营过日子。
花仙:不可空。大树:你们是?花仙:雪山女。雪莲仙子,丽雅清芬。
她们穿着淡绿色的裙子。花仙:守住了,静听那雪山流水声,知音。
昨晚她们在梦中给了两个字:安,家。她们意思是:宝盖头,在宝盖的照下行。去守猪,珠,住。守女,女神。守住寸心。
玄女娘娘说:心宽似海,放下眉头容上心头。得失等同观的人才能平(静)。
大树:觉得很失落。花仙:付出是为了求,当求成空时——失落。把心儿放平,无求自然平。大树:无求就没希望了。
花仙:有(一)朝是一朝吧。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入云淡轻,返观入巢。
丽娘:直接了当地说,安生度日吧!
早上上班路上……想起她们要大树好好过日子。这时她们说:日子好也是过,坏也是过,都是一经一过的事,都是经过,谁也留不住。所以说呀好好地把日子过好,经过了,过了就了。
晚上,花仙们说:静可以穿越万古。音是众生,心动随音飘。心不动了也就无因了。花仙小玉说;静静的相应,心飘向九天。相应哪里花就开到哪里。静才是花开,寂静才是解花语。
小王母说:回头一笑百媚生香。寂静花开,满园春色。你化作彩虹桥,载得满花香。大树:人为什么会有情绪?
小王母说:患得患失。应该是宜得宜失两相宜的事……一样的好。
大树感到有点困。小王母说:和尚,上行,去追月,认真起来。
小王母:放松并不是不认真,应该是轻松而认真。
【杏子评论:这里的尚——是光明,和就是与之和谐。】
20101.12
 
 
踏着佛法-38
 
踏着佛法-38
小小:有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一些学者打算回避现实“隐修”,甚至放弃工作与学习……
杏子: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急于求成。但是作为人而言须是把握住平衡,一手握虚空,一手握现实。小小:急于求成什么?
杏子:修行的最高境界……
小小:何为修行的最高境界呢?
杏子:等死……依然是在现实中、生活中去和尚,这个和尚的原意就是和光混俗,亦即——含光混世贵无名。这个和尚并不是出家。昆仑瑜伽修的是大隐而并非是小隐,所谓的大隐就是把握住生活与修行的平衡。因为你必须吃饭……你问问马来的小和尚吃不吃饭?庙里的僧尼吃的是寄生饭,马来的小和尚吃的是自力更生饭……总得有个营生伴着你去等死。等死并不是让你饿死,须是把握住彼此之间的关系,既不要顾此失彼,也不要顾彼失此。2010/1/14
 
踏着佛法-39
 
踏着佛法-39
玉青……受某导演之邀又去看《阿凡达》……我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到一些知名导演……在影视界的“务虚”会上大开眼界——电影诸构造始终是围绕市场搭建的,目标只有一个……钱。
玉青的家仙小雅抱着手坐在一边:什么文化不文化,在我们看来都是人间游戏——身在此局中。市场和文化关系——游戏规则,市场呈现供求关系,文化有各种各样的物质落脚点,以物质形态进入市场流通,能被流通的就不是文化本身,这就叫局。
玉青的天姐温和一笑:人类文化是智识体认的互相融合,和这个时间层的性质是一样——多变。多变而无根的精神叫“时尚”,随着时间的流转而变来变去的追求,只是人不自知。玉青:呵呵,都在局里玩呢。
玉青在路上和这导演一车,他大骂中国政府,还谈到电影《鬼子来了》(国内禁播——中国人懦弱愚昧就该被日本人杀)。开车的司机是个“愤青”,看他有点憋不住……我说了一句:“没有什么人是该被杀的。”那导演笑着说是的……气氛松了下来。我心想我还省了一句:“也无所谓该不该。”小雅闲闲的说:“世间话说那么一半就行了,再说就无趣了。”
我想到一个问题问小雅:“上次你谈到这影片……把潘星球上的土著比拟成了人猿……他们的社会制度啊、智力啊各方面水平只及当初的人猿嘛?为什么不比拟现在地球人?”
小雅:环境决定客观现实,那种原生态生存环境不可能成就普遍的现代人智识水平。越是高度复杂的社会环境,才越能造就智识的高度。可是电影……按你们的话说电影可以表现浪漫主义。玉青:智识的高度?
小雅低头看我一眼:智慧没有,佛的智慧无远弗届。玉青:智识有高度,智慧无高度。小雅一点我:这放在一起就出问题了?智力和虚空智无可比,放一起就成了人我解……何处可度智慧?玉青:智识属于人道的六尘之物,我识我见的根本而已。小雅:智识需放下,智慧慈渡航……
 
110在青霞家看见一本手抄本《金刚经》就读了读……青霞说释佛来了笑眯眯的,我正好读到“若当来世后五百岁……”。
玉青:佛啊,看罗刹女念经你是什么感受?释佛:可渡可渡。我:呵,你不是说传了女子——佛教早亡五百年嘛,为什么呢?
释佛合十不说话……有只小猴子跳出来道:因为女人都不讲理。释佛接了过来:不讲法理而已——法理可传,情理难渡,老衲难为。玉青:所以玄龙爷情渡罗刹女。那你为什么看我这个女子念经说可渡可渡呢?
释佛:情在心中,法亦传情。可渡可渡,引上桥来。玉青:在释佛看来,我还是在被引……的阶段?释佛一笑:被风引、被水引、亦步亦趋、亦趋亦步——可为可为。
玉青:为什么?释佛:为日落心。玉青:可为么?释佛:你问了就不可为。可守可等。玉青:怎么又守又等了?
释佛:守当则守,等当则等,无处不硝烟。玉青:硝烟?释佛:趋利避害……硝烟不是指战争,只是警示。明明不可得,何处不安然?
玉青:我不安然她(天姐)安然。释佛:只是她安然要你何为?玉青:与天心合。释佛:与目前合,可渡可渡。——说完飘然而去。
 
小草:才刚虚空她们说帮着解解释佛的话——“与目前合”即人与观合,而非观为人演。对学者不断的引就——是使学者不断的从观为人演过渡到人与观合,亦即不断的深入。这种过渡即是释佛此处说的“可渡”,意指当渡、该渡——应该注意自己的行观应在虚空的引导下不断过渡深入。
小小:玉青在修行上是很有上进心的,很想把这条路走好。从她的观记中可以看出——她很注意与万缘中的小雅和自己的天姐沟通……
小草:可是才刚我听见虚空中有人说玉青的观记是——上天无门?
杏子:问问是谁说的。小草:是妈祖,她身穿华彩四射的正规宫装。杏子:请妈祖说说什么是上天无门。小草:显出两扇紧闭的古式宫门。杏子:是说她还没敲开门……
小草:妈祖点头称是,她说——关键是看人的重心在哪儿。人都有个我,但是在行观的当下,这个重心是偏向人还是偏向天——目前所观是不同的。
小小:还有个大树学者,问问妈祖他的门敲开了吗?小草:同样的古式宫门……刚开了一条缝。小小:S以前说飞狐的我多多少少在逐渐减小,其表现是小花仙们开始主动介入她的生活进行多方面的指导。然而有不少刚入观的学者都处在请花仙……当然更多的是请动物仙、鬼仙来帮忙解决自己以及亲友生活中的事,并且在看了S说的这段话后更是注重人道上与虚空的沟通交流,认为这就是我小。
小草:这些学者没有看到同样是S在场的霏霏观记中,霏霏家的小鹿严厉告诫她不要算计、利用虚空,不然会形成断桥,最终落得求死不能,求活无门!
小小:霏霏的观记中小鹿挂着铃铛给她警示,玉青的这篇观记中,释佛以“硝烟”也给了她警示……
小草:所以大树的观记中小花仙教育他不能照虎画猫,不能只学表象。
小小:那么……几点表示敲开门呢?
小草:妈祖说是——正午12点为开门。又说,天门就是心门。妈祖说,尚未敲开门之前的学者是以手应心,敲开门以后方为得心应手。这里的手表形,表有为……亦即借助种种的形式去趋向心相应。
2010/1/21
 
                          踏着佛法-40
 
踏着佛法-40
初学者以手应心,则应明白种种的形式、交流都要把重心往天心、天道上靠,尽量少的去应人道。初学者最开始的处处想着与万缘交流也是如此,要知道在生活的种种方面请教万缘是为了多联系万缘,多沟通,但是沟通的重点不应放在人道上,而应借请来万缘的机,让万缘去引导你如何天道行。这也就是释佛说的引就上桥和由观为人演到人与观合的可渡。
但为何霏霏家的小鹿在不让霏霏过问人道事的同时又对她说——你的事我们还是愿意帮忙的?
因为霏霏还处在最为初级的入观阶段,远不及玉青上心上情……如果完全不让虚空帮助她解决生活中的事情,霏霏就会觉得虚空对人没有价值,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所以在霏霏的上篇观记中,释佛露面却不说话,也即霏霏还没有相应到那一步。但是释佛对玉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警示玉青不要走了回头路……又回到霏霏那个才刚六七点的样子或是形成自己的断桥。至于具体如何修桥不断,在上一篇霏霏的观记中她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们反复多次对霏霏强调——要每天观,并且要上观而非下观。然而此上观并非指的只能观佛菩萨不能观万缘,而是指的向上观,尽量的减少人道上的沟通,多请虚空她们引导,自然的下观就少了。
以上是虚空她们刚刚说的……2010/1/23
 
 
踏着佛法-41
 
踏着佛法-41
小小:修行的过程就是以假修真……也就是从假如到真如的过程。对真如而言——过程都是假,犹如人生仅仅是个一走一过的过程……若以绝对的角度看,人生如假,若是立点在这个假的人生之中呢——一切皆真,这个真就是假中真。而修行的过程就是真中假。所谓的这个假——就是戏。
杏子:假戏要真作,又要若即若离。若是不真作——永远不真,须是在真作中若即若离。如果是假作的话……只离不即。
小小:对于深陷其中的学者,也就是只即不离——一定要每天念叨……一切唯心造。对于自以为是、自以为明白的学者,也就是只离不即——一定要念叨……物来则映,因为你的这个所谓的明白就是物来不应。这个就是手,这个手就是握,就是把握住分寸。
2010/1/23
 
踏着佛法-42  
 
踏着佛法-42
学者大树记录——因为和同修的接触……心中有些情绪,这时小王母来了。
小王母说:人如果可以忘掉过去,就会拥有未来。花仙小玉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还是为瓦?大树:当然是为玉了。小玉:那就抛下那一切,都不要放在心上,大胆的朝前走。只有你彻底的放下,不再去在乎什么才能入静。
大树还是有些看不开……小玉说:什么也影响不了你的心,把心放开。
小王母说:求罢一切能放手,只要情在,就不怕路长。有心做人无心做道——心的涅磐。观音在旁边说:大悲吧,静下心来念佛。
观音说:无求自然到家,放下做个贫道,借花献佛。花开水流,都是流出来的自然。观音说:无求。
【杏子:按照观音的说法,一切的烦恼皆源于有求,而有求的根源则在于人我……人的种种我、想、求……无法与天心产生谐振。2010.1.26
 
踏着佛法-43
 
踏着佛法-43
玉青记录-天姐:麻烦什么?想都别想,顺着说。我:我现在感觉对家人和好友的事我才起波动……这里还是有个分别心、还是有个情字作怪。天姐:那就别去分谁是谁,扣准自己的心。那个人情其实是我的延伸……本来面对的就是一团乱麻,何必乱上加乱呢?我:情是我的延伸……看来,平时还是少说话的为妙。——天姐摇摇头隐去了。
【杏子:天姐对玉青说,扣准自己的心,人情是我的延伸。玉青接下来的交流还是没有扣准天心又是扣的人我——所以呀,天姐于是摇头隐去。2010/1/26
 
学者大树记录——花仙小玉看到大树心里还有一丝不平,于是说:平衡源于平静,放下自然流。当放下放不下时不去处理,置之不理是最好的办法。
大树:有时情绪会受环境的左右,物去不空,若即若离的把握较难。
小玉:悟空才能放开,在生活中即的同时又不断的离,轻松就是若即若离。
大树:那沉重感呢?小玉:看不开,失去了即离。大树:如何看开?
小玉:悟空,在色中悟空。
【杏子:在假中修真……关键是看你修的是什么?若是立点在修假,则永远无法悟空。只有立点在修真,才有可能看开、观开、放开……2010/1/26
 
 


踏着佛法-续36 ~4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百花开情1-35~1-4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