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虚空依旧》23

【杏子:深潭(神坛)、族宗、昆仑……虚空本无分别,是人我的分别。不是虚空乱套了,是人我。一个字——容!若按她们的话就是一口吞。2009.6.3 
 
    《虚空依旧》23
 
《虚空依旧》23
·內心都不能平靜下來,思緒紛亂,每天都過得很辛苦,還連累家仙和我一起辛苦。昨晚和同修一起交流,因為我過去的經歷和現在的居住環境,樓下是兒子開神壇,我住樓上有供奉的神位及祖先,立位前所做的處理不當所引起的,每日被隱態困擾,身心多不安,如今不敢練九陰,只打打九陽一二套,如今再度提筆懇請指點。清蘭2009-6-3
   【杏子:深潭(神坛)、族宗、昆仑……虚空本无分别,是人我的分别。不是虚空乱套了,是人我。一个字——容!若按她们的话就是一口吞。2009.6.3 
   ·Sonny:來了一隻鴨子。牠說牠叫白頭鴨。頭是白色,身體上的羽毛是白色、灰黑色參雜一起。麗娜:誰的緣?Sonny:說妳的緣。麗娜:來多久?Sonny:說來不久。麗娜:來報名的?Sonny:說嗯。麗娜:怎麼過來的?
   Sonny:牠就拍打著牠的翅膀,在場中繞圈子。麗娜:牠是怎麼來的?Sonny:牠就是這樣來的呀。牠說牠想上位。
   麗娜:歡迎,鴨子很會教學喔。Sonny:教學?麗娜:嗯,可以請牠跟我們上上課。(書上說,想學仙家的語言要從鴨鴨學語開始。想起鴨仙小鴿子。)
   Sonny:牠沒有講話。麗娜:你喜歡什麼?Sonny:牠喜歡吃雞,肌肉、肌塊……只要是雞,牠都喜歡吃。麗娜:為什麼喜歡吃雞?Sonny:牠沒有說。
   麗娜:要我們回答嗎?嗯,白頭,很有智慧哦。Sonny:牠說那當然。麗娜:(這口氣很像……)你從哪裡來?Sonny:澳洲。麗娜:跟麗娜什麼關係?
   Sonny:感覺牠好像是女的。感覺不像一般動物家仙,牠就像秀雪姐姐那種資深……麗娜:妳怎麼去分辨她們的不同?Sonny:牠散發出來的感覺,還有我接話的感覺。麗娜突然大笑說,那種感覺,是很受人尊敬的?嗯。受人愛戴的?仰慕的?嗯。追求的?Sonny:沒有那麼誇張啦。
   麗娜:到仰慕?Sonny:比較尊敬。麗娜:愛戴?Sonny:不知道有沒有愛戴。麗娜:景仰?Sonny:不知道有沒有景仰。就是比較資深一點而已啦。麗娜一直在笑:牠喜歡吃雞?Sonny:嗯嗯。麗娜:鴨子喜歡吃雞,妳不覺得奇怪嗎?
   Sonny:奇怪嗎?是蠻奇怪的。呵呵。鴨子和雞不是同類、同等級的禽類嗎?牠給我的感覺,是想要更勝於雞吧。
   麗娜:吃雞,更勝於雞。Sonny:嗯嗯。麗娜:好,我們請白頭鴨說一段與麗娜的淵源?Sonny:沒有回應。麗娜:問問他有沒有聽過羅地玄龍的名號?
   Sonny:咦?剛剛不是一隻白頭鴨嗎?有時候感覺牠又像鷹。那種感覺就像是我們在看一隻側面的白頭鷹,顯出一副很威武的樣子。
   麗娜:有問題吧。問問看。Sonny:感覺有吧。麗娜:問牠對羅地認識有多少?Sonny:我也覺得他怪怪的。麗娜:嗯,光是牠喜歡吃雞就讓人覺得有問題。
   Sonny:為什麼吃雞你就會覺得奇怪?麗娜:你是怎麼發現怪怪的。Sonny:感覺他非常了解羅地,但又不講。麗娜:牠是女的?Sonny:剛剛牠給我的感覺是女的,但現在又是男的。等一下,咦?好奇怪喔。他又不說話。
   麗娜:好吧,那我們把牠抱在懷裡。哄哄他。Sonny:牠好像怪怪的。牠都沒有講話。又沒有要讓妳抱。妳是不是知道它是誰了?麗娜:嗯。Sonny:我好像也知道它是誰。我們來核對一下有沒有一樣好不好?(二人一直在笑。)麗娜:等一下。他難得來,我們再玩一下再核對。
   Sonny:怎麼知道我猜的是不是跟你一樣?麗娜:別管它是不是一樣,好玩就好了。他既然跟我們玩,我們就陪他一起玩。妳問問白頭鴨,我們今天玩什麼?Sonny:他說,玩猜心。
   麗娜:猜心?呵呵……Sonny:這麼好笑嗎?麗娜:猜對了呢?Sonny:他說那也要看是誰先猜對啊?麗娜:如果同時猜對呢?Sonny:他呵呵……那就喝杯酒慶祝一下啊。麗娜:唉喲,那我要去倒酒了。
   Sonny:妳要去倒酒喲,桌上那一瓶(梅子酒)……麗娜:他才不喝那個。你問他要喝什麼酒?Sonny:白酒是什麼?麗娜:就是供桌上有個非常美的女子的酒瓶。麗娜:我們用手寫出來。Sonny:他就笑一笑。那我們現在寫。
   麗娜:不要現在就公佈答案,我們再玩一玩。Sonny:妳上課會來不及。麗娜:我會看時間。再玩一下。他說他對羅地很了解。所以我們來請他說說,麗娜天對羅地那一點不滿?(紀錄72提到)
   Sonny:他說不服氣。麗娜:那一種不服氣?Sonny:感覺他說不服氣,是指他比較厲害。麗娜:當然羅地厲害啦。誰比得過他?誰能去破獄關?Sonny:他說妳的天不服氣啊。他是那種開玩笑的講。
   麗娜:我的天不服氣?哦,不會不會。她服得很。Sonny:妳怎麼知道她服得很?麗娜:這個……對耶,麗娜天為什麼不服氣呢?
   Sonny:妳的天是誰?麗娜:我的天露臉了但還沒公佈答案。sonny:感覺妳的天是西洋那邊的。麗娜:管她是那一邊,都一樣。sonny:公佈答案了啦。麗娜:不要不要。不要公佈答案,這樣才好玩。不要公佈答案嘛,拆穿了就不好玩了……二人(麗娜、sonny)玩得很開心,一直在笑。sonny:我好想拆穿他哦。麗娜:不要,不要,不要啦。先玩一玩。sonny:他說要玩什麼?
   麗娜:對羅地不服氣現在也該服氣了啦,天上天下因為羅地的破獄關,一家人得以重見天日。大家都服了,沒有人不敢不服。
   sonny:他說那當然。Sonny一直在笑……麗娜:妳在笑什麼?他自己揭穿他的身分。他說,老子天下第一,誰不服氣!麗娜:妳怎麼知道這句是他的名言?sonny:我今天看書有看到啊。麗娜:嗯,不錯。是羅地。
   sonny:他好笨,這麼好拐!麗娜笑得好開心……sonny:今天我看書的時候,看到他和西洋媽媽在吵架,覺得他是單細胞生物、思想單純……麗娜笑到人仰馬翻……對,他就是直心眼、直腸子……sonny:我就跟他說,我們早知道你是誰了。他就哈哈大笑,很豪邁的大笑。我跟他說下午看書的時候,看到他與西洋媽媽吵架那一段,他說他是讓她。
   麗娜:嗯,不能跟女人爭鋒相對,不然他會沒完沒了,這是他的絕招。sonny:他說一開始扮白頭鴨就是來玩玩的。麗娜:嗯,他這樣跟我們玩遊戲蠻好的。如果一開始就說是羅地或玄龍爺,一般我們會懷疑是真的是假的,或是自己想出來的,他用遊戲的方式讓我們猜心,就有那種心靈契合的感覺。
   sonny:這樣慢慢的進入比較好。麗娜:問問你要叫他什麼?sonny:他說,隨我們叫。麗娜:他也不在乎嘛。是不是請他展個樣子讓妳看看?sonny:他的樣子就是古時候的穿著,長衫,不規則的黑白圖案。長直髮,自然垂下,任它隨風飄揚。臉白白的,很乾淨,看起來像19,20歲的樣子,濃眉大眼挺鼻,清秀但又不低調,很自以為是,就是那種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
   麗娜:他有多高,跟我比較起來。sonny:妳站起來……高出一個頭。麗娜:一個頭是多少,我拿尺來量量,那就是187cm左右,那就知道了嘛,咦,我們問那麼仔細做什麼,我們會不會很龜毛啊?
   sonny:他說,沒關係,讓我們看。麗娜:呵呵,謝謝羅地。問問下午是不是來過?sonny:好像下午那時候來過。麗娜:他跟金城武哪個比較帥?sonny:二個不同年代,造型不同,好像很難比較。更何況,他是那種從畫中走出來的造型,就像每個媽都像是從畫中走來的,給人感覺就是毫無瑕疵。
   麗娜:現實人物總是有缺點、瑕疵。你會不會一看到他就愛上他?sonny:愛上他?沒有這種感覺耶。麗娜:是不是因為他是不切實際的人物?
   sonny:確實不切實際。麗娜:金城武也是不切實際,看得到摸不到啊。Sonny:最起碼電影可以常常看到啊。麗娜:妳問問他。Sonny:他說我不了解。一副就是很有自信的說,是你不了解。
   麗娜:是不是一旦瞭解就會愛上你嗎?Sonny:他要我看看跟他下來的那些女人就知道了。麗娜:麗娜的天喜不喜歡羅地?Sonny:感覺意思是說,愛擺在心裡,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麗娜:哦。這樣就好了。就像青娘媽媽一樣。
   Sonny:不一樣。青娘媽媽喜歡在心裡又沒有跟他作對。麗娜:哦。但是有些人喜歡用這種方式(作對)跟他親近。Sonny:他說,他很了解女人的心。
   麗娜:所以羅地不會介意。Sonny:他說當然。麗娜:寬容大度和了解差別在哪裡?Sonny:什麼意思?麗娜:他說他了解,所以不會在意跟他作對。寬容大度就是不管對方做了什麼他都能接納。
   Sonny:他說他是了解。寬容已經是佛悲心了啦。麗娜:哦,寬容比較不容易。了解就是以容己之心容人。寬容的境界比較更高了。Sonny:嗯。麗娜:好,等一下媽媽要去上課,請羅地爺給我們幾句話作個結束。
   Sonny:他說,一深情,一杯酒。是什麼意思?麗娜:哦,我還沒倒酒,我去上香倒個白酒。你跟羅地聊聊。麗娜去香房倒酒,一舉香,一種莫名的情愫(感動吧)湧上來,請天姐跟羅地喝杯酒,一杯酒,一深情。麗娜去上課了。回到客廳……麗娜:麗娜天在不在?Sonny:來不及了。
   麗娜:什麼?哦,上課時間是來不及了。我得走了。Sonny:羅地去喝酒了。OK,結束。
   後記:sonny:為什麼羅地喜歡吃雞?麗娜:雞是落地(羅地)鳳凰。 
   ·玉兒:你也叫兰兰?兰兰:这是我的新名字,S取的。玉兒:你从他家来?兰兰:是啊,在你这安住。玉兒:哎呀,你怎么过来的?兰兰:送信啊~
   (注:当时吾理解的意思是随着小小的信过来的,可是感觉了下是没有信来。而且也不能理解老爸家的怎么会愿意来吾这。这时有人伺机说第二个大渡堂啊!。又有的磨了~吾的虚荣病啊……见笑~见笑~)
   玉兒:啊…………恩,让吾看看你吧。【这里有段小插曲,当时只顾讲没来得及记,补上:吾在打字的时候把原先打的那个字改成,金串儿回头看了看电脑,来了句老八股。吾想了想还是用这个,因为吾喜欢嘛~她就说随便吾了】
   兰兰:哼,看吧。她站在那里,两手叉腰,身体稍微倾斜。吾发现她是飘在空中,上下浮动,两脚交叠。穿的是脚背有个交叉的芭蕾舞鞋似的鞋子。衣服是蓬蓬裙,蓬蓬袖式样。衣服后面有一个大大的黄色蝴蝶结(她还转过来给吾看,不过她没转身的时候吾就感觉到了),还拖着两根丝带。脖子上也系了丝带。瓜子脸涅~~大眼睛,有神!
   她听了很满意的笑笑,……漏了一段……黑色的长发在头的左侧和靠近头顶这里有几个打圈的发髻,其他头发扎成一支全放到左边。玉兒:你叫什么名字?
   兰兰:金串儿。玉兒:你刚刚说你叫兰兰。她一鼓脸,撅嘴巴说:哎呀!露馅儿……吾想到小凤儿,以前她来的时候…………漏了一段……吾正和小凤儿说完话,回过头的时候见金串儿亲了吾一下。
   吾这两天与亲亲相处欢欢,正想着,哎呀,有了她们真的没有心思再想别的人了……金串儿:心都收回来了,放在我们这儿就好。
   吾又想到月影,那她呢……就感觉到有情就搭手,没情就不管的意思。原对话因为没有录音笔,记不下来了。意思就是她对吾有情就帮,没情也就没办法了。(吾回头看这里的时候又觉得不对啊~她对吾有情,吾该无动于衷吗?
   她们就说:你帮她就是对她有情!吾又想:帮?搭手嘛……她们又说:搭手就是情,无情不搭手)吾问不是应该都有情,就是说吾对她有情才帮吗?她们就对吾说,我对她要有什么情(就是指的人的感情),意思就是情应该都收到她们身上,分一点都不行。
   【整理的时候她们接着说回不去,这几天她们都在给吾教育,就是教吾修念头。因为临终时有一个念头都不行,一有念头必入泥犁】吾又想说,既然这样那她干吗要对吾有情?【整理时她们又说:你又忘了情是个自愿,××××。叉叉句的意思就直接变成给感觉了,就是以前曲上她们说的有缘就有情,情就是缘。意思也是说,这个情是有缘由的,也就是之所以她会对吾有情,也是因为一个缘。同时吾又有个感觉,就是以前曲上不是说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就是修行吗?为什么呢,比如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没办法,那就是她的命,也是一个因缘。但是修行呢,就能了这个缘,解这个因。(不然就只能认命!)】
   当时说的话的意思就是说是,好像和虚空有关,就是那个搭手的问题(忘了那个感觉,翻译不出来了……)。当时那个意思里面有吾比她好(指上)的意思,吾心里就有点毛(也就一个念头),想会不会又是我大了。吾就问她们,以前曲里不是说互搭一把手是不分彼此,就是没有谁好谁差的嘛。
   给了个图,就是用那个杏子说的那个攀岩的图来讲解的。见两个攀岩的人,一个稍微爬的上一点,拉了下面人一把。被拉的人借力爬得更上一点,又回身拉第一个人一把。
   【整理时又给感觉说这个就叫不分彼此,不是说两个人真的是互相平平水准一样。给的意思是也只有有差距才能互相拉一把,共同进步。又解释说,这个差距不是一定说谁真的在层次上比谁好,也表示各自的优点,各有优点,互补。】
   【另!当时在讲完这段内容的时候她们又给吾来个推翻,就是打这段内容是那个很感兴趣,想贴出去的内容,吾就很花精力,把注意力从与她们对话转移到打出这个内容上了!就不能顺其自然了(因为录音笔拿去修了,吾就很奋力地把东西打出来,和金串讲话还没完涅~!!!
   金串儿:恩恩,你也知道。说完塞了个糖果给吾。玉兒:什么意思?金串儿:好吃呗。说完还给自己塞了一个提子。)。啊啊啊啊!修行好难啊~~个顺其自然!搞死人了~~】
   (给月影的话:我们的相遇是缘分一场,共行是情之自然。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你给我的经验对我有莫大的帮助。可你有资格知道,谢谢你,亲爱的……谁也无法保证未来的情景,只有祝福,你能一直走下去。君莫缘去归来词,心手相惜……)汗……这个黄色的尾巴……算了……不剪切了,忠于原曲发过来吧…… 
   ·梅花来到T家。九娘:在这条路上没有和平。梅花:那就是一直斗字。T:只有一个字。两人都哈欠。 
   ·逐月茶館交流
   偌瑛:倩倩姐姐呀!是妳停在我脖子上嗎?秀菊:她說,試停、試停,試著停的意思,試著停以後妳的天進來,妳才承受得住。偌瑛:我要來之前到現在脖子就緊緊的。秀菊:她說,妳要來我們就跟著來呀!她說妳搖首紅塵多旋。她給我的感覺說妳那個(頸部或肩膀?)還沒開,她一直講說妳中脈還沒開。她說那個是卡點。偌瑛:是練九陽?阿修:九陽一。
   秀菊:她說要是沒時間——就做搖首紅塵也可,就沒說了。 
   ·醉人兒寫了短信給小小妹,希望她幫忙一下,兩人在網上聊了起來。
   小小妹:你還沒說,我見著你身旁有個小光點,就在你臉頰旁邊,你問問是誰來了?醉人兒: 沒訊息。小小妹: 你用心觀觀她。醉人兒:在搔偶手掌心。小小妹: 嗯!你請她報上名子?
   醉人兒: 白狐鳳兒姐姐。小小妹: 嗯!請她說幾句? 醉人兒: 說開始行功是好事,不過要堅持,緣都好急。小小妹: ...日日瑜珈不斷線,你觀觀她的長像描訴出來。醉人兒: 清秀。小小妹: 嗯!醉人兒: 身穿白及粉色相間之古衣。
   小小妹: 嗯!觀觀她長像。醉人兒: 頭髮好像是有二個小包。小小妹: 眉眼臉蛋?醉人兒: 瓜子臉。小小妹: 嗯!眼睛呢? 醉人兒: 大大長長的。小小妹: 嗯!眉呢? 醉人兒: 都用側面斜眼在看我。小小妹: 嗯!熟了就正面。
   醉人兒: 適中不細的柳眉。小小妹: 嗯!鼻子呢?醉人兒: 細細蠻尖挺的。小小妹: 再觀唇呢?醉人兒: ~~~妳說唇,突然一張好性感的唇向我親來。小小妹: ...美死了,,我也要親一口。醉人兒: 鳳兒姐姐怎麼變樣了,變成大嘴巴了。
   小小妹: 呵呵! 醉人兒: 不會是被我給親回去才這樣吧?呵~~~是你親的??? 小小妹: 哈哈!圖像語言.。醉人兒: 鳳兒姐姐有點羞赧。小小妹: 你問問她原因,嘴大表什麼? 醉人兒: 圖像語言???是說我大嘴巴???小小妹: 剛剛她飄來親了我一下,還沒回神她就飄走了。
   醉人兒: ~~~說我嘴說的多。小小妹: 呵呵!嘴說得多,做得少?還是懂得問了? 醉人兒: 都用嘴巴說的多,做的少。小小妹: 那你跟她說說,問問她該怎麼做?醉人兒: 大概是指我在行功這方面,打嗝。小小妹: 嗯!鳳兒就是你家管帶嗎? 醉人兒: 不知耶,只是有一天晚上我一直呼喚天姐,就有一個意念進來,讓我覺得是一隻白狐,名鳳兒。再請她說說話,可是耳戴耳機聽功帶就不知不覺睡著了。小小妹:你問問她是誰?這時再問她會告訴你的。醉人兒: 沒意念,只是一陣陣冷。
   小小妹: 纏著她請她說...放空自己。醉人兒: 這就是觀???她說,妹妹好。小小妹: 別管這些...放輕鬆。
   醉人兒: 哈哈欠,請問誰來了!來了一隻鷹。小小妹: 嗯!觀觀鷹的樣子。醉人兒: 緣都來了。小小妹: 好!急了,她們急了。醉人兒::鷹,側眼瞪著我。小小妹: 嗯!醉人兒: 還是一直瞪著我,只有頭。小小妹: 請她說說話,請她坐下聊聊。醉人兒: 手背好癢,在啄我的手,不理我,在和鱷魚玩,飛來飛去。
   小小妹: 呵呵...以前你不理她,現在她不理你。醉人兒: ~~~又瞪著我,停下來瞪。小小妹: 哄著她說話。醉人兒: 大哈欠。小小妹: 我哈欠起來,她飛了來。醉人兒: 垂著頭。小小妹: 說叫美人。
   醉人兒: ~~~美人。小小妹:你在請她給你說幾句?醉人兒: 我還以為名鷹兒。小小妹: 名子沒關係...是你對她們的情重要。醉人兒: 怎顯出月湖女那個美女出來,穿綠白相間紗衣,眉毛癢。
   小小妹: 呵呵...就是要你修成美人,觀觀誰在那?小小妹: 你家的一隻小毛蟲在你臉上。醉人兒: 大哈欠。小小妹: 後來又成了一隻花蝴蝶黑色帶花的。
   醉人兒: 喔,小毛蟲。小小妹: 你請她報上名子。
   隔了一會沒回音小小妹:她說叫蘭俏,她說來好久了,沒敲開門,你跟她聊聊。醉人兒: 喔!小小妹: 她飛回你那兒了。醉人兒: 她說,多相應,多想著我們,有空就和我們說說話。小小妹: 嗯!對,聊多了才有情。
   醉人兒:她說,你俗事牽掛太多。小小妹: 嗯!醉人兒: 都忘了我們了,都是個磨,磨你的心,可是你還是要想著我們呀。
   小小妹: 再觀。醉人兒: 鳳兒姐姐在跳舞,拿一朵彩花在旋轉跳舞,問鳳兒姐姐啥意思?可她只是在一直旋轉著跳,手腳都一陣陣麻。
   小小妹: 還在轉圈圈。醉人兒: 嗯!小小妹: 要往前走。醉人兒: 還左右搖擺。小小妹: 要你一路歌行一路舞。 




《虚空依旧》2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虚空依旧》2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