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虚空依旧》22

**//可能是长寿花吧,欧美叫做圣诞花……S种了很多。2009.6.3
 
    《虚空依旧》22
 
《虚空依旧》22
杏子:才刚上若比邻看到有个叫月朗的学者说——还是观不见怎么办呀?小小:呵呵,月朗星稀小……杏子:人我与万缘——犹如月与星。若是月(人我)又亮又大……那就观不见群星了? 
   ·学者读了《虚空依旧2019》,再回来读18-------哈欠起来------[《虚空依旧》18一眼清風過,萬點不由人。杏子:一些学者的记录里有不少是我们想说但是却表达不清楚的内容,比如——多和我们聊聊天,以了解我们为主,唤起你对我们的情,而不是通过我们了解你,满足你的那个我大。我们对你情不变,你呢如同失忆人一样,忘了我们,观就是重拾记忆。春風不渡人,自渡自的門。]
   学者哈欠----请问是谁?隐中答:我们哪,你的情人!”  学者:情人们好,请坐!还是先报个名吧,情人也有名啊?答曰:骚货,骚情的货。”  学者:骚情好。弟子怎么称呼您呢?答:小草,小露珠,小不点------小小小小小------” 学者:谢谢您的教导。您还没说您是谁呢?答:小玉兔,小狐狸精,小骚情,就是她,都是她!”  学者:听您这语气,也不象是玉兔姨娘啊?哈哈,终于逮到你啦!死这儿来了啊----”一个声音叫起来。学者也感到有些犯困,哈欠一直没断的!玉兔姨娘出来,拉着她妹妹小灰兔的手,说:娘在到处找你呢。你倒好,跑出来也不说一声的,闹的叫人好找!
   小灰兔近前来,好象牵牵学者的左耳朵,又拉拉学者的右耳朵,故做惊呼的样子,说:哎哟,好一对大兔子耳朵啊,难怪听话的啊!玉兔姨娘一把扯开她去,说道:还哪儿跟哪儿呢,早着呢!静呆才行啊。兔子野心,燥不得的!小灰兔要学者叫她二妈,学者问姨娘,能不能叫?玉兔姨娘说:叫吧。反正灰白一家人的,回来就是白,下落就为灰啊!”  学者:原来二妈也是姨娘的人啊!玉兔姨娘:是啊,混溶啊。到了最后,不都什么都没有啦,又哪儿来的兔子如来啊!”  学者:谢谢姨娘教导!今天写这些,又是为啥呢?玉兔:发吧。给那边的信。心行则上,你在下啊!”  学者:弟子记住啦。这《虚空依旧18——一眼清风过,万点不由人,也请姨娘说说?玉兔姨娘:说什么呢?都说了啊,万点不由人,你收你受------我的心你的手啊!”  姨娘说:我来教导你,你记录我(们),风火一家人!” 学者乌狗  63 
   ·哈欠不断,心里冒出来善财童子?善财童子:一别千百年,悠悠往事,尘封久远,路过下来看看,今得相见欢颜续情。观音坐下,祥云缭绕,莲花朵朵,甘露遍九州!我:谢谢你善财童子,谢谢!说完感觉善财童子飘走了。
   坐下来默默的感觉,感觉是猫仙;我,您好请您说话?猫仙:心不静。我:是心里像有事儿一样,请您聊聊?猫仙:无心花不来。我:请讲讲。猫仙:思絮飞扬守不住,一波动就没戏了。我:是啊!突破这一关真不容易。猫仙:主动点,别以你为中心开戏。多和我们交流,慢慢的就像好朋友一样,不用刻意去想心里就有了。我:谢谢以后多帮忙提醒!你叫什么名字?猫仙:花花。我:好!花花请你喝杯茶,讲讲你的故事。花花:讲不完的故事,续不完的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呵呵,是、是、是。花花:敞开心怀打开心门。
   我:怎么才能快速打开心灵之窗?花花:曲白看了?没有捷径,只有心静常相应相依。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叫咪咪吗?花花:那是你想的。我:哈哈!很高兴和你聊天,请以后多多指教?花花:不是嘴上说,是心里有我们。我:是,一定一定。以后常交流?花花:那是自然,说完就跑了。我:看看那位再说说?感觉管带说:你心里还有我们呀!我:感觉管带挺慈祥的年龄比较大。
   管带:哼!心封的那么紧,还能想到我们?我:多谢批评,请讲讲?管带:你有眼无珠。我:什么意思?管带:你不自知。入观不是教的,是真情的流露和自然。别的少想,半天蹦不出一句话来——还早呢。我:是啊,你们着急我也不好受。小不点醉卧中原 
   ·第十八次做瑜伽拜;感觉:鹊桥。我:鹊桥你好啊,咱们是什么关系呀?
   感觉:你老爸那儿的仙。我:天爸还是现世的父亲?感觉鹊桥说:天爸。
   我:我天爸爸也来了吗?感觉鹊桥说:不愿来。我:我老爸在做什么?感觉鹊桥说:坐观古阵。这时;出图像:几个女子从我身边走过,其中;一白衣女子停下来看了我一眼,脸上是化了妆的。我:姐姐们好!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呀?
   感觉:玉花、玉儿、天姐、青衣;花狐狸仙。我是一边拜一边记录手忙脚乱的,而且也记不全,丢三落四的。想起家里有MP3赶紧起身去找......拿来以后——感觉有人说:那是什么?我:MP3。曰:能干什么?我:能录音,不用拿笔记录了。感觉:什么破玩意。不像我们的机器好用。我:什么机器?曰:花轮转呀转。我:花轮转呀转是什么意思呀?曰:轮髓、轮流、时间、轮回记忆。我:就像现在的光盘?曰:差不多。你们的小(存储量),我们的大。学者香雪 
   ·听着【夜读心经】,时而迷糊,时而又醒,一会儿也看到图像,但是不太清楚,我心里说:我知道你们都在我周围,能离我近点让我看清楚一点吗?
   长条的那端坐着一个骨瘦如柴披头散发,(吓我一跳)头发花白,脸很白,身穿浅白色衣服的老妇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我问她是谁?她说是妈祖的妈祖。我想,妈祖的妈祖是谁呢?怎么这种打扮?问她叫什么,她说叫白毛老怪。在桌子的另一面(不是和老妇人对着的那面)坐着一个黄头发黄脸黄衣服的老妇人,说叫黄毛老怪。我好像感觉一个是金狮一个是白虎......???
   我赶忙请白毛老怪和黄毛老怪。我说:有请妈祖的妈祖,请坐,二位老祖宗,请吃饺子(中午包的饺子),晚辈徒孙这厢有礼了!请问二位老祖宗,你们在上边叫什么名字呀?跟晚辈讲一讲吧!这时心里感觉白毛老怪说出:云霞天姥。但黄毛老怪没说叫什么。我问:云霞天姥那你们在哪层天呢?心里说:玉琼天。
   我:请云霞天姥说说黄毛老怪在上面叫什么名字呢?这时我发现黄毛老怪有胡须黄胡须,是个男的。云霞天姥说:他是你金须外公。我:请金须外公告诉我你的大名吧!听说你在上边过去也是赫赫有名的,也是谁也不怕的威风得很!这时心里说:金蝉(禅)老叟,天光天。学者花雨2009 61 
   ·魚鷹:羅剎朝聖時,想到吉秀說我是歸妹,那我想這一式羅剎朝聖,剛好就是羅剎女朝拜玄龍爺,然後看到圖像,就黑影子而已,一個男的一個女的背靠著背這樣子,然後我問是誰給的圖像?就沒有……
   顯君:呵呵,妳這個東西,他已經跟妳講妳悟錯了,羅剎朝聖不是羅剎女朝羅地爺,他已經給妳一個背對背。魚鷹:就是我悟錯才會背對背。顯君:一男一女背對背跟妳講,妳這個撞壁(台語),羅剎朝聖是羅地爺朝拜玄女娘娘。
   魚鷹:玄女?(很驚訝,本來一直認為的)。顯君:那差很遠。魚鷹:喔!忘了嘛!那三套。顯君:記得喔!羅剎朝聖是羅地爺抱著地球,朝聖,聖是九宮大日,那麼就是玄娘代表,所以羅剎朝聖是羅地爺,朝聖眾宮娘娘,不是羅剎女朝聖。
   (少玫在一旁笑翻了)魚鷹:差很多,馬上跟我講我悟錯。顯君:對,還不錯,很好勒,他還告訴妳,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是告訴妳不是妳想的,兩個背對背。
   少玫:那如果一男一女面對面就是對?(魚鷹:呵呵)顯君:背景不一樣,因為背對背就是北。魚鷹:對阿,我那時候有想說……
   二哥:面對面就是臼。魚鷹:臼。二哥:加兩支腳變成兒子。(眾笑)顯君:各有專長,呵呵。顯君:好來下一個來,咳,有人要講話來,有人來了,看看誰來了?雅麗:是羅地爺來了。
   眾:羅地爺好。顯君:羅地爺,趕快跟羅地爺道歉阿。魚鷹:羅地爺抱歉、抱歉,把你的故事那個……讀書不讀好,記錯。顯君:羅地爺說:不錯你心中有我才會朝我,為什麼要道歉呢?不是這樣道歉法。魚鷹:那要怎麼樣?
   顯君:應該講說:羅地爺來了,羅剎朝聖,我是羅剎女,這朝聖雖然是弄錯了,但是我很有心。魚鷹:對。顯君:硬坳也要坳到有情,心中都是羅地爺,朝拜都朝羅地爺。
   雅麗:他(羅地)說:牛頭不對馬嘴,然後他(羅地)顯了鱷魚嘴巴,半浮在水面,上面那個浮在水面。他(羅地)說:書讀也不讀,看也不看,笨ㄚ頭。魚鷹:改進。顯君:怎麼改進嘛?續情勒怎麼會,續情,曲上已經講了不要講對不起,跟他講就是我整天都想你嘛。魚鷹:就常常想羅地爺。顯君:情要人家教,就覺得有點尷尬。雅麗:他(羅地)說:言不由衷,然後還用手彈了彈袖子。
   魚鷹:這樣是什麼意思?說我碰風(台語;吹牛的意思)。魚鷹:請教羅地爺,彈袖子是什麼意思?雅麗:他(羅地)說:放風。魚鷹:放風。魚鷹:請羅地爺多講講。雅麗:然後他(羅地)眼睛一瞪說:講什麼?
   雅麗:他(羅地)說:我來給妳消遣的。魚鷹:沒有。顯君:道歉阿。請教羅地爺是怎麼樣放風?魚鷹:請教羅地爺……雅麗:然後就顯了一個風箏,線長長的就放上了天。就是一個風箏,一下子到了很高的地方(記錄到此,魚鷹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是酸也不是酸,淡淡的,想哭又沒哭,微微的甜甜的,接著哈欠~問是誰來了?沒反應,繼續記錄)線長長的,接著手一放,風箏就往高處一直飛,這樣的圖像。
   顯君:妳跟他講;羅地爺,你這個圖像,讓我想起了,遠古的時候,我就站在那高山上面,雪山上面……雅麗:然後羅地爺拿那個扇子,往你(顯君)額頭一打說:你是誰阿?(眾笑)顯君:羅剎女,咳,我是在教這些羅剎女要怎麼樣,我當時不在現場……
   雅麗:然後他(羅地)圖像一閃,他打的是你的額頭,可是你的頭沒有頭髮,是光頭。顯君:對,我是天龍軍,沒有頭髮。魚鷹:我不知道為什麼?聽羅地爺講風箏的圖像會想哭。雅麗:然後有一個就是魚鷹的樣子,她是小孩樣,然後就是躺臥在地板上,兩隻手杵著(雅麗做杵下巴的動作)說:喜歡聽羅地爺講故事。顯君:妳看那個音多會講話。雅麗:然後羅地爺說:起來起來,就拉著她(小魚鷹)就走了,就拉著妳的音,就走出去了。
   魚鷹:跟進。雅麗:然後妳的音就回頭看看妳,就給妳招招手(雅麗做招手的動作)。魚鷹:來了來了。顯君:這一句答的挺……雅麗:就這樣子的圖像。          
   ·凌晨在夢中有一夢境,大概記得說萬壽花,然後看見花的圖像,醒來時躺在床上想著有這樣的花嗎?
   **//可能是长寿花吧,欧美叫做圣诞花……S种了很多。2009.6.3
   自言自語的說是有花仙來呢?還是另有意思呢?感覺有一聲音蠻恰的說妳姑奶奶回來啦!我,趕忙說姑奶奶早安!她說還早,我還沒進門呢。我說,請姑奶奶報個名好嗎?叫我花漾。我說,花漾好,我們是什麼姻緣呀?花漾說,剛都說完了,好姊妹一場,不然今天饒不了妳。_阿英 
   ·月华学者——空处也含情-九龙女笑嘻嘻的说:早该请我了。我说:不是不请,主要是不敢请呀。九龙女:哎呀!谁也别说谁。我说:是是是,你喝茶。九龙女:你够专心的呀!我说:此话怎讲?九龙女:没什么------你听不懂呀?你事业的事呀!我看你呀就死了那条心吧!玩玩就行了。我说:好!
   九龙女:要想名呀!流芳百世,就往雅上去。要想求利,就往平上去。我说:你看看我走哪条路呀?九龙女往椅子上一坐,说:就娱乐娱乐,轻松一下就行了。我说:好!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九龙女:你若是早请我呀,早放心了。我说:好呀!以后天天请你。她一笑说:那好呀,妈祖那边也就好交代了。其实呢我知道你呢爱面子,说你几下又怎么了?该请安还是要请安的。不理你你也要去请安。我说:是。九龙女:其实呀,是你不理我们。
   我看见天哥在她身后屁颠屁颠的。天哥:回来就回来了,哪那么多讲究?回来了,名也就消失了。我说:是。天哥:大同世界本大同嘛!来一时去一时,空空荡荡,名消利空。九龙女说:这样我们一家就算重聚了。你也别乱跑了,静下来默然归就好了。以后的事我们都安排好了。我说:我听你们的安排就是了。九龙女:是呀!月是大家的。只要丰聚,终归团圆。
   我刚才上香时未念叨妈祖,这时想起来了,这时花仙说:现在念叨也不晚。我说:是呀!请妈祖来喝茶。感觉妈祖没来,但有感觉来了。
   妈祖说:真亦假,假亦真。当你认为假的时,里面含真。当你认为真时,里面含假。我说:请你说说。妈祖坐在龙椅上。她身边的黄衣女仙说:你来了?我说:你是……小皇姑?她淡然一笑说:都过去了。你还是叫我亦真吧。(伊真?)我说:亦真。我说:给妈祖请安。妈祖摆了一下手,示意我立在一边。
   亦真身着姓黄色的衣裙,头发蓬松的发髻,一付贵妇的高贵模样。亦真:空处也含情,也有花香。看着你的心,你的脸,你的一切。我说:说说以前的事吧!显示一片花园,一条小河。
   她象个十六七的姑娘,和一位少年仔戏水。把脚放在水里,坐在一块石头上。它为少年擦擦脸上的汗,轻声说:郎情妾意为君空。然后,显出天哥的图像,二目圆睁,在看嫦娥,然后,看到他被抛了下去。
   亦真说:我俩的情你都忘了……还忘不了嫦娥。我说:没…….有情不会白白付出的。亦真说:回来吧!我要你三千君丝,明月亦燃。我说:好。亦真:根归根,土归土。你还记得那句:观音土下归吗?水尽上梁山,空出系明月,妾心难离枝。我说:嗯,知道了。亦真:也难为我相夫教子了。我说:教子?亦真:夫如子呀。你还不明白?还要狠心无情呀!当年你去寻嫦娥,我没有拦着,待你归来,花圆月好。现在你也明白了,终是一场梦,一场空,就应该收心止水,尘封缘随。我说:好。亦真:放下了,才会轻松。一感到沉重就是又挑起来了。一身轻,无牵无挂,自然行就月尽天涯了。她说完-----要走了?我说:你常来呀! 
亦真:来了就不走了。我说:好呀。
   妈祖:我把她交给你了。我说:嗯,好的。看到九龙女在一边说:总算没白费我这个姐姐的一片苦心。花仙说:终是归-------尽终吧。
   九玄娘来了。她身着玄黑色的夜行衣。衣服上是旧式的盘式搭扣。有一种向前冲的的感觉,象是痴羞女。她轻轻的转身,有种曼妙的光明。然后,出现了一轮巨日,日中有一个人,白发飘飘。好像说是盘古。他整个人呈字形。整个图像像动画片的感觉。他变成了一个大狮子,在大日中走来走去。后来,大日变成了大月。狮子站在一块巨石上,仰头向天吼啸。
   有人说:醉归……不醉不归。归来者皆是醉人,千古醉人。我说:为什么说是醉人呀?答曰:天边寻法皆是醉人。我说:你显个像吧。是一个男声,是一位老者。道家打扮,白须白发,盘腿坐在那里。脸红红的。他用手一甩拂尘。旁边有只仙鹤静静地立着。旁边是古树松风,海涛阵阵从远处传来。
   我说:你是太乙真人!受我一拜。只见一个小童子模样的我,单腿跪下,双手相抱,高高的举过头顶。太乙一甩拂尘,曰:修行是真,情真意切。修行是苦,苦中作乐…….用三生三世的苦,还我生生世世的相依。我感到后半句换人了。回头一望,正是月霞仙子。我说:月霞仙子好。月霞:来看看你。我说:好呀!你喝茶。月霞仙子一付比丘尼的打扮。哦,是道姑吧!(我分不清,留着发,衣服是一块一块的百衲衣)她手里也拿了个拂尘。
   月霞一甩拂尘说:真空妙行,比世无双。修行是宝,在于静能修慧,动能修身。我说:下来做呀!她飘飘落了下来。静静地立着,打了一个单掌礼。我连忙也学着来了个单掌礼。她笑嘻嘻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说:你呀!就是看重这些…….你看看我的手。她把手伸出来,手掌很白皙。手心里有团白色的亮团,另一只手里是紫黑色的亮团。
   她说:双手合十,情深依旧。我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呀?月霞:飘呀!就这么来回的飘,东家走走,西家看看。图像:她在空中飘,背景是黑色的宇宙,还有星星从他身边飘过。月霞:你的天哥,他好苦。我也是寻他。天哥飘过来说:河中巡游,浪里飞花。他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月霞:明明可得,处处追寻。图像:她们一起驾着小舟,在天河里漂游。月霞说:妹妹做桨哥作身,慢慢划来轻声叹。我说:你们这是在哪里呀?他们说:九宫苑,情天河。我说:我都分不清你们的时空了。是现在呀还是以前呀?月霞:尽虚空,遍法界。有说什么虚空前程。我说:那你们怎么……
   月霞:轻移莲花步,走上碧云梢。我们以无换无,以空换空,以情付情。她一甩拂尘,意为要走了。我说:再坐会吧!她静静的坐在一边。
   西洋女王来了。我说:西姆好!西洋女王哼了一声说:要不是我拉你,你早就被哪个狐狸精给勾跑了。你还是安分守己吧。我说:是,好的。西洋女王: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优点。要大要小,悉听君便。桥头上不挂明月,溪水里映不出故人。成月要是团团中圆。我说:请女王喝茶。
   (打字时感到当时自己老是转话题,对她们说的话回避)
   西洋女王说:废呀!我说:对不起我错了。让你费心了。西洋女王:不是我费心你费时,而是川西下葬川东下家。我说:你说的是-----轮回?西洋女王:为生死奔波。
   然后,好像是结束了。大家都站了起来,热热闹闹的象下课放学。花仙说:舒服死了。我说:什么舒服死了?小玉:看着舒服。小清:一起舒服,合就是舒服。 
   ·笑雪这几天也许是得了恐珠症?正所谓怕什么有什么,想什么观什么。最近观中总是提到什么。何必躺这个浑水呢?还是在作怪!写到这里,心已坦然。
   晚上入静后出现心语:天龙?天史?天钩?天光照下来。我:这么多关于的内容,请讲讲吧!
   心语:轿边人,天边戏。把轿上,入了戏。我:那我现在是轿边人吗?心语:嗯。我:心情不好。心语:心情不好是入了戏,入了天戏就不会这样了。
   我:请问什么是天戏?能具体说说吗?心语:实践里面的叠速问题是最难的题。我:请问说话的是谁?心语回答:花花。我:花花【是位上管带】好!你辛苦了!请继续说说这个叠速
   花花:叠速就是叠加起来的速度,只能初步认识它,并不能体验它。我:类似于物理学上加速度吧?花花:远比那复杂。难就难在无法实践,这是走时候的事情。我:可以大概的了解一下。
   静坐时候听到梁姐声音:我们怎么没有自信?我:那就要找回自信。梁姐声音:找回自信很关键也很重要。我:的确是这样。
   后心语:月落乌啼,孤掌难鸣。
   不知怎么又想到了杏子的点评,此时心语:这一集是若有所思,若有所指。我:请说说什么?又什么?心语:思------思前想后;指-----指东话西。我:为何要这样?心语回答:做个总结。有的学人不经说,所以就要指东话西。前面说的虚空的是针对后面的而言。我:那是一种什么关系?回答:正反,阴阳,黑白关系。
   此时又心语:东海所生,东海所养。东方之珠,闪耀光芒。我:请问说话的是谁?回答:借腹生子,借子还魂。----重振山河待后生。泪珠?明珠?-----成全哪一个?长久的观记可以冷暖自知,咸淡自调。真珠?假珠?-----自有特点,师心中有数。我:请问有什么特点?心语回答:半隐半现,犹抱琵琶半遮面。这锅盖不能接早了。我:请问为什么?回答:揭的早了------不熟。揭的晚了------错机。我:有道理。心语:无言------就是无心,无形的去看有形,但是又得不出个结论,说不出个所以然。笑雪 
 


百花开情1-23~1-27←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虚空依旧》2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