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14

望一片幽冥兮我與月相惜3



.......有人認為離開港灣就是下道,可是什麼才叫做下道
?
飛狐:虛空的她們說——怎麼還是老觀念?講了也是白講。港灣在哪里,在你們TW道場嗎?
學者:他們認為那邊叫做港灣,或許他們心中對港灣的定義不一樣。
(杏子:也可以叫做港灣吧?就是可以待在一起交流的地方……總比沒有地方好吧?不過……不能稱自己的地方是唯一的港灣。
飄花:按理……自己的昆侖就是自己的港灣)
飛狐:她們說……只是把那個地方比為港灣,借用個名字而已。
學者:對,應該是借用了名字。

望一片幽冥兮我與月相惜3
學者:我不會!!!!!這個我很明白,不會拿沒經歷過的去批判。
飛狐:唉,好好過日子吧……
學者:我要說話,我要同虛空的她們說……就算使命感,但有些人必須要有使命感才能達到目的,有些人不見得需要有使命感才能達到目的,因為每個人的條件不盡相同。有人認為離開港灣就是下道,可是什麼才叫做下道?
飛狐:虛空的她們說——怎麼還是老觀念?講了也是白講。港灣在哪里,在你們TW道場嗎?
學者:他們認為那邊叫做港灣,或許他們心中對港灣的定義不一樣。
(杏子:也可以叫做港灣吧?就是可以待在一起交流的地方……總比沒有地方好吧?不過……不能稱自己的地方是唯一的港灣。
飄花:按理……自己的昆侖就是自己的港灣)
飛狐:她們說……只是把那個地方比為港灣,借用個名字而已。
學者:對,應該是借用了名字。
飛狐:她們說……你說的使命感什麼的,都只是求的動力。
學者:對,有人需要那種動力才能前進,有人不需要。
飛狐:她們說……不需要使命感也會需要別的動力,一般都屬於還沒上道。
學者:對,都需要有一種動力往前。我就是乖乖看觀記,偶爾被念念,以目前的我就差不多了。我很聽話的!!!!!!!雖然很笨……
飛狐:眾宮說……其實你們(學者)修行很簡單的,就是乖乖地跟著,其他都不用操心了……因為路都已經開了,後面則該是怎樣就是怎樣……
學者:我喜歡這樣,以前我們這兒搞得像在念博士論文似的,寫論文也沒這麼累啊。
飛狐:眾宮說……很多的學人就是看不透這一點。為什麼看不透呢,因為要顯示他那個我。要顯示出他是很懂的,是很重要的,是要帶頭的……
學者:我現在還不太懂……但很清楚帶頭不容易,很難……乖乖跟著比較好。
 
飛狐:我以前收到你們那兒一位元學者的消息,說是如果沒有說明是S寫的文會怎樣?我記不清內容了……不過,當然是跟S的文啦,其他的都不要跟。
學者:這我知道,當大家爭著表明心意,那是因為知道那是S;如果沒說那是S的,大家根本不理睬也不會去表明……
飛狐:應該是這樣啊。
學者:我會這樣說,是因為當初有學者發現女巫網的時候,就有透漏給大家知道,但那個時候我們當中有的人只認為那是你跟虛空中她們的觀記,不知道S是不是在其中,所以他們就覺得看看就好。
飛狐:S的在場,不一定是在現場,這在《雪山飛狐》中好像也說過。以前秋雲能自己行觀後,一般S也是不在現場的。
學者:對。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應的是觀記裏的內文,不是去針對那個觀記是誰的。但我還有一個理由跟著,是因為我知道那個觀記是你的,雪山飛狐裏已經很明白提到誰是燈塔,我想我無須再去判別這是不是S的觀記。
飛狐:我覺得關鍵是個相應的問題,比如說……當我跟S沒有任何聯繫時,S從天堂出來後發的文章,我一看就知道是S的。
但是你要注意的是……當一個人的相應力還不太夠時,不能完全憑自己的主觀看法去判斷,還是要弄清楚是不是S這邊的文。因為有可能別人的觀記中有你愛看的東西,而S這邊的文中正好寫了你反感的東西。
你要記住,S才是燈塔。因為我會跟在他的身邊,所以眾宮才會說……我和他共為燈塔。如果是沒有S的“在場”,不論是多厲害的跟過S的通天拐杖,都不能獨自成為燈塔。(以上這些應該是虛空的眾宮說的。)
(杏子:說的不準確?圖像是S站在燈塔上揮著手……一隻小羊羔跟在S的身邊)
學者:我懂,因為我明白我自己的主觀可能會錯。
飛狐:眾宮還說……口頭跟是很容易的,但是行動上、心理上跟不容易。並不一定要天天放在嘴上說。
學者:對……
 
杏子:為什麼S跟拐杖必須是聯繫在一起呢?
青風:很簡單……瞎子沒有拐杖難以前行,拐杖沒有瞎子不能自立。
杏子:怎麼是不能自立?
青風:拐杖沒有人握著,站不住啊……另外,S是先行者,他的前緣、靈性和經驗比我們更容易與虛空的眾宮溶合,更容易理解如來意。拐杖們是後行者,若是獨自行動,就算是通天的拐杖記錄下了如來意,也不一定能正確理解,更不能用來引路。
杏子:我剛才去網上轉,花仙說……那個小和尚已經瘋了!
飛狐:為什麼會瘋?(待續)
2008-7-14


望一片幽冥兮我與月相惜2←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