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30

轉載深淵...以书为师




[修行者-神曲节录]:

“这个案例还告诉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即通灵行观不宜相互指导,各人观各人的,

只可交流但绝不可指导,因为差异性很大,

人与人在各自万缘上的差异性也很大。

是故一定要各观各的



[修行者-神曲节录]:“这个案例还告诉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即通灵行观不宜相互指导,各人观各人的,只可交流但绝不可指导,因为差异性很大,人与人在各自万缘上的差异性也很大。
      是故一定要各观各的,不要你观到什么就去通知别人也去观什么,那样就会使本来就已是极复杂的图像语言更加复杂化……”老实说、这条界线的把持执行上非常不易!也是一个历练的过程,
『以观记指导观记』似乎也不是什么新闻了!被观记牵着鼻子走、以观记为师,好像也反应了一部份修行界不愿意面对的真相,吊诡的是:也唯有曾经身陷迷雾,方才得个明白!
【昆仑曲】中言道:『修行者初观,皆瑜伽梦幻,无一例外人……一切相物景,仅是一种勾』。真真又假假、似虚似实,这里ㄚ帆一直有个难解的结,还望请众师点播。
提问请教:包含S引领行观的观记,其是否因得天独厚,而具有单一特殊性、例外性?『以书为师』而不『以观记为师』是否同等适用于S带领的观记?
这是目前遭遇最大的困惑之一,这个说法是:因为只要观记是S在场的、问讯的,就一定为真、为实?
       [小草评论**//“是相对于他人观记的真实……人间只存在相对的真实,若一定要在人间寻找绝对的真实……那犹如是米缸里淘水!”——大颠批阅2007.10]
延伸的想法就是:所有该观记内容皆是『具体、全面』可取、可用!包含即便连曲中万缘报名的所有具体数据均可全盘被接收(学人们不能只当其为图像语言看待)?
那~可能的理解是:因为是S参与探索研究的观记,此时就不能称为观记了,这里与虚空交流的观记即等同于S白纸黑字写的书?若如此、则『以S观记为师』在此是例外可成立的、唯一特例可行的!

 【杏子评论:几个问题——何为书?难道必须是印好以后装订并有书号以及出版社……才叫书吗?神女传书——这个书有文字吗?有人写信时,签字某某书——装订了吗?你引用的昆仑曲难道不是观记吗?2008-12-11】

           反之,若依修行没有高低、只有远近的精神看,把S也看成是一位探索者、研究者(先驱中的先驱),S的观记也是大象的一部份(比学人观的大象大的多),那这样是否也要对S的观记抱持平常心去看待(平常心非随便心)?
学人还是得将观记去比对修书,方能得其要意?这样,就显示出白纸黑字的回文教导是一体同观、一碗水端平,无一例外性!若如此、则『以书为师』在此是无例外而完全成立的、可行的!所以啦~吾等又该以何种态度去取舍飞狐曲的内容呢?若即若离、入戏不入迷在此该如何认知呢?……唉~这山还真大,拐来拐去这么久……也仍不见走出到平地!!ㄚ帆2007.10.2

[小草**//山外有山,过山是山……唯有风水能绕山而行。大颠说-2007.10]

[小草**//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正是她们要S写的一个问题。
“探索者一路上是依靠拐杖前行,MS书是依靠观记前写……对学人来说……是借镜,是灯塔,是求证……问天地之悠悠,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全人类前行的总结……大象无尽,人何以观?
          
           观皆为勾,无一例外。若是无勾,以何归天?就怕是铁坨坠地情丝断……勾无所勾!观到深处……性光澄圆,无以为观……我已是说得明明白白,十全十面……飘花若还有废话,不妨也说说?”——大颠]
[飘花:修行者、昆仑曲早有交代……一切相皆为虚幻,一切相皆是虚幻中的相对的真实。何为大象?在昆仑曲里玄女说:行到仙前啥也无!此即大象。说的是明明白白……怎么就是脑袋里是一锅浆子?
大象是无法交流的,是如如不动的。如果说大象是绝对,一切的观记都是相对……而这些相对的观记仅仅是层次上的差异。就是因为S的立点高,所以S主持的观记……近;而其它的观记……远。所以认真研究S在场的、主持的观记……就是趋向大象的捷径。大象是什么?大日茫茫……啥也无!2007.10]

    【杏子评论:呵呵,呆子问题!!!《玄女记》是不是观记?《探索者》就是立足于人道对《玄女记》的说明。因为若不立足于人道——你们能接受天道吗?《修行者》的重点就是以秋云为主体的观记,这是玄女记的继续……而书中的理论部分,仅仅是方便人们从人道上去理解天道。《昆仑曲》36万字全是观记,上述的种种观记都是S在场!!!所谓的S在场——就是“书”。2008-12-11】
 

關鍵字: 研究 主持 出版社 出版

修書:如何上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按教材中,仙類有自己幻化需用品的能量,爲何還常常要東西吃和擺供?(摘自修行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