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踏着佛法-续21~28

只要从宙心出来就产生了阴阳
 
踏着佛法-21
 
踏着佛法-21
小和尚发帖——众同修,今晚(2009.12.24)子时别忘了打坐!摘自花開日落園的帖子“好久沒看見你了”時間:2009.12.24——阴历十一月初九夜子时——这句是书上的,另一个是——冬至子时打坐,到底是哪个呀?一直都搞不清哦,请小草说说呀?学者小铃铛
小草回复——都可以。
《X书》上写的明明白白。要想修出三界,月在天心入子之时必须打坐!作为一个修行年的起步点。月在天心入子之时不入坐,则一年所修皆为世间法。平时不打坐可以,但一年之中此一个时辰必须要入坐!《易》学大家邵康节已说的明明白白。通常人只知冬至之日是月在天心,那是粗估,准确来说是阴历十一月初九夜子时,但不是初八夜晚与初九相交的那个子时,而是初九夜与初十相交的子时。学者小铃铛提供
 
小小:又是个镜与台的问题……都是把台简单化、绝对化了。其实冬至入坐也是个台……如若是得心——一切皆台。这个所谓的得心就是得月。得心者应与手……这个手(守)就是行(情)。
小草:古易(古意)中所谓的冬至……说的不是冬天将至,这个冬是龙——蚩尤在修书的第二部月下行里已经说了——融空冬龙梦中笑……所谓的冬至就是龙至,这个龙就是月,就是月在天心。从形式上说也是个时间段——阴历的11月初九至冬至以后的第七天——时间不等。此间打坐1-7次即可,贵在(跪在)行观交流……
小小:还有个烧饼问题……烧饼是圆的——圈子,烧饼之所以能够叫做烧饼——关键就是须是有芝麻,如果是没有芝麻的圆饼就叫做火烧了。芝麻表示圈子里的行观者——须是小、小、小……一大就糊了。
2009/12/25
 
 
 
踏着佛法-22
 
踏着佛法-22
小小:环境决定了——不可能是只有一个烧饼,而且每个烧饼不可能是孤立的……总会是有一些重叠——犹如奥运重叠的环。这些环犹如莲叶——众学者就是鱼……鱼戏莲叶间。每个莲叶都有个秆子——主持人与主要的行观者。
杏子:主持人很重要——决定取向。关键是这个主持人必须是个正常人,因为行观者都是非常人。鱼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盲人(忙人),一旦通灵了就是非常人。只是……每个烧饼——不一定有所谓的正常人。因为在我们这个整体大圈子里的人——都是不太正常的!社会人——大多是所谓的正常人,因为社会把迷恋于贪占吃喝嫖赌……视为正常。
小草:在1968年……一个书记找S谈话说,我观察你、考察你很长时间了,发现你——既不好吃,也不好穿?结论是——你的思想一定有问题!!!我们的军队里有句格言——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这位书记认为S不是个正常人……他认为——只有好吃、好穿、好争、好斗的人才是正常人,才是思想没有问题的人。
小小:19里的一篇文章是杨杨的觅古烧饼——征求意见如何继续?
小草:记住自己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烧饼就行了……别糊了。另外就是不要热衷于给别人解梦之类的……如果真的认为有把握的话——可以试着帮助一些受困的“小文”学者。在社会上不要张扬,不要对外,不要给自己招惹麻烦!不要让人家给盯上了——喝茶!!!2009/12/25
 
 
 
踏着佛法-23
 
踏着佛法-23
迎春舞雪,踏雪寻梅——杨杨通过这几天S、小小、杏子的棍打,终于想通。原来自己那个我真的很大,大的能吞象。谁的话都听不进,总觉得自己多高明,容不下别人,只能容得下自己。看了唵啊吽同修的回贴,觉得有这么多真心修行的同修帮助,杨杨有愧。感谢唵啊吽同修的搭手,杨杨不要再走老路,不要再自以为是,显示自己那狗屁才能,想到飞狐立马能放下,心中说不上来的滋味。这回和S连上了线,一定要珍惜难得的机会。杨杨修行了许多年,也勤于打功,看书相应,怎么就不会服小呢?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我要紧跟灯塔,跟同修搭好手,把那个我放下,再放下。跟组里人好好交流,重新认识自已,一定努力入观,跟上大伙步伐。
感觉青娘飘来,一脸愁容……站在那不吱声。杨杨:我赶紧跪下……娘!孩儿知错了……请娘棍打。青娘:就这么招待我吗?杨杨:请娘喝茶……感觉妈妈站起身,拿出个小鞭子转来转去,好像在找从哪里下手。
我的眼泪又下来了……说:孩儿无知,自以为是,若不是S给棍子,还痴迷不悟。青娘慢条丝理地端着茶杯……说:树大招风呀。
杨杨:孩儿以前总想着帮别人,却不懂自己入观找妈。
青娘:你这几年走了大弯路,娘过来看你,你到学会了说教……以后看你自己努力了,要抓机紧跟,不要浪费无用的时间。
杨杨:孩儿有一事想问问……不知当讲不当讲?青娘磨着手指甲……说:又要活动什么心眼了。杨杨:孩儿不敢。孩儿想知道,以后我还能继续和组里人互动交流吗? 
青娘:上山打老虎,酒干倘卖无。杨杨:这是……?青娘:励练。说完一甩广袖:也是个不死心。杨杨:是,是!该死。那么,我还要不要做主持人? 
青娘看都没看我,把头一昂……说:有吃的,有花的,握着!
杨杨:握着?感觉青娘攥紧了拳头……杨杨:您是要打孩儿吧,打吧…… 
青娘:不是打,是这样握着。杨杨:啊!真笨。
感觉管带姐姐上前给青娘施了一礼……。青娘说:去吧!这没你事了。管带姐姐答应一声飘去。感觉青娘脸上有了些许笑容……说:以后要半醉半醒着……
杨杨:好的,娘!孩儿的天姐在吗? 
青娘:你姐也是为你流了不少眼泪,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她还去你师那诉苦,你师发表出来,你连个屁动静都没有。杨杨:娘!我以为……青娘打断我的话:就是这个自以为。杨杨:娘!我有点怕见她。青娘:怕什么?没出息的家伙,别人盼还盼不来!今天把她领过来,好好叙旧吧。
我心想:真的要谢谢S,谢谢唵啊吽学人的帮助。青娘:没有他们你也想不起老娘来。别记吃不记打!今天没有打你,是给你一次机会,念你有心悔过。
杨杨:是!是!一定抓机。青娘:此时不抓,更待何时?说完飘上台去……。
我心中请着天姐……见天姐含着眼泪来到眼前。她一身青衣小打扮,玲珑的曲线……身段极美,手里还攥着小手绢。感觉她坐下来,用手绢朝空中扇了两下。说:知道想我啦。杨杨:姐!以前您一直暗中帮小妹吧。
天姐眼睛一瞪……说:暗中?你那个大我摆在那……天姐:线已连上,不可再断!杨杨:一定记住。姐姐您好美。
天姐:红花翠竹,晶莹玉白。杨杨:姐姐叫什么名字?天姐把头一仰:红粉玉女。杨杨:以后叫您红玉姐姐,行吗?天姐:多念叨我,少不了你的亏。
杨杨:还望姐姐多拉小妹。天姐:唉!你我同属一体,拉你要紧跟。杨杨:妹妹以后一定多相应姐姐。妹妹有哪里做的不好,请棍打。
天姐:知足就好。杨杨:一定知足。真没想到,姐姐这么漂亮。天姐:少耍嘴,少不了给你棍子。
杨杨:请问姐姐,组里以后行观,还发表吗?天姐:就忘不了你那“高地”。杨杨:只要姐姐说退出来,妹妹二话不说,安心修炼。天姐:安心?有这个记性吗?杨杨:有……天姐看着空中:又发又表的,闲不住。杨杨:这是怎么说?
天姐:不是说了,又发又表的。杨杨:懂了!姐姐。那么请姐姐给下一篇起个名吧。天姐:迎春舞雪,踏雪寻梅。杨杨:不懂啊。天姐:什么都想懂?慢慢来吧,穿新鞋走新路……安!!!(杨杨整理于2009年圣诞节)
 
小小:青娘握什么?杏子:手——守、收……收心守信。握而不发,发而不表,踏雪迎春,寻梅舞雪。
小小:一旦正常人(主持人)通灵入观了……怎么办呢?杏子:自己主动降低身份呀,做个同路人、同舟人呀。小小:如果依然坚持当个主持人呢?
杏子:那就不是握了——发了。小小:为什么S强调通灵者不要去当主持人呢?杏子:因为——若即若离是很难的……比如说,通灵者对众学者说……我看见圣母在招手,让我们从山上跳下去!!!又比如说,通灵者说自己的位(或者是某个人的位)是最大的——众学者必须供养交钱等等……那么,没有通灵的学者——听还是不听?从还是不从?我们这一壶……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就不能让它险上加险,也就是说——我们自己要给自己设防。犹如架子工在高空作业时……一定要系上安全带。安全第一,平安是福。
小小:青娘的握手……杏子:得心应手……就是得心应守。
小小:心……?杏子:天妈天姐呀!!!守住天姐就是守天心,月在天心。也就是说月不在你的我那里,月在天心那里。月在天心遮不得——谁在遮?我一大就手大遮天。2009/12/26
 
 
踏着佛法-24
 
踏着佛法-24
怎样把握帮忙搭把手和指导的度?有时候不知如何是好——学者大树
小小:青娘给的图像语言是“握”……行观人与主持人都是头羊,后面的是众学者,所以说头羊就有个握的问题……把握。把握取向……每个烧饼就是个小羊群,头羊要把握这个小羊群的取向。
杏子:搭把手、协助、帮助入观……这个本身就是指导,指导就要知道,知道路在何方?指导共舟学者走好自己的脚下路。这个指导也就是辅导……
小小:这里的搭把手……的前提是——协助众学者入观,以及帮助解决入观以后出现的现象与问题,记住,仅仅是帮助而不是代理,不是替代——因为脚下路只能是孤独的自己行……所以说行者也叫做孤独客——天地是知音。
杏子:如果不是以协助入观为前提的话……那就不叫做搭把手了!!!虚空她们说的搭把手就是入观。帮着别人问事查事、解梦等等——虚空她们说,那叫什么搭把手呢,那叫做开大仙堂。青娘的握——就是提醒这个把握。有吃有花——开个什么大仙堂呢?在欧美可以,在港台地区可以,但是在我们这里……如果是是客气的话……喝茶。2009/12/27
 
 
 
踏着佛法-25
 
踏着佛法-25
飞狐:昨晚睡觉时想到玉青的天姐天凤了,因为这段时间选秀一直没见她露面……只见她穿一身藏青色领缘、袖缘的宽袖旗袍,长发盘起,头上插着一支深红色宽扁的双齿木钗,大眼红唇,酒窝一双。她说她也在争取入宫……我说那你努力争取吧……接着就睡着了。
今天做饭时又请天凤接着往下说——她道:可是妈妈不让我入宫……妈妈说入宫以后……麻烦……你看怎么办?
飞狐:我看?我也不知道呀……你最好再跟你妈商量商量吧。
天凤:妈妈说——繁华净眼空……最好是连殿主也不要。我也想听妈妈的话,可是又想入宫……妈妈说,希望我们雪山一族的最好都别当官!
飞狐:上次不是给出图像,入主正六宫的人中有心月狐的人吗?那你争取入六宫呀!
天凤:不敢想……我们这一层次的进不去,那得是大个的——花姐才行。她边说边竖起一根大拇指来。
我问S:为什么天上女子当官要叫殿主、宫主……是以那种夫妻的形式表示呢?为什么不是像人间那样就叫个什么官名呢?
S:因为……只要从宙心出来就产生了阴阳。
飞狐:我看见天公老子来了……他说——阴阳衍万物而化生。
2009/12/27
 
 
踏着佛法-26
 
踏着佛法-26
小草:心经是修行的核心,是佛经的核心;观是心经的核心!!!如若是不从观入手的话——修什么?修的只能是人道的事、人道的规矩……再加上一些天道的名词。
杏子:所以说行观者把未能入观的学者带入观中——就是个极为重要的事了……
小小:如果仅仅是帮着众学者查事……众学者就会总是有求于行观者,如果行观者能够把众学者带入观中——行观者就会失去别人的求……这就是修行者与大仙堂的区别——大仙堂就是希望别人来求……
杏子:S是希望众学者能够自立、自理,能够自立自理——入观,否则众学者就总是被动。
小小:前一段时间小花仙在教飞狐如何做菜;近来,小花仙又教飞狐“芳疗”?
小草:如若是把修行溶入生活——小花仙的本事……多的是!不过——也是个勾。小花仙说,前提是瑜伽!然后又教飞狐怎样买东西?小花仙说,如果不行瑜伽的话吗……一切免谈!!!
小小:有的学者说——那个杨杨可能就是以前的那个老乾坤?
杏子:即便是老乾坤……放下就好!把自己放下——一身轻,与众学者等同是最好的。青娘的握——把握住自己!
小小:谁的妈关心谁……飞狐认为心月狐不希望雪山一脉入宫入殿是为了不分开,因为入宫以后就分开了?
小草:小人之心……心月狐才不是那么小气,你看以前心月狐帮着那个阿森……卖力气都卖到家了!我看呀,心月狐是担心玉青心不静?因为只要是一想——心就会乱。心意乱就会出幻象,以前那个阿森不就是出了幻象吗?所以呀,那个心月狐接受教训了,她是希望雪山一脉的能够静下来,静静地观,平平凡凡的过日子。
小小:小花仙也是对飞狐说——要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你看那些当妈的,她们并不关心战争的胜负,关心的仅仅是去打仗的子女能够活着回来就行!
2009/12/28
 
 
踏着佛法-27
 
踏着佛法-27
小小:若比邻的漫漫虚空交流里那篇“关心”的帖子讲的是学者“凤子”的自述……里面反映了最少是两个问题——一些通灵的学者把自己的香位搞成了大仙堂收钱查事;一些头羊(主持人、通灵者)——使命感?鼓动羊群烧饼去朝圣……
杏子:过去的弯路……若是能够醒悟就好。学者之间的交往应是一种“交情”,应是重情谊而轻物欲,相互看望……比如买包花生米就足够了,只要是意思一下就可以了。至于所谓的跑庙、朝圣、朝山之类的……如果是以旅游为目的的话——散散心也就行了,回家以后再把散了的心收一收也是未尝不可。一旦加上使命——性质就变了?因为使命会使人下道……记住,在涉及宗教、神话、探索等等的领域里,但凡是使命感——必斜无疑。S说,使命感不是自然,自然没有使命,既然佛法等同于自然……所以说使命非佛法。
小小:搭把手交流……也不要有使命感,一旦有了使命感就会自命不凡。比如说A学者搭手B学者帮其入观,尽力就行了——至于B学者能不能入观……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与学者A无关。这个就叫若即若离……有使命感、有心理压力、有抱负、有包袱——那就是不能放下,不能放下我——使命感。
杏子:另外就是要知足——有个交流的平台已经是不容易的事了,不要急着找什么S……那里三天两头儿的制服登门——何必去凑热闹?
2009/12/30
 
 
踏着佛法-28
 
踏着佛法-28
2009.12.31-在花开日落园里的回复
小小回复——万花筒……系指很多的烧饼圈子。入圈的学者是其中的一个碎片,碎片组合画出图案(现象)……万花筒一动——碎片重新组合烧饼并形成新的现象(图案),这就是破了建,建了破……随聚随分春解舞,蜂围蝶阵乱纷纷。
杏子回复——不要停留在梦中,不要迷恋梦幻——破关入观。不要请通灵者帮你解梦,可以请其带你入观……系指一些学者总是写自己的梦而不知道请行观者帮助搭手入观。
杏子回复——我一伟大,我就可怕。伟大的人也是可怕的人,所以呀,做个平凡人最好。
小小:无语门尚早……那是傍晚的事了。杏子:如果有条件……还是抓机入观吧?小草:可以请小屁孩的老婆带一带呀?……系指那个小屁孩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个宝,那就借给别人呀?
杏子:不问苍天问鬼神……小小:这个学者可能不明白?小草:就是呀,苍天不管人间事,鬼神管……孔子曰——敬鬼神……这是一个学者希望虚空帮助解决工作的帖子。
杏子:可以与tw的蓝蓝交流,不必天天——一个星期或者是半月一次就行。如果蓝蓝不方便的话……可以问问芝麻有没有时间?小小:为什么不找大树呢?小草:他呀……只对小姑娘有耐心!!!对老婆婆没心。
杏子:可以试着带人入观,自己也就进一步了。
 
杏子回复——观是修行者的如是起步,花开是行者的如果。假如把如果比喻为晚7点的话……你现在是早7点……系指能够入观的学者——是为朝阳公主。
小小:几点了?杏子:三个人三个点……一个是还在梦中天未亮——不到7点;一个是能说不能观——黎明前的黑暗;一个是能够较为坚定瑜伽——快十点了吧?
小小:有个参照物……众学者就可以对比了。杏子:比如说……玉青是几点了?小草:9点!小小:其实保持着9点是最好不过了,玉青是在9-11点徘徊。
小草:9-11点时的戏最多……过了午以后戏就越来越深入,但是也就越来越少、越来越傻、越来越死了。
 
杏子回复——行……就是一路的放下。不是让你放下物,是放下心。
小小:乱……杏子:心太忙乱。小小:不仅是人道上的乱,如果再把天道扯到人道——那就更乱。杏子:怎么办呢?小草:最好是联系一下芝麻……请芝麻给缕一缕?
小小:可以试试……抓住一个不放?
杏子:泛泛的物来则映……其实不叫做物来则映。物来则映并不是一走一过。物来则映是相对于物去则空而言的。物来则映的这个映——须是映出来……就是抓住不放!!!来一个是一个,追着问……不能说改天再聊?那就没了,没戏了!!!虚空的她们可以说先说到这儿吧,但是你不能说改天——把虚空打发走?
小小:物去则空就是……事后你不要没完没了的浮想联翩,不要梦幻的去构筑金色的牢笼。
杏子:又回到了7点……小小:散散心也好,经历了才能知道。杏子:清凉山、清凉院……在金顶,在现在。金顶就是现在……过去不存在,将来抓不住。
 
小小:可惜……青娘走玄女狠——是因为可惜……是可惜不抓现在。
杏子:不抓鸡如何下蛋?小小:兵力有余,可惜的是火力分散。
杏子:古僧行观时讲究的是参话头,这个话头就是机,就是机锋……
小小:不知家珍贵,逢缘竟失机。机在何处?小草:比如……
春夜月,花正娇,武陵桥下闹花妖。水深花艳鲤鱼飞,天边彩霞有佛归。
花月不落花常开,花开总是为佛來……略
杏子:参——不仅仅是参悟,首先是参与其中。这些话头就是机,就是让你们参与让你们顺竿爬的竿子。
杏子:不错,单兵教练。小小:只要是有心人能够稍稍的带一带……这些老婆婆差不多都可以入观!
2009/12/31
 


《虚空依旧》2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29 ~3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