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27

《鏡如意》56-1 《如何是好》1-38裏的評論——入觀指南

小小:面對虛空……四種形態。虛空的她們讓我們若即若離……但是很多學者是另外三種心態——只即不離、只離不即、不即不離。上述這四種——差異何在呢?杏子:為了突破入觀——戰術上可以採用只即不離,一旦入觀——若即若離。猶如求婚……只即不離就是窮追不捨,若即若離是一種持久的纏纏綿綿,當然應該是放在婚後啦。很多女人在婚後也是窮追不捨——男人深感壓抑,沒有自己的空間——跑了。但是與虛空的接觸並不是與婚相同,小小:所謂的走火入魔——就是只即不離!猶如貓鑽鼠洞——回不過身。思維陷入虛空而不能返回現實社會。尤其是為空名所惑……很多學者空的是情,求的是名;應該是空其名付之以情。杏子:只離不即——難入觀。小小:所謂的“即”,就是即之以情……而不是即名。“離”就是移情——心理學上平息情緒的一種重要方法。如果不會使用移情,就會情緒化……就會深陷情緒之中而不能自拔。杏子:不即不離……冷眼。猶如社科院裏的宗教學家——並不信什麼宗教,接觸宗教僅僅是工作的需要,研究的需要。小小:在很多地方的小群體裏的學者——大多是只即不離或者是只離不即。若即若離的少,不即不離的也少。杏子:一個小群體——最好是這四種形態的混合……這樣就可以互補短長,相互搭把手。如果都是只即不離——一群瘋子!如果都是只離不即——一群呆子。如果都是不即不離——相互端著。如果都是若即若離——不可能的……
《鏡如意》56-1 《如何是好》1-38裏的評論——入觀指南杏子:沒有背景?從繁體字上看——海外華人。小小:從以前收到的信……以前收到過一封香港的信,這個輝信的內容與那封香港信——相似?說的是群體參與行觀時如何對待通靈者說的“開示”?以前香港信反映——他們群體參與行觀,對於開示——不知如何是好?當時小草回復說——通靈人不能主持群體,須是有個頭腦“清醒”的人主持,香港還是處於動物仙報名階段——不要“開示”。杏子:這位輝——是不是香港的呀?小小:上面的信——沒有說?姑且當做是香港吧……可能是從另一個立點反映同樣的問題吧?說的是——當群體參與行觀時,通靈人應該如何是好?杏子:如果我們研討——如何是不好,剩下的就是——如何是好啦!小小:那就——眾學者都參與一下吧,大家說說——如何是不好呀? 2009/4/14 小小:首先,我們應該換位思維……就是如果你是通靈人,你應該如何是好?如何是不好?杏子:比如我是通靈人——我看見一位學者的前面是個大糞坑……是告訴他呢,還是不說呢?如果我說了——他反而不領情,反而說我開示他、小看他,侵犯了他的自尊……等等。小小:自是尊的,但是己是卑的。所謂的人我就是“己”,所謂的觀就是找到“自”。可是不論是通靈人還是正常人——都是己尊自卑。你如何是好?杏子:我就對他說——哈哈,你要是敢再向前跨一步……那你可就肥透腔了!他若是聽了——曲步行;他若是不聽——上肥。2009/4/14杏子:人我的組成——自+己,其中自為隱,己為顯。所以說人我的表現就是己,也就是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觀就是開發右腦,讓那個自浮出水面……是為“觀自”。小小:何為“觀行”?杏子:此行不是行為……此行是心性,是心行。可以理解為“思行”。那個“為”……屬於照——“觀照”,是照見“為”空。所謂的五蘊皆空就是為空。觀度——度一切苦厄……度量誰的一切苦厄呢?己……亦即,所謂的觀度就是度己。小小:度己以後就是度人啦?杏子:不是去度別人,這個人就是你的那個人我!2009/4/14小小:為什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呢?難道說人若為己——天不誅地不滅嗎?杏子:為——是什麼?這裏的為是空為、無為……是照為。所謂的人不為己——人若是不能觀照那個己之所為……為空的話,也就是空為己——天也說你,地(萬緣)也滅你。如果你能夠空為你的人我的己——天就不說你了,地也就助你啦。2009/4/14小小:通靈以後怎樣才能自主、自在呢?杏子:大糞坑……2009/4/14飛狐:早上起來給她們上了香和茶……才剛聽見媽祖道——花好月圓待故人,水上樑消走眉梢。望江流,望海入,青山回(倒),流遍千江入海流。梅雨枝頭雨紛紛,含苞待放未開芽,待得何時歸?圖像:媽祖流淚哽咽。又道——淚漣漣,語無聲,問兒可知慈母心(意)?庭院悄悄入夢來,把花送枝上梁山。金錢夢何時圓?苦待兒歸娘山意……圖像:媽祖身邊一女子扶著坐著的媽祖起身走了。那女子自稱為妾,似是媽祖的兒媳婦。她身著淡黃衣裙,身材修長高挑。 S:媽祖這段說的是……學者。飛狐:又見白衣女心月狐立於面前,她道——前山無尾,妙行無疆,山途老馬歸人路。玉識故人千紗衣,篳路藍縷征程回。炎夏幾許風輕拂,歸扇入城長情天。稍許,飛狐:我的右手臂那兒有個毛乎乎的東西在蹭著我,一看是只小松鼠……它說它是藍藍家的。 S:我忙一下廚房,你去跟它說說話,記錄下來。飛狐:可我正準備做飯?能不能把飯做好了再記錄?那只小松鼠看起來不著急…… S:你去記錄吧,我來做飯。飛狐:好的。請小松鼠說說話吧。松鼠:我既是來告狀,又是來表揚藍藍的!藍藍現在比以往有進步,心不是那麼傲了,不過也放不下來。飛狐:請再詳細說說?請您坐下長談,吃點東西。圖像:松鼠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點著煙。它慢悠悠的道——藍藍現在記住要不斷的聚萬緣報名了,但就是忘不了過去的黃粱夢。畢竟美夢難醒,都過不慣窮酸日子,總惦記著自己在天上的那個空位子。飛狐:親愛的小松鼠……我怎麼覺得你就是玄女?圖像:沙發上的松鼠顯出玄女像。玄女道:我們算不算是學人的緣呢?如果學人都只是惦記著自己的那個位子,心中又何來安放我們的位置呢?一路行應該是輕鬆愉快,背負著我就會感覺沉重、疲累。修行不是趕死拼命,不是(人間所謂的)爭光耀祖。修行成就的是自己,自己的原始。修行追溯的是本源,光靈的家園。玄女道:藍藍怕錯、怕假,總是縮著心過日子。除了她的那個我,還有誰會去怕?每個人的身前都是一個個大糞坑,(學人)若是真想跟著向前走,或是聽話曲行,或是執著上肥——曲上加曲,總歸是在前行。曲行或上肥都是正常的,用不著覺得欣喜、丟人或害怕。因為這個“覺得”是“我”“覺得”。若是因為欣喜而若狂,或是因為丟人、害怕而止步不前,都是耽誤在一個“我”和一個“重”上。重不隨風,風不帶重,孤風落雁苦吟吟……(這時,在一旁的“娓娓”學者在網上查生孩子的好處與壞處。玄女偏頭看了看她道:照她這樣下去,就是生個孩子也是個死胎!)玄女接著前面的話道:修行是沒有盡頭的……長途跋涉應輕裝上陣,帶上必須之物品即可,金條、金冠之類……你(學人)不應背負也背負不起。沙漠之中沒有水……金條、金冠又有何用?它們只會拖累你——在你的整個旅途之中……玄女又道:焦炎烈烈,歸程途上人渺渺。寒沙凜凜,人間難尋真情心。古人伸手牽故人,故人不應古人心。心,心何尋;情,情何輕。我,何其重;私,何其深……歎歎歎,難中再覓難,苦中再求苦。情留桃源深又深,總歸有個落腳處……飛狐:謝謝玄女……請您先稍事歇息,我去上個廁所……2009-4-15小小:這裏有個四種人(主持人、拐杖、非拐杖通靈人、未通靈學者)的相互關係問題……當然,關係可能是變動的。杏子:問題就是如何和諧這些關係?如果都是心在虛空——問題就是……如何都是好,如果都是心在人我……如何都是個不好。我們的現狀是——心在人我,所以就有個如何和諧關係的問題。2009.4.15 小小:和諧關係……是個“模式”問題,比如我們國家提倡的和諧社會的模式就是必須以承認並接受党的領導為前提。我們這個小圈子的和諧……是不是也必須有個前提呢?杏子:沒有前提就不可能和諧……比如美國的和諧前提是不能反國家,否則就會定位為反國家罪;佛教、基督教、高爾夫球協會等等的和諧前提是不能反佛教、反基督教、反高爾夫球……所以我們的小圈子和諧的前提——應該是不能反虛空——反虛空也沒用,因為我們探索研究的就是虛空,如果反虛空的話——那就不要參與好了,那就喜歡什麼就去參與什麼好了。小小:我們大陸與海外存在地域法規的差異,所以和諧的條件可能不盡相同吧?杏子:比如主持人這個角色……在我們大陸就會是屬於非法,就會被視為組織行為,因為幾個人以上就會涉嫌非法集會。所以我們大陸不能採用港臺的主持人的模式,應該採用群龍無首、一盤散沙的模式——這樣當局才能多少放心一些。小小:沒有主持人……也就沒有拐杖啦?杏子:拐杖——僅僅是相對於S而言,除了S以外——無論是所謂的主持人、所謂的拐杖等等……皆為同路人,皆為相互搭把手的關係,不存在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此即是——在探索虛空的這個領域裏——沒有權威。以前tw的顯君他們的問題就是模仿S,問題是——顯君不是S,所以設立拐杖以後——形成了群龍有首,有首就是人道的東西,因為天道無首——老子的道德經早有此言——迎之不見其首……是為天道。小小:顯君多少已經認識到了……杏子:認識了——“過去”就變成了經驗。現在香港的學者面臨TW的同樣的問題,所以小草就讓顯君向香港介紹他的經驗,以免香港重蹈覆轍。2009.4.16 小小:當初香港學者提出的問題主要是如何對待群體行觀中通靈人的開示,由於他們沒有主持人——所以存在是否對“開示”惟命是從?杏子:以往……S認為這種狀況比主持人現象更嚴重!比如說,如果所謂的開示是集體跳樓……那麼參與者是否應該惟命是從呢?這裏是否有——說開示的那個通靈人的錯誤理解呢?大陸這邊的“老乾坤”現象……就是案例——這比主持人造成的問題要嚴重百倍!因為這種現象會發展為“極端宗教”,而極端宗教會給社會造成極大地危害……而主持人的不當所造成的影響是局部的,可能僅僅是局限於參與者,不波及社會。但是也不是絕對……比如說如果主持人號召集體跳樓呢?小小:這就是民主的重要了……所以說不能獨裁。2009.4.16 小小:通靈人的命運……杏子:中世紀的女巫,契科夫筆下的羊脂球……小小:S當初提出“主持人模式”的用意是兩個方面——其一是主持人要保護通靈人免受傷害;其二是提醒參與者不要盲目使用通靈人傳達的虛空資訊。如果做不到這兩點——就是不稱職。杏子:身在人道中的主持人——只有克己才能稱職。小小:克己復禮——這是孔子提出的……杏子:後人——儒學家篡改了孔子的原意。孔子所說的“禮是禮神,孔子主張以神道設教,這個禮是設教於神道的禮。以後的儒學家把禮篡改為等級觀念了。只有克己才能禮神,這個神就是“自”。小小:TW的顯君以前就沒有注重克己,這樣就會使得通靈人產生幻像——音魂遊戲——把人我吹捧的無上的高大,直至高過了天。杏子:所以主持人應該借鑒顯君過去的經驗……主持人千萬不要端著大架子——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通靈人以及參與者。也就是說主持人必須放棄私欲、放棄名利……要學會與通靈人以及參與者共同研究討論問題,要大公無私。當然,這是很難的……但是必須向這個方向努力。如果是因為自己處理不當,應該有勇氣向參與者道歉。小小:但是不要解釋……因為解釋就是替人我開脫。主持人必須學會把自己的人我放小,放低位——當然,這是一切主持人最大的難題。2009.4.17 小小:茶館、茶社、茶莊……等等,比所謂的道場好一些,因為道場沒有茶座自由自在,因為道場就要有各種各樣的清規戒律,而我們的修行應該是輕鬆愉快——比如,你去禮敬媽祖——應該高興愉快輕鬆呢,還是身心背負著清規戒律呢?杏子:玄女早就說過——應該是一笑三點頭!所以呀,不要把修行搞成八股式的呆板,要有仙氣、靈氣,但是不能俗氣。2009.4.17 小小:使命感的問題……以前已經研討過了,我記得S說過——不要有什麼使命感!虛空不需要使命,修行也不需要什麼使命……杏子:當時S提出這個問題就是針對TW顯君那邊的……因為S認為顯君那樣做是會出問題的。小小:其實S並不注重有的人會利用使命感獲得利益,S認為極端宗教以及納粹就是利用使命感迫使別人——衝鋒隊、敢死隊、自殺隊。杏子:實際上涉入這個領域的人都有使命感,而且這個使命感與所謂的初發菩提心混雜在一起……包括通靈人,包括眾學者。使命感使人變得自負,而且容易被利用……但是隨著修行的深入,隨著與虛空交流的深入——應該漸漸的淡化使命感,因為所謂的使命感依然是個“人我”的問題。表面看是背負著使命,實質背負的是人我。小小:而不是——背負青天朝下看。2009.4.17 小小:我們繼續研討如何是好、如何是不好。這個如何……杏子:這個問題的實質還是立點於人道,對於虛空而言“如”就是如,沒有“何”的分別。虛空無得無失,人道有得有失。人道的任何事物都存在得失問題,人道的如何是好與如何是不好實質也是個得失問題。所以說人道永遠面臨一個選擇的問題……以前S說過——不可能兩頭都要,只能選一頭,或者是得,或者是棄。而得的同時就會失,棄的同時也有得。不論是選擇得還是選擇棄——對於當事者而言都是個……也僅僅是個“因”,這種種的因的集成形成了形形色色的果。小小:我們這個話題——如何是好,就是研討人道行,而且僅僅限於眾學者在探索虛空的過程中——如何交流的問題。也就是眾學者之間的交流與人際關係、社會關係等等的問題。以往大多是採用“氣功道場”的模式,但是我們政府反對這種模式,所以大陸這邊就不能再採用“道場”模式了,因為不能與政府對立,那樣就不和諧了。現在我們……沒有模式,現在一些學者反映的問題都是港臺地區的模式問題,他們也僅僅是在摸索、研討之中。杏子:S僅僅是希望眾學者在交流中要防止兩個問題——通靈人假借虛空,或者是主持人利用通靈人……以虛空的名義脅迫其他學者。小小:我想……如果不存在這個問題,眾學者如何交流都是個好;如果存在這個問題——那就需要調整改正啦?2009.4.18 小小:我們探討另一個問題……虛空她們說——如果真的能夠把我放下,方可謂道心所堅,在放下我之前……不可能是堅定瑜伽,不可能是信佛,不可能是信,不可能是堅信S……因為在你的所謂的信的背後依然是你的那個人我。杏子:修行者不可能真正的放下人我,所以距離道心所堅、堅定瑜伽等等,始終會阻隔著差距……這個差距就決定了眾學者之間只存在相互搭把手的人際關係,只存在相互交流、互鑒、幫助等等的社會關係。也就是說眾學者在虛空面前是平等的……大家都在以虛空為師。小小:由於眾學者人我的存在,儘管都是以虛空為師,但是有人我就有立點,就有角度——如果人我意識較重,就會固執己見……所以就要學會傾聽別人的“意”之所見。杏子:要學會放下己見,傾聽意見。當然,這個意就是大顛說的祖師意,也就是如意……小小:那天小草問天女——如何是對S好?天女曰,瑜伽。杏子:瑜伽可以健康自己的身體……小草:天女說,真正想為對方好,自己就應該有個好身體。否則為對方好是個假的……2009.4.18 小小:前面說的眾學者在交流中應該學會放下己見,去傾聽別人的意見,也就是大顛說的祖師意,交流就是會其意……小草問S,動物仙……算不算意?S說動物仙也是虛空——虛空意。小草又問,如意是何意?S說,如意就是佛之意。小草問天女,如意與虛空意區別何在?天女曰:虛空意是即……如意是若即若離。小小:如何理解?杏子:這裏有幾個問題……分別如下——首先,我們以及眾學者的課題是唯一的,就是虛空。我們的小圈子就是虛空,也就是說虛空是我們研討、研究的主題……但是由於人我意識形成的差距,眾學者觀中所見——皆為虛空意,而並非如意。這裏又有兩個問題——所謂的己見就是人我之見,所以在研討虛空時就要盡可能的放下……在交流中深會其意。杏子:另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會其意?比如虛空中有說——什麼什麼什麼……這個什麼就是虛空意,但是對於人我意識的眾學者來說——必須要會其意!也就是必須要領會其意。比如意就是什麼什麼什麼……會、領會、悟、參悟——就是要分析研究研討這個意到底說的是什麼?小小:意就是什麼什麼什麼,會意、會——就是“是什麼”。這個“是”就是即……杏子:眾學者行觀所得之意——都是有背景、有前提,針對性較單一,也就是說特定性較強……這就是天女說的“即”。小小:即時性、即是性、即事性……是。S在場的觀記——由於是面對眾學者,所以就不是單純的“是”,而是——如是。也就是說“即”具有特定性;如意具有若即若離的普遍性。杏子:所以眾學者在交流研討各自的觀記時應注意其特定性,重在領會其意。領會其意就叫做——得意忘形。這個形就是虛空說的什麼什麼什麼。小小:觀中虛空給的那個什麼什麼什麼——叫做意;通靈人郵以及參與者得到了這個什麼什麼什麼——就是形啦!必須通過會——才能忘其形而得其意。杏子:這個會——就是眾學者之間的交流體悟。2009.4.19小小:如何看——雪山、朝、寶女……天狼等等?杏子:各貼各的……只要寫出來,就要允許別人評說。如果沒有評說——那就沒勁了。如果能夠把心放下——就會有“大家風度”;如果把心緊緊地抓在手裏——小家子氣,那就活受罪了。小小:觀——就是磨,磨成大家……虛空一大家。杏子:好一大戶人家!就像是以前的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裏的那個二奶奶……S說,大家閨秀!小小:為什麼?杏子:二奶奶容得下唐伯虎呀。也就是說只要是寫出來,就要容得下唐伯虎點秋香……小小:那個天狼的假面人呢?杏子:只要是身在人道,就必須是假面人!昨天你不是看了美劇“撒謊”九集連續劇——劇中的經典臺詞是什麼?小小:混得好的人都是會撒謊的……2009.4.19 小小:安全是最重要的……火候要小,不能急於求成。杏子:場地的主持人必須保護參與者的安全!必須戰戰兢兢,如履薄冰。2009.4.19 【杏子:用你的專業研究虛空——很好!2009.4.24】【杏子評論:不論是修行者還是通靈者——切忌使命感!!!只有放下所謂的使命——你才能自在。2009.4.24】【杏子:你可以與玉青交流……因為我們這裏的馬路上測速監控。2009.4.24】【杏子評論:你說的前面人——指的就是你們那裏的先行者吧,應該理解他們的顧忌……他們想的也是“如何是好”。你不僅要學會容得下“前面人”,將來也要學會容得下“後來人”。要學會把牢騷放下——一笑而過,若即若離。2009.4.25】【評論——杏子:你現在明白了吧,知道S為什麼強調不能有使命感了吧?小小:我是記住了三點——簡單、聽話、照辦。杏子:這三點是為了方便涉入通靈的……使命感是涉入通靈以後必須要注意的。小小:使命感就是只即不離……而且是一即就邪。杏子:但凡是有使命感的人——都是自命不凡,自以為是高人一等。小小:但凡是有使命感——就會失去平常心、平等心,就會妄自為大。杏子:S以前說過——使命感是很害人的……2009.4.25小小:下一步如何走?杏子:虛空她們說——水到山頭自然流……小小:才剛學者發信問詢——打算研讀易經並準備向易學家請教……S說,丟了西瓜撿芝麻。杏子:這個學者是剛剛涉入虛空,已經可以與虛空進行簡單的交流了,但是這位學者總是疑神疑鬼——總是不信……不相信自己,徘徊在真假之間。學者認為不如向社會上的易學家請教學習來的真實可靠。小小:S說,學者的那點易學知識還不如“漢陽造”,難與易學家的三八式對陣,為什麼不使用自己手裏的“鐳射槍”呢?為什麼不向虛空請教學習易學呢?tw的那個顯君可謂是個易學通,玄女還罵他死抱著僵屍……杏子:昆侖瑜伽的特徵就是涉入虛空,也就是說與虛空交流,向虛空請教學習是昆侖瑜伽的優勢……為什麼不憑藉自己的優勢呢?小小:S對那個學者說,你可以選擇易學作為自己的研究課題,但是跟著社會上的那些易學家的屁股跑……不如下功夫通靈——遠遠地站在易學家的前面。另外,這些天不少學者關心我們的安危……她們問——為什麼見不到了?杏子:因為——鳥在天上飛,毛狗地上追呀。2009.5.1 【評論-小小:芳香就是以前寫“飛天曲”的那幾個人吧,如何落到這步田地呢?杏子:我們只看了飛天曲觀記的前面的一些文字,後來因為環境的原因——眾學者的觀記就沒有再看了。飛天曲的開始還是輕鬆的,但是透著對虛空的“不恭”。小小:那是不知道虛空的“厲害”吧,沒有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杏子:芳香的幾個問題是——我持、使命感、我所……小小:她的我所是什麼呢?杏子:能量……小小:S早就說過——把能量放下,不要再糾纏所謂的能量了!為什麼芳香放不下呢?杏子:很多的老學者都是在糾纏能量上,比如江南的彭老……實際上就是在糾纏自己的那個我。如果是把我放下,把能量放下——一無所有,如賊入空室……你還有什麼怕失去的,你還有什麼所謂的能量怕丟失的呢?2009.5.3】【評論-杏子:當初芳香的飛天曲……初始時也是這樣輕鬆,我重了曲就會隨之而沉重。小小:萬法惟心,JJ與霏霏——切忌我大、我持、我所、我慢喲?】回復-遭遇虛空的女人——小小:能夠入觀是很不容易的…… 1、多交流; 2、淡化我; 3、輕鬆行—不要有什麼使命感,但凡是有了所謂的使命感就不能輕鬆行了。 4、心誠虔敬——不能妄自為大; 5、記住,空名惑道人。什麼是空名惑道人?2009.5.3 杏子:何為空名惑道人?所謂道人——涉入虛空以及間接涉入虛空的修行者。何為“惑”——幾多飛鳥盡迷巢;為什麼惑——空名。何為空名?比如觀世音……對你的那個“我”而言,觀世音僅僅是個空名而已。有的學者虛榮自負——認為自己在與觀世音交流,而你呢……卻是同動物仙打交道。其實觀世音與動物仙都是空名……如果一味的追求空名——妄自為大。表面上是觀世音大,實際上是想顯示自己的那個我大。猶如一些人吹噓自己所在的部門、城市、地區、國家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偉大一樣,實質是在企圖顯示自己的那個我偉大。如果狂妄迷惑到極點——就會把空名變成自己的我,比如我就是觀世音的化身等等,其結果——害人害己。小小:所謂的天魂也僅僅是個空名……一些學者總是企圖使自己的所謂的天魂的名號越大越好!就怕——比如說自己的天魂是個無名小卒……尤其是一些有頭有臉,有些社會地位,有些社會影響的人。實質都是想以空名抬高人我,這就是虛空她們為什麼總是說眾學者對她們無情……杏子:很多學者追求空名是真,歸心是假。追求人我的價值是真,放下對人我的追求是假。入觀或者是修行中存在的種種負面問題、心理障礙、同修矛盾、情緒起落……惑於空名。小小:如何不是空名?杏子:有情方能——空不空。空的是名,不空是情。2009.5.4 【杏子評論:修行與私欲——真是不可分割!修行是空名,私欲是真實。玄女在十年前的《昆侖曲》裏早就講了——修行人並不知道……在修行這個空名的背後,真實的僅僅是人我的私欲。2009.5.4【杏子評論:當你凝視虛空,虛空也在凝視著你……2009.5.4】【杏子評論:亂套了……忘了觀音說的——於心無求!2009.5.4】【杏子評論:切忌妄自為大;切記戰戰兢兢……2009.5.4【杏子評論:通靈可以透過物與物的阻隔……2009.5.4】【杏子評論:放下所謂的使命感吧……使命感會使你痛苦不堪。2009.5.5】【杏子評論:何為若即若離?何為只即不離?何為只離不即?何為不即不離?2009.5.5小小:面對虛空……四種形態。虛空的她們讓我們若即若離……但是很多學者是另外三種心態——只即不離、只離不即、不即不離。上述這四種——差異何在呢?杏子:為了突破入觀——戰術上可以採用只即不離,一旦入觀——若即若離。猶如求婚……只即不離就是窮追不捨,若即若離是一種持久的纏纏綿綿,當然應該是放在婚後啦。很多女人在婚後也是窮追不捨——男人深感壓抑,沒有自己的空間——跑了。但是與虛空的接觸並不是與婚相同,小小:所謂的走火入魔——就是只即不離!猶如貓鑽鼠洞——回不過身。思維陷入虛空而不能返回現實社會。尤其是為空名所惑……很多學者空的是情,求的是名;應該是空其名付之以情。杏子:只離不即——難入觀。小小:所謂的“即”,就是即之以情……而不是即名。“離”就是移情——心理學上平息情緒的一種重要方法。如果不會使用移情,就會情緒化……就會深陷情緒之中而不能自拔。杏子:不即不離……冷眼。猶如社科院裏的宗教學家——並不信什麼宗教,接觸宗教僅僅是工作的需要,研究的需要。小小:在很多地方的小群體裏的學者——大多是只即不離或者是只離不即。若即若離的少,不即不離的也少。杏子:一個小群體——最好是這四種形態的混合……這樣就可以互補短長,相互搭把手。如果都是只即不離——一群瘋子!如果都是只離不即——一群呆子。如果都是不即不離——相互端著。如果都是若即若離——不可能的……2009.5.5 【小草**//青娘在這封信上批語說——不要怕犯錯誤,這樣才能輕鬆。犯錯是人的天性,曲行是天的自然,直曲不相異……生在迷中又如何能不迷?那不是自欺欺人嗎?所以只能迷中曲悟,霧中觀花,方能自在安然……加油吧我的孩子,天國的花朵在為你開放!杏子:青娘,簡直是認不出來了,顯像是瑤池仙女樣,笑吟吟的,一二十歲。2009.5.5】【杏子:簡直是一塌糊塗!為什麼會是這樣呢?小小:學者們過於注重自己的所謂的天魂的名字了,以所謂的天名為重,以所謂的能量為重,實質就是以人我為重,正是——萬法惟心。2009.5.5】【杏子評論:睏——是正常現象。不要陷入所謂的能量誤區……人的能量怎能與虛空相比?猶如滴水與汪洋。此事已經講了多次——把所謂的能量放下!】【杏子評論:此即一切的問題所在——利用觀記,展現的是人我。這也正是眾學者必須如履薄冰的地方……】【杏子:S看了,叮囑你們千萬不要有什麼使命感!!!切記、切忌。不僅是要放下使命感,還要放下所謂的昆侖扇,放下所謂的能量……記住,唯情為天。你們的昆侖經常是上千萬的戰團報名——切忌激發你們的使命感!!!2009.5.5【小小:一路輕鬆行是她們對入觀學者的希望,可是為什麼很多學者會越來越沉重了呢?杏子:我的膨脹,人我心理上的種種欲望的需求……表現為使命感——就是他的那個人我在虛空的重要——漸漸的,觀記就不是晴雨虛空,而是通過虛空去展現人我。小小:為什麼很多學者的昆侖位——經常是千萬、百萬戰隊的報名呢?杏子:一般是在學者初入觀時較易發生這種現象,這種現象給學者人我的感覺就是——你的昆侖很重要!此時學者的人我就會潛移默化的膨脹,內心充滿喜悅與滿足感以及攀比。小小:如果學者真的是情在虛空……那就是自然而然,如果是欲在人我——那就會導向反面啦。杏子:S說,把什麼使命感、能量、昆侖扇等等的都放下,因為那是人我的展現。如果其他學者對自己的記錄有評說等等,記住——不要把自己的人我摻乎進去……比如說,你的社會名字叫“莫愁”,你的記錄、觀記裏的名字叫“莫西”,不要把你當作就是莫西,其他學者評論的是莫西,你莫愁不要摻乎莫西,在人我的心理上——莫愁與莫西要分離。如果你去解釋——實際上就是你在替自己的人我莫愁開脫,給人我找退路,給人我找出路……你的精力與情緒就會消耗、波動在沉悶之中——猶如八面風吹水中船。2009.5.6【小小:孤寂、無助……是通靈者正常的心理反映,這就是相互搭把手、相互交流的重要了。但是很多學者卻是相互攻擊……無非就是企圖展現自己的人我偉大。所以眾學者之間的交流應該有個平和、正常的心態,不要利用交流去展現自己的人我。2009.5.6】【杏子:初入觀——如果有條件,可以請通靈者帶一帶。2009.5.6


《如何是好》85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如何是好》39-59裏的評論——入觀指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