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12

《虚空依旧》21

要自然而然行……
 
    《虚空依旧》21
 
《虚空依旧》21
·今天有点多情!看着香台旁的那盆吊兰,想与吊兰仙子沟通。心里感觉的名字是翠玉。那就叫小玉吧。开始有点紧张,我有意识的让心沉静,但觉得自己的意识横在那里不放松。感觉出来了----小玉:你轻松点,对,自然而然的。
   我放松了下来,不再横着,端着——行者:仙子好,谢谢,原来是这种感觉,好轻松! 
   ·第十九此做瑜伽拜;不知是第几拜,感觉玉儿、倩倩、蚌丰子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玉儿、倩倩我知道,蚌丰子是新来的吧?感觉:是新来的。
   不知是第几拜,感觉有人说:西瓜饼,西瓜饼。我:什么意思?感觉:蠢材一个。又感觉有人在笑,是小孩的声音。
   感觉隐中曰:穷追不舍,勇往直前,快乐老家,悠悠荡荡总是情。我:是花仙吧?叫什么呀?感觉:花兰西、花兰玉。花无语泪涟涟,三天两头打鱼忙。
   我:在说我那。再问没有感觉了。香雪2009.6.2 
   ·《書》中提了幾種靜坐的方法,真不知該選哪個。弟子簡述一下自己僅知的三種方法,請您帮忙指點一下,看看問題出在哪兒?
   第一法,《雪山青蓮》。剛開始練時,曾有二次靜坐聽《雪山青蓮》,是種什麼都沒有了的感覺,像是熟睡了,睡的很沉很沉,似是連呼吸也沒有了。前些天看《書》,才知那種現象也許是“胎息”。此法的行功時間似乎短了點,還有就是要出掌,做動作使自己有種又要忙起來的感覺。
   第二法,《觀香調零》。盡量睜眼盯着香點,不讓自己昏睡過去。但過程中會接收很多信息,要記錄還要與虛空交流,覺得……靜不下來。第二天還要用將近二個小時的時間,去整理記錄,又忙又累。
   第三法,《打坐調息》。這是問題最大的一個方法。就像上一封電郵說的:“初時觀月影,繼而見周公”。昨夜就是,怕睡着點了支沉香,聽《簿迦竼歌》,初時也就十來分鐘的清醒調息。之后,似睡似醒,有時也知道聞到了沉香味,但絶大多數時間是在昏睡,直到一頭扎在了…… 唉!怎麼辦呢?能帮帮弟子嗎?
   另外還有一問。現在幾乎每個天封地固,都能感覺到氣從全身收聚於中脉,並能提起沖入月輪。只是有些奇怪,《書》中說是能量集中在海輪,要從海輪抽提至月輪。怎麼弟子一抽就抽了全身的‘氣’呢?這個所謂的‘氣’,是不是能量呢?會不會練岔了?【杏子:问她们……2009.6.3
   九晴自觀】今天午飯後出去散步,聽《Buddha-Bar》心靈音樂。鼓點和低音Bass敲擊着‘心’與‘靈’,一種強烈的振撼從心底沖上頭頂。終於真正體會到何為大羅剎女精神:大羅剎女,無所畏懼,為情敢與天為敵,無怨無悔,無懼孤寂──“讓我自鄰水中影!”戰天斗地,頂天立地,永無畏懼!……難怪心底莫名的與師,那麼的‘親’!是不是找到了‘自己’? 有首歌的歌詞是:“He has no choice…… I love myself,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myself……愿與您共闖天地……  ...(唉!不知用個什麼詞)的九晴
   轉念一想,還是寂滅宙心為好,您的情人太多啦!情歸何處?!化晴、化雨!
   九晴.200962 
   ·2009531在同修好友幸儿家,小举又讲了昨天的一个梦境后,幸儿说:在你的背后,趴着一个黄狐仙。小举:怪不得我身上发冷呢!幸儿:你跟他说话。小举静坐行观,片刻,说:他说他叫青燕,3岁,是个男的。幸儿:接着问!隔一会儿,小举:我问他从哪里来?他说:从华山来。又问他带了多少人?他说:100万。幸儿:继续问。
   【杏子:我终于看出点门道来了——100万!!!小小:比如说——从山里来了个客人,房主问——你带了多少钱?答,100……杏子:客人担心钱少了不留?2009.6.3
   幸儿:隐中说,离天远,情意短。情上行,不间断。尾巴朝天头扎地,我小步步上青天。勾心勾月流水长……最后一句,说了,让你们给续上呢?
   停了一会儿,小举对:续心续情永不断。应约对:印心应月把家还。
   幸儿:你们猜,小花仙是怎么对的?——吊着傻瓜情满天,真逗!
   小举  20096 
   ·行瑜伽小九拜导引词一响,应月、小举便哈欠连天——
   小真:青娘妈妈来了,我问她:孩儿们怎样才能深入下去?青娘妈妈:情情情,情未了,未了情,平地起波澜,过过过。
   小举:什么意思呀?孩儿不明白,请青娘妈妈再具体地指点指点?小真:(停功打坐)请妈妈单刀直入地指点一下,到底咋前行?
   青娘妈妈:你们都那么大岁数了,慢慢跟着行就可以了,循规蹈矩,把心放平,不要争一日之功,安居度日不要心焦,看书看曲也能过得挺充实。
   小举:孩儿做错了什么?哪儿做得不对?请妈妈给孩儿指一指,孩儿会改的。
   青娘妈妈:你们并没错,只是与年纪比你们比年纪轻的人比起来,显得进展慢一些。小举:如何才能快呢?青娘妈妈:去掉固有的思维朝前看,总会有艳阳天的。小举:孩儿的固有思维表现在哪些方面?能不能给予具体地指点?
   青娘妈妈:把月儿栽好,就什么都明白了。小举:妈妈是特意来开导孩儿的吧?青娘妈妈:不,我也是争得一时闲,休息,顺便看看。小真:妈妈是怎么来的?青娘妈妈:影射。 
   ·雪山青莲音乐,先后观到九玄娘母亲给的两个图像------图像一:一片水面上,开着几只紫色莲花,莲茎伸出水面有二尺左右,没看到荷叶-----(学者心语)九玄娘:你的心花将要开放了,这几支紫莲送给你。”  学者问:请教娘,紫莲表什么意思呢?娘说:与娘相应,紫莲战队。”   问:紫莲战队何意?
   娘说:你的护卫仙啊,紫莲花仙子。”  问:能请她们说说话吗? 
娘说:不着急。该她们出面来时,会来的。”  娘说:你(九阴)功做的少,与雪山青莲相应,聚缘。继续打坐听音乐!
   图像二:象是切开的半个水果,看到截面是奶白色的,杂有淡红色晕------ 
学者:请教娘是何意? 娘说:心莲,破开了。娘说:如此行,早晚行,必开眼。有娘护着你,随你S,一路行,全抛下!”  隐中师父接话说:来来来,在你娘的引导下,闯过心雷关,到眼来。师父说:做个男拐那是不易的。记住那和君的话,不易啊!娘说:天生的贱命,无法的,行!娘又说:日夜待命候着记录,娘护你。必见,心莲开!”  学者乌狗  530
   【杏子:要自然而然行……小小:可是众学者现在还不行,那个自还不能然。观自就是试图让那个自然。杏子:也是的,若是能然的话——大师级。小小:不然不行,若是能然了——观自观行。2009.6.3 
   ·謝謝S教導和玉青的搭手-2009.05.29體悟:
   終於明白了昨晚即時的觀記輕易反應了自己潛意識的心態就從頭說起吧!當杏子評:探讨理论——不如看看是谁在你与玉青身边?我回复謝謝杏子提點...謝謝玉青不厭其煩搭把後的隔一會才悟出啊!是玉霞天媽啊!....淚流滿面...遲鈍!一貼出的同時看到玉青也貼出是你的娘!如果不是玉霞姥姥……”,接著玉青讓我跟天媽聊聊以及我跟貼的報名觀記,以及昨晚和早上玉青傳來的訊息,說真的我根本搞不清楚我在幹什麼,潛在的緊張、焦慮,試圖按耐著的急迫感,甚至我現在懷疑今天會那麼睏也是一種潛在逃避的心裡作祟,現在總算悟出了一點點戲味,也揭開了一些隱藏在假面具下的自己,一會是跟玉霞天媽聊,一會是幫家仙公鸡報名,現在才明白儘管都是後天意識說出的感覺其實都無所謂,因為面對虛空說來說去就是說出了自己潛在的勢力眼、分別心、恐懼感、卑躬屈膝的卑微感、或虛假的奉承,或自以為的輕鬆洒脫,終於明白谁在我和与玉青身边?
   是貢高我慢在自己的身邊自以為有雍容華貴的天媽為榮..天媽在乎女兒有一顆純淨無暇的靈性,天媽不要一個活在恐懼、卑微、奉承、依賴中的女兒,那些自我安慰的肉麻話,也絕不是天媽想聽的話,天媽要一個懂得欣賞生命、懂得細細品味當下每一個感覺的女兒,現在終於領會玉青告訴我的這段話:「玉霞妈妈去了,听你那段话说到一半就走了……那个玉霞是你家仙公鸡装的。她让我转告你——她去是要修理你的,可你自己先在拼命解释,她看你比你看你自己清楚!」。
   然後今早玉青又告訴我:「那句话是玉霞让我转告的,不是鸡。那个鸡装着玉霞教——看别人的观记去续情?看一个还在观自阶段的人的观记续自己天情?低层次的家仙就是你怎么想她怎么演,为了报名讨你的好!你和鸡仙好好谈,让她放下架子。」
   我怎麼悟都悟不出來,我真的被搞得迷迷糊糊,不是該報名的也報了,該交卷的都交了啊!又怎麼了呢?好端端不是妳玉青說觀嗎?又怕被說不上道趕快完成報名好心安,原來觀和報名都只是流於形式,全成了法障和虛假,終於體會S說的一走一過是什麼意思了,形式的東西再多也是一堆垃圾,教誨勉勵再多也同樣是自我欺瞞,因為剝不掉自己假面具的報名和觀記,即便如風花雪月行雲流水輕鬆自然的辭彙都只是好看的花架子,我早上還真不懂幹嘛讓公鸡家仙放下架子,要我和鸡仙好好谈什麼呀!牠和我之間不是報名和諧愉快嗎?教導的也頭頭是道啊!還有什麼好談的呢?
   原來人的觀記不僅對動物仙有勢利眼,居然還可以善用動物仙掩飾自己的心態!另一方面悟性高的人想搭救我,為了怕刺痛我那偉大的我,不好直說只好說是動物仙不是了,唉!這不就人類的沉淪和悲哀啊!
   今天自己狡猾的頭腦還在想難道沒有別的方法修行了嗎?幹嘛非要跟動物仙交流,現在我也在半迷糊中體會了這個方法的意義,大概藉它们才容易激發人類的我大現象。我這一大堆論述好在命名為體悟,不管是不是觀的一種,但至少解開了自己一些以前的困惑,呵呵終於了解「低层次的家仙就是你怎么想她怎么演,为了报名讨你的好!你和鸡仙好好谈,让她放下架子」。
   唉!還真難懂呢!今天躺在床上左腦實在一躊莫展(還怪起大陸用語難以理解) ,這才體會到一些吵聲居然能變成心的樂章,對我而言真是一大突破,這都是拜昨天交流之賜,我真是一顆大頑石,居然給玉青回那滿篇的大道理,幸虧想到求助S,否則這一彎路真不知走多遠了!在此謝謝S的智慧和玉青的搭手。 
   ·魚鷹夢境-阅读——S:嗯好,眾宮請的學人倒是不少……飛狐:就是供她們的,請她們的學者。眾宮:但是吃到嘴的少。飛狐:就是她們能夠吃到嘴的少。(魚鷹看到這有疑問?她們是指誰?是什麼意思?因為也才看一次) 
   ·这几天一直看见有一大一小飞天仙子在头上盘旋,仙子手里拈着一朶含苞莲花,身型高大(占了整个镜头),请仙子对话,只见仙子从高空放下双腿站在前面,白云问: 「请问是否天姐? 」对方点头,旁边该是小飞天(二姐),身型细小很多,很是活泼可爱。
   云问:「弟子既已接上天缘,为何心不安? 总觉心中无底(不踏实)?」天姐:「不用担心,是正常的。」云问:「为何接收(虚空)信息如此差劲? (总是收不到声音!) 天姐:「不差,不差。虚空有话:好好修行,他朝相见,月台相会。」
   没多久,见S驾来,白云合什迎驾。S说:「爱徒,历世修行,苦尽甘来,不用怕,不用怕,化名虚空,实无一物,何劳忧心,造化弄人,色空不二,了业还乡。」(补注: 云听S说「爱徒」, 总不敢相信, 静观了一阵子, 才敢记录下来。)
   只见S左手拈摩尼珠(白色小圆珠)一颗,云心想:「不要贪心,再看清楚点!」不一会,S把珠抛进白云口中。
   镜头一转,白云见自己在打坐,头上有一颗摩尼珠,放着五彩光芒,一丝丝的彩光在闪动,不一会皃,头上的摩尼珠变成一朶莲花,七彩毫光,大放光明,向四面发放,莲花在头上变得愈来愈大,伸到了昆仑山,花把山也撑起来(山在花面上),花瓣变得像地面般平滑坚实很快伸到太空中,眼看地球已落在后面,感觉过了银河系、黑洞、星际向着无边无际的虚空伸展大千世界像在怀中抱,感觉一片清虚宁静。
   心又动了念头:「会不会看到『宙心』」? 再又想:「不要作意(刻意追逐),随缘便是了!」乃放下探自导引念头,感到愈来愈内急想去方便,莲花这时停止了向外伸展,又回到人间,山河大地仍是很渺小,缩在莲花的右上方,一切是那么宁静安详,完全没有像科幻片碰到黑洞、星云的那种大冲激场面白云又回到人间! 只见欢天和喜地在镜头闪过。
   S对云说:「徒儿慧根深厚,常怀悲心,化作虚空,两情相依,为师去矣!」云合什目送师背影。临行S又回过头,笑笑说:「好好修行。」(谢师慈悲) 
   ·感觉观音坐在莲台上,说:守。观音曰:后集博发。
   昨晚做梦,自己一直走在路上,走了很久很久一直找不到路在原地打转。
   ——他言天目出图像观音现金身像。(杨自从这次胃痛后就开始看修书了,上周五时,他看书第一部看到观音就不停哈欠流泪,他感应到是观音)
   想着愚公爷爷,不要离开我,永远陪着我。愚公:好,爷爷不离开你。Q:爷爷,我想见到你,想和你顺畅的交流,就是聊聊天,像亲人一样聊聊,看书这么长时间,一直还没有入观。
   愚公:你好问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喜欢研究个明白,搞清楚背后的逻辑关系,来龙去脉,只能走外法,但是物极必反,外法走到极,到你自认为搞明白来龙去脉了,不想再去问为什么了,就自然到内法了。这样也有好处,一旦入观,有个外法的基础,不容易偏航下道,也容易深入。
   心里又想着昨晚愚公说的话,以前一直不理解S说的不练功只要看书就可以见月,就可以入观,一直认为那是不可思议的,很难办到的,太玄了。今早就理解了,认为的确会那样,但自己为什么从以前的不理解到现在突然理解了,还说不出来个为什么。(下午整理这里时,是极度的进入情节,入戏,我系统让位,书的相应关系使非我系统深入,导致入观)。
   隐中曰:你看书思考理论等等走的外法,是我系统的深入,深入到一定程度,我系统主动让位,并辅佐自与非我系统的深入,形成和谐。(整理这里时,隐中给意,走内法入戏的我系统让位是我系统犹如小孩一样被没见过的吸引进入情节,失去独立的不会反抗的让位;外法我系统的让位犹如大人一样明明白白的让位于贤,让位于大智慧;内法入观受我系统的干扰小,但也凶险异常,不入观时我系统总会恢复到人道上的正常生活的,小孩也要长大的,长的过程中把握不好会出问题;外法入观极慢,但入观后危险相对较小,是故智信双修。)
   Q:请问是谁给的意?隐:白娘。(疯子是反抗非我系统,内外法走的都是接受配合虚空。)
   今天上网……后边的跟贴有说我是个笨女人,这就是搭把手,变成了人生攻击。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玉青会生气,纳闷阿!!!
   想起不断给我帮助的师兄,给他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他耐心的听完,师兄说:玉青回答你不要疑神疑鬼,是盆腔有问题,可是你回答不会吧,你体检时做过B超,没有问题,因为你挑战了她的权威。她们说她们的,这件事正好是对你的心性的磨练,如果你也生气愤怒也说明你心态有问题。
   后来师兄又聊了修行其他方面的事情,谈到内法外法我系统非我系统那段内法入观像小孩那段,我说自己感觉隐态给的意,但总觉得没表达好,怕人误解,师兄说,几乎百分之九十会误解,你说走内法的人我系统像小孩,那她们肯定认为你小看她们了。
   听雪山青莲,隐中意:每个人的路不同,各有各的跑道,是因每个人的我系统不同,最终殊路同归,为何同归,我系统空了,非我系统一样,最终就同了。Q:请问谁说的?隐中意:玄女。(哈欠流泪)Q:请问我的身体硬块是怎么回事?无感应出信息。
   在外晒太阳,Q:茜茜,位上的姐妹兄弟都还好吧?茜茜:你好大家好。Q:我该怎么做?茜茜:守住情。Q:如何守?茜茜:忆忆相思,丝丝相比,红尘缘过。Q:现在进入黑月道期了,动功怎么安排?茜茜:小九拜不间断,其他的可以不做,或隔几天做作。Q:那我身体是怎么回事?茜茜:排毒,中脉还不通。Q: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毒?茜茜:亿万年沉积在显态身体的反应。Q:没见过其他学人有像我这样排的?茜茜:每个人排毒方式不同,以不同能量形式外排。就像你们人间有的人生气了是喝酒排遣,有的是逛街,有的人找人诉苦,有的是乱发火,有的是跳舞,形式不同而已。Q:谢谢茜茜。
   吃饭,隐中给意,每次收回的能量,回归的阴魂,在这千百万年轮回中都沉积了情绪,在与你一步步走进、融合过程中以一定方式将这些情绪排解出去,才能平静,是故你该明白修心的重要了吧。Q:请问这些事谁说的。隐:丹珠子。Q:谢谢天姐教诲。(此时自己对身体方面心中终于畅然了。)
   看自己的记录,看到516的记录里飞狐与微微谈论观的感觉,我到目前为止观的感觉是心中自动的出来话或意思,不是自己想出来的,这时自己的思维出现时间不等的空隙,这个空隙越没有我系统地参与,维持时间越长,非我系统的信息越顺畅的出现。图像也是心中感觉的画面,比如我们用眼睛实实在在的看了一幅画,然后闭着眼睛心里就会出现这幅画面的轮廓,我感觉到的画面就是闭着天眼(还看不到)心里感知到的画面,如果有声音也是心里感觉到的。 
   ·做小九拜,心想请蚩尤大哥说说话,哈欠,感觉蚩尤大哥坐在对面,很随便,叼着烟。四处望着。蚩尤大哥,小妹想跟你唠唠嗑,心里总是觉的委屈,沉甸甸的。女儿总是无原无故地发脾气,没法跟她沟通,发愁呀!
   蚩尤大哥:愁在在,情依依,风雨雷电情,母女情深情,凡情薄如纸,天情浓如密。紧收心,瑜伽行。长依大门外......哎!愁在在,人人都有愁。
   大哥,你愁什么呀?愁人单势薄,找我的弟兄难呢!愁找到的弟兄个个都我大.我重的带不动,成天心里装的都是那个我,都在原地打转,说上几句话都难呢!
   蚩尤大哥:小妹,心放宽,记住什么是最重要的,不要被凡情拌住脚,容入天情,淡化我请,轻松愉快行。我:小妹记住了,大哥常来呀!看到蚩尤大哥和位上的白龙兄说话去了。雪花 
   ·同修家自觀. 哈欠連連. 請問是誰呀是妙師您好請師座, 請喝茶(之前有請妙師帮助各同修行觀); 菊問妙師可以看看您今天穿什么衣服好嗎?師說當然可以此時眼前见到黃色光點 5毛錢的大一朵朵在飞见師穿着唐装衣褲, 银灰色, 双手在后面, 菊說, 见到您很開心
   請師開示弟子吧; 師說, 菊問為何難呢?网上的曲己有好多了看書問了要悟不悟不实行白講結亇信心你們不要担心 , 会有安排 , 守住自己的心, 菊謝謝師。
        头頂麻及哈欠, 您好請問是誰呀!宝贝, 是哪位宝贝?梦梦, , 梦梦是你嗎?梦梦你們這亇階段十二歲可以談情論嫁的了?不是婚嫁, 而是有情有愛、可以上心上情了, , 你在教媽媽要多些上心用情!是啊_小菊62 
 
 


《虚空依旧》2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18~20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