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12

踏着佛法-续18~20

S说,把修行溶入生活——不应该是口头禅,与虚空相应——不应该把修行与生活对立或者是割裂,应该是溶合,融为一体。

S说,相应为如同自家人时就不存在什么求的问题了,这与一些人是以求为目的以相应为手段是有本质差异的。这个一些人是利用虚空……差异是心不同——不是同济,尽管是同舟。

 
踏着佛法-18
 
踏着佛法-18
小小:飞狐终于多少放下一些自以为是的架子了,终于心悦诚服的知道事事请教小花仙了。那是……小花仙指点她怎样炒菜、怎样美容,以及怎样挑选护肤品等等等等。飞狐致谢小花仙时——小花仙说,同济共舟。
飞狐问,人们习惯上说是同舟共济,你们为什么说同济共舟呢?小花仙说,只有同济才能共舟。飞狐问S为什么?S说,同济的人是心共舟,而同舟的人未必同济,目的地不同,心的取向、趣向就会不同。飞狐问,为什么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你强调让我去问小花仙呢?S说,把修行溶入生活——不应该是口头禅,与虚空相应——不应该把修行与生活对立或者是割裂,应该是溶合,融为一体。飞狐问,那样会不会是有求呢?S说,相应为如同自家人时就不存在什么求的问题了,这与一些人是以求为目的以相应为手段是有本质差异的。这个一些人是利用虚空……差异是心不同——不是同济,尽管是同舟。
2009/12/21
 
 
踏着佛法-19
 
踏着佛法-19
您好!抖胆一问:杨杨的天姐带上“三套车”,是否有资格下嫁(  )?——我不清楚括号内的虚空人物是谁,等信儿……觅古情的杨杨 2009 12 24
 
杏子回复——才刚虚空她们让这个杨杨一定要立足于行观,把那些想法、论法都放下,但去行法……
小小:这个行法是观行,大行就是大观。
杏子:她们说,主持人跟行观人在一起——这个主持人(亦即正常人、仲裁人)要(借助众多行观人的优势)自己一定要努力入观……
小小:机……众多行观人提供的机,不要坐失良机。
杏子:她们又说——不要因为强调行观,强调搭把手就走回原来的老路——在虚空梦幻中去满足自己的人我。入观的学者更不要自以为是救世主,自以为对……那就又不知弯去何方。
她们说——双刃剑……就是说,你在协助别人入观的同时,自己也在深入。所以说协助别人入观的行观者并不是单纯的施舍,也是在利用求观人这个机与会——自己历练提高。
小小:杨杨、笑脸等等的“圈子”——S把圈子叫做烧饼,她们接的第一单生意是那个小屁孩……如果你是笑脸杨杨等等——如何回答呢?比如说……
小屁孩:请问——我是不是哪吒呀,能不能帮我问问?
小草:问你妈去!!!小小:什么意思?杏子:入观……
2009/12/24
 
 
踏着佛法-20
 
踏着佛法-20
觅古小组请……给小组提些建议。我们想把观记发给你们过目,这样可以吗?杨杨:问问S,大伙今后用个什么样的形式搭手?这时隐曰:搭手照旧,演变活路。杨杨:如何演变活路?隐曰:观与参并列行。杨杨:茉莉再问问,杨杨怎么走。隐曰:打灯笼照旧往前行。杨杨:茉莉把刚才的观记整理一下。
隐曰:听!鸟叫了!2009-12-24
 
20091224日在位上静静滴与天姐沟通……嘉宝:如果每个地方都是一个烧饼(圈子),那要打破这个圈子,不是会有很多问题出现吗?
天姐:记住,交流时不要做说客!(当时的感觉是不要强迫别人来接受自己的观点);用行来做;碰到一个困难克服一个困难,才能提高。
嘉宝:哦……少说多行。天姐:犹如慈禧封锁(闭)国门,是永远进步不了,改革开放有利有弊,扬长避短,发扬光大。
1225日上午仔细看了一遍《踏着佛法行19》,又找到觅古觅情《同济共舟》的观记看了一遍,正要回贴子,马上被天姐叫停!
天姐:学习他们的团队精神!嘉宝:啊?天姐:和我抱团!嘉宝:噢……
天姐:与君共眠雀儿飞。嘉宝:姐姐为什么叫懂晚?是说我懂得太晚了吗?
天姐:抱我才叫明,不抱我叫无明,懂了吗?嘉宝:懂了……天姐:懂了就不晚了……
 
我是一个初学者,是在同修航行的指导下学习约有一年时间。我每次练习九阳和九阴都会像半自动地去做套路,而且每次行功完了都会自发做一些动作(是没加任何意识的动作)。这些自发动作有出拳,剑指挥舞,出掌等套路一样的,还有往自己身上拍打,点穴等动作,一般自发十几分钟就自动收功。随着行功的日子加长,感觉隐态宇宙生灵的存在是真实不虚。但是我看不见也听不到什么,只是感觉到她们的存在。自己也试着心语相问但毫无结果,虽这样自己也深信不疑……
直到今年8月份自己试着进行观香一个月——也没啥反应,但自己一有时间就继续行功。从前天行功完毕后自发唱歌,不唱的话心中觉得郁闷。那调子自己没听过,歌词断断续续有这些:“啊妈在哪里?,儿啊,女啊我到处流浪……”
我心语问:“请问你是谁?报个名吧”。自答(从下丹田吐气发音):“我是千”。我问:“你叫千千”?没回应,我再对之问:“我立昆仑时,你来报名好吗?”自答:“好”,问答后自动收功,睁眼走出功态。
(这样的自发首次出现,很是意外!)今天练完九阳和九阴后——是自发拍打腹部,拍完舒服,但没自睁眼,我意识到自发没完……稍等片刻就普通话自唱起来了:“我和你一样,同一样,是一家人”。
我赶紧问:“你叫什么?请报个名。”自发答:“我是千”(普通话)。可是我听不明白,自答得发音不准。我继续再问:“请问你叫什么?”突然用广东话自答:“我是姐”。我说:“你叫姐啊,那我以后写这名字了,我现在没立昆仑位,以后立了昆仑位你也上去好吗?”自答:“好。”我又问:“我是哪个战团的?你从哪来的?”这时语气很不高兴的自回答:“不知道不知道。”
我继续问这问题,感觉自己左耳根像被扯住向下拉,头麻,心有些郁闷。
自答(语气很不高兴,还带教训的语调)说:“不知道,不要问,就这样,就是这样,不知道,就这样。”我没再问了,少刻自发哭泣起来,我这时心态就像个旁观者看着另一个人在哭泣一样,过了一会儿自发没哭了,自发哼起调子来,调子轻松心里没郁闷了。我心语说,今天聊到这儿吧,下次再交流。这时我自发走出功态慢慢睁开双眼。
我去问航行:“这个事很像民间女巫,我是否被附体了?”他说:“这应该是我的阴魂。”
 
昨天是平安夜突然听到家里的电话响了——小文她,我被那个叫白云的仙和黄狼折得快不行了……我立秋安慰她:先乱方寸,住自己的心,虚空害不了你,是你自我意的幻化,属心上的原因,“如履薄冰”——就是通灵段是很危的,自己的心能否把握住是不走偏的根本,平静的心决定一切,学会若即若离,自己做自己的主。另外你可以着天狼兄的那个方法念身咒理一下。
小文:我试过是不行,不管用。我:那就念心经给听或者学着去包容她。小文:念了也没有用,我身虚的害,,信也写不了了。白云你立秋常写记录所以S写信,她就听S的……
于是我立秋在电话里借着小文的传话跟白云(隐界)沟通了一下:你和小文的事情也是属于问题,建议还是本着尊重史,兼顾现实的原,相信小文会妥善理的……
小文:白云想去S那里,黄狼不去,就在我儿呆着收拾我。
我:小文已经给S写信了,去S位的事情那予关照的。问问黄狼什么意?小文:我跟你一打电话她就跑了,白云在听你呢,说让你做个见证我一天三次香,每次七根,我吃什么她吃什么,她做通黄狼的工作不再折我了。我:呵呵,好的,我可以做个见证。小文:好了,舒服多了,问题解决了!打你休息了。
放下电话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不知何手机振来,一看时间204没有接着就挂断了,但是被吵醒了,是小文打来的,真是—— 半夜“机”叫啊。早6点多小文来电话说,她卦了……S音来了就等着你S写信明一下我的情况是否属呢……我听完真是哭笑不得。
早晨去上班在公上我接到春生打来的电话:我在小文家呢,凌晨三点半小文我打电话让过来,一会儿她人又打电话让来。我看到小文在位前站着着香,这样?她说隐这样,我看到供桌上的柿子也插着香,感小文受控于人了,是她心上的问题这样下去会出偏的……
想到昨晚的半夜电话以及最近几天小文我打电话请S写信的事情,突然感小文在心和人我意方面的问题较重了,心把握不好会有走火入魔的危,小文才40恳请众同修一起搭手帮小文想想法吧。又S和各位同修家人添麻了。立秋 20091225日中午
 
小文:这个白云仙师说让我报名……还诚心说错不让报对,那个黄狼又回来在吃我的能量。这些白云都看着呢,现在身体愈来愈虚弱。今天我的缘说我选错了二管带白云。本想让白云仙师协助胡兰的。现在位上的缘都是她的了,她自己说。我自己的缘都跑了也是她说的。她说:她给打跑了。有人说:是木青莲让他们在我的身上折腾的。学者小文——Jiewen wang发件
原来她们在吃我的能量呢,小文实在不行了救救我吧。白云仙师:我妈就是她吃一口,妈妈那个地方就没命了。还不让我说错话,否则就结怨。
小文该怎么办,快帮帮小文吧。小文这几天看到的一些幻像和身体的痛苦都是这个黄狼和白云弄的。现在白云说那个胡兰也不帮你——她就知道睡觉,也不帮你知道吗,她就在这吃能量,吃够了就走你都不知道呢。她说一看你给师写信她就跑了。这个白云又说:现在他往我家那位身上放了一个东西。那个黄狼现在往我的下身放了一个东西。小文现在痛苦不堪。快来帮帮小文吧。小文刚开始很贪吧,所以才会这样吧。白云还不让我听带子,她说:听,就折腾我家那位去。
现在那个白云狐仙说:我儿子回来周末他就开始治我儿子,我说他们这两天怎么不让我上网看资料和练功呢。弄得我也没心思练功了。是呀快来救救小文吧。那个白云狐仙又说她是我妈的恶缘。只有我来偿还了。她现在往我身上放了东西。是呀小文可该怎么办呀。
这是小文刚从身体左侧腹部听到的声音:我叫黄英杰,黄鼠狼。你又冷了,你报的仙都是我弄的,都是假的你都不知道呢,他们太苦了,也不敢说话来告诉你,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他说:那就好了,你投降了吧。你跟S说我要去清潭,他得放行,否则你就没命了。哈哈,你服了吧!我竟折腾你家人你知道吗。我问什么时候呀。他说昨天。
他又说他是从蕙兰家来的,他说每天都来找小文的。
原来小文这几天的幻像都是黄英杰在跟我这里捣乱。否则他说就得让我死。请快帮帮小文吧,我这会儿总是一阵阵冷的一阵热的。他还说你今天立位都是白云的仙。那个胡兰让她(白云)打跑了。胡兰很生你的气,不听她的话就倒霉。她说你家的位很乱你都不知道呢,师也不知道呢。都是我和白云弄的还有你自己的——你总是胡报,因为白云给你胡报你都不知道呀。你是个小傻子你知道吗。那个胡兰也让我打跑了,你就活该倒霉吧。
他还说:胡兰也不行,他是你妈的缘不能做管带。你妈妈早死了,那个大凌兰就是你妈,就是胡兰妈你知道吗。所以你的位不行我得走了,胡兰也走了。白云开始治你了,现在就是她的了。你看你现在身体的跟我治你的不一样吧,她是你的恶缘,你的身体这样都是她弄的,你知道吗。早在很多年以前她就是你缘,就开始治你了,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呢。
那个白云说除非我死或者师来看怎么办——他就投降。
今天白云叫一个鼠仙帮我报的名。我今天说让她做二管带帮助胡兰的,她就报了很多的缘。现在她(白云)在我心窝那呢,她说在这舒服还能吃能量。她还说我妈就是她给弄死的,现在就开始折腾我了。学者Jiewen wang发件
 
1225日——小文和麗娜……麗娜和天狼星通話時,把小文給加上去,不久小文上線,以下小文以寂靜稱呼,小文就是寂静。
麗娜:寂靜,剛天狼星說到你,你順了,是好事,很為你高興。一心不能二用,我想全心聽你說。小文的困擾我們都理解。多和她們說話,了解她們的需要,不要聽外面的說法,因為聽多了,心更亂.....
寂静:师在呢。麗娜:是的。月下行。寂静:行。麗娜:行就是觀,和她們說話。寂静:师在呢。我身边。你来么?不等家仙。我在师边呢。你放心吧。告诉大家吧。麗娜:師在我家,這個師,是你的自。要向他學習。
寂静:好!麗娜:希望能多聊聊。寂静:师说不见。麗娜:觀中見。
寂静:很清醒。放心吧。师在我家呢。你还不放心么!麗娜:放心,可以聊了。寂静:师不让聊!麗娜:為何?請他說。寂静:妮子自回吧!
麗娜:小妮子給師問好。寂静:好。回家吃饭!麗娜:給師送個甜甜湯圓,還有台灣南部糕點,甜甜蜜蜜。寂静:止。麗娜:那,師喜歡什麼?
寂静:丽娜!麗娜:呵呵。麗娜也喜歡師。寂静:给。麗娜:什麼?
麗娜:我們心心相印,現在才發現我們的字顏色是一樣的。寂静:ok
麗娜:我們可以聊聊嗎?寂静:止,止,止。麗娜:為何又是止?
寂静:自观去。止。O。停!麗娜:既是心心相印,為何拒人千里?
寂静:自开。麗娜:交心。小文沒再繼續了……暫時到這裡。
 
小小:上面的几篇——如何是好?
杏子:不急……2009/12/25
 


《虚空依旧》2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百花开情1-9~1-1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