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踏着佛法-续29 ~35

人在虚空面前——永远是童蒙,只须记住这个就行了。
 
踏着佛法-29
 
踏着佛法-29
2009-12-31记录-看了《踏着佛法-28》中杏子和小小把修行的阶段比喻为几点钟,心想不知霏霏现在是几点?小花仙说:她还是早上六七点呢!
飞狐:那我呢?花仙说:你已经是下午五点啦!又出现一个环抱手臂做沉思状的男仙孩,他说:我看只有下午三点。小花仙又说:那就算是下午三点到五点吧!
我问S——花仙她们说得对不对,S说只要是她们说的就是个对,所谓的不对仅仅是个人理解的不对。
我于是又问花仙S现在是几点,花仙说:晚上十点!飞狐:不会吧!!!这个差距也太大了,还差五到七个点呢!花仙:也就差这个五七啦,加油吧!心一上……差距就小啦!
 
2009-12-4记录-凌晨五点半起来行童子拜佛和天地大拜,拜时心想……要不要抽一段时间出来进行瑜伽集训?
只见释佛以老者相现身道:你现在也用不着集训,在不影响生活和观记的前提下,每日行五个半小时的瑜伽就够了……不问结果,三年以后再说。
飞狐:可是以前大颠跟我说过49天集训?
释佛:时机已去,你自己没有把握……当时你整日无事,自然有条件集训。
接着行拜至最后几拜时,面前出现一巨大的水晶柱,随后显出释佛的圆脸笑佛相。
 
2009-12-7中午记录-去商场买东西的时候,店家赠送了一对很精致的耳环,可是我没有穿耳洞。我问S穿耳洞好不好,S让我问花仙……
飞狐:我问花仙穿耳洞是不是不好,看见一位年轻女子坐在一张金雕大椅上点头,以前好像没见过。
S:赶紧问问她是谁,请她给你讲讲。飞狐:她说她叫云霞仙子,是妈祖下面的一个女官。此女长相甜美,肤白眼大,小圆脸……头发全部朝上梳去,妆扮华丽,显得很有地位……她又给我看她的头发,原来没有全盘上去,她的身后披垂着乌亮的长发。我请她说话,她飘过来搂着我坐着,又把头靠在我肩上倚着我,很安静的不言不语。
S:请她喝茶。飞狐:她端起茶喝,我说……以前没见过面,这次是什么事情飘过来了?云霞仙子曰:事关选秀……我是裁令官之一。
飞狐:她说的裁令官类似于我们说的裁判……又显出裁令官面前的长几上放着两张木牌——一红一黑。木牌柄长长的,牌面呈倒梯形。
云霞仙子:红色表示通过,黑色表示落选……淘汰制。
S:你问她选秀是往哪儿选?云霞:往天宫。S:到宫里去……你再问她,候选的都是什么样的?飞狐:首先给出的图像……选秀的女孩显得特别小,十几岁,羞羞答答的,双手交握于身前垂首而立。她们有的穿着简式贴身盔甲,有的穿着裙装,都是低眉顺眼的站着……这个云霞仙子就像人间皇宫里的管事或是嬷嬷,这些年轻的、新进的都得听她安排,比如安排秀女们住在哪儿,规矩是什么,该怎么办……那些选秀的女孩中第一个给我看的是狗妹的天姐,我想看看霏霏的天姐……哎呀,她还排在队伍的尾巴尖儿上呢!整个选秀的队伍排得像条黑色的蛇,人头挨人头,密密麻麻的……这条蛇一圈一圈的绕起来,变成了一朵花。就像白描的花——中间一个黑圈表示花蕊,旁边几道波浪表示花瓣。
飞狐:云霞仙子又让我别穿耳洞。S:那就不穿。云霞:穿耳洞影响气脉,没事别在身上打洞!
飞狐:印度、西藏那边不少人都在身上打洞?
云霞:那些就修得好吗?不到一定的层次没关系……世间的这些小居术体会不到(这个关系)。
飞狐:她给出图……当很亮的光从下往上走时,人体其他没穿洞的地方不发光,而耳朵上穿的洞就相当于有个漏,耳洞那儿像星星闪似的放光。
S:冒出去了。
飞狐:又出现两条直冲而下交缠着的龙,冲到空中一张双人大椅上停住,显出人形,是玄龙和心月狐。两人皆着白衣,端正而坐。玄龙身穿白底长袍,上绣淡金色花纹……飞狐:请问你们这么端正的坐着在干什么?答曰:看戏。
这时见她们面前的大殿上跪了许多参加选秀的人。飞狐:我看电影里那些参选的秀女,只有最后挑选出来的才能见皇上?玄龙曰:我们这儿都能见……
图像显出殿堂上跪拜的人很多,黑压压的一大片。其中有一位参选的花姐抬头对我道:恩泽雨露……又道:平等竞争。
S:问问她是谁。飞狐:请问你是谁……或者说是跟谁有关系呢?她道:我是杨杨家的。又显出木字旁的“杨”字。S:杨杨这个人没有接触过,就这么记下就行。飞狐:这些花姐跪拜完后去吃早餐,隐中有花姐说每天早上都要跪拜。
等花姐全部退下,大厅上开始议事,女官、男官都有。几位白须飘飘的老臣双手持笏说着什么,他们手里的笏板很长,比我们人间的笏要长一倍。玄龙坐在上面也不太听……他原本坐得很端正,此时则撑靠在椅子扶手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心月狐还是坐得很端正……她在处理朝政,和那些老臣说着什么,但是没让听内容……那位云霞仙子也在众臣之中,她戴着两旁有很长帽翅的金冠,翅尾上勾。S:那表示是女官。
飞狐:冠上布满金珠玉石,帽翅两端垂着珠链……又看见妈祖她们坐在玄龙、心月狐的后面高处,她们被一层垂下的轻纱遮住,在纱后观望。
飞狐:飞来了一只大乌鸦……是玄女,她一下子就挤在玄龙和心月狐中间坐下……歪在玄龙身上趴着。又从天上飘下去一个白光团,挤在玄女跟心月狐中间……是小玉兔,它爬到心月狐的腿上趴着。这时玄女也歪过来靠在心月狐的身上趴着……
玄女总像是没骨头——坐不直,她也是没心思管别的,怎么舒服就怎么趴着……又飞去一只金色的鸟,是西王圣母的青鸟,个子不大,头上有个像孔雀那样的冠,是彩色的。这只青鸟落在玄龙跟玄女之间,然后显出西王圣母坐在那儿喝茶……我看见西王母甩下来一个绳套在下面套人……套住了一个短发男子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何君……看起来就像上吊——她从上面甩个圈,套在下面人的脖子上把他吊着。那个人就像风筝,离地飘……西王母说这男子是泛指,指她那些儿子。我问那女儿呢?她显出钩子一勾,她说女儿要勾。又给出图像,她的钩子勾住下面女子的心脏,那女子也像纸人一样飘浮着。
S:男的用套子,女的用钩子。
飞狐:这时见她们所在的大厅上空悬着一片大海,浅蓝偏白的颜色,泛着微波……她们一个个进入海中。这海是性海……她们进去后,海的颜色渐渐变深,变得像墨黑色,随后又变成白色,之后呈现出太极图样不断的旋转,越旋越小……画外意说,都勾回去了,她们就走了……
现在展现出一朵巨大的怒放的火红色花朵,我觉得就像人间的罂粟花。火花慢慢旋转,中间是金黄色的蕊,托着一颗耀眼的大光珠。最后她们说了一句——好好过日子吧。S:谢谢她们。
飞狐:事后我心里琢磨……那位云霞仙子,既非宫主又非殿主……为什么就能管那些参选的花姐呢?
云霞仙子曰,我乃正十二宫之副人,官封正品,自然能管偏宫之人……更何况……那些花姐都是无主的云。
飞狐:若是她们封了号……云霞仙子:那就要以礼相待了……飞狐:可是天上的宫主、殿主不也是官衔吗?你作为女官应该也有类似于宫主、殿主的妻妾封号?云霞仙子静静的立在空中笑着看我……她并没有说话,但我不知怎么就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意——一宫的宫主出嫁,这一宫的女子都属于陪嫁……就像是人间女子出嫁,跟着她的丫鬟其实都是陪嫁,只是看夫家要不要,封不封。
S:归妹……
云霞仙子接着又说:正宫之中不出宫封的,都属于正品;出宫而封的则属于偏宫旁支,就算是偏宫正主也只能以二品起算。正宫之中正品之下再分品级,偏宫之中二品之下再分品级。
飞狐:七十二殿主呢?云霞仙子:三品之下再分品级。飞狐:小十八宫为偏宫,正十二宫为正宫。还余下六宫如何算?云霞仙子:半品之差……比我们官品略高,小十八宫则根本管不了我们。飞狐:看来天上是宁为凤尾不为鸡头,跟我们人间正好相反……难怪她们总是说要抓着凤尾!2009-1-3整理
 
踏着佛法-30
 
踏着佛法-30
小小:小花仙为什么说——与虚空的她们的关系就是个谐振……?
杏子:小花仙的意思是——与她们的容、交流、相应、对应等等的实质……当然,这是她们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讲解……我想,小花仙说的这个谐振应该是心的谐振,实际上就是个情的谐振。
小小:小花仙的这个理论——很有价值!比如说民间的巫婆神汉等等……他们的心与情是物质的获得,所以只能够对应虚空较低的能量层,这个能量场与人类最为接近,报复性也是与人一样的恶劣。
杏子:所以说入观……一定要有个好心情,因为无论是表面的还是潜在的恶劣心情、情趣、情绪——都会与虚空相应的层次产生谐振,而谐振的产物就是图像语言……
小小:人只要是一想——就会辐射心脑波……这个波就会与相应的、对应的虚空层发生谐振并产生图像语言,梦也是图像语言——心的杂乱。
杏子:所以说呀,好心情——极为重要!!!2010/1/5
 
踏着佛法-31
 
踏着佛法-31
小花仙:越波越乱!
小草:这个“波”是指人的想、情绪产生的辐射波,越乱就越难定向相应,难以与她们产生谐振。小花仙说,能量场再强大……不与它产生谐振也没用,那就无法沟通、交流,无法互相应和。
小小:小花仙还说——一切都是个经过……如何理解呢?
杏子:所谓的人的一生……就是个经过。小花仙的意思是——经过了就经过了,包括与虚空的交流、音像语言等等,都是个经过。经过的当下就是物来则映,经过了就要物去则空。
小小:所谓的经过就是——老去新来的过程吧?人的一生也就是老去新来,也就是说没有必要留取西楼残月……
杏子:人生以及一切都是个一经一过,比如2009年……仿佛昨天才是,今天却是早已老去,又新来了2010/1/5……
 
踏着佛法-32
 
踏着佛法-32
小小:以前我们强调了修行者不要有使命感……
杏子:也不要有负罪感。无论是使命感还是负罪感都会使得心地不能坦然。
小小:怎样才能……就是说不是心负着负罪感呢?
小草:正直……心地大方,就是古易强调的“正、直、方、大”。很简单呀,就是不做违心的事么。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一般是都没有什么负罪感的,差不多都是认为别人欠他的。至于当官的……更是没有什么负罪感啦,一切都是应该的!所以说呀,我们这个大烧饼圈子里的人——负罪感问题不是什么问题,我们的问题是使命感?
小小:信教的人大多都有负罪感——这是宗教引导的,因为如果是教民没有负罪感的话……宗教的说教就没用了。
小草:我说呀,我们还是应该在放下使命感上下功夫吧?不要有什么佛菩萨的使命——因为你并不是什么佛菩萨;也不要有什么渡人的使命,因为你自己能不能得渡……还是个未知?更不要有什么救世以及救世主的使命感;不要有虚空、佛菩萨等等——没有你就不行了的妄自为大的使命感,因为虚空无一物,佛菩萨已是诸法空相——并不需要你去搞什么名堂。
杏子:人在虚空面前——永远是童蒙,只须记住这个就行了。
2010/1/6
 
踏着佛法-33
 
踏着佛法-33
2010-1-7记录-霏霏:我这段时间每天跟虚空她们说话,看S这边的文章,有空的时候还按照以前S教我的打坐方法打打坐,感觉特别好!而且连生活也开始变好——飞来大福,生意自己跑来找我,并且是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大买卖!正好小J这段时间生活不如意,我就把自己的这段修行经历告诉了他——只要用心与虚空交流,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小J看到这么大一笔买卖主动来找我……不禁也有点心动,但他总觉得自己不行,说自己在网上找了几本类似月球探秘之类的书看。我说你整天看那些闲书有什么用呀?!应该赶紧按照S书里写的那样去行、去动!
飞狐:半年多前小J自己行观时大颠就告诫过他让他别去外求,并且让他把自己肚子里的废物排泄干净!
霏霏:小J担心自己的生活会没保障,还想着靠炒股赚钱呢。
飞狐:我看见赵公明来了,他说——(小J)时机已过,相应才能花开。同时给的意是,一年前虚空告诉小J炒股赚钱的时间、方位、股票类型,让小J自己把握住机会,但小J只记得前面,不记得后面,没有明白什么叫“把握机会”,以为股市赚钱以势在必得,只要人力揣度即可,没有及时抓住虚空不放……没有相应就没有灵感,借不上力。
赵公明又说——没有东风,就送不了草船。
飞狐:赵公明说完就走,我赶紧说——多谢大帅……奇怪,我怎么喊他大帅呢?赵公明是大帅吗?
 
S:他就是大帅。
飞狐:又出现图像……我们在一座庙里,我在床上持薄伽梵大神印莲花座打坐,S坐在一旁喝茶……进来一个老和尚,留着很长的白胡子,他进门就连连叩拜。小花仙悄悄在我耳旁说了一句话让我告诉此和尚——警钟上山不语前门。那和尚听后大吃一惊,呆愣不动。于是我问:请问您是……?他曰:无头和尚,无脸见娘……飞狐:你娘是谁?答曰:红衣彩霞。
S:接着问他红衣彩霞是谁。
飞狐:他说是碧霞元君……紧接着就见碧霞飘来将他带走了。另外就是……什么东风、草船……是什么意思?
S:草船里是火药……没有东风,再多再好的计谋与策划也是无用。
2010/1/7
 
踏着佛法-34
 
踏着佛法-34
小小:霏霏热衷于笔画姓名学……常常给身边的人算算。霏霏问S,家仙小鹿丢在霏霏面前一只鞋——什么意思呢?S说,是说你现在还不能独立行。霏霏说,小鹿自己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铃铛是什么意思?S说,是警示你的意思。霏霏说,小鹿点点头……小鹿不让我热衷于什么姓名学、周易八卦以及算命,她的意思是先顾好自己的瑜伽,不要搞成了大仙堂。S说,她的意思是让你不要急于去采路边花,要注重修行自己的顶上花。
杏子:周易八卦以及笔画姓名学等等,略知一二玩玩就可以了,不要去专注研究……因为一切都是源于虚空。我们可以附上一些笔画姓名学的参考资料,知道就行了,不可上心。2010/1/8
 
踏着佛法-35
 
踏着佛法-35
2010-1-7背景-霏霏对笔画算命的兴趣有增无减,又拿了一些朋友的名字让看……可是霏霏在网上找的康熙字典里的错误不少,总是把笔画弄错,我们只好帮着再查笔画,一个名字重算好几遍。
S告诉霏霏要多跟小鹿沟通,有了小鹿就用不着这些死东西了。霏霏说:我有时候也让小鹿说说别人怎么样,然后我再自己算那人的名字验证验证……我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算得对不对,只可惜一个名字要等好多年才能得到验证。
飞狐:我看霏霏在笔画上花时间太多,准备帮她找找有没有笔画算命的书给她查阅……我一人在厨房做饭时,霏霏家的小鹿气冲冲的跑来说话——吃完饭后我把当时的记录告诉S和霏霏……
飞狐:它(霏霏的家仙小鹿)当时显出牛头马面那样的铜黑色凶恶头像,用两只铜铃大眼恶狠狠的瞪着我——坚决不让我找算命的书给霏霏,也不让S再帮她看名字!
小鹿说: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在(网上)找书给她看?!你们怎么不帮小J找那些没用的闲书看呢?
小鹿这么一说,小J的家仙白虎不高兴了,冲着小鹿来回踱步,低声咆哮。
S:她们互相较着劲呢,看谁家的主人修得好。
霏霏:我们家的小鹿不让我理小J……让我自己好好修瑜伽。
S:小J习惯自己的逻辑思维——所以总是外求。实际上借助八卦、笔画姓名学等等,就是外求。
飞狐:小鹿对霏霏借助笔画姓名推算命运的验证心态表示不满,它对霏霏说——你已经亲见了,还要证明什么呢?你是想证明你那个我的本事!
小鹿又说:不要算计虚空,不要利用我们……你让我们给别人算命就是在利用我们!以前观音遍洒虚空情拉你上行,就是怕你落得个大仙堂!
霏霏:我现在看见小鹿过来了,它的脖子上用红绸系了个很大的铃铛!
S:铃铛指的是——警示。
霏霏:小鹿在点头……可是我原本以为给别人算名字只要不是为了名利就行,我就是很好奇。
飞狐:你们家小鹿先前还对你说——先顾好你自己,走稳了再去顾别的。不然你会迷于人道的烦琐之中……不仅是痴迷,而且是迷惑……小鹿说,你自己生活上的事小鹿她们愿意帮忙,但是别人的俗事最好少问……
霏霏:你先前去做饭的时候,我这边看到一个图像——小鹿用嘴叼了一只鞋子给我。我问S什么意思,S说是让我先走稳自己的路,一只鞋如何走路。
飞狐:小鹿先前还说——否则你(霏霏)现在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求死不能,求活无门!霏霏:好可怕呀!飞狐:我只知道这句话的一个意思,说的是死后的你的魂……民间有句话说——不死的鬼。那时候你的小鹿她们都回去了……S: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必要去验证笔画姓名学灵不灵。
霏霏:今天我来到S这里时,在家上香请她们一起来。结果发现香插错了地方,当时心里就一激灵,觉得兆头不好。然后看见图像——我走在一座现代的水泥桥上,桥突然从中间断了,我掉了下去……现在又看见图像,那座断桥连了起来,那个掉下去的我又爬上桥了。我自己平时看到的很多图像都理解不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比如只要我一练瑜伽马上就看到敲鼓的图像,这个图像看到很多次……
S:鼓表催行,让你直前。古时候打仗主帅击鼓的意思就是前进。
霏霏:才刚小鹿说是给我鼓劲。
S:鼓劲、鼓励、鼓动……这些词就是从鼓的这个意思延伸出来的。
霏霏:小鹿在我面前使劲刨蹄子!S:让你紧行。
霏霏:又看见一位老妇人在弹古筝,花白头发。S:问问她是谁。霏霏:是黎山……她怎么还在不停的弹古筝呢?S:问她弹古筝是什么意思。霏霏:她说蒸蒸日上。S:是让你每天都行观和她们沟通上行。
霏霏:她弹筝的时候从指间飞出许多五颜六色的花朵。
S:花开日落圆——还是强调让你行观。
霏霏:现在黎山圣母又显出最开始让我见到她的那个样子,拄着龙头拐。
飞狐:初见的面容……
霏霏:我看见她的头上插着一支银色步摇,腰上缠着很宽的腰带……腰带上有几朵长在一起的莲花。S:并蒂莲……是让你跟万缘多沟通。
霏霏:小鹿走到黎山那儿叼着她腰带——黎山圣母把腰带给我了。黎山让小鹿别总护着我。她说完扭头去了我家的香位上了。S:是说你位上有人,记着上香(相应)。霏霏:我每天早上都给她们上香、上茶。【杏子评论:上完香想的是笔画……】
S:黎山圣母上位的这个图像语言——也是让你守住自己的昆仑,经常跟她们交流。霏霏:小鹿一直叼着那个腰带不松口。S:牢系天缘,让你把自己缠紧别松开,一松就掉。腰带上是花,就是让你持续观,别松口。
霏霏:又见……观音脚踩莲花飘了过来,她手里没拿净瓶,拿着一柄大拂尘,在我面前左右晃动。
S:凡间的事对她们来说就是尘,给你清一清。但是不要认为观音只要是一拂尘……你就没有尘(沉)了,一切图像皆是语言。比如有人说你会发财的……这仅仅是个语言,而并不是你真的已经发财了。比如人类的二战——理论上说正义必定战胜邪恶,这个仅仅是理论,是个说法。没有大量的伤亡——这个理论也是不可能成为事实的。另一个理论就是——久在河边,总会看到仇人的尸体飘过来……就是你虽然是不为,但是仇人的为也是必然导致别人的为,总会有人为。就像是一些犹太人逃到瑞士去了——久在河边,这些犹太人虽然不为,但是纳粹的为激发了世界反战的为。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的尘,自己是拂不净的,因为人在凡尘,人是无法脱离环境的。拂尘还是要靠相应……
霏霏:观音头上戴着像荷花瓣那样的纱做的冠。
S:莲花冠。让你修这朵花,修莲花冠,这也叫顶上开花。霏霏:观音扭头去你们位上了……小鹿把叼着的腰带给了我。S:它开始不给,因为你身上尘太多……等观音给你扫扫尘再给你。
霏霏:我走弯路了……S:弯路就是路边的花,去采花了。霏霏:我给别人算名字其实就是想显摆一下……不采花还真难,心里总想着这个。
霏霏:有人说——让你们玩吧!不知道是谁说的。S:问问是什么人。
霏霏:是个菠萝头的佛说的。S:问他是谁。霏霏:他不说。S:是不是释佛?霏霏:他死活不说话,光张嘴没声音。S:问问小鹿——是哪尊佛,是谁。
霏霏:小鹿说——佛在眼前你也不认识!S:意思是你还没行昆仑瑜伽跟她们相应到那个关系。问问是不是弥勒。霏霏:不是弥勒,好像是你们这儿的。
S:那就是释佛……你现在还靠不上他,相应到了就有话说了。
霏霏:我现在一般都是跟我自己的缘交流,比如观音、天姐、小鹿她们。
S:可以,先守住自家的。2010-1-8整理
 
 


踏着佛法-续21~28←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36 ~4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