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30

《虛空依舊》2

小小:涉入虛空就是心與心的交流……正是——空心語空心。
杏子:這種交流就叫做“觀”。其過程就是——入觀敍舊;觀自……乃至行、照、度。當然,這種劃分不是絕對的……它是融合在一起的,僅僅是側重的差異。關鍵是——須是空心語空心。觀時要把心放空……而心不空是因為充滿了欲。所謂的心放空就是淡化欲求……在虛空這個領域就是放下空名。2009.5.27


《虛空依舊》2
小小:涉入虛空就是心與心的交流……正是——空心語空心。

杏子:這種交流就叫做“觀”。其過程就是——入觀敍舊;觀自……乃至行、照、度。當然,這種劃分不是絕對的……它是融合在一起的,僅僅是側重的差異。關鍵是——須是空心語空心。觀時要把心放空……而心不空是因為充滿了欲。所謂的心放空就是淡化欲求……在虛空這個領域就是放下空名。2009.5.27

•笑雪真是賤命,有師參與的時候,不是公私事情繁忙,就是身體不舒服現在師忙別的事情了,真是怪了!現在也有時間了,頭也不疼了!不管怎麼樣,笑雪不去抱怨任何,只能說自己福分淺吧?
2009年5月27日心語:哪有這個命呢?還得繼續等待。我:請問等待什麼呢?心語回答:時機。我:是個什麼樣的時機呢?
心語回答:翩翩起舞的時機。我:請問你是誰?心語回答:姐姐。我:姐姐好!妹妹天天想姐姐呢!那姐姐現在是個什麼狀態呢?
姐姐:小寡婦守情郎。我:是何意?姐姐:守節。
我:那從守節到翩翩起舞需要怎麼做呢?妹妹又該如何配合?
姐姐:外甥打燈籠----照舊。你只管守。
我:那翩翩起舞是個什麼狀態呢?姐姐:就是“飛花逐月”。我:那“飛花逐月”又是怎樣的意思呢?姐姐:眾星捧月,成就萬花之座。我:以前的記錄裏面也提到了萬花之座,是什麼意思呢?
姐姐:守節就是為了成就萬花之座。我:它有何用處呢?姐姐:載得玉人歸。我:是將來飛天的工具?姐姐:是的。萬花叢中一點紅,萬花叢中我自笑。
我:那飛花為何要逐月呢?姐姐:無月不歸。花好月才圓。月圓花更豔。是依從關係。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請姐姐詳細說說“飛花逐月”?是指隱態的回歸行動?還是顯態人之間的交往?
姐姐:在隱態是指真正入觀之後,有師參與的“飛天月文”。我:那妹妹現在還未真正的入觀吧?如何才能真正入觀呢?姐姐:修翅膀。我:那如何修翅膀呢?姐姐:聚萬緣,通中脈。
後來不知怎麼想到了《鏡如意》56裏面的精彩點評,真是太棒了!我這幾天還在摘抄呢!此時心語:雙九暫停,又一次收網成功。
我:那上一次是為何?
心語回答:飛狐。
我:這一次為何?
心語回答:武媚。
我:這兩次收網有何不同?
心語回答:飛狐------請君入翁。武媚------自投羅網。
我:虛空不是說要師到外地去找武媚嗎?心語回答:迫於時局,只能網上找。我:虛空說是在“老城”啊?心語:哪個城不老?是個煙霧彈。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我:那些觀出是小王母的人,怎麼突然之間又不是了呢?心語:師並沒有完全排除。我:那這次網住了嗎?心語回答:還未全部。還有一次撒網。我:哎呀!戲是越來越精彩了!我就當個傻觀眾看看就可以了。心語:但願如此。笑雪敬上2009/5/27.

•5月21日練瑜伽九陽一,張哈問是誰?心裏出一個愛字,我問:愛什麼呢?問了幾遍,感覺是愛心。接著問:愛心是誰呢?請再詳細點,這時又張哈,然後出現‘愛新覺羅’。我問:愛新覺羅是清朝皇帝啊,你是哪位呢?心裏先出現溥儀,後又出現努爾哈赤。我說:你們是一位還是倆位呢?這時出現一老一少倆個人走過來。
5月22日練瑜伽小九拜張哈感覺媽祖過來,盤古過來,沒說話……
5月23日做瑜伽小九拜張哈很多,但是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感覺什麼火夫。第六拜出現兩句話: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結束時出現‘放鬆心態’四個字。花雨敬上2009年5月26日
【杏子:一走一過……可以與那個笑雪交流一下,她雖然也是月照一孤舟,但是比你的這個“淺”要多少深一些了。2009.5.27】


•剛看了“入觀指南”,又是說不出來的......情!其實弟子想問很久了,“杏子的天空”貼的那張相片,真的是杏子嗎?那種女孩,怎麼可能在凡間!
杏子以後能否不說半句話呀?弟子想的頭都快“爆死”啦!還是得說──對不起!九晴.5月26日

•看到回月歌中交流是交心時心淚在流...我和我身邊的兩位大姐一直在努力,其中有一位大姐修得較好,但都不參予行觀記錄。我認識的幾個同學都沒有進行這方面的訓練。這兩天……我這裏有仙報名——可我認識的同學都是按某方法放上本子讓仙自動報名。兩位大姐沒有電腦,她倆昨天第一次在我這裏看見……很高興,她們叫我幫忙抄寫一份給她們。她們對我很好,可我確沒辦法搭手她們,我該如何是個好?xn敬上
【杏子:簡單得很——無情不搭手呀?所謂的“自動報名”是因為沒有觀力,沒有辦法……又沒有探路者幫忙,只好自動啦。2009.5.27】


•以下是魚媽最近和蟒仙小靖的觀記,謝謝!(茶館交流,魚媽分享05/01夢境心得…)魚媽:當晚得一夢,有一條蟒蛇在屋子裏,外面有些人要打他,但是我覺得他沒攻擊性為什麼要打他呢!
顯君:在屋子裏面還是籠子裏面?魚媽:在屋子裏。顯君:那你怎麼問?
魚媽:請這位蟒仙報名。沒訊息。顯君:他不是新來的,在家裏的,情有可緣,你剛已經講了因過去有情,所以今世有緣相聚,他就來了,那在屋子裏面,他要跟你講話,這是家裏的,不是要報名的。
雅麗:打一個「靖」字。顯君:要有那個勁,要抓那個勁道,就是S講的那個勁道,不斷的問,我們是一家人,你已經在夢中讓我看到了,你是誰啊,打坐的時後、睡覺的時後,聽靜功的時後,一直請他,一直問他,問到最後突然就通了,而且你那個引子很好,情有可緣,是因為以前有情,所以這一世才有緣來相聚,他在夢中給你看了就要一直問你是誰、是什麼關係。
顯君:「靖」意思就是他要報名。雅麗:剛打的那個「靖」字也是通「勁」字嗎?顯君:要報名,重點要有情,說不定名字是靖,不受雅麗影響,自己不斷的問,問出情來,有情了他就報名了,自己問的才正確。

顯君:那你的感覺是什麼?魚媽:是同一枝的。顯君:是同一枝,那同一枝的是要告是你什麼?為什麼顯君拿葡萄又感覺是魚媽。
少玫:葡萄是珠是串情。顯君:好像有通,那這要告訴妳什麼?
魚媽:背景是戰團情還是轉世情。顯君:對啊,這圖像要告訴妳什麼,所以要追著問。飛狐今天才講要追著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魚媽:有在問,沒訊息,隔天再問,來聊聊我們那時後的遠古情,有接到心語「剪不斷理還亂」,我回應我們的情是剪不斷,以前就是有情,本世才能又相聚在一起。
顯君:剪不斷理還亂是理不清。比如說隔了四十年不見,遇到了,你問他,講講離別四十年的事。他說講不清,那你怎麼回。喔!我們離別太久了,講不清,你就回答是離愁,比較有情。
魚媽:我回我們的情是剪不斷。顯君:答不對題,如果妳回應是離愁,那後面會再繼續講,如果我是虛空,我會回你(好喘喔!),有虛空要說,還是請虛空說。看誰來了?
雅麗:隱:是離愁又怎樣?顯君:啊!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雅麗:隱:瞎子看瀑布。顯君:聽聲音。
雅麗:圖像顯了古時候書生站在山崖那邊,前面是瀑布。顯君:我說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他馬上說瞎子看瀑布。
雅麗:他說魚媽這死沒感情的,他說寫寫還可以,說起來是直通通的。顯君:上面是誰說的?雅麗:顯了剛剛看瀑布的圖像,說是轉世緣,顯圖像是上面的,下面的這個圖像是沒有顯出來,顯兩個圖像,一個在上面,一個在下面,下面是一個「磨」,他把他壓扁了,壓扁以後就像一個磨,可是是這個字。(雅麗補註:磨字是用磨那種材質去展現,圖像、壓扁、拉進才知道的。)
顯君:他打圖像語言給妳,叫妳要慢慢磨把情磨出來,就像把豆子磨出那個汁,是情。雅麗:他說今天演到此回去再續情。
顯君:是小靖還是千惠呢?雅麗:小靖。小靖說書生那圖像也是他打的。顯君:誰還有問題?魚媽:今天早上也有觀到一個圖像是一位男孩還有一位女孩子(感覺女孩子是自己)。
魚媽:還有觀到圖像一隻老虎,前面兩隻腳抓著我的兩隻手臂。雅麗:隱中說小靖啦。顯君:他說一直抓著妳。雅麗:他說虎又不會吃了魚,怕什麼(眾笑)。顯君:抓著妳,你就知道他心裏的滋味。小魚:要讓她感受滋味。
魚媽:早上聽完大地回春之後,就背部卡住了。雅麗:然後他說我在你身上游走(眾笑)。魚媽:有感覺就這樣被抓了一下。顯君:那種感覺妳的滋味如何?雅麗:然後小靖一直捶妳,死沒良心~死沒良心的(眾笑)。
顯君:那種感覺要去入他心的情境,妳是個女生,小靖是個男生,把妳的感覺告訴他,被抓的感覺告訴他,自己去悟,別人幫不上妳,所以就叫搭把手,是她(魚媽)有感覺先講,並不是別人給妳的。
雅麗:千惠說魚爸吃醋了~吃醋了。魚爸:這種乾醋有什麼好吃的。顯君:有人要說話了。回應一下,那個人我就馬上跑出來了。雅麗:千惠拿了一個釣竿在水面上這樣……(雅麗註:離水垂釣)顯君:所以你看,那圖像是什麼意思?就像剛千惠說的魚爸吃醋了,那魚爸就上鈎了,我才不吃乾醋一回應就錯。
小魚:那怎麼回應?顯君:他的鈎呢?照曲的內容講。櫻櫻:就是黑麗娘那段……顯君:對,要回千惠說正是……
雅麗:特顯魚鈎,釣到一條大魚,然後接著釣到一串魚,兩個圖像。顯君:她說如果你回應了,那麼一串魚就回來,怎麼回應,照曲的內容就對。雅麗:要你情在隱中,不在顯中。顯君:對,情要在小靖身上,跟他說,小靖今世有緣,我們共同侍奉娘子,這情就在小靖身上。
雅麗:他說這句話也是對魚爸說,把那個情轉到隱中。顯君:如果像你剛才說的不會吃醋,這個此地無銀三百兩,情沒有轉到隱中。雅麗:顯了銅鑼,就這樣敲、敲。顯君:嗯!鏘~~對。魚媽整理2009/5/26

•【九晴自觀】5月25日,觀香見頂上珠光現:“請問是誰呀?”答:「釋佛。」
九晴:“釋佛好,您請坐。喝茶、吃點水果好嗎?”
釋佛:「別忙了,說點正經的吧。」九晴:“這也是修的一部分,也正經啊。”
釋佛:「呵!呵!教育起我來了。」頂上珠。九晴:“您來開示弟子的?”
釋佛:「見你心情煩亂不穏,故來陪陪你。」九晴:“謝釋佛。您能給個像嗎?弟子想看到你們。”
忽聽到:「他跟在太太身後,像是個哈巴狗。」這句不知從何處來的。九晴:“釋佛您繼續吧。”釋佛:「事情太多、太忙、太亂,心情煩且憂,不知何向……」
九晴:“對不起,今天確是很睏,待慢了釋佛。”眯著了。
釋佛:「不要緊,人身是個負累,又是個筏子。丟下不是,愛又不是,確是難取捨……」九晴:“對不起,又眯著了。”釋佛:「唉!總被你打斷,真沒勁!」
九晴:“對不起,我也真不想。”又不知從哪兒聽來的:「中午出去才一餐,更好的又如何,不也是吃了拉,拉了吃。輪廻!」
腦中呈現了個圖像:一位灰衣老者,光頭,很慈祥,有二撇長須,白色的,很長。這算不算呢?(早上整理記錄時,越抄越覺得不是釋佛,是玉兔吧?聽見玉兔在那笑的可開心呢!)…….又著了。醒來時,見香火維持煙花爆開的樣子,很美。頂上珠光現:“請問是誰呀?”
答:「小(曉)雪,蓮花戰團兵帥,想上位。」九晴:“好,請……”「去哪問,房子等啊?」這句不知從哪插進來的。
門被風吹的大響,我從迷糊中驚醒。見二支香火頂上珠。九晴:“請問是誰?”
答:「香雪,與小妹同來。蓮花左兵帥,帶七千女上位。」九晴:“請問一下,這一個兵團有幾個兵帥呀?”香雪:「十個。加上總主帥共十人。」九晴:“請雲靈姐姐安排上位。能顯個圖像讓弟子看看嗎?”答:「可以。」
「明著是幫,實際是在招兵買馬。」唉!又一句不知哪來的。
圖像!唉!還是沒有圖像,按說我的眼、耳問題不大呀!
隠中:「不關事,主要是她自己的功力不夠。」誰,誰的……
好像在香火光暈中見到一位女子的臉。柳眉大杏眼,顯的有點兒厲害。戴面紗,頭戴頭盔,像是銀灰色的,上面有竪條花紋。九晴:“好英武呀!”我倆都笑了。九晴:“您的妹妹呢?”
小(曉)雪的樣子柔和一些,二人長的很像,只是小(曉)雪是鳳眼,也戴同款頭盔,面紗遮面。心想為何以面紗遮面呢?「那是因為我們曾在沙漠中作戰,習慣了。」九晴:“謝謝雪姐姐給的圖像。好高興呀!終於觀到些了。”她們也一起笑了。其實她倆好美、好美!“能摘下麵紗嗎?”面紗不見了,果然好美。美的像雪花一樣!
5月26日(剛才),正在吃晚飯。「秀雪」突然腦子裡迸出來的。便問:“雪都到這來了,看樣子是姐妹吧?”秀雪:「嗯,來找姐姐。」九晴:“是哪個戰團的?”
秀雪:「崑崙戰團,兵帥,左兵右帥。」九晴:“什麼是左兵右帥呀?”秀雪:「就是說,是左營的,右帥低於左帥,是個軍稱。」
見曉雪、香雪早迎了出來,便說:“快上位吧,都等的著急了,今晚再慢慢聊。” 秀雪是一位美女,頭戴金色頭盔,頭盔前面中間有一塊長方形的金牌,她沒戴面紗。
這篇觀記有三個問題想請師指點一下:這是插話最多的一次。之前那次插的少些才二句,而且這次沒上次感覺那麼“陰”。上次杏子的提示是:“要與九宮、大日相應”。再問如何實際操作,是不是持咒啊?她說“不是吃粥……”。不是吃粥,那到底是吃什麼呢?真是得了老爹的真傳,有頭無尾、有前沒後。麻煩師講句‘白開水過白開水的明白話’行嗎?弟子蠢的像頭豬,悟不出來呀!腦海中的圖像,算不算是觀到呢?睜眼看到香火光暈中的影像,又算不算是觀到了呢?這兵帥的問題,是不是弟子舊病復發,“貪大”引起的現象呢?
九晴2009年5月26日
【杏子:什麼是「明著是幫,實際是在招兵買馬」?小小:說得好!!!說出了眾學者的心態……2009.5.27】
 


《虛空依舊》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虛空依舊》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