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虚空依旧》27

入观要入戏,否则就会一走一过;入戏先要入情,不然就会深不下去
 
《虚空依旧》27
《虚空依旧》27
·2009.6.4-紀錄-看清潭觀月情26-28,玉青剛開始立位、入觀、萬緣報名的紀錄。後來哈欠連連,於是起身打坐練習問訊.....最後自己有個感覺像是說我:不上道。昱萱 
   ·晚上(2009.6.4640许,打了个大哈欠,随即隐曰:九玄娘。知是九玄娘到。(九娘说是影射)
   月芽;九娘请坐,喝水。请九娘跟孩儿说说话。九娘:修行实不易,又要炼功,又要学习,看曲,行观是必不可少的。月芽:是,儿在这方面做的都不好,尚需努力。九娘:别着急,慢慢来,还早着呢。月芽:眼下已是黑月道了,该怎么修呢?
   九娘:一样的。心里有(众宫,众尊)则近,心里没有则远,全在一个心。紧跟妙师,网上看曲,看观记。月芽: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九娘:够了,自珍重。月芽:谢谢九娘,孩儿谨记。
   写完记录,心想标题叫什么好呢?就叫修行记录吧,此时九娘说,行观。原来九娘还在,那就叫行观吧。之后去静室炼小九拜,一直哈欠连天,鼻涕眼泪不断。感觉九娘还在。到第六拜时问:玄女妈妈还在吗?曰:在。稍后又说:心要平静,不要胡思乱想。七拜以后没有感觉了,九拜以后才静下来,静静打坐。月芽 
   ·雪娃,幸儿,子童,痴月。幸儿记录:
   晚饭后闲话NSG,幸儿开始打哈欠。痴月说:有一只黑狐。
   幸儿:和他说话。幸儿一个接一个哈欠。痴月笑说:好逗乐,一只黑狐趴在你肩上,你打一哈欠,他打一哈欠。略……
   痴月:心中有人说,我好想你,总有人说这句话。幸儿:你问他是谁说的。痴月:谁说的?怎么他说是我说的?痴月:我感觉好痛苦。幸儿:你和他多说话。痴月:怎麽说呀?我不会。
   幸儿:比如问他你是哪个战团的?让他讲讲以前的故事,我也说不好,你想说什麽说什麽,反正就和他多说话。痴月:我以前是哪个战团的?怎麽不和我说话了?如果累了请吃西瓜。
   痴月:他说,胜利回归一线牵,大雪纷纷下,花落自飘零,可怜痴羞女,独自仗天涯。痴月:能告诉我是谁吗?他说,自己悟。幸儿:你和他说,把今天的话打到网上让S看行吗?痴月:他说了,行吧!幸儿:为了方便,你得有个网名,要不你就叫痴儿吧。痴月:行。幸儿:你先问问他行吗?痴月:他说,叫痴月吧。痴月:他穿灰袍子,四十多岁样子,他在转,很潇洒,他张开双臂,把袍子张开,说让我好好看看,又让我看他的鞋子,是古时那种,前面翘起,象船。我说:怎么和师联系?他说,心相应啊!我看到师了,痴月:师和我说说话?师说:孽太深。痴月:什么孽呀?师:情孽。痴月:师还说,没事,我也拉你一把。师穿一身灰色的马褂,黑布鞋,很瘦,黑色的平头。
   幸儿:你让玄龙也开示开示大家吧。
   痴月:他说,众生皆受苦,苦尽香自来,飞雪迎春到,万物自逍遥。还行,继续。他说雪娃了,说求心太重,虽然是好事,但欲速则不达。他说幸儿真棒,和幸儿说,放下包袱勇往直前,拨开云雾见太阳。痴月:他说的我都不明白。哈哈,他说,半明白半糊涂。他说子童了,贪心太重,没好好练功,懒惰。他用两手点着他说,他真挨该打,先打三棒子,以示开悟。
   痴月:他和我说,你也应向幸儿学习,没有过不去的河,我会邀你到天河去游。痴月:说说咱俩的缘吧?他说,比翼双飞,双双对对,对对双双,皆成空。
   痴月:来了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说,五岳老祖,穿白色绣花袍子,拄龙头拐杖,身上修的花是什麽呀?
   幸儿:是凤。痴月:是什麽颜色的············什么······幸儿:是黄色和蓝色的凤。痴月:哈哈,她说你说得对,她还说,天地苍茫瞬息间。她扭着走了。幸儿:别让她走,多说说话,叫她老祖宗。
   痴月:老祖宗别走,多说说话。痴月:她说,今天有事,着急办事。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知道有缘在身边呢,稍后静静心,一闪一闪的过来几个图像,都是一闪而过。这些过去以后,看到一个大黑猩猩,他从小吃袋里拿东西吃,他边吃的津津有味边看着我。
   我:你叫什么名字?曰:扣儿。我:你从哪来?曰:天山。我:你是哪个战团的?曰:天烽。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就你自己吗?曰:还有侯三,也是天烽的。我:讲讲和我的缘好吗?曰:情种。
   我:什麽意思呀?曰:凤飞日,红霞明,兄弟姐妹情上情,情无限,情意浓,九柱情香飘虚空,随香风而来,踏香云而归,情归故里万年情。
   看到黑猩猩变成了一穿白色衣服的男子,衣服又变成了银白色的铠甲,头戴着银盔,银盔上有红缨。我:请上位吧,位上有贡品,请慢用。
   这时看到侯三是女孩,黑色的齐耳短发,一身黑色的衣服,他俩牵着手上位了,同时侯三转过脸,笑笑的说:凤美。我:哦,原来是凤美姐姐,谢谢你又领来了我们的情。
   听到一孩声说:星星出来眨眼睛。我:宝贝,你是谁?曰:我是红花我是朵,开在春天开在心,我叫顶上红,也叫一朵梅,我随万物生,我随嗡音灭。
   我:宝贝,讲讲都什么意思啊?曰:车轮滚滚永不停。我:我还不明白。曰:记吧,都是展现,永远不会明白,明白是日月,展翅更登高。我:好好,只管记。曰:一直记到天明。
   看到一个67岁的女孩的背影上位了。她说:绿草地,绣花衣,绣只懒龙翻白眼,绣个蝴蝶摩登女,绣只灰狼五条腿,穿上花衣扛大旗。
   看到位上有一放着白光的白亮的太阳,刚写完太阳,有人说:那叫月溪。
   我:什么叫月溪?曰:情河万种情丝万缕。我:你是谁:曰:我是你。 
   ·静看【镜如意42】,是同修从网上打下的,未看几行,就一个接一个的哈欠,可能因【镜】里有文姬的缘故吧,感觉就看到文姬娘来了。我:娘好!
   文姬娘:悲喜交加从中来,雨过花红应天开,方雨滋润万花玉,顶上花开凤满天,时光无限,情花一片,迎雨飞升,串串连线。放悲声,朝霞红,红尘闹,轮不停,情相连,情意浓,情浓意浓情相通,朝霞一片歌一片,大海波涛顶上船,船船满,船船艳,满载鱼虾回家圆,理红妆。
   看到文姬娘的打扮和我以前看到的蔡文姬的的打扮差不多,她也穿红色带白色菊花的肥衣服,或是长袍子,也带和衣服一个颜色的帽子,只是看着文姬娘比蔡文姬要喜庆,蔡文姬的神情总是淡淡的,即便是笑时。
   文姬娘右侧歪坐在那里,笑笑的看着我,说:望儿归,回天路,月下行,情灯闪亮情罩衣,花海处处有天情。说完,文姬娘端来一盆白色的菊花,说:送给你。又说:秋菊望月大白天,赏花月目。说完,她扭身在一好漂亮阔气的古时的房间的大厅中向里走,来到一古时的摆花盆的高的方几旁,摘下帽子,露出了绾着花的柔美的黑发,她说:情丝长长飘九州,好儿好女登月舟,青丝缕缕千根线,线线牵情线线穿,莫叫情丝变白发,花前月下一枝花。
   感觉看到了天上一个黄色的大月亮,黄月中有一男子,上半身,看到文姬娘向月亮走去,实际是飘向月亮,她脚下是滚滚白云,她来到月亮前面,这时看清月亮里的男子是坐着的,男子站起来,他手中拿着一朵红色的花,花比牡丹花小,比月季花大,花梗很长。
   他把花递给了文姬娘,说:阴阳合,然后两人在月亮里没有了。月亮里是远山,从月亮里的左侧过来一队穿淡蓝色的天衣的曼妙天女,手中都挑着红灯笼,说:照月海,海天一色情无限,美不胜收。
   这时,月亮的深处划过来一只小船,船上是一个穿淡兰色和淡粉色相间天衣的女子,她说:倩女,水中月,雾中花,归零,采荷月下。
   看到在月亮里滚滚的祥云里开着粉色和白色的荷花。小船划到一个小亭子旁,看到亭子里有一美妙的仙女和一白色的大兔子在下棋,是黑白子的围棋,在棋桌的里边站一仕女,怀抱一大束黄色的桂花。
   看到从亭子的左上角空中飘来一位白衣,白发,白胡子,手拿佛尘的老人,他说:看棋,有望。我:老人家,你是谁:曰:金爷爷。我:金爷爷好,曰:子孙后代万万年。过来了两个仙女,拉上了淡粉色的帷幔,把亭子遮住了,月亮飘远了,月亮说:观月海。来了一位骑马的将军,他说:龙须。
   我:你好,从哪来?曰:将军骑马铃儿响叮当,我和阿妹回家乡。这时看到他的怀里坐着一红衣女子,他俩骑马在云中望着远去的黄色的月亮。眼前变成了大海,海浪滚滚,看到海里有很多小船,在海浪里起伏着,小船乱乱的,只有一个小船上有一男子在撒网,其他的船上都没人,男子拉上来了一个好大的黑色的乌龟,乌龟很生气,使劲向外喷水,乌龟在网里呢,男子就是不松手。海和船也远去了。
   有人说:静花如意。我:你是谁?曰:情人。我:再多说说话?曰:感觉,感觉,感觉。我:什麽意思啊?曰:回潮,我在你心里,你呢?我:我,我和你相容。曰:等待着。 
   ·行:哪位宝贝在这里啊?隐:相守。行:请再说说这相守,觉得自己远远还不到那个地步?隐:心中有我们,自然会想守,守心用心想,入相人无相,自然守望。行:长依大门外?像个守家的妻子般?
   隐:不是不容易,只是心难安,难安为何事,不是归家事。
   行:心都想着凡尘俗事,哪容的下守?请说说想守跟相守那个情?
   隐:想入非非,非非之想,想的人空,自然成相。
   行:要有一定程度的思念之情,想到极致。(心痛起来)感觉到什么了?
   图像:一女子望着前方,看似无意又似有意。(好难形容喔,请宝贝帮忙形容)隐:心静静的,心痛痛的,心疼惜着,心疲累着,一番波折后,更显心里忙,忙乎找情意,忙乎显真心,忙乎忙,忙乎静,忙乎故人情。
   行:唉呦我的妈,心好满喔,充斥着各种情绪,快要喘不过气。
   隐:不息天生灭,湛湛自然定。(这句话让行好感动)空到了头,自然明白,人生大事,其来有终,届时长叹一声,当初又有何用,莫怪当初事,只责自由人。行:不用忏悔过去,凡事自有其始意。隐:静下心来一切自明,路永远在前方,只要妳前进。
   行:不回头往前行,即便风风雨雨仍然不停。隐:留守。图像:一女子穿衣打坐着。行:请问为何穿衣打坐?
   隐:衣着常新。行:人身不过假外衣。隐:这件外衣是真真实实的外衣,妳要正视它的存在,才能知己知体,运用自如。行:身是红尘忙碌客,心是万缘耀千辉。(隐中没说话了)请问是哪位隐师教导?隐:红尘客,过路情,下来看一看。行:可以知道妳的名吗?隐:追求名利只会害了自己,无名无情,才能淡化清心。行:嗯。隐:位上情,记得就行。
   行:记着这份情往前行,谢谢了。隐:离去不用留,自然人憔瘦。行:要我小吗?隐:挥剑斩情丝。行:西风漫卷过断魂?图像:一匹马上坐了名女子,长发飘逸,英姿焕发。行:天姐吗?
   图像:女子侧身跳下了马,拿出长剑砍了马绳,马儿奔驰而去。
   图像:马儿嘶鸣着往前狂奔,似乎快乐的跑了一圈后,又回到主人身边。
   行:就像那匹马,要懂得找主人。
   图像:女子拍拍马背,摸摸马头,亲了马一下,再不用缰绳系住了。
   行:乖、柔顺,有一天能让天姐这么放心。
   天姐:妳放心我放心,就这么容易,简单,相知,不用言语,自然守住。
   行:心旷神怡。心胸开了自有神助(住)
   图像:天姐笑了一下,摇摇头说:别自己解释。行:请问天姐这几个图像是何意呢?天姐:情。行:一个字,情。有情可以代表一切言语。
   天姐:说到妳无话可说,只会默守。行:感受到了,都是硬说的,其实情有什么好解释,有就是有,当下感受到了就是,言语真的是多余,观记好看吧!天姐:当然之心,当心。行:不懂?
   图像:天姐看着行,伸出手来牵着行的手,行也把手伸出去握着,两人手一交握,发出一道光来--溶。天姐:一轮明月当空照,只是近黄昏,白茫茫的天,沧海桑田,鹊桥相会,只待一线。行:一线之隔,如何跨过?
   图像:出现了海天一线,海连着天的边缘。天姐:渐悟。行:慢慢走着悟着,总之行。(画面没了)谢姐,谢虚空教导。 
   ·正要記錄哈欠起來。月霞:我該走了,找到我女兒了。藍藍:那麼快!
   月霞:你師明白,你不明白而已。棕熊:天圓地方待自回航。羅地來了手挽著月霞姥姥。這時感覺月霞姥姥顯得是30來歲的古妝打扮,一身金色紅邊衣服。藍藍:請羅地說幾句。羅地:別來無恙?看你入情微妙三分,人我兩忘不遠磨吧!自有人伸手。藍藍:呵呵!自有人來磨我,感謝啦!不花錢。羅地:不是有人來磨你哈!哈!哈!
   正想問不是人來磨那又是什麼?月霞:不捨的妳,還會再來看看妳。藍藍:姥姥常來玩。見她們揮著手離開了
   想著同修提點的話很有道裡,就算隱中提了也不該勸人去行觀,打了兩個噴嚏我問誰來了?是小松鼠玉慈。
   玉慈:每個人立位時都要清楚明白,立上位是為了什麼?既然要走上這條路哪位仙家不想要你入觀,既然要修行又何必排聚在外,這不是嘴巴光說修行嗎?
   藍藍:不入觀有行觀人不是也一樣?
   玉慈:那不同,那永遠也容和不了,最後仙家還是仙家,人還是人,到最後人還是無法飛升。藍藍:我不明白這個道裡!玉慈:說穿了你就會明白,哪個行觀人可以跟一輩子。藍藍:可以一直換著行觀人阿!玉慈:不入觀永遠是我大。藍藍:呵呵!入觀了也是我大。
   玉慈:那是兩碼子事。藍藍:入觀不是順其自然的事?玉慈:雖說是順其自然,很多人卻是法障阻隔,沒那麼難的事。藍藍:許多人怕入觀,怕接觸低能量,被控制住了。玉慈:這就是一開始說相應的問題,人我要小,這就是我字的問題,你問的很好。藍藍:怎麼說好。
   玉慈:入觀與不入觀都有矛盾,矛盾在人的我,你現在快樂是因為對我們有情,許多人入觀不快樂是因為她們心裡只有我,沒有我們,以前的你不也是這樣,心裡只有你那個我,哪有對我們的情?
   藍藍:呵呵一直改。玉慈:你現在要訓練物來則印,物去則空,這是你下一個課題,這不也是你想著要做到的事嗎?藍藍:我想什麼也瞞不了你們。
   玉慈:你願意這樣做,我們很高興,願你旗開得勝,克制自己的己。 
   ·白云在观中见一女子,身穿白衣,披头散发,古代犯人的布衣装扮,跪在地上,(背景有点像舞台),一直在颤抖身体,状似甚痛苦,云心想: 莫非有甚么冤情? 是否万缘要报名? 怎样可以帮她减轻痛苦? 莫非是自己历世害过的人,现在来讨债? 心里有点惊慌。
   不如请红管带来帮忙,那女子一直跪在哪里颤抖,只好用心请S来护持,只见S来了,坐在镜头右下侧,并没出手。心想: 怎样可以帮她解决痛苦? 于是为她诵心经观自在菩萨
   想到自己功力不够,不如为播: 佛王开示。不久,见天龙八部在上空,持一大圆镜,放出长长光芒,射在那女子身上。好像也没甚么变化。
   只见那女子颈上架着枷锁,手和脚扣了铁链,长长的舌头,伸到地面上一尺多,又把头颅摘下来,身体一直在颤抖。在想: 「要是吊颈死的(长舌头),怎么还要斫头而死呢? 是死两次,还是被我害死两次呢? 」再想起了修书上曾记载昆仑位若乱了堂就会有饿鬼出现!
   没办法,只好请圣观音来加持,只见菩萨一身的白衣,全身发光,法相宏大,端坐在面前,情况还是老样子,把无量法印放在「心口」,法印发出亮光,射到女子身上,又见圣观音在洒甘露,女子稍稍平静下来。
   : 「救了人再说! 」忙摆供,供上香火、药酒、热水和布料,忙完了,又见那女子的「头」已放回原位,云请她受供、受香火,告诉她这药酒可治身上的伤,香火可增加灵力,有甚么寃情,稍后再算吧! 疗伤要紧
   终于那女子跳在药盘里,颈和手上的伤痕不见了;又见她去洗澡,泡在热水里,一边擦、一边在唱歌,心想: 「怎么这么快就不惨了? 情绪变化可真快呀!
   只见她瞄了云一眼,啊! 眼睛是那么明亮动人,秋波暗送,光看侧面已知道是个美人儿呢! 心想: 「难道自己过去世令美人受了甚么委屈?心里一阵歉咎。很快,美人头上已裹着浅蓝色的头巾,左边还簪上三朶小花,换了一身浅蓝素服,手里拿着一竹蓝,里面有衣服布料,体态轻柔,清丽脱俗。呀! 这画面怎会这么像中国四大美人的西施! 完全是画里西施的綄纱女打扮。
   莫名的惊讶,西施姐怎么跟开这玩笑? 不敢相信,要问个明白,: 「姐姐莫非是西施姐吗? 可否明示?只见姐姐身后有小鱼数条,突然一下子都沉到底去了! (不是直沉,却是成「漏斗V型」的沉下去)还是不信,镜头又重覆了一次! 她就是那美得让鱼儿都要躱起来的沉鱼"美人西施!
   大夫呢? 这时,只见一将军掠过(心里已知道是谁),转眼见一翩翩公子,玉树临风的侧面,身穿濶袍大袖的官服(像春秋战国的大臣模样),虽然面有愁容,却是潘安再世,器宇不凡!转眼换了一身员外打扮,已是中年模样。
   : 「莫非就是范大夫吗? 请给文字图像。」只见「范」字,后面是一个单名,馍糊不清,自己也忘了「蠡」怎写的。心想: 「若真是范蠡大夫,请出个「朱」字吧!」奇怪,没出字,接着是一艘船泊在岸边(只见船头),啊!对了,他就是那功成身退,双双隐居湖上的范大夫呢! (注:范大夫隐居后化名「陶朱公」,云当时记错了姓「朱」,事后才想起来,难怪不肯出「朱」字!)
   心里既佩服,又惊喜,不禁好奇问: 跟姐姐是何关系? 」竟出了一个大大的「我」字,连续两次,云实在不敢相信!再请明示,这回出了一个大大的「吾」字! 只好暂时「收下」,赶紧为这两位救国救民的才子佳人写在报名簿上。
   西施姐情深义重,怕云着相(美相),故先示丑相,后展风华!感谢S和圣观音等劳驾指点。真中假,假中真,真真假假演大法!真耶假耶?还请S开示。
   【小小:是不是应该讲讲对图像语言的理解问题啦?杏子:入观要入戏,否则就会一走一过;入戏先要入情,不然就会深不下去;观后要出戏——此即物去则空,所谓的出戏就是参悟所观的图像(形)升华为意。小小:比如这个案例呢?杏子:当下是丑相,要对镜理红妆至美相(西施)。一叶扁舟意为放下,实际上所谓的放下就是不着相。2009.6.5 
 
 


《虚空依旧》26←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踏着佛法-续44 ~49
本文引用網址: