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22

百花开情1-13~1-16

花仙说,唱得好,可以问问是谁给你的唱歌的感觉?不能总是不知道,不能总是只说不做。
 
百花开情1-13
(狗妹:突然,昨晚的油灯笼又出现了,他接着唱说:满山坑古尽花容,不要摘,别管采,随我往前行。我说:谢谢油灯笼……突然我也不知为何跟着这样唱着:花为情而开,望日追风去。2010-3-21
【小小:花仙说,唱得好,可以问问是谁给你的唱歌的感觉?不能总是不知道,不能总是只说不做。2010-3-23
飞狐:青娘说:过程因为有我,我就是井。狗妹:啊!这样明白了。我又问,我要如何才能到达塔上那朵花?有人说,系情聚花园。那个“园”字,后边又给了一个“缘”。然后听到有人答腔说:九拐十八弯,登顶!我问,九拐十八弯指的是曲行吗?(狗妹:有个小花仙看到这一段,哼了一声说:臭美。2010-3-21
【小草:为何花仙说臭美?因为你还是在关注你那个我想的种种问题——追我。为什么不问问说话者是何人,说的话又是何意呢?——追风。2010-3-23
飞狐:青娘说:人我绕。狗妹:嗯,我自己觉得好像应该是那些拥簇的花,就是我要去系的情。飞狐:还是问虚空吧?狗妹:我问这样理解对吗?(狗妹:看到这里自己也觉得不知道是哪里怪,美菊答声说:妳可成了花仙了啊妳?2010-3-21
狗妹:有人说还差得远,再解。我现在问不到,可是感觉她们一只只眼睛都看着我。有种众目睽睽的感觉。飞狐:你可以请问那位说你差得远的虚空缘?她是谁呢?
狗妹:妳这么一问,原来是小天姐说的。她哼一声说:就是本姑娘。请问姐姐,差得远是什么意思?飞狐:她说:是说你的人我重,不解虚空意!狗妹:请姐姐教教。飞狐:她说:今天拿真板子来了!狗妹:呃?昨天吃糖今天吃板子?
【小草:又是你那个我的理解,为什么不直接问什么是真板子呢?自以为是!2010-3-23
飞狐:她右手拿着一根薄薄的木片,就像戒尺那样,一下下敲着自己的左手。她说:还怕敲不死你?!狗妹:好像正在考试中。狗妹受教。请问姐姐,那个虚空意是什么意思?然后听见有个声音悄悄的说:狗妹死定了!狗妹问那位发声的缘,教教狗妹吧?!可是感觉没人敢说话?飞狐:问问她们为什么不敢说话?狗妹:她们不发话,但是给我一个图像。那个图像是:家仙一个个的,一个接着一个像接麻绳那样往天上去,看不到顶。然后看见狗妹挨着她们,慢慢往上爬。
【小草:花仙说,这个就是踩花登道。2010-3-23
狗妹:我问这是什么意思?美菊叹一口气说:靠我们。……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问下去……飞狐:你问问她们,她们不敢说话是不是因为你不去挨她们,靠她们?狗妹:妳这样问的时候,美菊答话说:那段话得是妳(狗妹)自己答,我们无法为妳做主。然后虚空有个人说:表意,表情,表心。
【小草:就是说的你不主动去亲近她们……高位我大!比如,怎么不去问问说话的这位虚空缘是谁呢?2010-3-23
狗妹:我说我明白要登顶得放掉我……可很多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我跑了出来。这可怎么办?有人在旁边唱着歌:听我唱,听我讲,妳看戏尽管记,我说东妳尽管东,我唱西,妳尽管西里去。唱歌的人是一个男性的声音。我说喔。
【小小:这位唱歌的又是谁呢?为什么不问问所唱何意?花仙说,哎呀呀!怎么碰上这么一只大笨鸭?!又一位花仙说,不仅是笨,而且肥!2010-3-23
飞狐:花仙说:你说我。就是说你说的那个“喔”就是我。狗妹:啊……?飞狐:她说你像是领导在听下属作报告。她不报名,说是怕你以后找她。完毕。狗妹:别这样,我改。我听妳(花仙)的。飞狐:她说,那你看你这个“喔”应该怎么改?狗妹:从对话改。【小小:这句说得好。2010-3-23
狗妹:我应该要说,明白,谢谢虚空缘的教导,请再多教教狗妹。【小小:这句就差了……还是个虚情假意……2010-3-23
(狗妹:看這一段時,有個聲音說,還不夠,話是長了,可是沒情。我問是誰?請報個名。只聽見她說,有情再報!我說:一定唷!我繼續學習。2010-3-21)
【小小:还是个我大!若是真有情,就不会赶紧追问——怎样才能有情呢?2010-3-23
 
百花开情1-14
飞狐:你可以随时问问虚空她们的意思,你这样改她们觉得怎么样?狗妹: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她们总是说了两句就不跟我说了,原来是我的态度。请问花姐,我这样理解对不对呢?花姐说:一丁点。美菊看不下去的跳出来说:家人情,烟火花。妳的情像是熄灭的火,煽也煽不动。【小草:这就是虚空的情带……指出了狗妹的病根——无情。小小:有我。2010-3-23
狗妹:我问如何让火不要熄灭呢?美菊:追问意即追情。又说:可是妳总是自己把火给浇熄,就像妳刚刚的“喔”。无情不聚!飞狐:花仙说,给你的一个个图像,就像是一个个火种,都是在帮你点火。可是你不知道追问,只会说——喔,嗯,懂了,知道了,明白了……花仙说:其实你什么都不懂……狗妹:我得从追问下手了,狗妹经常抓破了头,不知道怎问的好。飞狐:好的,比如先前你听到一个男声在唱歌,你就应该追问他是谁,追问他唱的歌是什么意思……狗妹:妳这样说,我发现我真的很猪头,就是追着他问。现在还可以问吗?因为以为机失不再,结果又变成继续等讯息,可是往往等不到……飞狐:随时都可以问呀。狗妹:那我继续追,谢谢飞狐。请问唱歌的男子,请问你是谁?可否报个名,让狗妹记住您。
狗妹:我这一问,便看见一个男子了,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是(一時形容不出來)有点布衣蓝缕那样,然后他说他是卖油的。(狗妹:行观时不知该如何形容,在整理时,把画面补齐。2010-3-21
飞狐:那就整理时形容,先顺着感觉观,打字。狗妹:我再问他给个名,他说油灯笼。我好奇问他,油灯笼不像是个名字,是不是有意义呢?他呵呵笑着说,卖油点灯。我问怎么个卖油点灯?他说:给他油钱,他帮我点灯。我问他,怎么给他油钱呢?他说,油腔滑调。我说:啊???油腔滑调不是不正经吗?【小小:又是个自以为是!还是在问我。直接问什么是“油腔滑调”则是问天。2010-3-23
他说:妳就是太正经了,轻松不起来,所以卡油,润滑不起来。我说,我好像有点懂了……【小小:不轻松就是因为放不下我……小草:这个狗妹好像没有不懂的时候?2010-3-23
狗妹:我又问他,那灯笼呢?他说,随我唱,我帮妳点灯行路。【小草:花仙说,先不要高兴太早……帮你点灯行路是有条件的——随风行,随天唱。你若还是个随我行……没戏!2010-3-23
飞狐:玄龙说:他(那个自称油灯笼的)就是你的灯笼。狗妹:哈哈哈!!!老爸好!!!【小小:一有我爸就把虚空忘了!无情!2010-3-23
飞狐:你若是还在观就继续观你的。狗妹:刚刚之前有补一句话说:一搭一唱。【小草:刚刚之前是什么时候?行观时来不及说,整理时应该补上……心还是没放在虚空上。2010-3-23
狗妹:我好像懂了刚刚花姐说的话了,原来追情是这样的啊,原来我追了就可以渐渐知道。谢谢老爸,狗妹每天学你油!这样讲对吗?飞狐:啊……我没弄懂什么叫学你油?(狗妹:整理这边时,才知道是狗妹误认为油灯笼就是玄龙。2010-3-21【小小:我一冒就乱套!2010-3-23
狗妹:我的意思是润滑油。因为不知追问,所以卡住,那个情应该就是润滑油,可以往前。刚刚我说学老爸油,看见青娘好像说了句:没正经。【小草:花仙说,正经是心经。2010-3-23
 
百花开情1-15
飞狐:我想,玄龙告诉你这句,是不是让你追着那个油灯笼不放呢?因为他是你的灯笼呀?狗妹:对不起,我岔开了,我应该再继续追问老爸。请问老爸,我应该要追着那灯笼对不对?有个图像出现,原本眼前暗暗的路,突然前面的灯全打开了,一盏又一盏,就像夜里的万家灯火。老爸说:随灯行,一路飞舞伴随夜歌行。我说,好,紧跟着灯笼往前行。这时我似乎看见旁边的家仙们还有天姐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狗妹:我自己也感觉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在那空空的夜里,我听见有人说:不要怕,不要慌……我问是谁说的话?请报个名。有人说:空明。我问这空明是名字吗?他说非也。我再问他,那空明是什么意思?
飞狐:我这边他说:不空不明,空空自明。你继续观你的,观完了再看我的。狗妹:他说,空我日月明。飞狐:我看见一位风采神俊的白衣和尚在空中垂目打坐,一手合十,一手拿着串佛珠,给人清净安宁的感觉。我问他是谁?他说可以算是大颠。我问什么叫做可以算是?他说他是大颠的前世。我请他再说说话,问他那一世他是谁?他说无明。又说,无名小卒。他指着狗妹说:那个狗妹是个虚空。我问什么叫虚空?他说空虚。因为你(狗妹)身边的虚空是空的,没人。
我问,如何才能让狗妹身边有人?他右手拿一拂尘朝狗妹那儿一甩,说:让她自行。说完腾空而去。他又在远处回头说:这段对话是给狗妹一个典范。教她如何自行。我赶紧问他,请问您与狗妹……?他说,(狗妹)是我弟子。他腾空而去时我看见他是赤脚的,右脚腕上有串佛珠。我问脚上串佛珠何意?他说,行佛。又说,行佛道。
【小草:自行,行什么?行佛,行佛道。而不是行我道。2010-3-23
狗妹:师父好!狗妹会记住今天的典范,每日好好自行。天姐一旁说:教案。飞狐:你那边刚才有请他说话吗?狗妹:没,本想问,可是看妳一直打,我就一直看。说他腾空而去,我就不知道还可以问……飞狐:没关系,你试试请他,比如他对你说的那句话——空我日月明,什么意思呢?或者随便请他说什么都好。狗妹:我还以为他不管我走了……【小小:又是个我以为!2010-3-23
狗妹:请问师父,狗妹自行的这一段,是否指我这个空,是个无情空?因为稍早,您说空我日月明,您又说我是空虚,因为无情所以空虚吗?感觉他在隐处回答说:想想妳爹给的机。我说:从追情下手。他没答腔。【小草:因为你问的都是那个我想,他若应你,就又是在顺你那个我了。2010-3-23
狗妹:我再问,行佛道是什么意思?【小草:此问方是顺天。2010-3-23
狗妹:他给了个图像,是那双挂着佛珠的赤脚,只看到那双脚一直往前走着……我问,是否是跟着走?只见出现另一个图像,是我穿着鞋,那鞋像是千斤重,我像是举步维艰。有人在一旁说:脱鞋!脱鞋!又有人说,铐脚炼。我问铐上脚链不就被绑住了吗?【小小:又是个我想!这个有人、又有人分别是谁?脱鞋和铐脚链又是何意?2010-3-23
 
百花开情1-16
百花开情1-16
狗妹:有人说是珠链。我说好难懂,请再教教狗妹,请问说话的人是谁?有人说:美珠。我请美珠教教狗妹,那珠链是何意?她说,串串珠,串串情,妳要跟他走,先把珠串起。我问她怎么把珠串起?她说寻珠。我问她这珠怎么寻?她说遍地满珠情。最后一个字好像是情,没听明白。飞狐:嗯。
狗妹:她补了两个字,天珠。身旁美菊看我像是一头雾水一样,补两个字给我:天情。珠即是情。我说,谢谢美菊搭情。【小小:她搭情,你上不上情?不懂怎么不接着问呢?是不是又自以为懂了?2010-3-23
狗妹:我现在这边没感觉了……只是感觉头好胀。肩膀很重。我看了看,觉得头顶像是一团发光的雾压在我头顶上,有一双大大的手,左右压在我左右肩,双手一把抓住左右肩,然后狠狠将我拉起。那双手像是男性的手,粗壮有力。突然觉得头也不重了。我问那双手是谁的手?只见,油灯笼又出现了,他说:走吧。我说,好,跟爹走。没了。【小小:虚空还是在说狗妹不走。小草:狗妹还是只会嘴上走。2010-3-23
飞狐:油灯笼是你爹呀?狗妹:觉得他是啊。飞狐:哦,好的。我好像没看到你写了这个感觉,所以问一下。狗妹:前面有叫他爹。飞狐:哦,我以为你那是在叫玄龙呢。狗妹:呃??我搞错了吗??我糊涂了……【小小:花仙说,确实糊涂……我糊涂……我错。2010-3-23
飞狐:又看见那位无明大师了,他显出空中合十打坐的图,合十的双掌中夹着一支竖着的莲花。他是给你的图,他让你继续观花。莲花是盛开的。狗妹:好。我问这支莲花是代表什么意思?他说青莲不染。又说,不妖不媚不惑。他又给了三个字,心中莲。中间有一个图像,那支双掌中竖着的莲花一瞬间插到我心中。那枝插进心里的莲花,花瓣边洒着沁凉的光芒。然后有一支纤细白皙的手,洒了雨露在那花上,我问这图像是什么意思?答曰:滋润。有人又说:心中有情,百花盛开。雨露有情,……后边没接到。飞狐:我这边接着说:天情依旧。【小小:花仙说,百花开情……就是在等这一位位落花(指学者)去开心中情,而天情——依旧依旧……大门长倚。2010-3-23
狗妹:我问说话的人是谁?飞狐:是一位白衣女子笑着接话的。狗妹:请问白衣女子是哪位?请给个名,让狗妹记住您的情。我这边看到显著妳(飞狐)的影像。飞狐:好的,你接着和她说话。狗妹:我说,心月狐姨娘好。【小小: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图像就是心月狐的?是内心感觉的,还是问出来的,还是自己以为的?应该记写清楚。你不写出来,让聊天的对方如何知道你的感觉呢?那就又是我糊涂,我错。2010-3-23
狗妹:我问心月狐姨娘,那图像是不是教导狗妹心中要经常保持着虚空情?她说,还少一样。我再问,是不是心中要抱持着无我,情自在?她说,还差一点。【小小:还是老毛病,总怕自己的我表现不出来。怎么就不能直接问——还少哪一样?还差哪一点?2010-3-23
狗妹:美菊在一旁憋不住似的,问说:妳把我们放在哪了?【小小:你把虚空放在哪了?2010-3-23
我说,喔喔喔!!对了。我说,差那一点,是不是就是我随时都要跟家仙们,虚空缘追情?【小小:“是不是就是我……”?花仙说,就是我。2010-3-23
心月狐:合在一起,莲花永盛开,纯情永依旧。狗妹:这一课实在是好不容易……谢谢心月狐姨娘,今天的课狗妹会记住不忘,每天练习。只见她,笑而不答。这时我要怎么办?要问姨娘为何不答吗?急死人了……【小草:还是虚情假意……你连这一课教的是什么都还没弄明白,又是每天练习什么?练习你那个我吗?2010-3-23
飞狐:呵呵,她们没走,你又不知道说什么,那就直接再请她们说话吧。或者是随便问什么都可以。(狗妹:整理时看到这儿,狗妹身边挤着一堆家仙嚷嚷说到:急死人了,我们是急着想要接上缘,妳是傻呼呼的大盆子,也不看看是谁在,请她们说说话,再把情系上去。我说,下次改进,你们也教教我怎么学问话。2010-3-21
 
 


百花开情1-9~1-1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百花开情1-17~1-2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